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408章 可能是大好事
    嘉应场站和“举世闻名”的让北方某师某团的官兵家属们“闻风丧胆”的某场站相距不太远的,从地理位置上看是属于兄弟关系。

    传说北方某师被撤编后,所属的某团划给了广空某师,部队要从东北某地移防到粤东某场站,就是那个“举世闻名”的场站。那个团的官兵和家属们听说要去经济和广东一样发达的粤省那叫一个兴高采烈都激动坏了,结果有人去了一趟回来后打死不愿意挪窝了。

    粤省居然也有鸟不拉屎的山区!

    外出购物要山路山上颠簸一个多小时,放眼望去场站营区周遭那叫一个鸟语花香就是没特么人烟。就生活便利性而言,好多监狱看守所的位置都比那个场站的好。

    家属们的意见非常强烈,后来就不了了之了,然后形成了一个奇特的现象那个团还在东北某地驻扎,但是编制却属于广空某师的。

    嘉应场站的情况好不到哪里去,唯一的差别大概是在与市区之间有一条路况不错的硬底化公路连接,驱车四十分钟可以进市区,油门深点可以把路上耗费的时间控制在半个小时这个幅度。

    周遭也是鸟语花香的,大片的原始山林,典型的南方丘陵山岳地形,就地形复杂程度而言是不在深山老林之下的。

    讲了这么多实际上是为了说明嘉应场站的环境真的非常非常好,这是空军的花园式场站,如果不用军事角度去看的话,更像是一个带有大型机场的山间度假村。内场生活区的布局工整之余不失灵性,间中部署的大大小小的花园绿化角等点缀其中。

    于是场站驱鸟队亚历山大。

    对机场而言鸟语花香是灾难,就好比撞过鸟差点死翘翘的李战看见飞禽就忍不住对其进行开膛破肚。

    警卫连把招待所给隔离了出来,机组、技术组和随行人员十一人住到了里面去,罗友带人送来生活用品之后就一再道歉说招呼不周。等安顿好天色已经开始发亮了。

    不知道是场站优待还是上级有规定,李战等人全部单独居住,都分得一个标间,房间卫生环境十分好,空气也很清新,可是谁的情绪都高不起来。

    李战算是比较淡定的,他把简单的行李袋放到一边后就开始找报纸。一般情况下营区里的招待所里每个房间都会备有一周之内的军内的报纸和刊物,都是内部发行的,全国发行的报纸只有三种,消息报、日报和军报。

    刚刚罗友硬塞了一包红盒的五叶神,盛情难却之下李战只能接过来。既然接受了就不能不抽,否则是对馈赠者的不尊重,无奈之下李战只能点上一根抽了一口,然后把从电视柜抽屉里找到的报纸全部摆在书桌上,开始慢慢的一张一张的翻看起来。

    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前方空域临时紧急管制了,连执行具有如此重大意义的远航训练任务的飞机都管制了,可想而知事由并不一般。

    反正被变相隔离了,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分析分析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一周前的军报开始看,有用的线索几乎没有,倒是看到了一条有关北库空防基地的新闻,大概意思是说西部某空防基地形成了初步的信息化作战能力。外人看不懂其中的含义,军中人士一看就明白了,说的就是北库战术情报交互系统。

    接着看消息报,才翻了几下就有发现了,是一则简讯,大概意思是环西太军演的消息。往后面找相关的消息,慢慢的李战就露出了暧昧的笑容。稍稍推算了一下时间他基本上搞清楚怎么回事了。

    敲门声。

    李战起身去开看,是于成林和刘长喜。

    他们进门看见书桌上摆满了报纸,于成林皱着眉头问,“你还有闲心看报纸啊。”

    刘长喜坐下拿起李战的烟点了一根抽,说,“这事搞得太奇怪了,什么也没说就把我们给关了起来,这叫什么事。”

    “怎么能是关呢,出于保密考虑限制接触符合规定的。”于成林说,“老刘你稍安勿躁。”

    刘长喜叹着气说,“为了这次远航训练我们团前前后后准备了七八个月,光是不间断飞行训练就搞了七八次,耗费了大量的资源。我这心里能不着急吗?”

    “你着急也没用啊问题是。再说了,没准明天就有命令过来,飞机完成保障人员完成体检,三两天就可以继续出发了。”于成林没什么底气安慰着。

    李战忽然说,“我们至少要在这里待十五天。”

    嗯?

    于成林很刘长喜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后者急声说,“十五天?怎么会十五天?你怎么知道是十五天?”

    李战也没回答,把刚才找到了的几张报纸摊在书桌上指着上面的几则简讯,简单的几个动作什么也没说话,没多时于成林和刘长喜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若有所思最后都忍不住高兴的笑了起来。

    好事。

    “会是这个原因吗?如果是那倒是好事啊,哈哈。”刘长喜一改方才的愁眉苦脸笑着说。

    于成林沉思片刻,微微笑着说,“李战的分析应该接近真相了。看样子咱们面对的环境更复杂,担负的任务的意义更加重大了。”

    刘长喜一拍大腿,“我就怕不重大。我这个团今年全指着这项任务了,越重大越好。”

    马上年底了,各单位都在为年度工作进行冲刺。该加快进度的加快进度该回头检查的回头检查该争取再上一个台阶的争取上一个台阶,一切为了年底的各种考核评比。

    这两年独立侦察团的处境不太好。混编航空兵部队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且是进入了实施阶段了的,101旅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这意味着单一机型部队的生存空间会受到压缩甚至会被撤编。在这种情况下各个部队连忙的使出浑身解数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证明自己的存在有更大价值,以此来避免被整编或者撤编。

    毫无疑问的是,如果独立侦察团这项任务搞好了,对他们的使用上级肯定会有更充分的考虑了。一句话说到底,你表现出了能力来就才有底气请求上级保留你的部队编制。

    因此刘长喜以及独立侦察团上下上千号官兵把此次远航训练任务视为救命稻草,十分的重视。所以当刘长喜察觉到行动存在流产的可能后才这般着急。现在看了李战找到的只言片语的线索,对李战的判断深以为然,行动不但不会流产极有可能更受重视,情绪一下子就恢复了,甚至比之前还要高兴。

    但是很快又患得患失起来,说,“老于,你说这事会是真的吗?”

    于成林拿手一指李战祸水东引说道,“你问他。”

    “小李?”刘长喜看向李战。

    李战看着此时的刘长喜心中感慨万千,他想起了刚到北库的时候薛向东的样子,他们都是为了部队把自己的人生过没了的人。

    忍了忍鼻子的酸意,李战微笑着说,“应该是真的。”

    他的手指点着最新的一则消息说,“可能上级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在考虑当中你们的远航训练任务按计划进行。可能出现了一个积极的变化,也可能是上级最终作出了决定,所以在我们出海前叫住,重新组织这次远航训练。总而言之我个人认为是好事。”

    刘长喜笑得嘴角都要裂到耳朵那里去了。

    把两位团长送出门不久,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谢上校?”李战颇为意外,穿体能服的谢欣雨就站在他面前,身材高挑把宽松的体能服撑得凹凸有致的都快成紧身服了。

    谢欣雨的笑容有些拘束和尴尬,说,“李队长,能不能帮个忙?”

    “快请进。”李战连忙侧身。

    谢欣雨却是摇头说,“我就不进去了。就是想请你帮个忙。”

    李战也不勉强,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他说,“您请说。”

    “就是,那个什么,我想买点东西,你能不能帮我问问这周遭有没有超市什么的。”谢欣雨的笑容依然有些尴尬。

    李战说,“场站有军人服务社,你需要什么我叫他们送过来。”

    “我想自己去买,你能帮我请示一下吗?”谢欣雨说。

    李战说,“不用这么麻烦的,罗参谋长不是说了吗,需要什么给值班室挂个电话他们就送过来,场站没有的他们外出采购。谢上校您要什么?”

    “我还是自己去买吧,你是纪律组组长你帮忙请示一下。”谢欣雨的笑容有些难为情了。

    “这个,这个真不用自己跑一趟的。”李战皱眉说,打量着谢欣雨。这女上校还蛮耐看的,尤其是穿体能服的样子。

    十一人小分队里有好几个小组,李战是纪律组组长,组长组员都是他,负责这支小分队的纪律的。这里已经被隔离了,谢欣雨要外出必须要得到李战的同意。

    谢欣雨急了,低下头说,“我要买女同志用的东西。”

    说着双颊“唰”的一下子红了。

    靠,姨妈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