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狼灵血 > 76、李逸·反正闲着
    我告诉过你,放心跟我走,我会带你出去。”

    其实李逸说这话并没有向程骞炫耀自己熟悉安保阵的意思,碧水行宫里的这种安保阵对灵契团的战士来说就是个基本训练而已,但她听起来就是满耳的芒刺。

    为了让程骞挽回面子,出了碧水行宫后,李逸便重新交由程骞带路——他也确实不熟悉这里的地形。程骞带着他穿过了枯木岭,一直跑到林边一座光秃秃的缓坡上。

    坡顶立着一棵孤零零的枯树,站在树下朝坡的另一端极目眺望,能看见一个静如碧玉的小湖。湖明明很小,另一头却布满迷雾,看不清对岸。

    程骞在大树下停下了脚步,回首望向来时的方向,满脸焦虑。

    “怎么了?”李逸问。

    程骞没有回答,她把拇指和食指塞进嘴里,吹了个响哨。作为回应,李逸很快听到了单薄的马蹄声。

    一匹栗色的马自林中出现,迎着将升的太阳跑向了他们。

    它跑到程骞身旁停下,程骞抚着它的鬃毛,把脸贴到了它的脸上,她眼里浮上一层水雾,栗马侧侧头蹭了蹭她的脸。

    程骞喃喃说道“只剩下你了,对不起。”

    李逸想起宫殿里那场引开了颂仪的火,明白过来“你让它去放火?”

    程骞回头看他一眼“我让它们两个一起去。”

    那想必另一匹马已被抓住,凶多吉少了。

    “走吧。”程骞把眼泪抹干,说了一声,然后左脚一跺,个子陡然变高了一头,她腰部以下化作了马身,通体雪白,四蹄踢踏着,显得矫健而富有神韵。

    “你骑在它背上,跟着我跨过湖面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快,我们必须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穿过空间裂口,否则就只能再等一天了。”

    她把栗马的缰绳递给他。

    李逸没有接,现在他得昂头看着她了,一下子有点不习惯“我现在还不能走。困兽场地牢里关着很多兽族,我要从秘道回去把他们救出来。”

    她瞪大了眼“我千辛万苦把你从那毒窝救出来,你现在要跑回去送人头?”

    “我不能见死不救。”

    “我的任务是救你出来,不是救那些人。”

    “那你已经完成任务了,回去告诉常风,我很安全。我自己会回去。”

    “你知道怎么离开界外之地吗?”

    “你刚刚说过,在太阳升起的时候穿过空间裂口,还有其他窍门的话,你也可以告诉我。如果你不愿意说,我想我也会找到办法。”

    程骞气得浑身发抖,后腿猛一蹬地,身体变回了人形。她大踏步从李逸面前走过,把栗马牵在了树干上。

    “你……”

    “你什么你!你想大白天跑回去送死吗?晚上十二点再去!”

    “你没有必要陪我回去。”

    “你他妈给我闭嘴!”

    她气冲冲地走下山坡,朝小湖走去。

    李逸想了想,感觉放心不下,他没忘记他上一次就是在枯木岭里被抓回去的,他觉得这里不算是个很安全的地方,于是就跟了上去。

    程骞走到湖边脱下了鞋子,光着脚走进了湖中。

    李逸看着她站在水中,双手合十,闭着眼嘴里念念有词,不禁好奇地问道“这是咒语吗?像你解下魔草绳的咒语那样。”他知道马族是会点魔咒的。

    程骞睁开眼说“不一样。这是安息咒。为了救你而死的那匹马,会在枯木岭里得到安宁。枯木岭是有生命的。

    这是死去的兽族和灵族栖身的地方。兽族和灵族的痛,你们人族永远不会懂。明明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人族还要赶尽杀绝。”

    李逸本来想反驳不是兽族先抓人类血祭,人族也不会赶尽杀绝,但看程骞那庄重的样子,觉得还是别惹她为好,便转念说“我以为枯木岭是异元者的地盘。”

    “看见树林中间最高那棵枯树吗?”李逸顺着她的指向看去,她继续说“那棵树往东,就是界外之地的边界,他们的力量到不了这里。”

    “所以上一次,我们差一点就逃出去了?”

    “还远着,人家是在守株待兔,根本不会让你们逃到边界。”

    “但他们应该不知道秘道的存在。我们在秘道里耗了好长时间,如果他们知道,大可以在秘道里就把我们端了。”

    “我不知道他们知道不知道,你们要是丢了逃犯,不是都会往车站啊码头啊找吗?一个道理。但也不排除你要是重新爬进那条脏兮兮的泥坑,人家就在那候着,瓮中捉鳖。”

    李逸诚恳地说“真的,你没必要陪我一起回去。”

    “我还真不想进那条泥坑,脏死了。”程骞扭头看向初升的太阳,努了努嘴说,“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想走也走不了。

    现在我们还得在这呆一整天,你倒是告诉我,在半夜十二点前,我们干什么好?干瞪眼?”

    李逸想了一下说“要不,我们斗地主?”

    程骞翻了下白眼,不再说话,弯腰捧起一掬水洗了洗脸,然后开始解披风上的系带。她脱下披风扔上岸,上身只穿了一件抹胸。

    “你干什么?”李逸被她忽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别过脸去叫道。

    “你看什么?”她白他一眼,“没见过女人?”

    李逸背过身去“没见过忽然自己脱衣服的女人。”

    “我要洗澡。”

    “你习惯在男人面前洗澡?”

    “我没你们人类那么矫情。洗澡是见不得人的事?我们从来就是这样子。只有你们人类才会一见异性的身体就想歪。”

    李逸一下子无法辩驳,他走也不是,继续这么背转身又正落了她口实,转回去吧更说不过去。

    她又说“你在牢里关了那么多天,洗过澡吗?你不洗一下?”

    “不客气了,你自己洗吧。”

    “我本来不好意思说的,觉得这样不太礼貌。但是,你真的好臭。走在你身边我有点受不了。真不明白那女人怎么下得去口的。”

    李逸气呼呼地说“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不是,你又脏又臭,像个乞丐,我没有兴趣。我洗完了,你真的不洗?”

    李逸听她这么说就转身看她,却见她正赤身o体地站在岸边。她把长发挽在脑后,浑身湿透,无数水珠顺着皮肤滑下,反射着朝阳的光芒,仿佛贴身穿了一件金缕衣,无比耀眼。

    李逸好不容易才移开了自己的眼睛。

    程骞边穿衣服边走过来,丝毫不在意他的目光“去洗啊。怕我偷看吗?我保证不看你。”

    他不理她,独自坐了一会儿,越坐越觉得浑身闷热难耐。

    “你他妈给我滚远一点。”他嚷道。

    “去去去,谁看你。”她随意回了一句。

    被她如此这般嫌弃了一番,李逸也觉得自己身上黏糊糊的,他讨厌自己被她整得下不来台面的忸怩。

    看着她往山坡上走,越走越远,李逸心想,也许他确实应该洗个澡,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李逸脱下衣服走进湖里,冰凉的湖水瞬间让他清醒了很多。他暗骂自己,有什么好在意的呢?这是人家的文化氛围,就当入乡随俗吧。反正,他又不吃亏。

    只是,他确实很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了……他也不想碰,他觉得闹心,常风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正想着,却一不小心对上了程骞的目光——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重新走回了湖边,正歪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李逸惊叫一声,作为一名警觉性高的战士,他居然没发现她走了回来,他觉得他今天确实是见鬼了。他手本能地往下一挡,心里直骂着这女人好不要脸,说好的保证不偷看呢?

    他说“你看什么?没见过男人?”

    程骞大大方方地说道“你洗干净了还挺好看的。”

    程骞的话让李逸有点哭笑不得。他想叫她走开或者背转身去,可是看她那落落大方的神态,又觉得自己的遮遮掩掩很不像话。

    他等了一会儿,看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只好顶着她的目光走上岸,捡起岸边的裤子往腿上套。

    程骞也不害羞,走近他,看着他穿衣服,忽然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腹肌。

    他一把拍开了她的手“别动手动脚!”

    “要做吗?”

    李逸怀疑自己听错了,他脱口而出“你是神经病吗?”

    她耸了一下肩膀“你不会吗?还是你们人类是怎么求爱的?我这仪式不对?”

    李逸有点气结,他现在毫不怀疑这女人就是存心的。

    他灭一次火容易吗?他转头深呼吸了两口,再看向她。

    这一看,发现她的脸似乎有了变化单眼皮,鼻子有点塌,相对来说嘴巴又太大了,五官不算精致,但组合在这张白皙而细长的脸上,有一种特别的风情。

    他脑袋一热,一把伸手揽过她的腰,说“我们一般是男人做主动。也没那么多废话。”

    她抓住他的后背说“你可以慢一点,主要就是想消磨一下时间……你别想多了……好像人类在这方面都很拖泥带水婆婆妈妈,你不会这样吧?”

    “……”

    李逸不作声,但他心里很认同程骞的说法。即使在他们最亲密的时刻,他也没准备和她有长久的关系。实际上,他们还不是很熟悉。并且,他们都很忙。

    他看着他们脚下的身影逐渐缩短,默默地想道。

    书客居阅读网址

    nxi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