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388章 输了对抗赢得未来
    归根结底还是在意输赢的,输也不愿意输得太难看。此番对抗大红鹰如果落实了击落李战这个战果,无论从哪个角度比较他们都是比前面三支部队要强的。

    经过三次的对抗演练,尤其是前面过来对抗演练的部队都是赫赫有名的空军航空兵中的王牌部队,北库对抗演练已经成了响亮的招牌,大多数的基层官兵认为北库对抗演练是一个标准是一把丈量各个部队战斗力的尺子。

    大红鹰的干部们都紧紧盯着梁鹏飞,等待最终的结果。

    梁鹏飞低头看了一眼一定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结果,微微吸了一口气扫是了一圈与会的双方干部们,道,“经过导调部的最后分析,判定蓝方指挥机被击落。”

    鹰隼大队这边顿时塌了下去,满满的都全都是失望之色。尽管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这个事实最终被确定的时候,心里面依然的难以接受。大队长从无败绩,怎么可能输给了名不见经传的小兄弟部队呢?

    大红鹰师可不就是小兄弟部队吗?

    然而,更让人意外的结果出现了。

    梁鹏飞说,“本次对抗演练的最终结果是红方胜。陈副师长,恭喜了。”

    除了导调部的,其他人的眼前都冒出了一个大大的“?”。

    好一阵子都没有反应。

    梁鹏飞笑着又说了一句,“怎么,你们不相信自己赢了,鹰隼大队不相信自己输掉了这场对抗?再说一遍啊,本次对抗作为红方的大红鹰师胜了,蓝方鹰隼旅败。”

    听清楚了,梁司令说的是红方胜!

    全都是惊愕万分的神情,呆若木鸡也不过如此。

    这一次除了导调部的人提起知道结果神情无甚变化之外,还有一个人是很淡定的。但见那人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赛潘安人见人备受尊崇和爱戴的开飞机喜欢飙超音速的著名王牌飞行员李战是也。

    鹰隼大队的官兵们都看向李战,而李战却似乎没有任何反应,连一个解释的眼神都没有。

    相较于鹰隼大队的震惊和不解继而是愤怒,大红鹰们就只有震惊和不解和莫名的激动了。

    赢了?我们赢了?怎么就赢了呢明明被打掉了十一架战机怎么就赢了对抗了呢?搞错了吧?

    陈永奎这么沉重的人也按耐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梁司令,这个是什么情况?当然我们是希望能赢的,可是就战果来看怎么也不能算我们赢了吧?就是这个,咳咳,当然,不知道导调部是怎样考虑的?”

    梁鹏飞指了指鹰隼大队那那边,笑着说,“他们违规了嘛,没有向导调部报备作战计划就派出了洞三拐号战机以拍摄的名义临时编入0团建制,有以不当手段刺探敌情的嫌疑,所以经过导调部研究决定取消蓝方的成绩,所以这次对抗演练的胜利者是你们。”

    他说,“事情要一分为二地看,导调部认可并且支持蓝方的观点,但是蓝方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本次对抗演练的规则,因此作出这样的决定。”

    全明白了,但胜利者却没有想象中的雀跃,他们有的只是索然无味——胜利原来是这样来的。

    还不如堂堂正正地输了呢。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结果双方都很难接受。

    第二天,李战陪成达参观歼-,坐在前往外场的通勤车上,等一架振翅高飞的歼-e远去后,成达把目光从远处收回来,问道,“导调部最后判定你被我击落,你心里是不是很不服气?”

    李战说,“如果我开的歼七我会不服气。”

    “哦?你的意思是歼七比歼十一还要好?”成达诧异道,“这可是颠覆性观点了李大队长。”

    李战严肃地说,“我了解歼十,这个飞机的近距格斗性能我个人认为是比可以排在全球前列的,尤其是改良后的歼十b型,先进航电系统成为了战斗力的倍增器。歼十一系列没有能与之对抗的机型。”

    “嗯?你对歼十的评价这么高,很出乎意料啊。”成达说。

    李战说,“实事求是,进入了近距格斗歼十一面对歼十没有优势。当然,纯粹从技术角度分析。至少我认为鹰隼大队大部分飞行员驾驶歼十一b是可以压着你们打的。”

    成达说,“这一点我承认,我的兵没有完全发挥出歼十的优势来。在视距外歼十一b的优势很明显,你们很好的利用了这个优势。”

    “歼十一b的航电系统很不一样了,比你们的歼十b型也是不遑多让的。歼十一面对歼十的劣势在于飞机太重,机头指向性比不上歼十,这在近距格斗里很吃亏。”李战说。

    成达问,“那歼七呢,你认为歼七能和歼十比一番近距格斗?”

    “歼七e以及后续型号完全没问题,只要进入了狗斗状态,能对歼七形成压倒性优势的飞机绝对是不多的。”李战很肯定地说道。

    成达沉思着,似乎在回想着歼-e以及歼-g的性能和实际作战表现,微微点头说,“我认同这个观点。”

    “那么导演部裁定你们违规输掉了对抗,你难道也不觉得委屈吗?”成达问。

    李战笑了笑说,“开打之前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我想听你说一说,这里面一定有其他更重要的考虑是吧?”下了车,成达很认真地问。

    李战无奈地摇头,“当然有,只是许多人很难认同啊,昨天晚上我对我的兵讲了一个多小时,但士气还是很低沉。”

    “早晚会想明白的。其实这样的胜利对我们来说真的不如失败,拢共就两名,第一名违规被拿掉了,第二名顺序成了第一名,你说这叫什么事。”成达苦笑着说。

    李战说,“详细的总结分析写得很清楚,给你们的评价是非常中肯的,导调部肯定了你们的作战战术。事实上我个人也承认大红鹰是我们鹰隼大队遇到的第一个有威胁的对手。”

    成达轻叹口气说,“说说吧。”

    “我想尽量淡化掉北库对抗演练的竞技性质。”李战给出了一个更让人意外的答案,沉声说道,“当我意识到北库对抗演练成了全军模拟对抗的第一品牌后,就开始思考其应当蕴含的真正意义。”

    “鹰隼大队组建的目的是充当兄弟部队的磨刀石,磨砺部队提高部队的作战能力。一开始我认为利用一切必要手段让任何参演的部队输得越难看越惨越好,这样有助于提高他们的战场意识。后来我发现部队逐渐形成了不顾一切赢得胜利的。这没错,没有对胜利的无穷的部队是发挥不出全部战斗力的。可是在一支模拟蓝军部队身上如果一味的追求胜利就会丧失立足点,模拟蓝军部队的目的是当好磨刀石,根本点应该在应当如何磨砺兄弟部队让兄弟部队具备争夺胜利的能力。”

    成达说,“我应该明白了。对胜利的追求应当是战斗精神范畴的,但是你所讲的是基于模拟蓝军部队这个基础上的战训战术的范畴。”

    “不愧是参谋长,总结得很到位。”李战笑道,“这就是我们喊出战胜对手比战胜队友更重要这个口号的原因。”

    成达却是严肃地说,“你这个想法很可怕。试想一下,一支表面上不在意输赢却出手招招致命的部队,想想都让人恐惧。”

    李战说,“你若盛开春风自来。”

    “是啊,很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真的狠下心来付诸实施的少之又少。”成达感慨着说。

    这不是小事,关系到部队集体的荣誉以及广大官兵们的切身利益,谁敢挑头做这样的决定。

    赢了对抗演练胜利年底评功评奖少不了的。

    而且,北库对抗演练是空司直属的战训品牌,每一次对抗演练的结果都是要上报备案的,这关系到的是部队集体的荣誉。

    李战说,“我们大队的兵对我还是挺信服的,否则我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么干。”

    “是啊,没有上级领导的支持和基层官兵的信任,这个事情真不好办。”

    成达说,“我一直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把飞机派到中库场站而且还用了一个掩护身份跟随我们行动,明显是画蛇添足的动作。现在我明白了,你小子是故意的。”

    “是的,总得给导调部一个充分的理由不是?其实我是担心我输不了,不得不出此下策。”李战诚恳地说,“我必须要让大家明白以后工作的重点在哪里。”

    成达被气得脑袋都要冒烟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仔细想了想,是啊,不违规的话鹰隼大队可不就赢了吗?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真正的胜利者是鹰隼大队。

    “听你的语气,你这是要走?”成达忽然反应过来了,“有安排后事的味道啊。”

    李战摊了摊手说,“革命军人身不由己啊。”

    成达笑着说,“让我猜一猜,你是要参加飞鲨集训?”

    “猜对了,怎么,你也参加?”李战问,“开歼十的允许参加吗?”

    成达笑着说,“谁告诉你开歼十的不能参加了?我还真告诉你,我已经报名了,十二月份的全军大比武结束后就参加考核。”

    十二月份的全军全要素大考核被官兵们简称为大比武,有浓厚的六七十年代的味道。

    看着李战很疑惑,成达笑着解释道,“你忘了,歼十五是有空中受油能力的,我至少比你多一门技能,你还没搞空中加油训练呢吧?”

    “是啊,本来跟你去顶级基地接受训练的,这不部队工作多根本走不开。”李战说。

    成达说,“飞鲨集训是全军最顶级的集训,要求之苛刻超乎想象,前面已经办了三期,报名人数六百多人,你知道最终留下的是多少人吗?”

    李战等着成达的下文。

    “八名。”成达比出“”的手语,“只有八个人走到了最后成为了飞鲨部队的成员,六百多人啊,那可是全军航空兵部队精挑细选出来的六百多名飞行员!”

    李战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舰载战斗机有那么难开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成达肯定地说,“你喜欢飙超音速,恰恰舰载战斗机要求的是越慢越好。”

    这个话应该这样理解降落的时候越慢越好。

    李战还是第一次听说飞鲨集训的具体淘汰率。七十五比一,而且这还是在全军范围精挑细选的基础上出现的淘汰率。

    “全军航空兵部队的部队长们故意恨死飞鲨集训了。”李战笑道。

    成达惊讶地看着李战,竖起了大拇指,“你这个思维角度很奇特啊,别人一听到这个淘汰率首先想到的是困难程度,你想到的却是其他部队对飞鲨集训的态度。”

    “可不是么,你想啊,都是各个部队的尖子优等生,咬牙跺脚忍着痛割爱送过去你们海航的飞鲨集训里支持你们搞舰载战斗机部队,结果你说你的兵不合格,你说谁受得了这个,不气坏了才怪。”李战笑着说道。

    成达苦笑着摇头说,“没错,一点没错。我在顶级基地带训的时候听说过,连空司一些首长对飞鲨集训都颇有微词,认为海航搞得太过了。”

    可不是吗,我空军老大哥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尖子优等生,你说要搞舰载战斗机部队,全军一盘棋的情况下老大哥我支援你人才,结果你不但挑三拣四还打回来绝大部分人说这些人不及格,你说我能高兴吗?

    不是有最高指挥部压着真以为空司会不遗余力支持吗?空航和海航从战略使用上本身就是矛盾体,真以为在军舰上起飞的飞机不能划归空军编制吗?

    小曰日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陆军航空兵而无空军呢!

    “不说这些糟心的事。”成达无奈地摆了摆手说,“能不能顺利走到最后我这心里也悬得很,实在是没有多少把握啊。我比你们有歼十一准驾的改装科目更多,一来二去时间就很紧张了。”

    李战和成达往号歼-的停机坪走,说,“一起改装?应该有单独的改装训练班吧?”

    “没有,所有人同时接受改装训练,时间一样,你能完成就进入下一阶段,完成不了就打铺盖卷回原单位。”成达说。

    李战说,“很没道理。”

    “飞鲨集训没道理的地方多了,不讲了不讲了,糟心啊。”成达摆着手说,让李战严重怀疑他曾经被淘汰过,顺着这个分析往下推得出的结论就是——这老小子会开歼-甚至歼-。

    他指着眼前的歼-问道,“这就是咱们仿制成功的苏三零?”

    “应该说是苏三零的中国现代化版本。”李战笑着说道。

    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了,甚至尽管当初购买su-sk的时候俄方明确要求不得进行仿制不得出售,可伟大的中工人愣是仿制出来了并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过倒是没有违反“不得出售”这个条款。

    俄方迫于整体的内外环境选择了默认,于是就形成了惯例——买一些回来进行国产化。

    而且都比原厂的好。

    李战说,“动力更强,用的太行是加强版本的,推力更大了,最大载弹量达到了十二吨,极端情况下带十三吨也没问题。最值得说一说的是国产新型的有源相控阵雷达和航电系统。”

    “快详细说一说。你在两百公里之外就发现了我们的主力部队,靠的就是这具雷达吧?”成达说。

    李战微微点头,“是的,我当小型预警机来用了。理论上对战斗机的最大探测距离达到了三百公里,实际上有效距离在二百到二百五十公里之间。你们一起飞我就看到了,看得很清楚,但是你带的三架飞机没有探测到,说明对低空目标的探测是达不到这个距离的。”

    “我明白了,预警机指挥机战斗机,你一个飞机模拟了三种角色。”成达说。

    李战笑道,“我要是有预警机指挥机我还不愿意把自己搞得这么辛苦呢。”

    “航电系统呢?有什么特点和优势?”成达问。

    “战术情报交互系统。”李战说,“回头我给你一份详细资料,这个战术情报交互系统是我们搞的作战支援系统工程,还是一个很简陋的系统,而且只能在北库地区一部才有效果。”

    成达凝重地说,“好,这才是战斗力的倍增器啊。”

    两人围着号歼-上下打量着最后坐进了她的座舱研究起来,李战是知无不言。只要对兄弟部队的发展有帮助的,他都说得很详细。

    成达问,“你怎么看这个飞机?”

    李战说,“一款很优秀的战斗轰炸机,我很喜欢开着她在视距外说着闲话就把仗打了,但我绝对不愿意和她一块陷入近距格斗,尤其是对手是和歼十一样的制空战机。”

    “我怎么听说你认为歼十是多用途战机,怎么改变观点了?”成达问。

    李战反问,“你说f-属于什么战机?制空还是多用途?”

    一下子把成达问得愣住了。

    这是问题吗,好像是问题,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忘记了f-其实是一款制空战斗机。

    “f-变成多用途战机是从苏联消失之后开始的,在研制之处这款战机在美空军中的定位就是制空战斗机,是用来和华约国家争夺制空权的,对标的是苏联的米格-。在当时的国际形势,冷战双方都需要大量的廉价战斗机用于在争夺制空权的战斗中进行消耗,f-就是干这个活的。苏联没了,美国的对手也没了,那么多武器装备一下子没了假想敌,怎么办?改,改成适应未来军事形势的样子。美军一家独大,他们开始考虑的是应对新形势下的威胁,比如对付中东某些国家,需要争夺制空权吗,他们压根就没有领空可言。f-从这个时候才开始担负多样性任务,任务催生改变,所以就成了一款多用途战机。”李战简单的讲了几句。

    成达想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歼十也会是这样一个发展方向?”

    李战笑着说,“是的。歼十是八十年代开始研制的,现在是什么年代?别忘了八十年代的我们可是随时准备和老大哥干仗的。”

    “我服气了,李战,心里话,我对你是真的服气了,这场对抗演练我学到的比失去的多得多。”成达心服口服地说。

    “哈哈,学了我一招半式够你用好久的了。”

    “……”

    daguozhanzhu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