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389章 空中炸弹卡车起飞
    鹰隼大队的官兵们服气吗,不服气,可是大队长说要服气就必须要服气。李战是用自己的威望压着,推动鹰隼大队未来对抗演练的转变。

    这要走了总是觉得这里还做得不到位那里做的不到位,就想着在走之前把能做的都做了能安排的都安排了。在李战心目中鹰隼大队是亲儿子,是他奋战两年以来的成果,他加入中国空军航空兵部队以来的第一个成就,自然是希望它的未来越来越好。

    人之将走其行也善啊!

    101旅以及北库空防基地给予这位年轻的传奇飞行大队长极大的支持,甚至可以说是无条件支持——只要李战要做的坚决支持,只要李战反对的坚决不做。

    在101旅许多官兵的主观认识中,没有李战就没有今天的101旅甚至没有北库战训基地。基层官兵们也许不懂甚高深的理论政策,但是他们是直面事实的一波人,对现状的变化是最敏感的。

    大家看到的是自从李战搞出了低空突防攻击科目,101团就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一路绝尘成为空军部队中第一个团改旅的部队,也因此带动了北库场站的发展,一步到位成了正师级的战训基地,继而影响到的是北库空防基地的横空出世。

    也许有人会说他不就是一个大队长而已嘛至于影响整个部队的发展吗,还影响北库空防基地的建立,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非常明显是夸张了,但是,基层官兵可不管这么多,他们看到的是这样一个他们认为是事实的事实他们就这么认为。

    这就是实打实的在基层官兵中的威望。

    李战对成达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向手下的兵解释,其实根本用不着解释,部队里没有解释这一回事,上级命令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上级要求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的任务是做好分内事站好你的岗位,其他的轮不到你来考虑!

    没有三两下散手李战能领导这么一支心比天高的天之骄子?

    对李战的做法你现在不理解以后会理解。北库对抗演练已经成为知名品牌的情况下面临着的是绝好的快速发展机遇,固步自封会葬送前期的所有努力,只有在自我怀疑中不断地进行完善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第四次对抗演练结束了,鹰隼大队的官兵们没有时间沉浸在情绪之中,他们要加紧训练应对十二月份的大比武,而过了国庆之后第五次对抗演练会如期而至。

    没时间去摆个人情绪的。

    连李战都狠心拒绝了牛军参谋两次相约,说是要就北库战术情报交互平台的一些具体问题进行深入浅出的讨论,李战予以了婉拒。

    摆在李战面前的是1616号歼-16,他当初死乞白赖的要把她要过来搞实战试飞,那么就要在离开之前把这件事情完成。这是未来一段时间里他的主要任务,光是一次短暂的对抗演练是飞不出很多东西来的。

    牛军参谋真没有1616号歼-16重要。

    抓住国庆长假前的一周时间,李战带着韩红军对1616号歼-16进行了高强度的实战运用性质的试飞,全面检验该机的实际作战能力。

    九月二十三日,在气节上这一天是秋分,可是北库地区却迎来了今年的第一次大降温,昼间气温最低达到了五摄氏度,夜间最低气温更是逼近了零度。往年同时节的平均气温在十度左右,今年的情况很反常。

    一大早牛耀扬机务组就对1616号歼-16进行了飞行前保障,最大起飞重量实战飞行训练时今天的主要科目,机务组需要对战机进行反复的细致的检查,要比平常的检查保障更加严格认真。

    许多战机很少有最大重量飞行的情况,一般来说这些是战机定型时飞包线时的内容。厂家给出的数据时歼-16的最大起飞重量达到了三十五吨,比歼-11b足足多了五吨,最大载弹量达到了十二吨,而歼-11b仅为七吨,连轰-6k这样的专业轰炸机也不过十五吨,这是非常恐怖的数据。

    牛耀扬在保障中反复强调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今天是半油最大挂载飞行,加注燃油的一定要注意,五吨五吨,加五吨油!”

    歼-16的自重比su-30kk轻了一吨左右,十七吨出点头,腾出来的这一吨冗余量全部可以用在挂载上。内油方面相差无几,都是十吨,但是歼-16所使用的太行改发动机的燃油经济性更好,因此同样载油量的情况下能飞更远。

    满内油就无法最大挂载,因此在进行最大挂载最大航程飞行的时候必须要空中加油。歼-16源自于su-30kk,同样具备了空中加油能力,这对一款多任务战斗机无疑是很重要的能力。

    歼-16的所谓标准挂载量是指在满油状态下的挂载能力,大约是八吨,在需要挂载更多弹药的时候就不能注入满油,如此才能达到最大挂载量。

    今天进行的是半油最大挂载起飞,只往机身油箱注入五吨航油,机翼的加强油箱则空着。最让牛耀扬不放心的是挂载。要挂足十二吨的负荷着实让他伤透了脑筋,对第一位以士官身份担任机务组长的他来说更觉压力山大。

    “班长,四联航弹挂好了,可我总感觉不太牢靠啊。”有个中尉跑过来报告,大冷天的额头微微出汗,袖子都撸了起来。

    挂弹绝对是体力活,哪怕是模拟训练弹。

    牛耀扬连忙走过去查看情况。

    为了达到最大挂载重量,机务大队联合修理厂改装出了一款二百五十公斤航弹四联装挂架,这样可以把机翼里侧的四个挂点的单个挂载能力提升到一吨,这就有了四吨的挂载量。外侧四个挂点全部挂载空空导弹,从重型超远程到格斗弹科学搭配,而且为了达到挂载重量的要求,在最外侧的两个挂点上用了格斗弹的四联装挂架……

    1616号歼-16有十二个挂点,机腹下纵向布置了两个重载挂机,需要指出的是侧卫系列因为机体强度的问题,重载挂点在机翼内侧,歼-16的机体制造使用了复合材料,减轻了重量加强了强度,因此可以在机腹下安排了两个重载挂点。如此算起来歼-16的重载挂点多达六个。

    除此之外两个进气道纵贯线上也分别纵向布置两个挂点,如此机身下就有了四个挂点,机翼下各三个,加上两个翼尖挂架一共是十二个挂点,这才是真正的空中炸弹卡车。

    牛耀扬仔细检查了四联装挂架,这种复合挂架是完全的北库产品,听着似乎不太靠谱,但是经过北库修理厂以及鹰隼机务大队的技术官兵们反复的研究分析还用歼-11b试飞了几次,证明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看上去显得过于纤细就是了。

    牛耀扬很肯定地对下部队还没三个月的专业技术中尉说,“没问题。”

    小中尉笑着说,“这挂架这么细真担心会断裂啊,咱们大队长不是喜欢飙超音速吗,这个飙起来可不得了。”

    “十二吨的挂载量飙不了超音速。”牛耀扬一本正经地说,“小方中尉,大队长做事心里很有数的,不会有问题。”

    小中尉罗伟呵呵笑着不说话了。

    北库战训基地是个奇特的地方,101旅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的部队。一到这里就听说了李大队长的威名,爱飙超音速,很重视拉杆费,开飞机杀过鸡,还被实弹干过,都成传奇了。

    因为出身名牌大学且所学专业与新式国产航电系统有关的原因,罗伟先是被分配到鹰隼大队继而调入了旅里的明星机务组牛耀扬机务组工作。

    刚走出校门的军官就是新兵,在兵龄四五年的士官面前是没有什么地位的,面对牛耀扬这位全旅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士官机务组组长就更不敢拿军官的架子了。

    从小事做起,什么事都做,如此才能尽快的站稳脚跟,罗伟却是多少觉得牛耀扬对自己的岗位安排不妥当——自己应该是坐在座舱里调试检查航电系统的人,而不是站在机翼下苦哈哈地挂弹。

    名牌大学生有些眼高手低的毛病倒也是可以理解。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的七点三十分了,这边依然是一片漆黑。山东老家此时早都天色大亮人们开始一天的劳作了,据说这边的人要到九点钟才会上工,小中尉第一次对祖国的幅员辽阔有了切身的体会。

    一阵风吹过来,正在拧复合挂架上固定螺丝的小中尉不由的缩了缩脖子,手抖了抖,他没注意就这么不注意的一抖把螺丝的力矩少搞了半圈。他连忙的把衣袖放下来紧了紧衣领,操着螺丝刀接着干活,心里默默想着一定要尽快的

    裴磊开了勇士通勤车把李战和韩红军送了过来,李战下车前交代了裴磊说,“你嫂子十点到北库机场,一会儿吃了早饭你去找政委,他要一起去接机。”

    “明白!大队长你放心吧,一定准时到达指定位置。”裴磊笑着说。

    李战点了点头和韩红军下车。

    应婉君提前放假了,八点多的飞机十点抵达北库机场,李战本想让应婉君自行打车过来基地,结果包冠华突然找到他说要去接机。李战这才知道敢情应婉君已经提前和包冠华联系过了。

    他知道包冠华为什么会对应婉君如此重视,归根结底是因为他。薛向东还在的时候包冠华经常说你们安心搞战训,后勤工作我来负责。后勤工作包括接待来队家属,包冠华有个习惯——二等功以上的官兵家属来队他一定亲自接送。

    这无疑极大地激励了官兵们战训的热情。

    101团能够崛起不是没有原因的,军政主官的作用可见一斑。

    牛耀扬连忙集合人员整理队伍,跑步过去向李战报告,“报告大队长,飞机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交接!”

    罗伟好奇地打量着传奇人物李大队长,却是个英俊的人,让自诩为校草的罗伟感动了深深的自卑。但见在工作灯光之下,李大队长神情冷峻,剑眉之下深邃的目光仿佛要洞穿世上一切妖魔鬼怪,挺拔的身姿给人一种“他在天就不会塌”的安全感。

    这样的人一定很受女人喜欢吧?

    牛耀扬地过来交接单、检查单,李战接在手里,却是举步走到机务组队伍面前敬礼,说,“同志们辛苦了,天很冷,大家放松站,跺跺脚搓搓手什么的。”

    官兵们都呵呵的笑起来纷纷放松站了,跺跺脚搓搓手御寒效果不错。

    罗伟低声问身边的中士,“班长,大队长人挺和气的。”

    “对咱们基层官兵很和气,可以说是那么多大队长里最好的了。”中士骄傲地说,“不过对干部他很严厉的,和我们原来的薛向东旅长一模一样。”

    “哦,就是那位选择在天上自杀的旅长?”罗伟说。

    机务组的其他官兵们一下子瞪眼看着罗伟,罗伟突然嗅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吓得脸色有些发白了。

    刚才那名中士转过身来面对罗伟,咬牙切齿地警告道“罗伟,我不管你是什么名牌大学生,也不管你是家里什么背景,现在,对着天空道歉,向老旅长道歉!”

    罗伟微微一哆嗦,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忌,连忙抬头望向还黑着的天色郑重道歉“老旅长,对不起,是我口不择言,对不起。”

    中士狠狠地瞪了罗伟一眼才作罢。

    罗伟所讲的是道听途说的传闻,可他根本不知道薛向东在101旅官兵们心目中的地位,那是不可触碰的逆鳞!

    那一边,李战和韩红军对照着检查单上的项目进行交叉检查。每一项都需要两人同时确认后才能画上叉。画叉的意思是所检查过的项目确认没问题,打勾的地方就需要重新进行检查了。

    但是,飞行员不可能每一个螺丝都检查一遍,而且那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少拧了半圈的挂架上的螺丝罢了,就算是没有那个螺丝也不会影响到飞行安全。半个翅膀都能飞回来更别说少个螺丝了,何况螺丝在,只是少拧了半圈。

    在机头一侧站定,李战指着座舱一侧的机身上涂着的“好运来”三个刚劲有力的正楷无奈地说道,“你们是离不开这仨字了?”

    牛耀扬一本正经地回答,“丛大队长和苗雨组长强烈建议涂上去,这对试飞工作地顺利有帮助。”

    “净搞封建迷信。”李战笑骂着,无奈摇了摇头和韩红军同时沿着登机梯登上座舱。

    牛耀扬和副组长随后上去协助飞行员链接仪表台,开车后再一次检查各个系统的情况后飞行员才会在交接单上签字完成交接手续。

    一切准备就绪,塔台下达指令。

    “幺六幺六可以滑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