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娇权 > 第190章 审问
    胆战心惊过了一天一夜,就在陈蓉以为没事的时候,来人唤她了。

    两个后院的杂役婆子。

    个个都沉着脸,一副要跟她干架的模样。

    陈蓉自知理亏,也不去争辩,扭扭腰身去到铜镜前抹了抹胭脂水粉,更在眼眶处画了点红晕,看起来好似哭过一般。

    府上的妻妾们,都别有风情,可要论起耍美的手段和心机,还是陈蓉要强些。

    戚静姝听到消息,也嚷嚷着要去摘星楼,母女俩正好一同去。

    等到达摘星楼的时候,听到里面欢声笑语的模样,其乐融融,好不叫人羡慕。戚静姝脸色有点难看,陈蓉安慰她“没事。”

    母女俩姗姗来迟,摘星楼的侧厅已是热闹非凡,几乎府上所有主子都来了,显然众人独独忘记了菊园。

    还是戚建率先瞧见,他把头一扬朝门外招招手“蓉儿来了。”

    众人都顺着目光瞧过去,果然见到打扮楚楚可怜的陈蓉和身后文静的戚静姝。

    戚老夫人还不知道陈蓉和谢鸢之间的纠纷,因着得了嫡子,对旁的人自然也脾气好些,也唤了她落座。

    谢鸢身子尚未恢复,虚弱着,半倚在床榻上,小戚昭安安静静躺在她身侧睡着,还不时的嗯哼两声,惹得一家子人都喜欢。

    床榻两边依次下来就是戚老夫人和戚建,然后是戚玉,明姨娘,以及两个小少爷。

    陈蓉面上故作镇定,提步走进来朝着老夫人和戚建谢鸢屈身一礼后,便退居一旁默不作声。

    一进到屋子里来戚静姝就看到戚玉端端正正坐在老夫人身边,五官清淡嘴角噙着淡淡笑容,明明是很普通的样子,但在戚静姝眼里就是很刺眼,她讨厌戚玉身边的一切一切。

    “静姝快来看看你弟弟,多听话呀!”戚建叫她过去,戚静姝应声提步上来,待还未靠近,就被灵绣一拦。

    众人都愣了愣,戚老夫人没看明白怎么回事,觉得丫鬟不懂规矩“拦着静姝做什么?她好歹是府上二小姐,快快让开。”

    戚建也欲张嘴呵斥她,只有明姨娘拿手绢掩着嘴巴瞧向陈蓉。关于昨日两人推推搡搡的举动还没传遍府上,至少陈蓉给拦下了一些。尽管如此,纸是包不了火的。

    灵绣鼓着双腮往后一退,双膝跪在老夫人面前,将头深深埋在地上言语间无不是指责“老夫人久居永和堂怕是不知,我家夫人之所以会小产,完全是陈姨娘所害!昨日我家夫人不过是瞧着陈姨娘从外面归来,多嘴问了几句。不问不知道,没想到陈姨娘竟然背着老夫人,夫人和老爷,偷偷带二小姐出去面见媒婆!随后陈姨娘推了夫人,才导致小产的。如今幸好是完好无损生下小少爷,可若当时推的力道再重些,怕是……”

    说完长跪不起,趴在地上隐约间哭泣起来。

    戚老夫人是真没听说过其中有这般缘故?

    “奴婢护主心切,当时瞧着二小姐也在场,却完全没有阻止陈姨娘的举动,对此寒了心。老夫人和老爷若觉得奴婢做的不对,大可惩治奴婢!”

    一番言语说的义愤填膺,灵绣也不过是维护着主子,更没有做出错事,怎么能惩罚呢?

    戚建啧啧两声目光凛冽,质问戚静姝“灵绣所言,可属实?”

    戚老夫人靠在一边静静看着,她不好插手。灵绣还跪在地上,谢鸢不忍,唤她起来。

    既然夫人发了话,旁人又没意见,自然要起来的。

    待灵绣前脚刚一起来腾出空地儿,陈蓉立马扑倒在戚建面前趴在地上哭腔道“老爷,全是妾身的错!跟姝儿一点关系也没有,妾身只是想着……姝儿到年纪该嫁人了,老爷您平时为家中生计操心的够多,妾不敢打搅到您。又觉老夫人喜欢清净,怕是厌恶这些场面,所以才……才私自带着姝儿出去的。”

    见状戚静姝也一下子跪在地上,双手趴在地上抵在额间“爹爹,娘亲是为了女儿好。”

    如果这便是为了女儿好,那岂不是世家子弟都要乱了套?

    戚建听的一窝火,床榻那边传来话语,只见谢鸢不冷不淡道“原是世家们的规矩,陈姨娘不懂也很正常。如今我便告诉你,达官贵人家的少爷小姐们,选择另一半的时候,都是将媒婆叫到自己府上引见,若有谁私自约着出去相见了的,就是赶着去人家府上的。”

    戚静姝顿时大吃一惊,她确实不知道此事,可娘亲说那媒婆能撮合她跟薛巡……

    “你倒好,带着二小姐出去会见外男,只管自己潇洒了,却没顾咱们戚家女儿的颜面对吗?”

    面对谢鸢的质问,陈蓉辩解不出任何一个字,直到现在戚建才知道其他的严重性。

    昨日他隐约听见了些风声,但压根没想到这些,今日听谢鸢一说,果真不得了!

    仕途上的失败对戚府来说本就是雪上加霜的事情,戚建正值低谷,整个戚家也跟着低了地位。现在陈蓉还这般轻贱府上女儿,岂不是丢的整个戚家脸面?

    醒悟过来的戚建顿时火冒三丈,连连指着陈蓉“到底是谁家的男儿,好让你们这般去瞧人家!京城中行人极多,说不定……说不定早有人认出你们来!陈蓉,你这是安的什么心?”

    “我……”陈蓉百口莫辩,早之前她想到了后过,却觉得没那么严重。反正老爷总觉得亏欠她跟姝儿,左右不过撒撒娇哄一哄就好了,听了谢鸢那么多话,此事确实不妥……

    即便如此,戚家的脸面跟姝儿的前程比起来,谁更重要?还不是她的姝儿?

    想到底开始楚楚诉苦“老爷……咱们的姝儿从小受了苦,不像大小姐这般锦衣玉食千人万人照看着过来的,妾是怕她日后受委屈受欺负,若不找个好的人家,妾心里过意不去……”

    “老爷,姝儿是妾生在外面的女儿,妾怕亏欠她……”

    边说边掉出眼泪,拿着手绢不住的抹眼角。戚建顿时回想起陈蓉生下静姝的头几年,没给她什么名分不说,还让其背上骂名,成为大家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