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430章 撤离行动顾问
    z9527航班执飞的是常规地区的短途飞行任务,因此没有配备第二机长,正副驾驶座中间油门杆后方的收放式座椅就空了出来。

    飞机进入高空巡航状态后,李战进入了驾驶舱坐到了第二机长的位置上,因为空姐要开始进行客舱服务了,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十分的无聊。

    和机长、副驾驶聊着天,感受着民航客机现代化的座舱,李战心中颇多感慨啊。这飞机驾驶舱舒适又宽敞,操纵系统先进而傻瓜,驾驶方式可以说是傻瓜式的了。如果说轰6kzz的驾驶舱是硬床板,那么这架机龄三年的空客320的驾驶舱就是软床垫,而轰6kzz的驾驶舱已经是轰6家族里最好的了。

    交谈中得知机长是民航学院出来的科班飞行员,这却是比较少见的。这年月里民航飞行员大部分都是军转的,民航自己的培养体系还没有形成规模的培训能力。

    难怪李战和机长聊天的时候没有多少默契感。

    一路顺风顺水抵达南港国际机场,二师派了一台猎豹2030过来接,一路风驰电掣抵达西县场站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李战被直接带到了作战指挥室,赫然发现除了齐宏和几位不认识的校官之外还有一名老熟人。

    老营长郭北牧。

    作战指挥室里浓浓的战斗气氛,这让李战嗅到了战争的气息。再一看挂在墙壁上的超大显示屏,内容是全球卫星地图,其中中东地区被标出了红色。于是他就大概猜到这么急把他叫回来的原因了。

    见过几位领导之后,郭北牧把李战拉到一边,递给他一支烟,“我一个小时之前到的,军机直飞西县场站。情况给你大概说一下。利亚的局势突然恶化爆发了武装冲突,我们有很多企业在那边有工程,目前统计出来的数字是有五百六十一名工人的安全无法得到保障。上级命令把他们紧急撤出利亚,任务交给了空军运输机师。”

    “但是这条航线没人飞过,唯一了解情况的目前只有我和你,咱们的任务就是为撤离行动支持,算是行动顾问。”

    李战全明白了。

    连远在都达场站的郭北牧都紧急调了过来,可见情况很紧急了。

    “飞机从北库战训基地起飞?”李战问道。

    显然,如果不是以北库为起飞点上级是不会把李战调过来的,北库到利亚的飞行路线有郭北牧一个人就足够了。

    果然,郭北牧说,“是的,从北库直飞利亚邦特斯机场,那是利亚地区唯一一个还能使用的民航机场。该地区其他机场不是被叛军占领就是被军管,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使用。民航的所有班机都只能在邦特斯机场起降。经过多方的协调,邦特斯机场给了我们一个小时的窗口时间。”

    顿了顿,郭北牧沉声说,“要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装载和起飞,只有一次机会。”

    事情的紧急显然是在这里了。

    那是远在八千公里之外利亚地区。派出飞机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六百三十一名工人的装载和起飞绝非易事。现役运输机里没有能够一口气飞往返的,意味着飞机要在中途进行降落加注油料。本来飞八千公里的陌生航线就存在诸多的不确定因素,过程越复杂到达时间就越难预测。

    果然,郭北牧说,“驻当地的我相关机构需要我们给予准确的时间,他们组织工人前往邦特斯机场也只有极其有限的窗口时间。邦特斯机场也并非安全岛,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围上了,安全起见工人不能在机场停留很长时间。”

    李战问,“怎么会把指挥部设在这里?”

    郭北牧说,“这里比都达和北库更便于协调各方。中途停留安排在巴国,他们非常支持,这一块应该是问题不大的。当务之急是拿出准确的到达时间,驻利亚的我相关机构需要根据飞机到达的准确时间进行下一步工作。”

    他指了指墙壁上的大幅全球卫星地图,从一名参谋手里接过遥控器,把地图放大,说,“三架伊尔七六已经在北库待命了,他们也在研究航线。说说你的看法。”

    既然已经到了航线规划这个环节,说明途径的相关空域的申请等工作已经完成了。李战没多问,拧着眉头说,“营长,我有个担心。咱们三年前对那些地方的空域熟悉,但您也知道那些地区形势历来多变,排除地形地貌和气象因素,最大的威胁是混乱地区的防空火力。”

    郭北牧说,“咱们只需要考虑地形地貌和气象,其他的有其他部门协调联系。”

    “明白了。”李战一直在认真看卫星地球,从北库到利亚,利亚地区大部分都标红了,是高威胁区域。绿区的范围非常少,邦特斯机场为中心的一小块区域是绿色的,像是红海里的孤岛。

    这条航线对其他人来说是陌生的,但是对李战来说大部分航段都是熟悉的。他在老部队服役两年,有一年半是在这一片地区的上空飞行,对其中一些热点地区的地形地貌和气象条件甚至可以说是烂熟的。连郭北牧都比不上。

    “要抓紧拿出时间来,驻当地相关机构的同志非常着急,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安排下一步的工作。”齐宏走过来沉声说,能够看得出来很着急。

    郭北牧笑着说,“齐师长,这个到达时间不好确定,我们顾问组要负责。”

    显然,行动顾问组就是郭北牧和李战了。齐宏只能微微点头表示理解,他也不是拿主意的人,二师在这次撤离行动里是后勤保障一类的配角,齐宏则负责上传下达。

    作战指挥部里其他参谋都在对着航图看着地图紧张讨论起来,甚至有一些还拿着公开发行的世界地形图凝眉研究着。中国空军对国境线之外的空域情况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为了尽快的确定航线,空司甚至紧急联系了民航部门调取了这个方向的所有民航航班的航线计划和航路。

    李战站在那里神情看着有些呆滞的盯着全球卫星地图看,他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那支点燃之后还没抽过的香烟,烟雾慢慢的絮绕上升。

    看着齐宏微微皱起了眉头,低声问郭北牧,“郭参谋长,你当时是部队长你应该比李战更熟悉情况吧?这小子我看着不是很靠谱啊。”

    郭北牧微微一笑说道,“找不到比他更熟悉情况的人了。我是部队长,可他是一线战斗员。”

    齐宏说,“一个部队不止他一个战斗员吧,其他人都没他熟悉?”

    郭北牧不说话了,笑容也没有了。

    那边神情显得有些呆滞的李战却全然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地形图里熟悉的山体轮廓勾起了他脑海深处的记忆,耳边仿佛又出现了大口径火炮对地射击的声音和地面炮火在飞机周遭爆炸的声音,还有无线电里战友们的呼叫。

    “东莞炮神!你他娘的打偏了!两度!你偏了两度差点干老子头上了!干哈呢你干哈呢你!”

    “明白!我这就第二次射击!保证不会偏了!不是你狗日的就不能挪一挪?”

    “变色龙!注意那山包反斜面!有俩高射机关枪!”

    “得嘞您,我干丫挺的。”

    “最后一轮了,大佬,我准备打完弹药了。”

    ……

    “李战?”郭北牧轻唤了一声。

    李战微微一颤,抹掉了泪水,说,“有了,营长,有大概的思路了。”

    “干活吧。”郭北牧轻叹一句。

    李战走过去坐下,拿过一张两开的空白草稿纸埋头就画起来。参谋们不约而同地围过来,震惊地看到在李战的铅笔下一副手绘的航图慢慢成型,随即在各个航段标上序号,在一侧空白的地方根据序号写下地形地貌、气象条件等关键数据。一个小时过去之后,长七十六厘米宽五十三厘米的空白纸变成了一副极其详细的飞行路线图,不,那已经不仅是飞行路线图了,简直就是一副空中作战实施详图。

    关键在于——这哪里是人画的,简直是机器印出来的。

    工工整整清清楚楚,各类信息分门别类且搭配合理,使看图者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想要的信息,并且全部有各种情况下的建议操纵方式,语言干练表达的意思明确无误。

    这份图上作业功力让在场所有人都自惭形秽,包括一些平时自诩为图上作业高手的作战参谋。这已经超出了图上作业的范畴了,在一片空白的大尺寸稿纸上生生画出这么一副包含了大量区域信息的详图来,没有对相关区域的众多情况滚瓜烂熟是绝对做不到的。

    且不论作图功底。

    放下铅笔,李战轻轻舒展了因为长时间固定姿势而有些僵硬的四肢,道,“我的信息是三年前的,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如果有更新的相关信息过来,我再进行分析。”

    当仁不让的样子哪里像是少校,比少将架子都大。

    可是谁也不认为他摆架子

    人家实力摆在桌面上呢。

    “时间呢?机队什么时候可以抵达邦特斯机场?”齐宏当然也被李战这一手给镇住了,越发的后悔的当初把李战赶走了,这人就是一座金山啊,而且储量根本看不到底。

    李战又拿起铅笔写出了一组数字,这一组数字他写了好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