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混迹在影视世界 > 第七百七十四章
    “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你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你习惯性的偏离标准作战方式。你喜欢冒险,会伤害自己,也会伤害队友。我觉得您不是本次任务的合格人选。”

    “哇,非常欣赏你的坦诚,或许你是对的。但有朝一日,你成了驾驶员的时候,你会发现,在战斗中必须得做决定,而且你必须在后半生中坦然面对后果。我一直在努力做到这一点。”

    “候选人准备好了。选拔马上开始,长官。”

    “很好。”

    “可还有一件事,我们……”

    “真子,我们就此已经谈过了。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嗯。”

    “你答应过我的,我才应该跟他一起驾驶危险流浪者。”

    “真子,复仇之心就如同伤口,你带着那样的情绪是无法进行心智共感的。”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p, \咪\咪\阅读\p \iiread\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为了我的家庭,我必须……”

    “如果还有时间的话。”

    食堂。

    “罗利。”

    “过来跟我们坐吧。”

    “噢,算了吧。谢了。”

    “来吧,我们桌子那还空的很呢。”

    “有些日子没看到面包了。”

    “这里是香港,开放港口的福利,不用实行配给制。我们能吃到土豆,豌豆,糖豆,还有正儿八经的肉糕。”

    “土豆递给我一下。”

    “罗利,这是我儿子查克,他现在是我的副驾驶员了。”

    “我倒更像正的,是吧,老爸?”

    “你就是那家伙,是吧?就是你要在你那个破铁皮桶里为我打掩护的?”

    “是这么打算。”

    “很好。你上次操纵机甲是什么时候了,瑞。”

    “大概五年前了。”

    “你这五年都在干什么?估计得是挺要紧的事吧。”

    “我去造海岸防护墙。”

    “哇,非常厉害,那堵墙非常有用。呃,我们要是跟那边打起来,你能给我们造出一条生路出来的,是吧,瑞。”

    “我叫罗利。”

    “管他的。听着,要你进来是潘达考斯特的好主意。我老爸嘛,也好像挺欣赏你的。但正是你这种人,害的机甲猎人计划下马。对我而言,你就是个累赘,你要是拖我后腿,我就把你像坨怪物屎一样扔出去。”

    “后会有期,罗利。”

    “跟我来,马克思。”

    “这事赖我”

    “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你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你习惯性的偏离标准作战方式。你喜欢冒险,会伤害自己,也会伤害队友。我觉得您不是本次任务的合格人选。”

    “哇,非常欣赏你的坦诚,或许你是对的。但有朝一日,你成了驾驶员的时候,你会发现,在战斗中必须得做决定,而且你必须在后半生中坦然面对后果。我一直在努力做到这一点。”

    “候选人准备好了。选拔马上开始,长官。”

    “很好。”

    “可还有一件事,我们……”

    “真子,我们就此已经谈过了。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嗯。”

    “你答应过我的,我才应该跟他一起驾驶危险流浪者。”

    “真子,复仇之心就如同伤口,你带着那样的情绪是无法进行心智共感的。”

    “为了我的家庭,我必须……”

    “如果还有时间的话。”

    食堂。

    “罗利。”

    “过来跟我们坐吧。”

    “噢,算了吧。谢了。”

    “来吧,我们桌子那还空的很呢。”

    “有些日子没看到面包了。”

    “这里是香港,开放港口的福利,不用实行配给制。我们能吃到土豆,豌豆,糖豆,还有正儿八经的肉糕。”

    “土豆递给我一下。”

    “罗利,这是我儿子查克,他现在是我的副驾驶员了。”

    “我倒更像正的,是吧,老爸?”

    “你就是那家伙,是吧?就是你要在你那个破铁皮桶里为我打掩护的?”

    “是这么打算。”

    “很好。你上次操纵机甲是什么时候了,瑞。”

    “大概五年前了。”

    “你这五年都在干什么?估计得是挺要紧的事吧。”

    “我去造海岸防护墙。”

    “哇,非常厉害,那堵墙非常有用。呃,我们要是跟那边打起来,你能给我们造出一条生路出来的,是吧,瑞。”

    “我叫罗利。”

    “管他的。听着,要你进来是潘达考斯特的好主意。我老爸嘛,也好像挺欣赏你的。但正是你这种人,害的机甲猎人计划下马。对我而言,你就是个累赘,你要是拖我后腿,我就把你像坨怪物屎一样扔出去。”

    “后会有期,罗利。”

    “跟我来,马克思。”

    “这事赖我”

    “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你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你习惯性的偏离标准作战方式。你喜欢冒险,会伤害自己,也会伤害队友。我觉得您不是本次任务的合格人选。”

    “哇,非常欣赏你的坦诚,或许你是对的。但有朝一日,你成了驾驶员的时候,你会发现,在战斗中必须得做决定,而且你必须在后半生中坦然面对后果。我一直在努力做到这一点。”

    “候选人准备好了。选拔马上开始,长官。”

    “很好。”

    “可还有一件事,我们……”

    “真子,我们就此已经谈过了。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嗯。”

    “你答应过我的,我才应该跟他一起驾驶危险流浪者。”

    “真子,复仇之心就如同伤口,你带着那样的情绪是无法进行心智共感的。”

    “为了我的家庭,我必须……”

    “如果还有时间的话。”

    食堂。

    “罗利。”

    “过来跟我们坐吧。”

    “噢,算了吧。谢了。”

    “来吧,我们桌子那还空的很呢。”

    “有些日子没看到面包了。”

    “这里是香港,开放港口的福利,不用实行配给制。我们能吃到土豆,豌豆,糖豆,还有正儿八经的肉糕。”

    “土豆递给我一下。”

    “罗利,这是我儿子查克,他现在是我的副驾驶员了。”

    “我倒更像正的,是吧,老爸?”

    “你就是那家伙,是吧?就是你要在你那个破铁皮桶里为我打掩护的?”

    “是这么打算。”

    “很好。你上次操纵机甲是什么时候了,瑞。”

    “大概五年前了。”

    “你这五年都在干什么?估计得是挺要紧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