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星星一样的爱情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结局
    都说分手是耗感情的,而这一次,没人再说分手,而感情也好像不在了。

    她试着给他解释,但是没有用,他依然好几天都没怎么搭理她。

    李辰睿再见时说她,追他的时候那么执着,要原谅的时候怎么怂了,搞得像他亏欠了他一样!

    “我以为你不理我了……”她委屈道。

    “不跟你说了,我有事要忙。”

    她以为那是不想理她故意说的……

    似猜透她的想法,“哪有那么多借口来骗你!”

    他这次又向她表白了,不过是在别的学校。这种恰巧遇见的活动,加上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她总会接受了吧,他想。

    然而,总是那样的可笑,当别人问他们的关系时,她说了她不是他女朋友!

    ……

    李辰睿是谁?他就是那样一个给他时间他就自我消化,然后放出豪言——不是我就追!

    他也是真的忙了起来,所以两年时间,九次!

    李辰睿的第九次告白,她去了。因为他说,他希望他的第九次告白能迎来他们的长长久久,所以如果不成,就这么结束吧!

    她在台下看着他,他说,他挺后悔的,应了之前那人所说的聪明得自以为是,拆散了一对有缘人。也许,在他的爱情里,他是明知自以为是而偏为之才对。所以,你不答应,我认。

    我认。

    多么熟悉的话,他总是这么说,不服气而又闷声闷气,我认。第一次把她弄得被抓进警察局的时候他说我认,做错了事道歉他说要打要骂我认,即使是最后一次的告白,失败了也要说一次我认吗?

    真的会认吗,她现在想。

    她转身离开,在他的注视下离开,没注意到骄傲的他近乎绝望的痛苦眼神。

    而他,也没看见她转身一瞬的热泪夺框。

    她不是不爱他,她知道。他也知道。

    可她拒绝了他。她亲口说出的,亦是他亲耳听见的。

    “你再走最后一步,我就真的放弃了。”

    所有准备离开的人都停下来张望,可是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先迈动了脚步,人群再次流动。

    台上的李辰睿苦笑一声,道不尽的无处悲凉,只能默默地看着她离开。

    她说,我们不合适。他就问,他们哪儿不合适?她就不说话了。她总是以不说话拒绝着他,就像忽然提出分手那天,什么都没说,但就是要分手,没有理由,没有原因。

    夜晚的风总是带着些许凉意。

    风轻微卷起她齐肩的碎发,伴着她的低头,从她身边消失。她终是迈出步伐。他们这对外人眼中的男女朋友,可能真到了尽头。

    毕业,是一个伤感而没有那么多时间来缅怀的季节,只是她怀有两份伤感,一份时间而已。

    这两年间,她常常会想起那年暑假,她被他当做小偷抓进警察局。严肃敞亮的警察局里,她焦急万分,就差用哭来掩饰自己的不安。而他,轻松自在,还在她被审问的时候在一旁玩着斗地主,一句“呼,又输了”,让她恨透了他。

    可为什么,恨会生爱,恨会变成爱?

    大一的时候,她不也还有讨厌他的时候吗?为什么会忽然就成了喜欢?

    她回到了宾馆,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坐了下来。电脑,电视,门,桌子,床,连带她,都如同她不回头地离开之时的沉默,安安静静。

    她抬头望着屋里的灯,发出白而慘的大光。

    “明天的告白,第九次了,你去吗?”

    她握了很久的电话,才说“去不去,你都知道我的答案的。”

    “可是,这是第九次,也大概是最后一次了。我希望我第九次的告白能迎来我们的长长久久。”

    ……

    “我还是……”

    “如果你还是不答应,我们就这样结束吧!我就当你……不爱我。”

    我就当你不爱我。

    泪水倏忽而落,她爱他,只是,更爱她自己。

    那一关,她始终最在乎自己!

    李辰睿站在广场上,长情告白?

    他经常听到唐琪说自作孽不可活,现在,他也这么觉得。自作孽,怎可活?

    他不知道贺一航建立这一社团究竟为何,但是此时此刻,他认为贺一航把长情与告白分开,是做得无比正确的。谁说长情告白一定得在一起,他都长情了那么久,告白了那么多次,也没见自己和她在一起了。

    他一个人走着,想着她离开时的模样,毫不犹豫,没有回头。

    他以为她不会来,因为她来了,他认为他一定找得到。所以,当他站在台上,坚持要说出自己的最后一番告白时,他是还有希望的,至少,没有亲眼看见她在他当众告白后毅然离开,那么绝望。

    他曾以为她只是没看到。可事实是,她看到了,听见了,也走了。就像每一次他都在她面前执拗地让她听完自己的告白后,等她一脸不耐地说“说完了吗”,然后看她不回头地离开。

    以前,他总说她,搞不清送机的是谁?现在,他大概明白了,可能送人离去的,一直都是他自己吧!他再一次看见她离开了,再也没了还要继续的想法。

    有人说,他爱错了人。

    “bullshit。”只有他爱与不爱,哪有爱错了人。他曾这么坚持着,现在也这样认为着,但他不想爱了,不想坚持了。

    唐琪说,他的爱,可能错了方式,所以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没讨到半点好。

    想到唐琪,他心情又沉重几分。如果不是他,可能他家那小妮子就不会和他一样,爱着一个没结果的人。

    “妮子,你在哪儿?”是愧疚还是关心,亦或是想要排忧解难,他打通了电话。

    “我回国了。”唐琪一个人站在这空阔的广场,看着这散了的长情告白,她想,她也该走了。她没看见他出现,可能又是错过,也可能是根本没出现。

    “我知道……你,还好吗?”

    “我有什么不好?”如同平常的欢快声音听出了他的小心翼翼,“你今天怎么了,装深沉?”

    “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来找哥,哥给你撑起一片天。”

    “你别把我的天捅破了就好,还钱!”

    “就钱这么点小事,你还记着啊!”

    “记啊,我奖学金白给你花啊!”

    “好,我回去就存钱还你。”

    “回去?你也回国了?”

    “恩!”明明只是一个字,他觉得自己怎么也大声说不出来,喉咙里只得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好,我明天也回去。”唐琪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想着这是不是就叫同病相怜。她一个喜欢忘不掉的喜欢,他一个久追不得不放的喜欢,最后,都只是孤芳人独饮自怜。

    “你……还是晚点回去吧,她挺想你的。”

    “好,我也很久没见她们了,能见一个是一个。”她知道李辰睿说的是谁,李辰睿除了吴楚玉,应该不认识其他人了。

    “恩,对不起。”他脱口而出。面对自己这份失败的感情,他对唐琪的愧疚越发深了几分。

    “对不起什么啊,你这时候应该说谢谢我,说说,打算怎么谢我?”

    “呵……”他嘴角苦涩,“想要什么都行。”

    “好,一言为定。”

    电话挂了,忧却未解。他想,她一定会很高兴,也许是今晚上就会高兴,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但也许是以后的每一天,也许是以后没他的每一天。

    他回想起唐琪说的话,她说,自己在两个聪明人的爱情里,因为自以为是,错过得一塌糊涂。他想,他也在一场聪明人的爱情里,聪明得自以为是,只是从未错过,但依然是一塌涂地。

    他们总在比,认为一定是对方先服输,可是,现在的状况是,他们谁也没认输。

    爱?错了方式?真的错了吗?

    他的爱,只是想让全世界的人都在知道,他在爱她,在宠她。这有何不可?

    可是,对她,就是不可。

    他退步过,可最后却是一点都没再退了!

    他始终认为他爱得没有错,错的只是她不接受。

    夜色沉沉,没有错的他为何要去假装认错,假装纠正。

    她说,其实可能你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爱我,你信吗?

    可能吧!

    吴楚玉打算回学校的时候,室友说想再看一场电影。她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她没那么多时间来干这些闲事。

    所以一个人的时候,她思绪停不下来了。

    他们总是成为别人眼中的男女朋友。第一次她去他外公家,第一次他送她来学校,第一次他去她家……很多个第一次,在如今这个日渐开放的时代里,他们总被人错认为男女朋友。

    她看见清幽幽的草坪,会想起他说的话。

    “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儿,她不漂亮不温柔,但爱了就是爱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想了很多办法去追她,想让她亲口承认我们是一对恋人,但都没有成功。所以,我来到了这里。这不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但,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之前有个人说,爱情里有自以为是的存在,她让我想起了一件事,让我挺后悔的。应了那句自以为是,我拆散了一对有缘人。而也许,在我的爱情里,我是明知自以为是而偏为之才对,所以,你不答应,我认。”

    “吴楚玉,我现在只能说,我爱过你!”

    “啊……”伴随着那句“我爱过你”,她发泄似的吼了一声,她不想他认,不想他认啊!可是,每一次,他说出这个字,认就是真的认了。她不想啊!

    “做我女朋友!”

    “这个送给你!”

    “就想这么抱着你。”

    “丫头?小妞儿?你喜欢哪个?”

    “给我一个吻!”

    “亲这儿行吗?”

    “我老不放心你了。”

    “你能不能想我一下?”

    “那就这样做,谁叫你上次送都不来送我?”

    ……

    就这样成为别人眼中的男女朋友不好吗?为什么偏偏要她承认,偏偏要逼她去推开。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可他跟自己又不是真正的鱼和熊掌。就这样委屈点,就这样将就点,成为别人眼中的男女朋友,在一起不就好了。

    她舍不得他,一直都舍不得他,可他说不要她了,他认了,再也不要继续下去了……

    她蹲在地上颤巍巍地抬头,抹了抹眼泪,脖子呈现将就九十度弯曲,把眼泪逼回眼睛里。她不能哭,是她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她说他可能没想象中的那么爱她,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是她没想象中的那么爱他而已。

    为了那一个优秀,为了那一个比他好……

    是多久以前,她也曾认为自己是优秀的。只是这一切,在有了李辰睿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当周围人逐渐得知他是她的男朋友时,她听到的都只是在说,她的男朋友如何如何,而没有人说她优秀了……

    她回到寝室,什么都没干,只是拿着手机,整整三个小时过去了,她的手机里各种消息的响起都没有他。

    她就像又回到了那个阴晴不定,心口不一的小女生,说完分手就开始眼巴巴地望着他的电话。可是,等电话这事,她从来没等赢过。每次闹得不欢而散,他要想和解了,总是当面跟她说清楚。若是她等不了,就是她的电话过去。

    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他习惯当面说清楚,也有资本飞来飞去地当面说清楚,而她,却只能依靠那细细的网,在某个夜深人静,忽然发作起一种叫思念的病,给他一个电话,还要顾左右而言他,假装自己的脾气很硬,死不道歉。而那样的结果往往便是,没几天,她就能见到他了。

    只是这次,她恐怕再也不能打电话过去了,因为即使打了,他也不会再来了。

    心忽然好痛!她捂着胸口。

    “我的心,还为你跳着呢!”

    那年,他来到了她家,她却在雨天逼走他。她听到别人说有人落水的呼救,六神无主,只得一个劲儿地朝手机里大吼,直到真的没有声音,才哭着跑了出去。

    而他?当他看见她时,他旁若无事地走到她面前,摇着湿透了的头,甩了她一脸水,“我这下可不能走了,你总得让我换身干净衣服吧!”

    他抬头才发现她脸上的不是雨水,浅浅细流的是她的眼泪,“喂,丫头,你怎么哭了?”

    “你混蛋!”她张腿就是一脚,踢向他小腿肚,踢得他嗷嗷叫疼。

    “你谋杀亲夫啊?”

    “亲夫你妹,你死了我还怕担责!”

    “哼,我怎么可能死!”他狡黠地笑着,忽然拉过她,让她靠在他的胸膛,感受到他温热而逐渐滚烫的体温,听他说“我的心,还为你跳着呢!至于责任什么的,你就不用担,好心收着我便行。”

    他一直都想让她收着自己,而她,永远只会在她的屋外给他留一个窝。

    她常常认为这样不好,她应该绝情一点的,彻底断了他的念想的。可是,她舍不得。现在,没有什么舍不得了。

    以后,他的心无论怎么跳,为谁痛,都不关她的事了。

    和唐琪相约见面是在校门口。她不知是以如何的心情来看待此刻的唐琪,热情欢迎中总是夹带着几丝假装,假装着什么都没看见,假装着什么都没发生,假装着只是老友相见。

    “毕业答辩准备得怎么样了?”唐琪说想买衣服来了商场。

    “能怎么样,就那样而已。”两人正常地聊着天。

    “哪样也得耗时费力啊!你以后打算去哪儿?”

    “哪儿都不去,我保研了,还在本校。”

    “是吗?恭喜了!。”

    “诶,这条裙子怎么样?”唐琪拿着一条一字肩的碎花裙。

    “很好看,你可以试试。”

    “好,我先去试试!”

    吴楚玉四处逛着,忽然停在一个类似思想者的人形模特面前。

    “你在干什么?”

    “模仿思想者。我像吗?”

    “你见过思想者像你这么无聊吗?”

    “你也知道无聊啊。我都快陪你们几个逛一下午了,你们到底多能走啊?”

    他为了能跟她在一起,总是会做着自己心不甘情不愿的事。

    “腿长你身上,无聊了你不会自己走啊!”

    “腿长我身上有什么用,心在你那儿呢,有本事带上你,我俩一起走啊!”

    “油嘴滑舌。”

    “哎呀,还是不费口舌了。我有点口渴了,我们去买水喝吧,她俩一时半会儿也逛不完,实在不行,到时候电话联系。”

    “走了!”他总是不由分说地拉起她的手,亲切自然,任她在后面拳打脚踢,就是不放手。

    待她累了没力气了,他们就会像真正的情侣一样,手牵着手,穿梭着四曲八折的商场里。买了饮料,还要假装迷路,彼此嘲讽损语,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楚玉,怎样?楚玉?”唐琪走过去拍了拍看着“思想者”出神的吴楚玉,“怎样,好看吗?”

    吴楚玉回过神来,仔细地看了眼唐琪。碎花让她多了分女人的柔弱气质,一字肩又让她不失性感,高挑的身材挑得这席碎花裙比她逛淘宝看到的模特穿着还靓丽几分。

    “很好看,你就应该多穿穿这样的裙子,一定不愁人追。”

    “我也不愁啊!倒是你,楚玉,你是又拒绝了?”唐琪联想到昨天李辰睿的异常,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见吴楚玉没说话,唐琪也不打算追问,拉着她,“我们再看几件衣服?”

    “好,难得你让我陪。想当初,你都嫌弃死我了。”

    “谁嫌弃你啊!还不是你那时候啰嗦又缠人,管得比谁都多。”

    吴楚玉微微一笑,虽然到现在都不明白唐琪为何喜欢的是贺一航,但她忽然想问“唐琪,一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唐琪喜欢了贺一航很久很久了,她现在知道,她也想试试,想试试一直爱着那个她其实爱着的人。

    “恩?”唐琪诧异地看了眼吴楚玉,扭头仔细地想了想,目光似看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一时变得感叹起来“大概就是有什么好事坏事都愿意跟他说,累了乏了都会想到他。同时,也希望对方也这样吧!”

    “你就这么想的?”唐琪这显然说的不是自己。

    “其实,这得分什么情况,对什么样的人。如果我喜欢的人喜欢我的话,大概就是那样的情况。如果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的话,我大概就是有时候会想起他,更多的时候是在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他。然而,听到他的事,见到他的人,源源不断的思念都涌了出来,所有的话都想顺着感情,再也不会经过大脑了。但理智与现实条件,又把我拉回来的这种折磨吧!”

    所有的话都想顺着感情,再也不会经过大脑了,却又在理智与现实中饱受折磨……

    唐琪看见吴楚玉的嘴角带着轻微浅笑,想说的话还是藏于腹中。

    大概真是故友重逢,所有的话题都离不开她们年少的自己。也大概是刚刚经过情感波折的两个人,话题又不由自主地回到情感之上。

    “那时,我一直以为你喜欢的是陈凯,结果,没想到你喜欢的是贺一航。感觉,你们俩,藏得都挺深的!”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同着唐琪和陈凯是一对儿。

    唐琪笑了笑,一份不会开花不会结果的恋情,她没必要弄得那么明显。

    “贺一航,现在应该很好吧?”多年以后,唐琪第一次问起贺一航,还是一脸自然的模样。

    “恩!”吴楚玉点了点头,一时却觉得愧疚。如果不是她听了李辰睿的话,可能唐琪和贺一航早就在一起了,也不会四五年之后,还单身一人。想起昨晚唐琪的独自表白,沾染着悲伤的气息忽临而至,“对不起,我那时应该帮贺一航的!”

    唐琪满脸疑惑,见吴楚玉忽然落泪,擦掉吴楚玉的眼泪,“好好地,你怎么哭了?”

    “唐琪,贺一航其实找过你的!”

    唐琪擦眼泪的动作蓦地一停,反应不过来吴楚玉话里的意思。

    “你离开那年,李辰睿找到贺一航,叫他不要找你了。因为他说,那一年对你很重要,你已经失去了一个机会,你不能再失去这个机会了!他怕贺一航会忽然反悔,还让我告诉了陈凯他们你的情况,叫我们都不要在贺一航面前提起你,也让我们不在你面前提起贺一航……”吴楚玉抽噎一声,继续道“后来,贺一航真的找我们要过你的联系方式,但是……”

    唐琪除了发征失神和心还在跳,全无动作。

    “你还要去找他吗?”吴楚玉说完,看着完全震惊的唐琪,期待着她的答案。

    “我,我不知道……”唐琪低下头,闭了闭眼。她想过贺一航,想过贺一航大学四年的生活,也想过他的女朋友可能是什么样的……毕竟,优秀如他,生活自然丰富多彩。

    “对不起,如果不是……”

    “不能怪你们!”唐琪压住胡思乱想。她很清楚,即使她当时喜欢贺一航,告诉了贺一航,她也会去美国的。跨不去的砍终究是她自己,毕竟,这四年她也从来没有去找过他了。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直到彼此分别,都像没提过这件事一样。

    送走唐琪,吴楚玉一个人坐上了公交回学校。接到唐琪的短信,“有些事,总得好好了断。我要去找他一次!”

    她看见短信内容,心里忽如魔怔一般,提前下了车。

    是啊,有些事,总得好好了断才行!她不想连她最后一次送他离开的机会都错过。如果是像唐琪那样,四五年都不能相见,她想象不到那样的日子……

    飞机一架一架的起飞。

    她站在他面前。

    “李辰睿,我也爱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