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岁月何以歌 > (四十 )罗萧篇(3)
    待到仓皇“逃离”陆栎的房子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了。直到坐到了办公室的皮椅上,我才算长舒了一口气。拍拍胸脯,我开始信手翻阅桌面上的文件。刚拿起一份芄兰整理好的最新的科研进展资料汇总,一只精致的信封就掉落在地。

    我本也没当回事,习惯性地随手捡起。信封是那种古旧的棕色厚牛皮纸的材质,捏在手上,粗糙的纹理给人一种沉甸甸的质感。封口同样是用一种风格极搭的暗红色火漆封缄,若说有什么别致的地方,便是它所用的火漆印,不知为何,是一朵半开未开的拘牟那,边缘镀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金色。

    真有意思,拘牟那。与之相关流传较广的是提婆达多以箭射佛,箭变莲花拘牟那的故事。 但相较于佛陀以德报怨、恒生大慈的事迹,我更喜欢《佛本行集经》中的一个小故事净饭王为了希望留住悉达多太子的心,为他建造冬、夏、春、秋四时的宫殿,花园开满了拘牟那等各种莲花。

    佛没有回头,只有拘牟那无尽的等待;佛可以普渡众生,却化解不了等待的执念。留恋转身便不成佛,成佛便注定辜负那份等候。看到这枚拘牟那的火漆印,我一时思绪万千。

    彼时佛陀作何想,不可说。信封上并没有任何有关寄信人的信息。我小心拆开封口,其中只有一张薄薄的信纸,与厚重的信封极不相称。

    我展开信纸,纸张薄如蝉翼,上面写着的话简洁却重若千钧joe的父亲不该爱上e国女子,爱上了便不该抛弃她。joe是他的耻辱,乔氏夫妇又能做什么呢?魔鬼杀死了joe,joe的心头所爱却对魔鬼的儿子投怀送抱,joe实在是太可怜了。

    ne,就是乔洵。

    这个曾让我爱过伤过的名字,这个让我与过去作别的名字。一别经年,我以为自己已经把乔洵放下了,没想到再次看到他的名字,双眸依旧会感到刺痛。

    乔洵不是因我而死的么?那这封信又是什么意思?

    陆栎说的没错,我的心里有一道坎,这道坎的名字叫乔洵。哪怕再努力的遗忘,都不能将其轻易风蚀磨平。总会遇到这样一个机会,我会被这样一道坎重重绊倒,前功尽弃。

    ne,乔洵,我喃喃念着他的名字,目光紧紧锁在最后一句话上。魔鬼的儿子……是陆栎么?

    等等,乔洵去世后,来找我的那个秘书,说乔洵的父亲是谁来着,陆总?电光火石之间,我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了过来。

    好巧,陆栎他,也姓陆呀。

    真是个尴尬的关口。

    一封信,乔洵就成了陆栎同父的弟弟。呵,还真是流年不利,一个陆栎就够让人为难了,本以为我和陆栎注定要死磕到地老天荒,可如果,如果信中所言非虚,我与陆栎又该何去何从呢?

    世上的事情往往都是细思极恐。后背渗出了密密的冷汗,我有一瞬的晕眩。

    多年来小心求证的好习惯告诉我,凡事不可只凭一家之言便妄下定论。不过是一封来路不明的信,我安慰着自己。

    至少,我要向陆栎要个解释。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办公室的。罗所长的话、神秘的信件,我深深感到,接踵而来的消极信号,正在不停地给我与陆栎之间细若游丝的关系加上悲剧的注脚。

    许是在溱港的全封闭建筑里待的太久了,猛地出来,阳光灿烂,竟刺的人有些睁不开眼。我索性抬起右手,轻轻地覆到了双眼上。

    或许是错觉罢。右手手心,不知不觉间,爬上了湿润。

    凉,从手心,一直凉到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