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法灾害保险指南 > 第16章 精灵之血
    她们在地下室走廊的最里面找到了一个沾满灰尘的破旧大门。枯叶用手势示意希琳不要出声,随后轻手轻脚地推门而入。

    房间里又黑暗又潮湿,而且安静得出奇。希琳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放下十字弓吧,小子。”枯叶突然说,“你会用那玩意吗?”

    “上箭,扣紧,松弦。”一个男孩的声音回答,听起来有些紧张。

    “真不赖。所以他们派你看守大门?”枯叶说,“阿瑞呢?”

    “上周离开了。”男孩回答,“现在大门归我管。他把十字弓留给了我。”

    “好小子,但是今天你用不上它。”女精灵摘下兜帽,“我是枯叶,上周才来过的。你应该还记得我吧?”

    一阵沉默。女精灵朝黑暗点点头,希琳紧张地吞了吞口水。

    “和你一起来的是谁?”男孩又问。

    “一个女人类。”

    “她是来带人离开的吗?”

    枯叶看了希琳一眼,“她是来探望朋友的,”她解释,“昨天夏月家出事的时候,她就在现场,而且帮了很大的忙。”

    “让她靠前点。”男孩说。

    枯叶对她点点头,于是希琳小心翼翼地上前一步,祈祷男孩不要误发了手里的十字弓。

    “你刚刚说她帮了忙?但她看起来不像个战士。”

    “对,她只是个普通人。”枯叶说,“但她很勇敢,而且她是朋友。”

    男孩又沉默了片刻,希琳不知所措地看着黑暗。

    “好吧,你们可以进来。”他最后说。

    希琳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暗暗庆幸自己没被失控的十字弓射穿。也许她低估了整件事的危险,或是高估了自己的勇气……但此时此刻,她只知道自己想见那对精灵父女,确认他们平安无事。

    “走廊里有点暗,人类可能需要照明。你们带灯球了吗?”男孩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枯叶耸耸肩,接着掏出一个手持式的炼金灯球,轻轻摇了摇。灯球发出昏暗的微光,照亮了四周。

    希琳终于看清了房间里样子。这是个废弃的储藏室,地上脏兮兮的,墙上爬满了发霉的痕迹。一个缠着头巾的精灵男孩躲在一个由板条箱堆成的掩体后面,手里拿着一把上了膛的十字弓。

    他体型瘦削,脸色也不太好——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的结果。从外表看,这个男孩比希琳还要年轻。但她认识的精灵不多,所以在推测年龄时没有太大的把握。

    “你知道怎么进去。”男孩对枯叶说。

    枯叶点点头,把手伸向她们左侧的墙壁。墙面泛出波纹,如同水面被轻轻触碰。

    “是幻象,只有精灵的触碰可以暂时软化它。”她把灯球塞进希琳的手里,“老套的小把戏,但总是很有用。”

    她们穿过幻象的墙壁,进入了左侧的房间。墙壁后的房间是个空荡荡的门厅,四周堆着一些破旧的木家具。

    女精灵大步穿过房间,这种程度的昏暗对精灵而言根本算不上麻烦。希琳举着灯球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看着每一步的落脚处,生怕自己踩到什么。

    穿过另一扇幻象墙后,她们来到了……一座地下森林。希琳惊讶地举着灯球,试图看清整个房间的全貌。但这个房间的尺寸显然超出了灯球的照明范围。

    精灵们打通了相邻的房间,并且挖穿了地下室的底部,向下扩张了大约一层楼的高度,还在泥土地面上种了许多草。

    一些阔叶的藤蔓植物沿着墙壁和架子爬成渔网状的帘子,将整个房间分割成若干区域。空气中充斥着泥土和腐殖质的气味,隐约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靠近入口的地方有座水池,但水里似乎没有鱼。一个穿着码头工人背心的高个子男精灵站在水池边,无精打采地看着两位来访者。

    “枯叶。”他说,算是在打招呼。

    “海鸥。”枯叶朝对方点点头,“我带了那位之前提到过的客人来,她想见见夏月先生和他女儿。”

    那个叫海鸥的精灵饶有兴趣地打量了希琳一会儿,“是个小可爱啊,嗯?她真的打倒了两个城市守卫?”

    “就一个,”希琳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是从背后偷袭。”

    “用刀子?”

    “高跟鞋。”希琳叹了口气。

    海鸥睁大眼睛看了看枯叶,女精灵朝他点点头。他爆出一声大笑。“你就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了吗?”

    “行了,别取笑她了。”枯叶耸耸肩,“在那之前她连只兔子都没伤害过,用高跟鞋打别人的后脑勺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进步了。”

    “你应该抽空教她使刀子,将来或许用得上。”

    “算了吧,她是那种‘拿起刀子就会先弄伤自己’的类型。”枯叶说着看了她一眼,“我见过太多不适合拿武器人了,这位小姐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好吧,这方面你是权威。”海鸥摆了摆手,“所以你们两个还打算下来吗?仰着脖子说话可是很累的。”

    她们踩着墙上的藤蔓绳梯下到底层,地底的阴冷湿气冻得希琳瑟瑟发抖。虽然精灵们努力改善了地下室的环境,但这里显然还是不适合长住。

    海鸥带着她们走进木架和藤蔓隔出的走廊。希琳粗略估算了一番,这座地下森林的面积大约是整个公寓楼地上面积的四分三。

    建造这样的设施大约需要多久?这里的草坪和植物看起来已经生长了很久。在没有阳光的地底空间,它们是如何存活的?

    就算两名精灵看出了她的疑惑,也没有提供解答的意思。希琳满心困惑地跟着他们走进居住区,厚实的藤蔓垂下天花板,变成了密不透风的柔软墙壁。

    希琳不可避免第注意到,居住区里的大部分房间都无人居住,只有少数几间在门口挂上了藤蔓的门帘。

    他们在隔间之间行走时,一些警惕的视线从门帘后的阴影中投射出来,其中的绝大部分都落在了希琳身上。

    “别紧张,各位。”海鸥安抚道,“她是朋友。”

    “她是人类。”一个小孩的声音说。希琳转头望去,刚好看到男孩的母亲一把将他拉回了门帘之后。

    “最近的形势不太好,大家都有点紧张。”海鸥向她们解释,“光上个月就有四个家庭被送了回来。继续收容精灵的风险越来越高,人类朋友们的善心快要耗尽了。”

    “大家对人类的信心也所剩无几。”枯叶忧心忡忡地说,“咱们得加快速度,尽量送更多的人出城。”

    “这个问题我来操心,这方面我才是权威。”海鸥打了个哈欠,“你们是来见夏月先生的?他就在前面了。”

    希琳举起灯球,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一个男精灵正坐在地下室最里面的隔间中。他的头上缠着绷带,脸色有些苍白。

    他认出了希琳。“我昨天忘记问你的名字了。”他嘶声说。

    “希琳·玛尔伦。”她回答。

    “我要向你道谢。”他舔舔干裂的嘴唇,“我后来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如果不是你出手帮忙,我和我女儿不可能逃回庇护所。”

    希琳询问地看向枯叶,女精灵朝她点点头。于是她放低灯球,缓步走上前。

    “关于你妻子,我很遗憾。”她满怀歉意地说,“但我亲眼看到她被剑刺进了胸膛,所以必须阻止你回去找她。”

    “我知道,”他的移开视线,声音中饱含痛苦,“那不是你的错。”

    希琳意识到自己不该现在说这些,于是只好转开话题。“你女儿还好吗?”

    “……她没有受伤。”

    “令人欣慰的好消息。但我问的不是这个。”

    他沉默了一会儿,目不转睛地盯着希琳,似乎想要从她脸上挖出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希琳无所畏惧地回望着他。

    他再度移开视线,“她回来之后就没说过话。”

    “一个字也没有?”海鸥突然插嘴道。

    “一个字也没有。”他点点头。

    “欧莉阿妮在上,”枯叶喃喃道,“那女孩亲眼看到母亲惨死……咱们现在了应付不了这个。”

    “你们在说什么?”希琳转过身,困惑地看着他们。

    两名精灵交换了一下眼神,枯叶轻叹一声,“真不是个好时机,”她说,“咱们现在根本没有应付觉醒的条件。”

    “告诉他,或许他有办法?”海鸥提议,“我的意思是,他毕竟是这方面的权威。”

    枯叶看了希琳一眼,显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恩德先生最近有些忙,”女精灵说,“但我会让他尽快抽出时间过来看看。那女孩在哪儿?”

    “……在日光室。”女孩的父亲说。

    把这种地方称作日光室,应该可以算是某种黑色幽默。希琳跟着两名精灵来到这间逼仄狭小的隔间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房间的天花板上有扇很小的天窗,街道上光线透过油腻的玻璃,亮度甚至还不如希琳手里的炼金灯球。

    然而这是地下庇护所中唯一能够晒到阳光的地方。也许在晌午十分,这里的日光能勉强满足阅读的需要……但现在是傍晚。

    那女孩就站在光线投射到的地方,面对着爬满墙壁的藤蔓。她依然穿着昨天那件衣服,似乎有人替她梳了头发。

    “你觉得怎么样?”海鸥轻声问,“这是觉醒的前兆吗?”

    枯叶没有回答,而是走上前,从身后轻轻拥住了那个女孩。女孩没有抗拒枯叶的拥抱。事实上,她什么反应也没有。

    希琳掩住嘴,轻声啜泣。

    女精灵和她怀里的女孩说了些什么,用的是精灵语。自始至终,都只有她一个人在说。希琳不知道女孩有没有听到,总之她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最后,枯叶回到他们中间。“我会让恩德先生尽快过来。”她声音有些嘶哑,“咱们得离开了,玛尔伦,日落后在贫民区走动可能会引起盘问。”

    希琳点点头。离开之前,她最后看了一眼独自站在日光室里的女孩——那个小小的身影沐浴在微弱的光线中,依然盯着墙上的藤蔓,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