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95章 战斗间隙结个婚
    七架劣质灰色低可视涂装的歼-7e战斗机呈密集编队呼啸着低空通场,观礼台这边师生挥舞着小红旗振奋欢呼的声音甚至要盖过航发呼啸的声音。

    安排在下午十五时进行的重头戏开始了,一大队、二大队挑选出来的飞行员驾驶着歼-7e组成了业余表演队,大胆地进行了七机大编队飞行表演。-27是没办法飞的,在改装训练完成之前谁也不能坐在该机身上开车。

    当然无法和八一飞行表演队的相提并论,不过101团这支业余队的战斗氛围绝对是杠杠的。

    第一次通场之后意味着开场秀结束了,第二个表演科目是实弹对地射击!八一飞行表演队能这么干吗,会被批准这么干吗,也没条件这么干。作战部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而且北库场站有得天独厚的环境条件。

    场站的西北侧是连绵的丘陵山地,全部为军事禁区,平时部队懒得往外跑的时候,就在那里的靶区进行地靶实弹射击训练。此次安排实弹射击表演可谓是拿出了十足的诚意超高的规格了,军区大首长过来视察也就这么回事。

    距离场站不过三公里的空中,七架战机次第进入攻击航线,左翼朝观礼台,这边正好可以清晰地看到整个射击过程,并且在靶区那边安装了摄录机,可以实时的把画面信号传输回来,最终由投影仪呈现在立在观礼台一侧的超大屏幕上面,尽管画面并不高清,尽管色彩不够清晰,但是当第一架歼-7e开始发射火箭弹的时候,全场都沸腾了。紧接着进入攻击的后续战机把气氛一波一波地推向高点。

    孩子们蹦跳起来双手狂乱地挥舞冲着屏幕大呼小叫激动得小脸通红,老师们同样激动,用力挥舞小红旗欢呼起来,似乎飞行员能听到他们的声音感受到他们的鼓励从而打得更好一些。

    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除了影视作品通过荧幕呈现出来的,从来没有什么任何平台可以让他们亲眼看到如此火爆震撼的场景。

    军分区副司令员和副市长带领的一帮慰问团人员们也全都被震撼住了,那一发发火箭弹不要钱似的跟古代火箭一般射向山体,把靶区轰击得浓烟滚滚而起,如此的毁灭力量刷新了许多人对武器的认知加深了他们对战争的认识。

    程梦晓一想到孕育中的小生命,而他(她)的爸爸此时此刻正在天上挥洒着弹药,不禁泪流满面高声唱了起来:“向前向前向前!”

    孩子们立即齐声歌唱军歌。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

    官兵们自发跟着唱了起来,斗志激昂士气冲天,全中国最有希望的歌声和最有力量的歌声汇成了锵锵战歌,在这大漠山脚下的空军场站响彻了天空。

    随着自发大合唱的结束,第二轮机炮对地射击也宣告结束。硝烟未散的战鹰鱼贯返场,一架一架地着陆,在滑行道上汇成纵队,以大象漫步的队形和姿态缓缓地向会场这边驶来。那仿佛还冒着青烟的三十毫米机炮炮口周遭全都是黑乎乎的火药喷射痕迹,却更加增添了战鹰沙场奋战归来的风采。

    不消多说,任何国防教育演讲都比不上简单直接的弹药展示。当孩子们认识到如果自身不强大,别人就会这个样子对自己的时候,忧患意识就根植于他们的思想当中,也就认识到了国防的重要性。

    对成年人同样如此。

    战鹰一直开到跟前,直接在舞台一侧整齐停稳填补了空缺出来的背影。土黄色荒漠涂装的-27和灰色低可视涂装的歼-7e呈“八”字造型,将舞台拱卫其中。一边是十六架-27重型战斗机,一边是十六架歼-7e轻型战斗机,总价值大约四十亿人民币的战机是舞台背景的主要道具,这大概是全世界最昂贵的舞台背景造型了。

    一百九十六枚火箭弹、七百发航炮炮弹、近十吨航油、七个拉杆小时,在未计战机寿命消耗、航发寿命消耗的前提下,耗费数十万元的实弹射击飞行表演为爱军小学的师生们呈现了一场震撼的视觉盛宴,更是献给师生们一份厚重而真诚的见面大礼!

    李战一身战斗风浓重的林地迷彩服走上舞台,手里拿着无线话筒,在中间位置站定,向师生们敬礼,开始讲话,“二十年前,我和你们年龄最小的同岁,小学一年级,老师让我们说出长大后的理解,我指着叔叔的画像说长大了我要当解放军。读初中的时候,有一位同学的家住在部队机场附近,他邀请我们去他家里玩,然后我们溜进了机场里,被解放军叔叔逮到盘问,最后把我们送回家。不过我看到了我想看的东西。”

    他指向了旁边的战鹰,“这两款战机我都看到了,我尤其喜欢这个高大威猛的战机,外形饱满流畅,有力量感,处处都体现了工业美学的迷人之处。那个时候我在想,如果能驾驶他驰骋蓝天,肯定会很爽。走到今天,我的梦想实现了,未来的日子里,我将驾驶她飞翔守护着祖国的蓝天,坚决地消灭一切来犯之敌!”

    “同学们,你们是祖国的未来,终将有一天你们会驾驶更加先进的战机接过我们的岗位,继续守护祖国的蓝天,守护祖国母亲!”

    “谢谢大家!”

    敬礼,下台。

    师生们热烈鼓掌,年轻单身的女教师死死盯着李战恨不得把他生剥活吞下去以此来达到永远持有的目的。如果帅是一种罪,李战早已罪无可赦;如果帅是大米,李战可以喂养全世界;如果帅是水,李战已经让全球陷入滔天洪水之中;如果……帅是核武器,李战可以核平小日本……

    简直帅到非常。

    李战站在会场指挥员的位置上抱着胳膊看接下来的节目表演目不斜视,哪怕有无数道贪婪的目光射过来他也不为所动。作为坚定的革命军人,他有信心有能力抵挡一切诱惑!

    活动主题思想润物无声地灌输给孩子们,李战感到了堪比飞行的成就感。能够在拉杆之余做一些于国于民都有深刻意义的事情,怎能不让人自我认可?

    热烈的气氛持续到结束,一直把所有的师生都送上车,目送庞大的车队驶离场站,李战才重重地松了口气出来,对薛向东说,“团长,看来政工也不好干。”

    薛向东转身走进大门,也没上车,慢慢散着步,对紧走几步的李战说,“哪个岗位都不好干,你总以为政工就是靠嘴皮子。今天你不是代表发言了吗,自己感觉讲得怎么样?”

    “还不错啊。”李战回答,回头看了眼,发现韩红军和李梓辛远远跟着,顿时皱了皱眉头。

    薛向东冷哼一声,“不是我打击你,就你那个发言水平是真的一般化。”

    李战尴尬地笑着。

    “看你以后还敢小瞧政工人员。”薛向东道,摆了摆手,“忙你的去,今晚聚餐,把部队组织好管理好。”

    “是!”李战站定敬礼。

    团长座车过来把薛向东接上,一溜烟的往内场办公区那边去了。这会儿离晚餐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尽管是过节,但在操课结束之前各个岗位都必须要保持有人员值班的。

    韩红军和李梓辛跑过来立正敬礼,“大队长。”

    “怎么一副苦瓜相,这不刚见过面吗?”李战打量着跟被停飞一样表情的韩红军和李梓辛,问。

    韩红军左右看了看,低声说,“大队长,到你办公室说吧,这里不太方便。”

    李战越发疑惑了,招手让裴磊开车过来,三人上车往机关楼去。进了办公室,李战揉着鼻子点了根烟,心里找着理由:今天八一节抽一根庆祝庆祝。

    “说,什么事?”李战坐下,吞云吐雾。

    韩红军和李梓辛小心意思地从口袋里郑重地取出报告,双手捧着跟捧了心肝似的放在李战的桌面上。

    李战低头看了眼,一下子坐直了,拿起韩红军那份看,放下,又拿起李梓辛那一份看,放下。

    他几口把大半支烟抽完又点了一根,没心思找理由了。

    又抽了半支烟。

    韩红军醒悟过来,连忙的端起李战的茶缸去给泡了茶过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李战面前,热气滚滚上来,让李战的神情显得变幻不定。

    “大队长……”韩红军精神高度集中,做好了接受严厉批评的心理准备。

    至于李梓辛,一直不敢抬头。韩红军那个尚且是双方有意,他这个完全属于被强迫的,偏偏他是男的,被强迫了对方有了身孕,还是他的责任。他是既委屈又害怕,这个事情搞不好绝对是先停飞处理的。

    “你们是真能耐啊,一招制敌,打靶有这么准该多好。”李战长叹着开口说话了,没有韩红军和李梓辛想象中的暴怒,但反倒让他们越发的害怕了。

    韩红军哀求道,“大队长,我,我……”

    终究不知道怎么求饶的。

    又一根烟抽完,李战有了决定,“女方是什么意思?”

    “她,她挺高兴的,也,也有点害怕,没经验嘛,我们商量过了,决定结婚,反正是早晚的事。现在她肚子里有了……”韩红军吞吞吐吐地说。

    李战当机立断,“好,两情相悦,没多大点事,抓紧时间把申请报告交上来,提醒下女方,她也要向学校打申请说明情况,就说部队这边已经批准了你的结婚申请。二十一世纪了,这种事不算什么。”

    “是!是!谢谢大队长!”韩红军顿时激动起来。

    未婚先孕始终是不好听的。

    “去吧,回去写申请现在就交上来。”

    “是!”

    李战发现李梓辛没动,皱眉问,“李梓辛,去啊,赶紧回去写去。”

    “大队长,我……”李梓辛抬起头,眼里都有眼泪了。

    李战顿觉情况不同,示意韩红军出去,问,“你是什么情况?女孩不好还是女孩不愿意?”

    “我跟她只是第一次见面啊,而且我真不想的,是她对我来硬的,我又不能反抗……”李梓辛万般的委屈。

    李战顿时诧异地站了起来,“对你来硬的?”

    “嗯,嗯。”李梓辛羞愧地点头,“老韩让我送她回学校我就送了,然后她问我要不要进去坐坐喝杯热茶外面怪冷的,我也没多想就进去了,坐了会没说几句话她就扑了过来,直接在沙发上就,就,就把我给……”

    李战费好大劲才忍住了笑,指着李梓辛训斥道,“你看你的样子,娘们唧唧的,你是当兵的,是开战斗机的,你反倒让人给把你给驾驶了,你丢人不丢人?你还委屈,赶紧给我收了听见没!”

    “是!”李梓辛立正站好目不斜视。

    又点了根烟,抽了两口,李战问,“你喜欢不喜欢她?”

    李梓辛犹豫不决,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就是不喜欢了。”李战说。

    李梓辛连忙说,“不是不是不是,大队长,不是,就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欢,我,我不知道怎么说。”

    “哦,明白了,初恋。”李战微微颌首,“姑娘我观察过,蛮漂亮,谈吐也蛮得体,应该错不了。既然都怀上了,那就结婚吧,回去写申请。”

    李梓辛急了,“大队长……”

    “要么你就让她打掉,我这边给你纪律处分。”李战冷冷地说,“给你一分钟,你选一个。”

    “我……!”李梓辛激动得满脸通红,“我,我娶她!”

    “这就对了嘛,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你年龄也不小了的。再说了,现在这个还算你自己谈的,你不抓住机会要等到什么时候。改装任务这么重就不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些事情上面了,明白吗?”

    “是!明白!”

    李梓辛回答,心里道:婚姻是人生大事怎么就变成“这些事情”了?

    这拉杆大队长脑子里除了飞行就没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