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88章 风里雪里四号公路等你
    天是灰色的,心情是苦涩的。

    四号公路两侧大片的黄土都覆盖着薄雪,气温零下十三度,相对于夜间滴水成冰的零下三十多度算是暖和的了。

    明显是有除雪车日以继夜地对四号公路进行维护的,否则绝无法清晰地看到黑色的沥青铺就的路面。

    李战从四号公路的南侧过来,估算好距离和转弯半径的关系,尽量温和地操杆向左转,像极了飞五边的客机在完成最后一个转弯后对准跑道的样子。

    右发的转速在持续下降。

    “右发转速下降,动力衰退,塔台,我对准四号公路了,准备迫降,完毕。”李战沉着冷静报告。

    薛向东道,“好运来,应急分队已经在路上,空运部分预计一小时后到达,地面分队预计四个小时后到达,完毕。”

    “塔台,落地后使用卫星电话联系,完毕。”李战带着卫星电话,一般这种实弹训练他都是随身携带两种东西,一是卫星电话二是便携式gps导航仪。

    薛向东回答,“塔台明白,完毕!”

    一台重度改装过的牧马人在路上抛锚了,两男一女三名年青人坐在车里裹着防寒服瑟瑟发抖。

    “都说不要冲动你非要穿越无人区,这下好了,不冻死也得饿死掉。”戴厚厚防寒套帽的年青人叫江海,坐副驾驶那里,责怪坐驾驶座的年青人马浩。

    马浩拍了拍方向盘,昂着下巴说,“咱们出来干什么来了,不就是探险吗,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这是你说的。”

    江海扶了扶眼镜,说,“我那只是个比喻,表达的是做人是要对事物的一种自我的坚持,不要被旁人的观点影响……”

    “所以我就坚持自我了。”马浩摊了摊手指了指前路,白茫茫一片。

    江海想要继续争辩却发现自己掉进了自己挖的坑里,欲言又止。

    “救援队什么时候到?”米素问。

    后排的女孩子米素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看不清楚脸,能看到漂亮的大眼睛,此时她眼中却是有另外两名男性没有的淡定。

    “再快也要三个小时,如果大雪封路那就不知道了。”马浩摊着手说。

    米素推门下车。

    “素素你干什么,外面多冷。”马浩说。

    米素道,“你们谁放屁了。”

    “砰”关上车门。

    马浩瞪着眼看江海,江海右手搭在车窗沿上佯作欣赏雪景。

    “江老师你昨晚吃了死老鼠?”马浩要下车。

    江海连忙拽着他,“等等,商量一下,如果救援队来不了怎么办?”

    “不会的,不行就报警,警察总能来得了的。”马浩憋着气说。

    下了车的米素感受着外面的严寒,张望着四处的白茫茫,耳边却隐约听到奇怪的声音。她左看右看无法从凌乱的风声中辨别出奇怪声音的方向。突然风变大了,已经达到了每秒七米的级别,夹着雪花扫过来,片刻防寒衣就湿了。

    奇怪的声音越来越大,像是有庞大的物体从天上往地上压,又像重载火车从身边驶过,很沉闷,让人心悸。

    米素克制不住好奇心继续寻找,可是能见度一下子变得很低了,一百米外的景象都没有办法看得很清晰,不过此时她已经知道声源的方向了——车辆正后方。她瞪大了眼睛看过去,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得情况下,突然的一个庞大的飞行器从头顶十几米的天上沿着公路疾驰而过,那庞大的轰鸣声几乎让米素那有护耳保护的耳朵承受不住!

    天上的李战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本该让后起落架落地的,但是他隐约之间看到前方似乎有车辆,一个激灵之下拉了一把杆,延迟了落地的时间。战机的后起落架几乎是贴着车顶飞过去的。

    恰在此时,风力突然增大,战机剧烈地摇晃起来,左右两翼上下不停地摇摆,机身倾斜的角度一度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五!

    李战已经强烈地感觉到战机在脱离战机的控制。

    必须尽量落地!

    他毫不犹豫地释放了减速伞。

    张开的减速伞带来的是骤然向后的拉力,战机的速度明显的顿了顿,出现了短暂的稳定,李战抓住这个稍显即逝的机会,以很大的幅度压杆下高度,战机的屁股几乎是坐向公路的。

    就在战机屁股要撞在公路上之前的刹那,减速伞达到了脱离拉力,脱离装置工作断开了和战机尾椎的连接。李战迅速改变襟翼状态,战机的下降率瞬间得到了缓冲,差点砸在公路上的后起落架明显的缓和了一下,战机沿着公路慢慢向前,是一段长长的缓下坡。

    李战眼睁睁地看到右发的转速掉到底,随即完成了最后一个降落操纵。

    后起落架触地,碾压公路面上薄薄的积雪,扬起阵阵的雪雾,0号su-sk保持着双脚着地的状态继续向前滑行出去很长一段距离,李战才让前起落架落地,战机在乱糟糟的各种告警声中缓缓的停了下来。

    李战居然把一次危险迫降完成得比寻常的降落还要漂亮还要平稳,而他所处的环境是对任何数据一无所知,一切全靠猜测判断。

    他愿意搞这么平稳吗,想尽一切办法在如此恶劣的风雪天气下在公路上平稳降落是为了什么,难道稍稍粗暴点降落不行吗,毕竟是野外迫降你搞那么好看算怎么回事?

    必须要这么做。

    别忘了挂架上还有两枚作战状态中的pl-d格斗导弹!机炮弹仓里的几百发炮弹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自己打出来!

    稍有磕碰,哪怕起落架轮胎触地的时候力度大那么一点点,李战会被自己的弹药送上天!

    车外的米素和车里的马浩、江海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架庞大的战斗机在超低空大海孤舟一样飘荡着飞行,然后带着降落伞稳稳地降落在公路上,左边的发动机还突突的冒着火花……

    他们都傻了,难道这是救援队吗?

    战机彻底停稳后,李战打开了座舱盖后迅速关闭所有系统切断电源,向塔台报告了之后,他启动了飞行员紧急定位装置,部队会根据他身上携带的定位装置不断发出的信号来确定具体位置。

    解除了无线电连接和供氧系统后,李战直接从座舱上跳下来,落地的时候右脚踩在了不平的路面上崴了一下,顿时整个人倒在地上翻滚了几下,痛得他直咧嘴。

    “塔台,我负伤了,完毕。”李战就那么躺在公路上拿出卫星电话联系塔台严肃地报告。

    塔台里顿时紧张疯了,李战虽然遇到过那么多次险情,可是从来没有负伤过的,实弹射击训练也搞了不少,上次0号歼-egg都负伤了李战皮都没蹭破一点。都知道0号su-sk上面有作战状态但是没有脱离挂架的格斗导弹,他们以为是导弹在降落的时候触发爆炸了!

    难道好运来的神话要破灭了吗?

    薛向东连忙问,“情况怎么样?伤到哪里了!”

    “我平稳着陆了,就是下飞机的时候右脚崴了一下,完毕。”李战说。

    “扑你个街!”薛向东气得骂了一句。

    李战笑道,“这也属于战伤啊!”

    “你怕不是要战伤补贴呢吧,行了,赶紧找个地方避风雪,有一股冷空气补充到了四号地区,暴风雪很快会到,应急分队恐怕没那么快赶到,在此之前你要尽快远离战机,保持联系!”薛向东严肃地说道。

    李战收起开玩笑的心思,连忙的站起来,第一个感觉到的是寒冷。他就穿了飞行皮衣和冬季飞行裤加飞行装具,靠这点衣物无法抵御零下十几度的严寒。首先要解决御寒问题,但是又不能离战机太远又必须得在安全距离上。0号su-sk平稳着陆了,哪怕她浑身上下都烂透了也是中国空军的财产。

    是了,刚刚看到的那台车。

    李战一撅一拐的朝着战机屁股朝向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地寻找那台停在公路上的红色的汽车。

    0号su-sk喂喂喂我呢我呢我怎么办?

    米素往前跑,风雪扑面而来,她连忙把防风镜戴上,睁大了眼睛一边观察一边往前跑。

    马浩和江海也下车了,跟在米素后面跑。

    李战看到有个人朝他跑过来,他连忙喊道,“不要过来!危险!不要过来!”

    米素猛地站住脚步,马浩和江海跑过来在她身边停下脚步,愣愣地看着一名飞行员一撅一拐地艰难走过来。

    “去帮忙啊!”米素大声说。

    马浩和江海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的跑过去把李战架起来往回跑。李战大声喊道,“不要靠近飞机!危险!”

    “知道了,你是干什么的?怎么把飞机开这里来了?”马浩问。

    江海喊道,“你没看见吗,他是空军飞行员,刚才那个是战斗机,肯定出故障了才降落在公路上的,世界航空史上有过不少这样的例子,瑞典因为国家小,他们的空军战斗机就经常使用高速公路来作为起降场,充分使用公路进行……”

    “江老师!我们还是回到车上你再讲课吧!”马浩打断江海的话。

    “好,我等下好好的给你们普及一下这方面的知识。”江海不知道是听不出讽刺呢还是装作听不出。

    李战无言苦笑,这都什么奇葩啊!

    daguozhanzhu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