7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涂抹山河
    叶别情的灵魂离画,是一个看不见的虚化体。就连流苏之前也是虚化的,叶别情当然不能免。

    但如今的流苏已经可以凝成看得见触得着的小幽灵了,叶别情却不行。从这个角度去看,同属晖阳层面的神魂之力,叶别情的神魂凝固程度不如流苏。

    他必须依托自己的日月图,魂画相合,才能维持。

    一旦脱离,魂力会虚弱很多。秦弈差距有点大,判断不出他的具体实力,流苏却一眼看穿,其实就只有晖阳二三层,不如居云岫。

    来此之前流苏的判断是对的,叶别情如今的真实实力要略低于居云岫。

    神魂冲击,秦弈的笑容消失了,头痛欲裂。

    这是等级上的绝对碾压,让叶别情出来对战,确确实实是把秦弈自己置身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但他没有让流苏出来扛,只是自己吞了一粒护魂丹,又祭出香炉,舒缓净化神魂,与此同时取出了云岫笛。

    一孔轻按,《流水清音》轻轻飘扬。

    护魂,振奋,激励,凝聚。

    多效并举,自己去抵抗叶别情的冲击。

    “咦……你竟会我门下之术?”叶别情的声音有些惊喜。

    秦弈不答。

    他知道叶别情有最大的劣势。缺失了身躯根本,光靠灵魂力量根本无法发挥他的琴棋书画各类术法。而叶别情不是传统仙道,没有专门的神魂之法,他是琴棋书画之道,是依靠音乐书画等各类视听手段来共鸣影响敌人神魂的,光秃秃一个魂体无法操作这些手段。

    连流苏缺失躯体都办不到很多事情。现在它可以用神念移动物体打人,却也无法自己施法炼丹,无法发挥法宝作用,都要靠秦弈来操作。叶别情又怎么可能改变这大道规则?

    那就只剩下纯粹魂力差距上的冲击和碾压,类似于蛮力摧毁你。

    当然这个差距也不是秦弈目前可以抵抗,他的一切防护只为了不直接被这神魂之力随便几下就碾晕碾傻,能多扛一阵子。

    叶别情大占上风的状态,很可能引诱他想到一件事,秦弈就在等这个机会。

    一劳永逸的机会!

    果然叶别情神魂包裹秦弈灵台,恶狠狠地冲击了几轮,发现秦弈有点摇摇欲坠快撑不住的感觉,便兴起了一个念头。

    这不是送上门的夺舍机会吗?

    就算把居云岫祭炼成画灵,取代天穹,他可以抽离。那之后他也是要出去找个躯体夺舍的,虽然随便找个谁都可以,那也是尽量挑好的啊。原先计划郑云逸就含着这种想法,把他神魂炼了,身躯夺了用……

    眼下这个秦弈身躯很好啊,好像是个锻骨武修,体质杠杠的。又是腾云期,还学了他琴棋书画之道!

    他好像还只有十九岁!

    长得还很不错,清秀俊逸,完全符合这一文艺宗系的审美。

    还有比这个更完美的夺舍之躯吗?

    它二话不说地向秦弈灵台叩门冲刺。

    秦弈好像被这几轮的灵魂冲击已经有点冲迷糊了,灵台并没有闭紧,有些松散。

    叶别情大喜,强行破门,一股而入。

    在识海迷雾之中,隐约可以察觉秦弈的虚影盘膝坐在那里,样子很痛苦。

    “诱我出来,原来不但是送碎片,还附送身躯吗?”叶别情扑了过去,包裹住秦弈的灵魂,意欲吞噬。

    就在这时,秦弈的灵魂里忽然冒出了一张鬼脸。

    恐怖无匹的灵魂异力如同钻头一样冲进叶别情的灵魂里,还恶狠狠地搅了一下。

    叶别情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苦惨叫,迅速脱离,逃命般冲出了秦弈识海。

    就这么一下,几乎让他差点魂散,虚弱了无数!

    灵魂的直接对撞就是这么凶险残酷!

    叶别情第一反应就是逃!那鬼脸的层级和他差不多,却比他凝实有余,还占了偷袭先手,继续交缠绝对要死!可自己要逃,对方也拦不住。

    果然流苏鬼脸也摇晃了一下,一时没法追击。叶别情的魂力并没比它差哪去,是靠着这番偷袭才大获成功的,直接对撞的结果也让它有些难受。

    叶别情飞速离开秦弈躯体,钻回了画卷。此番交战时间尚短,居云岫没可能脱离,还是该等炼完此界,碎片再说……

    正这么想着,他的魂体回到苍穹却意外地顿了一下,无法融合回去。

    这什么情况?难道居云岫短短时间居然夺取了此界控制权?这不可能啊!

    叶别情魂力探开,就见到居云岫漂浮空中,正在涂抹山河。

    纤手一挥,画笔行千里,墨汁覆天地。地上原有的山川河水被她涂抹,山川变了模样,河水改了道……

    她没夺取此界控制权,却成功让叶别情与此界有了些格格不入,不再是属于他的画卷。

    “这不可能!”叶别情惊怒道“你的所有画法都师从于我,即使你涂抹改造,这画界也是我的体系,不可能让我有了隔膜!”

    居云岫虚弱地笑笑“师父再看清楚些,这是你的体系么?”

    叶别情仔细一看,傻了眼。

    山川河流被改了几笔,变得很奇怪……线条变得很可爱的样子,失真且夸大,但明明失真,却没导致画界排斥,也就是说这并不是无序涂抹,而是也能成立的一种画道。

    能成立归能成立,却真的不是他叶别情那套东西了……

    再看日月,那太阳上莫名其妙地多了个咪咪眼,还吐着舌头擦着汗,一副“好热”的形态。月亮弯起了笑眼,很慈祥。

    地面上多出了几只奇怪的胖羊,正在打滚。

    真实山水之中,出现了这种东西,却居然存在得好好的……

    这是什么鬼东西。

    如此失真的东西,论起绘画档次与叶别情那能形成真实界的水准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水准不要紧,它让此界格格不入,让叶别情无法直接相融的目标已经达成了。

    “师父之前问我,我有什么东西不是你教的?云岫想了很久,确实没有……云岫游历很少,都在早年,几乎没有什么自悟的东西,全是师父的传承。”居云岫微微一笑“但今年偶然学得了一种全新的技法,它层面不高,却也是个可旁通的画道之理,体系自洽,能出新画魂。而师父不知,此即足矣。”

    当然足矣,就这么阻得一句对话的工夫,秦弈手握狼牙棒,破界而入。

    狼牙棒上公然显出了一个巨大的鬼脸,一口冲着叶别情咬了过去。

    秦弈自有丹药迅速恢复自己和流苏刚才的损伤,而叶别情却没有。

    强弱立时倒转分明!

    “不!!”叶别情惊恐逃亡,却又哪里逃得掉?

    鬼脸才不会给他再逃的机会,啊呜一口吞了进去。

    然后好像噎着了一样,哽了一下,转头对秦弈道“我吃不掉这么多,会撑。”

    秦弈道“能分开吃么?”

    流苏想了一想“我吞其魂,还其魄,分其性,可也。”

    随着话音,一缕清气直上云霄,附着苍穹。又有星星点点的光芒投入红岩之后,红岩里一直躲着不出现的山魈忽然跳了出来。

    居云岫默然。

    这是师父的意识与力量被吞噬消化了。

    剩荒魂悠悠,可炼苍穹。这是师父本来想这么对她做的,成为一个冰冷无意识的“天道”,填补天穹……如今却是师父自己去补了这个天。

    还有一丝生灵之性,启发了山魈灵智,服从画界之命,这是画中“器灵”。

    师父多少年的算计,却应在了他本人身上。

    本该如此,若说以身合其道,那就自己去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