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66章 给七爷换新衣服
    首先把自己的拉杆费算出来,看着可观的数字,李战兴奋得直搓手。

    他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是李建国接的电话,李战却说,“爸,让妈接电话。”

    “好好好,慧华,是阿战,让你接电话!”

    “来了来了,白天不训练吗这个时候打电话。”

    “他们也有周六日的!快接,说几句,我有事要问他!”

    叶慧华的声音清楚地传过来,“儿子啊,你们放假啊?”

    “妈,对,周六日休息。跟你说啊,这个月我有两万一的奖金!两万一千一百二十五块!”李战笑不拢嘴兴奋地说道。

    叶慧华被吓了一跳,“这么多!怎么这么多!”

    “按照时间算的,飞一个小时有三百二十五块,我这个月飞了六十五个小时!可不就两万多了嘛!我看了一下训练计划,五月份如果天气没有很大的变化,应该也可以飞四五十个小时,也有小二万块,再加上六月份的,上半年就能把房贷给还清了!”李战飞快地计算着。

    工资补贴加上拉杆费,到六月份是他调到北库的第九个月,总收入有小二十万,再加上之前几个月的急需,完全够把房贷给提前还清掉了,他如何不激动不兴奋!

    叶慧华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对她来说那是没有概念的巨款了,当妈的到底是心疼儿子,赚钱多少不重要,只关心儿子能不能吃饱工作辛苦不辛苦让穿好衣服注意不要生病诸如此类。

    直到李建国不耐烦地把她赶走抢过话筒。

    “阿战,我问你,你调走了怎么不跟家里说?”李建国严肃地质问。

    李战反问,“爸,谁告诉你我调走了的?”

    过去几个月里,李战没有向家里透露半分调走了的消息,之前只是说到这边培训一段时间,也没讲清楚。

    李建国严肃地说,“你还瞒我,婉君去上学前来家里看望我们了,她说你早就调走了,你还说是培训。调到西部去,那是什么狗屁地方,你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犯错误了?”

    “应婉君?”李战头都大了,“你别听她瞎说,我犯什么错误,我升官了!我现在是大队长,副营职干部享受正营级待遇!我刚刚才给妈说我收入涨了,犯错误能涨钱?”

    “还有啊,西部这边挺好的,风景如画,你都不知道这边有多好,总之你放心就是了,你儿子我现在可是高级人才。”

    “别吹牛了,我还不了解你?高考一结束就一声不吭的跑出去打工两年没回来,要不是学校告诉我是学校派的勤工俭学计划,我能打死你!我告诉你啊!跟领导好好相处,谦虚使人进步,做事要谨慎待人要和气,把你那脾气好好改一改!”李建国训斥道。

    李战苦笑着说,“我知道了,行了行了,我加班呢,先这样了。是了,我明天把钱汇回去,你明天下午去银行核实一下!”

    赶紧把电话挂了。

    一想到长安那边还有个拖油瓶,李战就是一阵苦恼。一时半会想不出个解决办法来,索性就不想了。继续把大队其他人的拉杆费给算出来,然后发现仅次于他的是南亮红,顿时笑了这位副参谋长给钱逼得都拼命了,居然也飞了四十个小时,一万三千块拉杆费到手。

    李战的飞行小时之所以多,是因为他要长时间滞空指挥。他一口气挂仨副油箱,一上去就等着燃油差不多告警了才下来,基本上是其他人的两倍。其他人的飞行小时都在三十五个小时左右,平均每周十二个小时,绝对的高强度了。

    甚至有人怀疑李战要求在天上指挥训练而不是蹲在塔台里,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拉杆费。这种怀疑是有道理且有充分依据的,最少开车起飞上天,你做机动也好平常飞行也罢,拉杆费都是一样的。能开着飞机赚钱谁不想。

    不过也只是个玩笑罢了,李战还真的不是看重拉杆费,而是在空中指挥最直观最有效。他现场就可以纠正飞行员的动作,几乎是手把手带着的了。当然,他也是胆子大。要在目视的距离上进行空中指挥,意味着要靠得很近,发生空中碰撞的危险很大。

    别忘了,狂魔大队的训练已经取消了高度差,飞行员上了天是可以放开手脚飞的,比以前不知道自由了多少,当然风险也不知道高了多少。

    分管机务的副团长韩博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李战嘿嘿地笑着,计算器摁得咔咔响,奇怪问,“李大队,忙着呢?”

    李战连忙收敛笑容,“哦,那什么团里不是没给我配教导员嘛,我正在核对这个月同志们的拉杆费,应该没有问题的。”

    “哦,不会有错的,财务那边肯定不会搞错的。”韩博一笑,都知道李战拉杆小王子的外号,他也没说破。

    李战问,“韩副团长,有事?”

    那语气就是在赶人打扰我算账了!

    “有。我这边准备好了,全部按照你的要求准备的,要换什么样的涂装,你得跟我说,或者给我样板。”韩博说道,也没坐下。

    李战皱眉,随即恍然大悟,“飞机的涂装啊!瞧我这记性,有有有,样板准备好了草图也画出来了,这就给你拿。”

    说着拉开抽屉取出一叠照片递给韩博。

    韩博笑着接过来,心里暗暗道,看到了钱你是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吧?狂魔大队的战机要换涂装是你提出来的,要当成大事来做,我紧赶慢赶总算按照要求准备好了,你现在却忘了个一干二净?

    我呸你个小财迷!

    “咦,vfa-115?nk?这些代号很熟悉啊!”韩博皱眉说。

    李战笑道,“不用猜了,强敌海军的战斗中队,绰号老鹰中队。不过我们不用鹰头,垂尾侧面刷上魔头,照片里有,其他的照搬就是了。”

    他伸手找出了他画的草图,道,“按照这个样式来,灰色低可视涂装,蓝魔头标志,机头侧面刷战机代号,比如我是洞三拐,然后就可以了。”

    “这!”韩博惊讶道,“这个,这个可以吗?上级会批准?”

    李战摆手说,“之前我汇报过了的,大胆刷就是了,出了问题我负责。要模拟蓝军,就要尽可能地模拟,越像越好,只是外观么,敌我识别也没变啊,能给红军弟兄们一些能看到的压力不是也挺好?至少能给让他们心里尽快进入状态。总是过家家的切磋几招,要狂魔大队干什么。”

    “这个……”韩博依然犹豫不决,“就算其他的没问题,可是这个魔头,这个不太合适吧?”

    李战说,“狂魔大队不用魔头用什么,既然代号都批准了,标志肯定是没问题的。韩副团长,我跟你一块去,我签字。”

    “好。”韩博这才放心,走出门的时候才回过神来,说,“不用你签字,我分管机务,当然是我签字。”

    全团铆足了劲准备打一个翻身仗,他不能没有担当。

    二人来到停机坪那里,机务大队已经准备就绪了,各个机务组同时进行,场站派了一些公差过来打下手。显然,这种露天搞的涂装肯定不能很精细,不过李战的意思是只要像那么回事不会掉漆就行了,没有必要进维修厂里喷涂。

    都是老家伙,搞太精细反而显得别扭。

    李战就一直在看着机务大队开始动手给全部十八架歼-7e换新衣服,苗雨自作主张在他的机头两侧靠近座舱的位置涂上五颗红星的举动,他也就是笑了笑。未来他甚至可以让飞行员个性化涂自己的战机,这是调动官兵训练积极性的好办法。

    “大队长,五颗红星代表五个一等功。”苗雨邀功似的对李战说。

    李战笑道,“我看出来了,这个主意不错,口头表扬一次。什么时候咱们大队的红星超过十颗,就可以评集体一等功了。”

    “肯定很快!”苗雨也不知道自己的信心打哪里来。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韩博坐在敞篷通勤车上过来,大声说道,“李大队,都搞掂了,你验收一下吧!”

    李战走过去跳上车站起来,举目看过去,整整齐齐一排的歼-7e大变样,灰色涂装,垂尾巨大的蓝色魔头标志尤为显眼,然后是机头一侧硕大的阿拉伯数字代号,他的037号战机上的五颗红星就像是少先队的五道杠,也像是朝阳群众老大爷戴的袖标。

    十八架战机的阵容是震撼的,乍一看还以为强敌进驻了呢!

    “好!太像了!漂亮得很!”

    李战大赞,继而叮嘱韩博,“韩副团长,外场的管理要严格起来,任何人不得拍照,这些涂装要是传出去,群众会产生误会的。”

    “明白,我马上就找郑凯韵站长沟通此事,绝对能控制好。”韩博点头道。

    不知不觉的,许多副团级干部都习惯在站在下级的角度来和李战对话,若不是李战时刻谨记自己的职务级别用语规范,恐怕他们早都以为自己是李战的下级了。

    李战正准备离开停机坪,忽然看到停在身后的歼-6普拉斯,机身编号95533,是他用过的备份机。这架老家伙一直归狂魔大队了,以免037号维修保养的时候李战没有飞机开。

    想了想,李战对苗雨说,“把95533也刷一遍,代号不用改,嗯,其他的按照037号的样子来,让老家伙也穿上新衣服。”

    “是!”

    苗雨兴奋地回答,就像小孩子得到家长的允许可以在家里的墙壁上随便涂鸦,马上带着兵们立即就动起手来。

    “别急啊,先吃午饭,下午再接着搞。”李战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丛大为!集合部队带回!”

    “是!”那边丛大为吹哨子集合部队。

    李战和韩博坐了通勤车往饭堂去,韩博说,“老六还涂他干嘛,等着退役的老家伙了。”

    自从李战一鸣惊人惊动了空司和最高指挥部,101团乃至73师的官兵们都对很快改装三代机有了信心,心怀很大的希望。

    “那也得等换转或者继续接收其他部队的二手货换掉三大队那些老六,不然这架老家伙还得继续发挥余热。”李战说。

    韩博笑道,“以037号战机这个品质,你估计是没有什么机会用上备份机了。”

    “那倒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