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北宋小先生 > 第七章:娘娘腔
    “放心好了,本少爷今晚去春风楼不花钱,我们是去赚钱的。”<r />

    <r />

    赵福林来到大宋后,便是翁叔在打理这个家,翁叔是赵家的老仆,一生没有成过亲,无儿无女,早以视赵家为己家,视赵福林像自已的儿子一样,是一个绝对可以信任的人。<r />

    <r />

    小莲虽然年龄不大,但在赵家也有好些年了,陪着赵福林一起长大,也是赵福林现在最亲近的人,所以赵福林对这个丫头也很放心,家里的钱财用度都由她保管着。<r />

    <r />

    这几天又是买酒,又是买干花,订做了蒸馏器,装香水用的瓷瓶,确实是花销有点大手大脚了,现在更是要去青楼,也难怪小丫头不高兴了。<r />

    <r />

    十四岁的小丫头,该懂的也都懂了,青楼那种地方的女人,听说很会迷惑男人花钱,简直就是一群狐狸精,小莲当然不希望少爷去那种地方了。<r />

    <r />

    只是少爷是主,而她是仆,身份有别,见少爷直意要去,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r />

    <r />

    赵福林也懒得向她解释什么,关键也是很难解释清楚,等以后大把的钱拿回家里,这个小丫头肯定会高兴的合不拢嘴。<r />

    <r />

    等到了晚上,赵福林带着女扮男装的小莲,大摇大摆的进了春风楼。<r />

    <r />

    春风楼的装修十分的富丽堂皇,而且环境十分的优雅,富有情趣,到处张挂着一些名家字画,把意境提升了不少。<r />

    <r />

    至于这些名家字画,是真迹还是临摹的,赵福林就不清楚了,反正留到千年后,都能卖出大价钱。<r />

    <r />

    陈师师的名气很大,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她长的有多漂亮,或者气质有多好,而是因为她的才华。<r />

    <r />

    琴棋书画自不必说了,这是一个青楼名妓必备的技能,陈师师不仅会,而且都很精通。<r />

    <r />

    但青楼中这样的名妓其实也不少,而陈师师之所以比别的名妓更有名,是因为她能作一手好词,诗词上的造诣,不输于那些考上了进士的才子,连大文豪欧阳修都曾经赞赏过,并赠送了一首自己为她所作的词。<r />

    <r />

    赵福林的前身虽然是个落第的读书人,但也听闻过这些风月之事,也逛过几回青楼,所以赵福林的脑子里,也依稀有着关于陈师师的一些过往传闻。<r />

    <r />

    这样的一位名妓,出现在新开业的春风楼,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发了轰动效应,前来想要一睹陈师师美色的人,便络绎不绝的汹涌而来。<r />

    <r />

    春风楼有三层楼,一楼是大堂,普通客人找乐的地方,这里的歌妓价格虽然比一般的窑子价格贵些,但资色同样比外面的窑姐要好的多,而且只要谈好了价钱,绝对让你宾至如归,乐不思蜀。<r />

    <r />

    二楼接待的都是有点身份,非富既贵的贵宾,能不能和歌妓双宿双飞,看大家的缘份,也看客人的运气。<r />

    <r />

    碰到卖艺不卖身的,只能自认倒霉,另外再找一个。<r />

    <r />

    三楼是花魁们的闺房,没有得到花魁的邀请,客人是禁止上楼的。<r />

    <r />

    为了吸引客人,花魁们会时不时的出现在二楼,抛一下头,露一下脸,展示一下自己吹拉弹唱的技艺。<r />

    <r />

    想要上三楼花魁们的闺房内,单独的欣赏花魁的技艺,那就要有一掷千金的魄力了。<r />

    <r />

    不仅要给青楼一笔重金,到了楼上也少不了要给花魁一笔赏银。<r />

    <r />

    尽管不给,或是少给,也没有人会刁难你,但面子呢!你还要不要了。<r />

    <r />

    名声一旦传扬出去了,不仅让人笑话,以后你不论去那家青楼想私会那一个名妓,那一个名妓也不会愿意搭理你。<r />

    <r />

    客人的打赏是名妓们的主要收入,一个不愿意打赏的客人,那个名妓愿意接待你,这不是开玩笑吗?<r />

    <r />

    高档次的青楼,不单纯只是找女人的地方,它还是享受美食佳肴的地方。<r />

    <r />

    客人可以单纯的只点一桌酒菜,一边吃饭喝酒,一边欣赏歌舞表演。<r />

    <r />

    赵福林和小莲要了一桌酒菜,一边吃着,一边等着诗词大会的开始。<r />

    <r />

    “打扰了,两位公子可否方便借地方一用。”<r />

    <r />

    赵福林正欣赏着台上的歌妓弹唱,突然有人开口说道。<r />

    <r />

    赵福林这才发现,原来所有的桌子都已经坐满了客人,只有自己这一桌,就他和小莲两人。<r />

    <r />

    说话的人白面无须,但一看年龄也不小,说话尖着嗓子,有点像娘娘腔一样,脸上带着笑,随手往桌上丢下一个钱袋子,鼓鼓囊囊的,应该数目不少。<r />

    <r />

    赵福林可不是个见钱眼开的人,穿越之前随便做个决定,涉及的资金都是过亿,这钱袋子里面的钱,就算全部是金子,又能有多少呢?<r />

    <r />

    “怎么?黄金五十两还不够买你的位置吗?”那人见赵福林不说话,以为赵福林嫌少了。<r />

    <r />

    “啊!少爷!”小莲惊讶的低声看向赵福林。<r />

    <r />

    五十两黄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多少普通老百姓一辈子都赚不来。<r />

    <r />

    一个五口之家,一月五两银子的花销就可以过上小康水平的生活。<r />

    <r />

    普通百姓一个月能有一两银子的收入就非常错了,县级以下的小吏,一个月的俸禄也就二三两银子。<r />

    <r />

    但物价相比仁宗中后期来说也不高,市面上斗米不过十钱左右。<r />

    <r />

    五十两黄金相当于五百两银子,五十万钱,五万斗好米,六十万斤左右的大米,按照赵福林穿越前的物价水平,等于一百五十万以上的人民币。<r />

    <r />

    赵家赵书同夫妇还在时,东京书院兴盛时,赵家一年的收入,也难达到五百贯钱的收入。<r />

    <r />

    现在赵家的积蓄都快见底了,小莲当然希望少爷收下这袋子钱,把位置让出去,然后离开春风楼,反正他们也已经吃饱了。<r />

    <r />

    小莲甚至还天真的以为,少年说的是来赚钱的,就是这样赚钱的,心里美滋滋的,对少爷充满了崇拜之情。<r />

    <r />

    读书人赚钱就是这么历害的,我也一定要好好的跟着少爷用功读书,将来也可以赚很多很多的钱。小丫头心里想着。<r />

    <r />

    赵福林从身上掏出来一个小瓷瓶,打开瓶塞,把一整瓶的茉莉花香水,缓缓的往桌子上倒。<r />

    <r />

    “好香!那里来的茉莉花香。”<r />

    <r />

    “这个时候哪里还有茉莉花呀?”<r />

    <r />

    “不对,好像真的是茉莉花的香味!”<r />

    <r />

    大家一起寻找到了花香的源头,看着赵福林手中拿着香水瓶子还在慢慢的倒着香水。<r />

    <r />

    “天啦!这难道是传言中的香露。”<r />

    <r />

    ……<r />

    <r />

    “你觉得我手中的这一瓶香水值多少线?”<r />

    <r />

    赵福林微笑着对那个娘娘腔问道。<r />

    <r />

    “在下赵君,刚才在下的家奴多有得罪,还请兄台见谅!别和他一般见识。”<r />

    <r />

    “在下赵福林,相见便是有缘,兄台若是愿意,请随便坐下就是。”<r />

    <r />

    “好!兄台真是一个爽快人,那在下也就不客气了。”<r />

    <r />

    说着,赵君又命娘娘腔重新布一桌酒菜上来,他要和赵福林共饮。<r />

    <r />

    “说起来兄台也姓赵啊!那我们可真的是有缘啊!”把娘娘腔打发走了以后,赵君笑呵呵的说道。<r />

    <r />

    大家都不熟,赵福林也和对方没什么好聊的,只是点了点头,又继续欣赏起了歌舞。<r />

    <r />

    这个时候,有很多闻到了香味的人,都围了上来,倒在桌子上的香水,味道久久不散。<r />

    <r />

    “这位公子,你刚才倒在桌子上的可是香露,还有吗?能不能卖一瓶给我。”<r />

    <r />

    张贵正打算去宫里找一位贵人帮忙,却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才好,见到有香露出现,便很想买下一瓶香露,作为送给宫中那位贵人的礼物。<r />

    <r />

    “我这个可不叫香露,它叫香水,比香露的效果更好,香味也更持久。”赵福林解释道。<r />

    <r />

    “香水?好,你还有吗?”<r />

    <r />

    赵福林点了点头,卖香水本来就是他来春风楼的目的,有人买当然要卖了。<r />

    <r />

    “多少钱?”<r />

    <r />

    “你认为它值多少钱?”<r />

    <r />

    虽然赵福林知道香露的价钱很贵,是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的奢侈品,但到底应该卖多少线合适,他心里还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