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211章 “西部-2010”①
    对许多人来说,一次莫名其妙的护航任务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插曲,顺手就可以办了的事。可是在知情人那里,他们会有学以致用的酣畅。

    辛辛苦苦搞训练最终的目的除了打胜仗还有什么呢,向世人展示我国防力量的肌肉。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讲的是威慑力。我手握强悍武力,你要跟我动手就得掂量着点,甚至你跟我说话都要客气点,当我的国防力量实力远超你,你就得看我脸色。

    李战、聂剑锋、唐磊磊三人绝对每人领个三等功,而且年终总结就会宣布,这已经成了惯例了。凡是参加了重大军事行动顺利完成任务的,只要不出问题,人手一个三等功起步。

    去年国庆,二师的机务去了一批人进行保障,那批人是每人一个三等功带着回来的,甚至都不占二师的立功受奖名额。

    “我的确很意外,没想到搞个单飞都能碰上这样的好事。”

    落地后李战如是说。

    他和聂剑锋、唐磊磊步行前往飞行简报室,李战在带队指挥员位置,聂剑锋和唐磊磊呈纵队齐步走。

    李战笑了笑,说道,“这说明兄弟我终于可以甩掉了扫把星的称号了。”

    “这种话不能讲,不讲还好,一讲准出事,邪门得很。”聂剑锋警告道。

    微微摇了摇头,李战说,“上次我就说了,归根结底是我和二师八字不合,说严重点就是相克啊。几次差点没命,爽到飞起。”

    “一哥,现在的年轻人不都在讲相爱相杀嘛,爱有多深杀得就有多狠。”唐磊磊笑道。

    聂剑锋把话题转移开,问道,“师里要求要有两架ubk保持战备装备,你想好了让人负责没有?我和磊磊可以负责一架。”

    也许是立功立麻木了,别说李战,聂剑锋和唐磊磊也很快的把刚刚的护航任务给抛到了脑后。或者他们身边有个李战,受到影响的情况下他们已经瞧不上三等功了。要立功就立一等功。

    师里明确要求101团必须要保证两架su-27ubk处于战备状态,这意味着八架该型机之中至少要有四架是不能执行教学任务的。要保证二十四小时都有两架战机战备值班,最少需要四架。

    双座机和单座机相比,优势在于滞空时间更长,更适合远程警戒巡逻,飞行安全系数也更高。战机的滞空时间足够长的情况下,持续作战能力的长短就要看飞行员的。两个人干活总是比一个人要好很多的。

    北库地区地域辽阔,歼-7系列上警巡要分成好几批接力式搞,su-27就不需要了,直接跑一圈两三千公里下来一点问题没有。

    因此师里明确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谁飞单座谁飞双座是大家很关心的问题,各有各的好处,但总的来说都喜欢飞单座,毕竟没有人喜欢身后坐着一位随时可以替代自己的人。可是双座机对飞行员的要求更高,而且按照惯例,飞双座机意味着未来是要充当教员角色担负改装任务的。这个是很吸引人的。

    总而言之很矛盾,飞行员索性就不想了,大队怎么安排就怎么来。

    李战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了,他道,“毫无疑问必须要挑选最好的飞行员开双座机,而且还是要上战备的。你们俩算一个机组,另一个机组我打算让韩红军和李梓辛组成,杨锦山副团长带吴震作为备用机组。”

    聂剑锋沉思片刻,微微点头,“韩红军没问题,这个小伙子可以。”

    “李梓辛也可以胜任。”唐磊磊严肃地说,李梓辛是他带飞的,最有发言权的就是他。

    “那就没问题了,下午就安排你们进行训练,师里只给三天的时间,得抓点紧。”李战说,“部队的训练也要抓紧展开了,月底大规模军演,时间实在是紧张。”

    聂剑锋和唐磊磊已经是七十三师的人了,编制落在破坏王大队里。聂剑锋说,“二师的教员们准备走了,你是不是想想办法把牛耀扬给留下来,这家伙是个多面手,能带一个中队。”

    “报告已经打上去了,老牛走不了,岗位都给他想好了,第一机务中队技术班长,相当于幕僚军士长的角色。”李战笑道。

    聂剑锋呵呵笑,“就知道你小子会让二师大出血。”

    “我们七十三师是后进生,南霸天拉兄弟部队一把怎么了嘛。”李战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裴磊开着车飞奔过来,在飞行简报室门口找到了李战,报告道,“大队长,团长请你过去开会,在内场机关楼那边!”

    “你们先总结,老聂,我不在的情况下,你负责大队的事宜。”李战对聂剑锋说。

    这是应有之意了。聂剑锋在二师是大队长,你把他扣下来必须把职务给安排好。这个事情倒是不难办,破坏王大队的教导员一直是李战兼任,直接师里直接任命聂剑锋为破坏王大队教导员就解决了问题。聂剑锋对此是没有什么意见的,破坏王大队是大编制大队,教导员的含金量不低。至于唐磊磊,他在二师没职务,到了破坏王大队也没职务。他已经够出色的了,和他一批的飞行员只有他有资格当教员,当然除了李战这个变态。

    不多时,李战来到了机关楼会议室那里,这边在家的团领导都到齐了,还有场站的郑凯韵、气象台的张源和修理厂技术总负责吴少卿。看这阵容不像是临时会议,但的确是临时召集的。

    “好,人到齐了。”刚刚还在塔台的薛向东这会儿就坐在了主位上,可见会议是比较仓促的。

    李战坐下,薛向东说,“刚刚接到了师部传达过来的关于西部-2010演习的命令,要求我部全员参演。时间紧任务重,因此召集本次会议,传达上级的具体指示精神和要求。”

    来了,一年一度的大型检验性实兵对抗演习“西部”系列军演来了。

    李战热血贲张,腰板都挺直了几分。

    按照程序,薛向东首先简要地介绍了“西部”军演的情况,他说道,“西部系列演习是全军性的大型检验性军事演习。从去年的参演兵力来看,除了海军,其余军种全部派出了有力部队参演,今年二炮的参演规模是空前的,他们的部队一个月前已经在这边进行驻训了。西部系列演习系我军规格最高的系列演习之一。”

    军演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临时性的,另一种是周期性的。前者主要根据年度部队的训练以外的情况来安排,当然也有其他因素,比如外部环境出现某种变化,临时组织一次演习。后者主要是定期的检验部队的训练成果,相当于考试,系部队年度组训的一部分。这些演习中有一年一次有两年一次甚至还有四年一次的。

    “西部”系列主要是检验陆空军部队协同作战能力,系实兵实弹演习,且无蓝军,又被官兵们戏称为年度烧钱行动。

    “空中部队方面由我师、轰炸机师、三百师三支部队组成,参演战机达到一百架,这个规模是空前的。地面部队有两个集团军三万余人组成,坦克装甲车达到了一千辆,规模也是空前的。二炮部队会有三个旅参演,据说他们今年要打二十到三十枚战术导弹,规模更是空前的。”

    薛向东也是激动得很,许多人当了一辈子兵也碰不上如此大规模的军演,他却是每年都参加了。

    他笑着说,“自零八年起,西部系列军演已经搞了两次了,参演兵力逐年增加,今年的规模更是空前的,单单是咱们空军部队就出动了三个师一百架左右战机。前两年是四百师过来的,他们第一个改装歼十,打得很出色,得到了总部首长的高度评价。今年是三百师,他们装备有歼十一、苏三零和歼十,空军最先进的三个型号战机全都会过来。”

    薛向东看向李战,“所以啊,我就指望一大队给我长脸了,我不能总是开着歼七去和人家的三代机并肩作战。”

    李战果断回答,“团长,我大队一定拼尽全力在演习开始之前形成初步的作战能力,坚决不给七十三师丢人!”

    “好,你大队的苏两七全员参演,这个事就定下来了。”薛向东道,看向郑凯韵,“第二件事是场站这边的。三百师要用东库场站,他们要转场过来三十六架战机。因此轰炸机师要转场到咱们北库场站这边。郑站长,轰炸机师和你们是老朋友了,保障方面没问题吧?”

    郑凯韵磕了磕烟灰,笑道,“保障没问题,事实上六月份我们就做好了随时保障轰六的准备工作。当时他们是计划六月份过来驻训的。”

    “郑站长,你最好和轰炸机师协调一下,据我所知,他们又换飞机了。”机务副团长韩博笑道。

    郑凯韵一愣,“又换?”

    众人都乐了。

    轰炸机师大概是空军中换装最勤快的了,据说他们的战机冗余量达到了两倍。也就是说用着一批同时还有一批在厂家那边进行改装,改装好了再把正在用的换过去接着进行改装。每一次改装都能玩出点新意思来,从a型到h,还一直在改……

    “飞机还是那些飞机,翻来覆去地改,我都怀疑是厂家拿着练手,也不知道字母够不够用。”李战笑着插了一句。

    薛向东笑道,“这很好啊,年年都能开新装备。老郑啊,这个你真的和他么沟通沟通,如果型号变了,你这边保障跟不上那就闹笑话了。”

    郑凯韵摁灭烟头,一边在笔记本上记下一边说,“对对对,是要和他们沟通一下,一年一个样,我这边还真的有点跟不太上节奏了。”

    “嗯。”薛向东继续说道,“北库场站足够大,再来一个师也没问题,当然前提是保障能力得跟上。上面要推动保障体系改革,场站保障这一块是要动动脑筋的。”

    “好,场站这一块就讲到这里。”薛向东说,“一大队改装了苏两七,军区空军明确要求担负战备值班和例行的警戒巡逻任务。这个事情和军演是不相关的,不能因为军演而受到影响。但是眼下西部军演是头等大事,这个部队应该怎么样来分配,大家讨论讨论。”

    这就显出了尖子生的压力来了。优先改装意味着优先扛重担。整个西部空军部队只有101团1大队装备了三代机,整个军区空军部队啊!别说基层官兵了,军区空军的大佬们也是跟过年分猪肉一般激动和兴奋的。

    瞧瞧,老子们过年有新衣服穿了。

    你要秀就得穿出来。

    基本上可以肯定,只要能出动su-27,军区空军的大佬们就绝对不会把歼-7那些老家伙们拉出来,丢人啊!

    李战心里暗暗想,我手里这批su-27是人家二师用了十几年用烂了的二手货,寿命本身就很有限了,再这么高强度地用下来,真的扛不了几年,没准都熬不到下一次改装的。

    不过他也就是心里这样想想,论极限使用战机,他比谁都狠。你试试让他少飞,他能给你做两个小时的思想工作都不带停顿的。

    “团长,我这边没问题,师里要求保持两架双座战备值班,我已经确定好人员配置了,由四架双座来担任战备值班和警戒巡逻任务,其余战机全部为军演做准备,不留备份机。”李战说。

    杨锦山考虑着说,“不留备份机的话,可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我的037号战机算一架吧,如果不够就只能让二大队和三大队想想办法匀出一两架来了。”李战说着就笑了,“总不能让修理厂把封存的歼六拉出来吧?”

    薛向东问道,“你认为呢?需要不需要拉歼六出来?”

    “当然不需要。”李战说,“况且编制上也有问题,那十几架歼六毕竟是已经退出了服役序列的,还是等着移交吧。”

    “嗯,主要是你的一大队,你认为足够应付,我们就没其他意见。”薛向东说。

    李战笑道,“战机能扛住人就能扛得住,又不是没搞过超高强度训练。机务这一块搞好点就行。”

    韩博表态,“放心,机务这一块绝对不会拖后腿。”

    讨论好了一大队的具体分配问题,马上就其他事宜进行了讨论研究,包括飞机的维修保养、本场和演习场的天气走势,等等等等。

    这也就意味着“西部-2010”大型军事演习的准备工作拉开了序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