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锁长生 > 第一卷 意难忘 第四十章 见花不见玉
    “哇。”

    奶奶个熊,被关水牢十年,姜若虚在水中晃荡太久,胃部就会翻江倒海,每次出剑都会遇到自己打不过的人,自己也未免有点太背了。

    十年前仗剑杀人,杀了个和自己家族差不多级别的赵家的人,好像是什么嫡系二公子,被赵家追杀得屁滚尿流的逃回姜家,还因为家主闭关,元老堂为了息事宁人把自己给关水牢,一关就是十年。

    “哇。”

    姜若虚一抹嘴,恶狠狠道“强抢民女,残害弱小,小爷出剑从不后悔。”

    恨只恨自己剑术不够高,不然当初在中狂州自己就要把那管教不严的赵家给弄翻天去,那个水妖是吧,赵家自己现在收拾不掉,等小爷我找到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再去会会你。

    只不过姜若虚也只是放放狠话而已,毕竟一听到上三清境界,不归、天人、千古帝,哪怕只是不归境,都会下意识的避让,更别说一同诛妖了。

    姜若虚倒不至于绝望,只是对于这些场景有些失望罢了,世人各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不触及自身得失之下,谁又愿为他人恸哭,仗剑千里呢?

    姜若虚能理解,又不能理解。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姜若虚就要成为那个报应,十年水牢、不见天日也压制不住他爱管闲事的心。

    只是他讨厌水!

    “呕。”

    哗哗哗吐了许久,一只手递了个酒壶过来,“别对嘴。”

    要不是听到姜若虚小声嘀咕的那句话,哪怕他吐满酒坛,树上的唐狸也不会下来一趟。

    姜若虚一把抓过唐狸递过来的酒壶,仰头灌了一大口酒,漱好口后便吐了出来。

    看得唐狸一阵肉痛,这都是他的钱。

    “谢谢,姜若虚。”

    自报姓名后姜若虚便再次一副生人勿近模样,将酒壶丢还给唐狸,抱剑看着露出鱼肚白的天空。

    丫的,居然逃到了天亮。

    唐狸接过酒壶,摇晃了一下,感觉还剩大概三分之一的酒,心满意足塞起壶塞,将酒壶挂在腰间,抱拳道“李玄。”

    两人互相望了一会,姜若虚懒得寒暄,唐狸看着这个脸色惨白比水鬼更像水鬼的年轻人,还一副生人勿近的面瘫模样,也没有啥特别想说的话语了。

    “就此别过?”

    “好。”

    瞧见天蒙蒙亮,唐狸也就继续赶路了,毕竟自己现在都不会御剑,为了早点赶到红妆城,还是需要勤快一些的,因此和姜若虚别过之后,唐狸就继续行走在官道之上。

    只是不一会儿,唐狸就黑着脸望向始终跟在自己身后三步远的姜若虚,看着唐狸转身,姜若虚倒是一脸无惧的望着唐狸。

    唐狸不解问道“姜兄也是要去红妆城?”

    姜若虚点了点头,“确实。”

    唐狸指了指自己身后,“就往这条大道一直走就是了呀。”

    姜若虚又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那你干嘛一直走我身后?”

    被问得有些烦躁得姜若虚不耐烦道“路就在这里,我走得快走得慢,你管我?”

    唐狸双手向后,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好嘞,那你先走。”

    姜若虚环剑冷冷笑了一下,“你说要我走我就走,岂不是很没面子。”

    要我先走,我偏不。

    唐狸一拍脑门,无奈道“你该不会不认识路吧?”

    看着姜若虚惨白的脸上居然泛起阵阵青紫,唐狸心道,得嘞,别问了,就是。

    于是便有了唐狸在前面走,姜若虚始终离他三步之遥的奇怪状态。

    姜若虚泡了十年水牢,本来方向感就差得他之前才发现,他方向感更差了,平时外出他都是靠着问水剑,沿水而行,只是在河水之中晃荡许久,如今看到水胃都有些翻江倒海的冲动,迫不得已只能先走走陆路平复一下。

    这才发觉,自己方向感几近于无,就只能暂时跟着唐狸行走了,反正看他的样子,就是个去红妆城观赏的读书人,至于为啥让唐狸先走,当然是跟在别人身后更有威慑力嘛。

    在后面盯了唐狸许久,姜若虚还是忍不住问道“哎,你是啥境界?”

    唐狸头也不回应道“三境离云境,怎么滴,想打架?”

    开局自报境界低几境,当年云集镇江湖人手一口离云境,唐狸可是牢记在心。

    姜若虚淡淡声音自唐狸身后响起,“那么弱?我可不敢出手。”。

    怕一拳打死眼前那个年轻人。

    “你身上有掩饰修为的宝物,所以我看不出你是什么境,但这样不好,至少真的像你所说一样透露出离云境修为,会更好一些。”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姜若虚倒不是眼馋唐狸身上的重宝,但能够遮掩一二境界的宝物,无一不是重宝,总会有那别有用心之人盯上唐狸。

    他倒不希望,主动给一个面色惨白像个邪魔歪道的人递酒的年轻人,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毕竟唐狸表现出来的就像第一次出门远游的读书人。

    事实上唐狸真是第一次脚踏实地的远游,这些倒是没有想到。

    不过这伪装境界的方法,唐狸他还真不会,洪老头没教;白梦梦境中,没有,那梦境收录的主人,一路平推一众天才,根本就不曾留意过哪些隐藏境界的普通功法。

    于是唐狸猛地停了下来,而身后的姜若虚还是稳稳当当的于三步距离停了下来。

    唐狸拿起酒壶,小酌一口丢给姜若虚,说道“那你教我?”

    “凭啥?”

    “那你闲得蛋疼,跟我一路叽叽喳喳弄啥?”

    姜若虚一脸坦然地伸出四个手指,“小火钱,有了就教你这门外门运息神通。”

    之前自己走得太急,身上压根没带钱,跟了唐狸一段路程的他这才想起来,于是便有了想着卖弄一些自己学过的粗略控制境界的神通,来和唐狸换几枚小土钱用用,至于提出小火钱,那当然是坐地起价,就地还钱了嘛。

    所以在唐狸伸出三根手指且说道“小土钱”的时候,姜若虚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反正这门神通是在那被他砍了的赵家公子身上捡来的,不花钱,所以能得多少是多少。

    早知道就再压压价了,看着姜若虚那么干净利落答应下来,这该不会诈自己吧?唐狸问道“该不会是有啥缺陷吧?”

    走上来的姜若虚点了点头,回答道“有个美中不足的缺陷,只能够让你修为波动伪装为四境三秋境,而且情绪起伏也会失效。”

    说罢姜若虚从腰间抽出一块绫罗,“学不学?先给两枚小土钱作为定金,剩下的在到红妆城之后给我。期间你有不懂之处可以向我请教,记住了以后绫罗记得还我。”

    唐狸丢出两枚小土钱,接过这块白色绫罗,打开一看,《见花不见玉》这倒是个好名字。

    看了几眼之后便丢给姜若虚。

    姜若虚接过绫罗,一脸诧异,“怎么?不信我,这可是我花了大代价得来的好东西。”

    唐狸摇了摇头,按照那绫罗之上记载的运转周天路数,不一会儿身上就散发出四境三秋境的灵力波动,随即把最后一枚小土钱丢给一脸惊讶的姜若虚。

    “好东西,谢了。”

    看着愣在一旁的姜若虚,唐狸一把夺过自己酒壶,瞟了一眼,“你还去红妆城不?”

    只不过一起走了一段时间,唐狸就后悔了。

    “李兄,你是来自哪个州,是不是那大宗弟子吧?不然天资怎么如此可怕,差点就比得上我了。”

    “李兄,可曾有那心上人,如若没有,要不要我介绍我们家族继承人给你认识,一枚小火钱,包见面。”

    “哎,李玄这个名字该不会是假冒的吧,不过出门在外,用个化名也没啥大不了的。”

    ……

    不愿和自己家族那群马屁精废话,是看不惯她们矫揉造作样子,而不断和唐狸说这说那,则没有这些烦恼,反正萍水相逢,大家到了红妆城以后就各奔东西,正好多说会话,弥补自己十年来只能发发牢骚的痛苦。

    前几句话唐狸还有的无的回答,到了后面,就干脆不去应答了,这家伙是从哪个旮沓里刚被放出来吗?

    唐狸只能没好气的道“姜兄,你家长辈就没有要求你去山河州游历过一番吗?”

    “去哪佛州干嘛?你看我是需要修那闭口禅的人嘛。”

    唐狸满脸黑线。

    赶紧趁着姜若虚中途停止话痨的时候问道“话说姜兄怎会从那水中跑出来?”

    姜若虚叹了一口气,开始说起了昨夜遇到的那只大水妖的事,直言他打不过,没办法只能跑路,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解决掉那个隐患,只是多等一刻,就可能多一个弱小生灵遇害。

    “那个妖怪是什么境界?”唐狸关心道。

    姜若虚眼神瞟了瞟远方,说道“好像,是那第九境远游境吧。”

    看唐狸天资那么好,料想也是个和自己实力差不多的人,还有宝贝在手,怎么的也得把他拖上自己问剑高处的道路上,姜若虚暗暗想到。

    ————

    而此时此刻,两人一蛟停靠在那流离岛岸边码头,男子英俊潇洒,女子虽说轻纱遮掩面容,但那曼妙身材就使得周围行人纷纷侧目,那男子抓起小蛟,使其缩小,最后蜷曲在自己手腕上,然后张开双臂大吼,“流离,我又来了!”

    称帝一事,李逍遥早就做过,轻车熟路,不过再度体验一把,那还是兴奋得很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