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349章 实战性试飞的可行性
    “想起来了。”

    李战苦笑着坐下,道,“旅长,我刚刚看到歼十六了,可靠消息称国庆后会首飞。这个飞机非常的适合咱们旅。”

    “你又打什么歪主意?”薛向东说。

    他知道李战不会是想要请求上级给装备歼-的,首飞是一回事入列服役是一回事,这当中有个什么问题折腾个三五年一点也不稀奇。歼-0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吗?

    知子莫若父,知李战者大炮旅长也。

    薛向东认为李战八成是打实际使用试验飞行的主意,也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歼-并且驾驶她。前两年沈霍伊飞机厂搞的新型歼-fr不也是以同样的方式放到了二师那边去做试验性使用飞行吗?

    这种方式类似于验货,但并不属于验收程序。厂家和部队一起试飞,前者主要是从技术角度出发,后者则从个实际使用角度出发,综合起来就能得到极更加完美的解决方案。

    新型歼-fr战术侦察机现在发挥了那么大的作用离不开当初在二师的实战性试飞。

    果不其然,李战笑着说,“不是歪主意,是光明正大的主意。以前新型歼侦八定型之前放在了二师那里做实战性试飞,给厂家反馈了大量实用的改进建议,所以才有现在的歼侦八。”

    以前那个飞机也叫歼侦八,现在这个也这么叫,实际上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款战术侦察机了,现在的具备了一定的电子作战能力。

    “我不担心名义,我担心的是安全问题。”薛向东凝重地说,只要对快速提高部队作战能力有推动作用的事情他都会认真考虑,一切只从提升战斗力出发,其他杂七杂八的因素他是完全抛诸脑后的。

    他认为自己这个旅长是白捡的,本该马放南山告老还乡,突然的一下来了这么大的变化,让他有更高的位置更大的能力为部队再做一些事情,他简直什么都可以放弃。

    尤其在老花眼确诊后,他越发感到时日不多,必须要争分夺秒和疾病赛跑,在病魔让他彻底离不开老花镜之前再为部队贡献一些力量。

    李战这一次没有大包大揽,反而凝重地说,“是啊,歼十六相当于是全新的型号了,未定型的话的确存在很多风险。我们不是专业的试飞部队,的确有些不太好办。”

    薛向东说道,“没错,歼侦八毕竟是以成熟机型为平台做了一些作战功能的调整,但是歼十六这个飞机别看外形和苏三零一样,里面全然不同了,制造机体的材料甚至都不同,要更好。”

    “但归根结底我还是倾向于试一试,理由有三。”

    李战沉声说道,“第一,二二八课题进入了收尾阶段,单机综合进攻演练下半年要抓起来,最适合干这个活的是专业的战斗轰炸机,而我们北库地域辽阔,中短航程战机不适合,这一点从空司突然取消我部列装歼十这件事情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那么就只有歼十一系列和苏三零,后者不可能有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用歼十一的双座型来担当此任务,这是权宜之计。旅长你知道歼十一双座机主要侧重的是教练这方面的功能。现在有歼十六了,咱们应该争取未来列装该机作为主要的对地战术攻击力量,而且是远程的。”

    “第二,我部是空军航空兵部队改革的排头兵先锋队,场站基地化,作战部队混合化,这是未来的趋势。咱们旅肯定是多机型作战旅,也可以说是任务旅,具备直接独立作战能力的空中作战部队。歼十一争夺制空权,歼十六主要对地打击兼顾争夺制空权,歼侦八偷摸搞战术侦察,甚至未来装备预警机、专业电子侦察机等等技术支援机型,这才是团改旅的目的所在。”

    “第三,这一点和我个人有关。”李战的语气变得低沉和不舍起来,“我答应了我师父年底参加飞鲨集训,你知道我实力,只要参加那是肯定能入选的。满打满算我也就半年时间了,我的运气不用的话很浪费,所以……”

    薛向东痛苦地闭了闭眼,说,“你那叫运气吗?你小子就是个倒霉鬼,我看你那好运来换了吧,换成倒霉鬼。”

    “负负得正嘛,没准和原型机一综合反而一切顺利了呢?”李战据理力争。

    薛向东摆手说,“刘大校的决定我左右不了,要走就走吧,我知道北库留不住你。至于歼十六原型机实战性飞行的事情,我先向梁司令汇报一下,梁司令支持的话事情好办许多。”

    “老师长呢?”李战提醒道,“老师长不是调空司当什么部长了嘛?”

    传言师师长陈华林担任北库空防基地司令,先副军级干着,结果尘埃落定后是军区空军机关的梁副部长下来担任基地司令,陈华林则上调空司担任一个业务部门的负责人,正儿八经的副军级实职。

    可以说老歼击机师的主要领导都有了比较好的出路。

    顺便提一句,北库空防基地基地成立后,空军航空兵第歼击机师这个番号就不复存在了,尽管空防基地机关的许多人都是原来师师部机关的人马。

    薛向东考虑着说,“老师长刚到任,这个时候麻烦他合适吗?”

    李战说,“合适,老师长会认为我们没有忘记他,有什么事都愿意向他汇报,真心实意的把他当老领导来对待。”

    “那我抽空给他打个电话吧,也该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老师长了。”薛向东说。

    李战非常的舒心,有个好的顶头上级干起工作来十分顺畅。如果摊上前怕狼后怕虎瞻前顾后摇摆不定的领导,那日子要多难过有多难过,工作也很难干出成绩来。

    薛向东问,“你打算怎么用?”

    换一位领导恐怕就该责怪李战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了。这歼-b还没用开,就想着歼-了。贪得无厌、嚼多不烂这些词汇就会冠于李战头上。

    李战在来的路上就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很简单的思路,他说,“把所有的科目都拉一遍,重点是二二八课题的三大科目,过劳使用,人歇机不歇,照着飞行包线来冲击。”

    “试飞还没开始哪来飞行包线?”薛向东皱眉,拿起烟来点了根抽了口。

    李战这会儿就基本肯定大炮旅长真的要停飞了,这段时间他抽烟抽得很凶。

    首飞、试飞、定型、交付服役,这个流程。

    试飞院把新机型的飞行包线飞出来,反反复复确认无问题了才能交付部队使用,部队就按照这个天花板来飞。

    李战笑着说,“所以我刚才列举的三点理由里第三点着重强调了我个人的作用嘛。旅长,这个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什么运气之类的你从来不相信我也从来没当回事,事情要发生它就一定会发生你谁也阻止不了,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发生事情的时候进行处理,有问题解决问题。”

    他说,“我自诩飞行技术高超,这一点我想无人有异议,事实也的确如此。在二师的时候我有很多作战科目没有训练过,但是就飞行技术而言,二师里能和我拼几下子的仅有少数几位,都是团长副团长级别的老鸟。”

    “最关键的是我有绝大多数人没有的险情处置经验,估计比一般的试飞员都不遑多让的。我经历过哪些险情这些情况你很清楚,大部分险情处置办法都被写入了全军险情处置手册里。事实上试飞院分管试飞大队的沙雕副院长知道我的情况后,通过训练基地的陈政委联系到我希望我能到试飞院去工作,一线试飞员,到地方就能飞,拉杆费之外还多了一份特殊补贴呢,我是严肃地义正词严地给予了拒绝。是龙就该海中游是虎就该山中走,当兵就要上战场。”

    “好,停吧。”薛向东麻木了。

    他原以为老搭档包冠华继续和他搭班子会继续成为他生活中的噩梦,没成想级别职务都升了一级的包冠华突然的改变了风格言简意骇起来,反而李战这位浑身上下都透着前线铁血战士的年轻干部成为了他猝不及防的滑铁卢。

    薛向东说,“你是对的,飞未定型号是要具备丰富的险情处置经验,这个的确是你的优势。可是你刚才提到人歇机不歇,其他人可没有你这么丰富的险情处置经验。”

    “歼十六是双座的啊我的旅长。”李战诧异道,“你不会以为是单座机呢吧?”

    薛向东瞪眼,“你当我老糊涂啊?我开歼六普拉斯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哦,照你的意思是你和飞机都不歇其他人歇?”

    “是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我就是豁出命去也要为0旅带出一批尖子来,不然我年底离开也会心存愧疚。”李战沉声说。

    明明是一句比较打动人心令人肃然起敬的话,可是从李战嘴里说出来却总显得不是那么回事。

    薛向东下意识的问道,“还贷压力很大?”

    李战苦笑着点头,“是的,当时只顾在女人面前装大方结果装过头了,买什么大别野买什么帕杰罗,一年到头也住不了几天,唉,我现在后悔了。如果只是这个还能撑下去,可是我老爹那边又给我下任务了。他居然在开发区那边买了一块宅基地六亩多,要自建房。钱哪来,从我这来。总之压力很大。”

    “你父亲倒是个有想法的人,买地比买房好。”薛向东若有所思地说。

    李战无奈摇头,“他有什么想法,就是传统观念,觉得商品房始终是别人的房子,因为地不是自己的,这逻辑无敌了。”

    薛向东却是忽然问,“六亩多那得不少钱啊?”

    “三十多万,五万多一亩,周边都是农田,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开发到那里,指望征地拆迁是不可能的了。”李战无奈地说。

    薛向东说,“你的钱吧?”

    “是的,上半年的工资拉杆费,全在里面了。”李战说。

    薛向东若有所思,“收入比我都要高。是了,告诉你个消息,拉杆费标准可能要调整。”

    “调整?太好了。”李战一下子坐直了腰板,眼睛闪着光亮。

    薛向东说,“调整,有可能往上调,也有可能往下调。”

    “往下调?怎么可能?这几年不都是在提升军人待遇吗?”李战吓了一跳。

    薛向东摇头,“还没有正式文件,上层大概还在研究讨论,至于是什么结果,你还能左右?”

    李战陷入了沉思。

    摆了摆手,薛向东说,“不要太过关注这个,因为就算你关注也对事情产生不了影响。人歇机不歇的思路是对的,试飞工作本来如此,但是如何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来进行,这个需要有完整详尽的计划。你明白我所说的安全指的是什么。”

    李战凝重点头,“明白,我考虑办一个险情处置培训班,先从理论方面把飞行员们的这方面能力该提升提升该巩固巩固。就算没有歼十六,这个班我也要办起来。”

    “是嘛,工作就得这么干,不能只顾着飞行,前提方面也要齐头并进。”薛向东很满意。

    李战说,“归根结底还是要多飞,下半年的强度要上一个台阶,同时要探索出一套效率更高的训练办法。总而言之,旅长,在走之前我一定尽全力把能做的都做完。”

    “走这个话题就不要再提了,起码旅里不会拦着你。你能走出北库代表0旅进入飞行员的最高殿堂,那也是我们的荣光。”薛向东非常的通情达理。

    这反而让李战更加内疚了。

    “行了啊别跟我摆多愁善感,这不是还有半年时间,十月份全军航空兵空战大考核,你把鹰隼大队带好,给我打一个冠军回来,你爱上哪上哪。”薛向东挥了挥手说,“你这几天拿出一个实战试飞歼十六的计划书来,我向梁司令汇报。”

    李战站起来,“是!坚决完成任务!”

    向薛向东请了个假,李战走出招待所。楼前的停车位有一台军绿色的霸道000越野车停在那里,一身便装的胡文兵站在边上抽烟,看见李战走过来,指了指说,“你不换身衣服?”

    “走得急没带便装。”李战说。

    胡文兵踩灭烟头钻进驾驶座,李战准备坐后座去,胡文兵回头说,“你跟我拿什么领导架子,滚前面来。”

    李战无奈,下车换到副驾驶座,第一件事是把安全带扣好。

    “可以开……”

    胡文兵一脚油门下去方向打死,霸道000的轮胎“吱吱”的摩擦着地面飙了出去,把李战最后那两个“车了”字给生生的堵了回去。

    李战的脸色顿时青了,目光死死的盯着前面牙关紧咬屏气凝神……

    daguozhanzhu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