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山海碑歌 > 第643章:地阴洛神母,三元盗天谋
    五色云气缠绕的鸿蒙气泡内。

    女子见洛羽怔怔点头,她便接着说道“你不奇怪吗?为何自己明明是五行洞天的主人,但当时的接引,却依旧能自主行事?”

    洛羽闻之,心中猛然咯噔了一下,好像过去的确如此

    “为什么?”他急忙询问。

    女子指着钱夫子,微笑道“因为,接引最清楚,谁才是本我元始,谁才是他真正的主人!别说羽儿你没有五行真灵气运,成不了五行本我的真正主人,就是洛天也不行!”

    洛羽霎那神色惊疑不定地看向了老师。

    钱接引微笑点头默认“小羽啊,我主确是你的生母,亦是本我地阴始母,洛神氏。老夫正是奉我主之命,护你左右,就是为了今日啊”

    洛羽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不~不老师,您过去不是这么说的!您您告诉过弟子,五行洞天是天机老人”

    夫子笑如春风徐徐而过“对~老夫确实曾说过,但那是在山海之中,你我的一言一行,都在洛天的掌控之中与洛赋的注视之下,犹如那盘中没有自由的棋子,一旦暴露,满盘皆输。

    若想不成弃子,便要演好执棋者所希望的角色?

    而在我主这五色界中,任何外力,都无法窥伺。

    须知只有过去的不知,才能有今日的知啊。

    当初,老夫于荷塘小筑中肉身寿极之时,留言‘问天问天’四字,便是望少主能有朝一日,对坐这乾坤棋局,问鼎天下。”

    显然,钱接引的话,对洛羽的冲击颇大,可谓颠覆往昔一切认知。

    难道五行洞天真的是眼前女子的,而她就是自己的母亲?那天机老人、赋二代又是什么?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什么惊天动地的秘密!

    而就在此时,洛神氏已伸手,呼唤道“羽儿来~。”

    不知怎的,自己竟鬼使神差地听话近前,且还自然而然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手掌一经相握,霎那似母子连心,自己竟莫名得心颤神烃,犹如血脉相连,似有一股血浓于水的奇妙感觉潮涌于心扉。

    随即,自己身轻如燕,如腾云驾雾般竟飘跃而起,安然地落座在了五色大石上。

    霎那间,五色云气已缓缓缠绕而动,正如丝如缕般向着五色石环中不断汇聚,而自己竟能隐隐感知到五行洞天的内部空间了!

    也就是说,自己与五行洞天间的联系,正在慢慢恢复!

    似乎这五色云气,正如血液一般在不断滋养着五行洞天。

    此刻的事实,已让自己开始有些不得不信了。

    虽然这有种晴天霹雳的感觉,但身前与自己神态毕肖的温柔女子,却能给自己无比温暖的亲切感。

    如葱的玉指,已温柔地轻按在了自己没有半点抵触躲避的额前,五色霎那晕染。

    恍惚间,自己那支离破碎的记忆,在这五色云气温润下,和这亲昵一指间,竟变得慢慢清晰了来。

    沧海桑田,历世如烟似梦崩碎

    原来世世惶惶虚度,不过是浑噩轮回,生如他人盘中子。

    一朝惊觉,方知慈母眼前,却困坐方寸石上,泪望痴儿归来。

    此刻石上云气环绕,二人对坐如镜,似跨千山万水,如历万古时空终得相见。

    母子对望如痴,四目相交,皆笑泪华容悦馨。

    终于,洛羽声泪而颤拜,匍伏在地“母亲,孩儿回来了。”

    洛神氏终喜极而泣,将梦醒的洛羽拉起,紧紧地搂在了怀中,爱怜喃喃“我儿受苦了。”

    夫子立于石旁,正点头抚须,欣慰而笑。

    母子相认,长短温谈冷暖之后。

    洛羽已知,这座下五色石正是当初母亲夺回的一道真灵,所以五色石手环才能在这真灵之气下与自己重新勾连。

    只要再过些时辰,自己便可以现在的残躯,重新开启五行洞天。

    但此刻的自己虽然重拾了部分记忆碎片,但恒古之前的久远记忆却是一片空白。尤其是母亲先前所说的那些什么天、地相争之事,自己竟没有一丝记忆!

    遂,好奇的看向洛神与夫子“母亲、老师,为何我对当时发生的事一点记忆都没有?难道因我轮回太久,记忆缺失了?”

    夫子微笑不语,洛神氏则叹息爱怜道“当时啊~你刚诞下不久,虽生得聪颖过人,但毕竟年幼,又岂能记得那久远之事?”

    “原来如此。”洛羽点头苦笑。

    原来自己当时不过是一小屁孩,加之浑噩轮回不知多少世,早已不记得这些了。

    想到这儿,遂费解而问“可为什么天机要掌控我?他不是我的”

    不等洛羽说完,洛神氏已开口,隐恨道“不错,他是你的父亲,然汝父洛天表里不一,城府险恶至极。他知你双生之体,定是恐你将来成三道合一无极之境,动摇其无上尊位。

    便假借合真我、本我二道,固延宙宏之名,骗取我五行洞天,孤身离了山海,去往无量,重建神域。

    尔后的山海失了本我宏力,终轮为下界。

    那时,我才方知洛天是要骗取本我五行,好独掌乾坤,简直可恶至极。

    怒恨之下,我尽起座下精灵鬼神,攻入无量。

    虽然也搅了他的好事,夺了这本我一道真灵,但毕竟失了本我宏力,座下亿兆山精鬼神反陨灭殆尽,我亦难敌其手遭受重创。

    回到山海后,便再也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也深知同为元始神祇,无法彻底将我抹杀,只得暂时隐忍。”

    洛羽没想到恒古之前,还有这段秘辛!

    忽然,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连忙问道“孩儿当时记忆全无,难道那时我就”

    洛神氏悲痛含恨点头“正是!他知道若要彻底将我打入深渊,就必须借用本我五行宏力。所以当时的他,虽未能完全掌握本我五行,但却用五行洞天重新铸就了一柄五色剑,号为五祖。

    那一日,他持五色剑重归山海,好不威风啊。

    我知非其敌手,急乘祖龙欲带你遁往虚空。

    可惜五色剑一出,天开地裂。

    我被再次遭受重创,祖龙更是被当即拦腰斩断那时的你啊~也被生擒了。”

    闻听此言,洛羽震惊道“五祖祖龙?难怪当年逆龙残魂说我与他来自同一个山海,魂灭时更言,一切不过是轮转的噩梦!”

    “呵~”洛神氏痴恨讥讽“胜者王,败者寇,万龙之祖,山海运脉的祖龙,竟成了逆龙!岂不可笑?”

    说着,她伸手疼惜地抚慰着洛羽的脸颊,怨恨道“当时,他竟迫不及待地将将年幼的你挫骨扬灰,血祭成海,神魂无情地打入深渊,受无尽轮回之苦!”

    洛羽闻之已震惊失色!显然这他指的是洛天,那无过山巅的天机老人。

    只听洛神氏接着道“之后,他还用你的骨血,重塑了一个双生体不全的冒牌天之子,好做其迷惑天地的螟蛉之子。

    如此,一个无法修成大道的天之子,岂不最安全,也最好掌控。”

    “什么!”洛羽呆坐在了原地,心中一片寒凉!

    原来,被打入轮回的不是赋二代,而是自己。且还是自己的生父,那高高在上,仙风道骨的天机亲手所为!

    此刻,洛羽神色已阴晴不定,似悲似恨,又似满心悲凉,如坠冰窖。

    洛神氏感同身受,含泪疼惜,恨声道“当时我深恨洛天,遂以残留的五行真灵之力,不顾一切地强行大地之气,怒咒五行宙宏倾颓于无量界

    洛天怕了。

    他留下五色剑,欲彻底将我与祖龙斩杀,自己则仓皇回转无量。

    但五行宙宏依旧出现了裂痕,暗源疯狂滋长,开始席卷天地。

    当时,祖龙一心护主,只剩下半身的他竟不顾一切地冲入虚空,吞噬暗源之力,化身魔龙,这才将万念俱灰,即将形神俱灭的我藏身在了逆鳞中,隐入其半身所化的黑山之内。

    随后五色剑大战实力暴增的祖龙,最终还是被封印于断龙池中”

    时间悄然而过,闻无尽岁月秘辛,自己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

    原来,自祖龙被镇断龙池,不知多少岁月后,其龙魂依旧未有半点消减。洛天恐长此以往,五祖也将无法镇压龙魂。

    便命那螟蛉之子洛赋,来到山海设下大阵,助五祖镇龙魂。

    同时,还强行炼取了祖龙的两道精魂,沐道音池而化真龙印,成了如今的玄与白。

    洛天更是一度将不全的本我五行洞天,传给了洛赋视若己出。

    自此,得两道真龙印加身,和五行洞天的洛赋,便做实了天之子位,受仙神敬仰,风光无限。

    而其问天剑与剑意,其实也并非其所创所有,而是五行洞天本就有问天剑与剑意大道之纲,这是本我道剑的形意所化。形可掌控天地万物生灭;意在以本我下接定命真我,上承天机无我之变。

    亦如洛天手中的青竹鱼竿和道音池,乃是真我大道所化,同比五行洞天与问天剑一般。

    而五行开天经,则是洛天与洛神合真我、本我二道时,一念元始天地初开所演,所以五行洞天中才会有此经。

    虽然自那之后,宙宏便归了洛天独掌,但暗源还是如心魔般一发而不可收拾。

    当时的洛赋正在山海,屠杀依旧信奉洛神的残存势力,同时还奉命运五行之力封禁山海内外,欲彻底将山海困封在虚空之中。

    不曾想,这封印却成了洛天最后的庇护所。

    之后无量域倾覆,浑天如灭世诅咒般席卷万界,洛天被迫来到了十万年前的山海。

    自此便有了日月昆仑,山海结界从而隐匿虚空。

    当时的山海墨灵一族已开始修魔,遂有上古圣战的爆发。

    听到这儿,洛羽有些不解的问道“那后来为何洛赋的玄、白真龙印会出现在我的身上,且认为我主?”

    洛神氏浅笑之中,似透着淡淡不屑,轻哼道“~那是因为洛赋不甘寂寞,以自己的后天地魂于轮回中与你悄然相融,且那螟蛉之子本就是你骨血所化,加之祖龙为山海龙脉之祖,乃我本命真龙印,所以您才能得玄、白真龙认主。

    这也是,玄、白二龙没有关键记忆的原因。”

    霎那间,洛羽猛然忆起了自己当初在五行宗后山悬崖下的石洞内,走火入魔时的画面。

    当时,自己明明已经走火入魔,形势危急,却突然出现了一残魂身影,将自己的心魔压制

    想来,那便是洛赋残留的一缕地魂!

    想到这儿,洛羽惊疑道“洛赋为何要将自己的后天地魂融入我体内?天机难道不知?”

    钱接引则捻须,幽幽道“天机定命九分,自然知晓。视而不见,不过各怀鬼胎罢了。”

    “正是。”洛神氏补充道“洛赋久居天之子位,岂能不思更进一步?他虽双生体有亏,纵使天纵亦无法开大道,更承不了天位,但却想借羽儿你的双生体一步登天。

    而洛天虽是真我而生,又掌了五行宏力大半,但天地终究出现了裂痕,暗源滋长,一发而不可收,只得偏安一隅。

    所以,他镇封了胆敢窥伺天位的洛赋,坐镇这山海,将希望又寄托在了您的身上。”

    “我?”

    洛羽这就有些不明白了。

    自己如今凡躯之体,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