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火葬场 > 第143章 仪式
    侯庆辉也没反应过来,懵逼的看着侯永,又看向侯林,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游弋。

    “永儿……要成新任陶山侯了?”宁氏颤声问道,又看向侯林“侯爷,那您……”

    侯林脸色一肃,抱拳道“族叔成就宗师之境,在下自该退位让贤!陶山侯之位,族长之要职,唯我侯氏中有能者居之,此乃祖训,侯氏子不得有违。

    族叔年仅二十,论辈分虽是小辈,但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以永族叔天纵之才,称侯作祖又有何不可?我等自皆心服口服,是以在下自愿退位,只求族叔能领我侯氏一族再临巅峰,共创辉煌。”

    “官话打的一套一套的。”侯永在心里轻笑,脸上则不露丝毫,只抱拳说道“你之美意,吾已知晓,咱们便等六日后今上的旨意吧。”

    “族叔即位一事,也还得多做准备才是。”侯林微微弯腰,说道“也得请您家人帮帮忙。”

    “需要做些什么,你就直说吧。”侯永说道“此前我们一家都是卑微鄙陋之人,没见过什么世面,对礼法所知也相当有限,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都不太清楚,还请诸位多多指正才是。”

    “不敢,”侯安岳接话道“我等自当尽心尽力,尽职尽责。”

    侯永轻轻颔首,尔后又看向侯崇,轻声道“大兄,抱歉,你的婚期,恐怕又得往后延迟一段时日了。”

    “无妨,无妨。”侯崇赶紧连连摆手,说道“正事要紧,我们等一会儿没关系的,相信你嫂子也能理解。”

    “我会亲自前往武氏族地与宽程君说明。”侯林立刻说道。

    侯永颔首“安排妥当即可。”

    侯安岳轻抚长须,说道“幸亏族叔加冠礼已在半年前完成,否则此刻说不得便得一并办了,届时更加繁琐,恐怕……”

    听了这话,侯永嘴角一抽。

    当初的加冠礼,他对外身份乃是侯氏后天第一人,自然办的浩大无比,繁琐的很,他现在想来都是懵的。

    而若是此刻再办,宗师境强者加冠,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究竟办的如何繁复谁也说不准,但恐怕比太子加冠都不弱丝毫,比之少帝成年后加冠应该也只差一线而已。

    再加上侯爵的即位礼,哪怕他已成了宗师之境,恐怕也得头大。

    于是他便又问“大抵上的流程,你先说说吧,三年前你即陶山侯位的时候我不在场,一点都不懂。”

    “总的而言,即位侯爵不算繁复,仅是相对隆重而已。”侯林便站起身说道“前几天无甚大事,今上制敕旨,下相府,待得相府于敕旨上加印后,便有帝使奉旨而下。

    族叔届时需于前一晚斋戒、沐浴、更衣、熏香,后往北出百里,与镜州州牧、陶山郡郡守的队伍一并恭迎帝使,立香案奉道茶请帝使稍事休息,待的接近良辰之时,迎帝使南走入侯府,于正堂前恭立,请帝使宣敕旨。

    待的敕旨宣完,朝帝都行礼谢恩,后洗手熏香,待水干后结果敕旨,请帝使入堂,之后鼓乐起,入宗庙见过列祖,告列祖知你封侯之事,再出宗庙会客受各方恭贺,便可入宴了,至此礼便成矣。

    只是次日,族叔得随帝使一并入京,献鹿于今上,并往太常府做好记录,待此事了,族叔便正式成为陶山侯了。”

    侯永摸摸下巴,感觉不是很复杂的亚子。

    几人又商讨了一些细节,结果得知,他们仅仅只需要负责迎接帝使与接旨即可,其他事儿都不必操心。

    于是侯林等人很快便退了下去。

    此时宁氏、侯庆辉等人依旧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拉着侯永询问了半晌,最终终于确定侯永真突破到宗师境界,即将成为新任陶山侯后,又都沉默了下来,久久无言。

    半晌,侯庆辉才吐出一口浊气,双眼迷茫,感慨着说道“我们一系,能出个先天强者便已是赖天之幸,断没想到,有朝一日我儿竟成了武道宗师……

    甚至,我儿还要成为陶山侯,成为侯氏一族之主了。如此玄奇,叫我实难心安,恍若南柯一梦……”

    “仔细想来,我也有那么点不真实的感觉。”侯永轻笑着站起身“不过这事儿假不了,只是即日起,咱们恐怕日子过得没那么逍遥自在了。”

    “倒是无妨。”宁氏摇摇头“只要你们能出人头地,这些都是小事儿,不打紧的。”

    侯永说几句,又看向柴柯,轻笑道“对了,我专门拜托安岳长老请了咱妹妹、妹夫过来观礼,你们也有三年没聚了吧?”

    柴柯听了,脸上也不由得洋溢出喜色,轻声道“多谢了。”

    “呃……差点忘了,要不要把你父母他们老人家也给接过来?”

    “我自己去吧,不好再麻烦安岳长老了。”柴柯犹豫一阵,随后说道。他显然也想将父母接来,只可惜他父母执拗,不愿意离开故土,这一次倒是难得的机会,却又不想太过麻烦别人。

    “无碍。”侯永颔首“先天生灵,拥有缩地成寸之法,来回不过顷刻间罢了,且以此法赶路,也不会有半点颠簸不适。你父母也一大把年纪了,又怎忍心让他们吃这一路风尘之苦呢?”

    “这……”

    侯永又说“况且咱们小妹也产了子,娃娃尚在襁褓当中,同样也得请安岳长老出手。这一人是请,多人也是请,没什么的。”

    “那好吧。”柴柯点点头,又说“麻烦你了。”

    “不碍事。”侯永摇头“我摆脱安岳长老先行将你父母与咱们的妹妹妹夫接过来吧,也好多团员些许时日。”

    “行。”柴柯连带笑容,轻轻颔首。

    “好啦,起床到现在还没用早饭呢,这点瓜果酒水也根本没人动。”侯永看向宁氏“阿母,不叫人来点儿粥吗?我倒是不饿,但你们尚未辟谷,恐怕顶不住吧?”

    “对对对。”宁氏赶忙说道“来人,快,快把做好的早点都端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