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28章 一等一的大事故
    不就是一把螺丝刀吗,至于搞这么兴师动众跟死了人一样吗?

    一定程度上比死了人还要严重。

    此时李战已经讲不出话来了,同时他也已经看到了丛大为以及相关责任人的后果,甚至包括作为第一责任人的薛向东深刻检讨以及101团被全军通报批评的局面。

    可以这么说,这件事一旦发生,就已经意味着必须要有人受到严厉的处分,提前退役差不多算是好结果了。

    而且,前提还必须是找回螺丝刀。

    如果找不回来,恐怕会受到更严厉的处分,更多的人被牵连。

    不在于螺丝刀本身,而在于机务组搞不见了一把工具!

    工具有那么重要吗?

    没有!

    物件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哪了!

    如果在发动机舱里呢?

    或者在飞机的别的部位?

    这是一等一的大事故。

    机务对飞机进行维保,取出十件工具就必须收回去十件工具,少一件不行,多一件也不行!在维保之前,所有的工具必须要按照规定在指定的位置摆放整齐,每一次使用都必须归位后才能再次使用,不能在人与人之间直接交接,哪怕是一颗铆钉也必须要严格按照要求来。

    老百姓看机务搞保障的时候会想不明白,这么多步骤不是多此一举影响效率了吗?然而与效率相比,绝对确保飞机不会在维保期间出现新的问题来得更加的重要。

    飞机一旦起飞,那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事实上,薛向东等团领导已经基本肯定,负责给韩红军座机维保的这个机务组肯定没有按照规范来操作,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安全问题天天讲,而且机务操作安全与飞行训练安全是两码事,后者尚且可以说为了贴近实战而选择冒险,前者则是根本解释不了。

    事情有多严重,丛大为已经表现出来了。他干了十五年的机务,被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可想而知后果多么严重。

    说句难听的,哪怕是去嫖个唱被军务给抓住,顶多也就是自己受罪,而现在这件事情一发生,从上到下一大串都跑不了。

    意识到事态严重性后,李战一秒钟也不敢耽误,大步走过去准备询问机务组。结果薛向东已经先一步到了机务组面前,一张脸冷得像冰块,盯着丛大为问,“把事情从头到尾讲一遍,从你们领取工具开始讲。”

    丛大为看向机务组长曹兴,咬牙切齿地说,“曹兴!把事情一五一十讲清楚!你当时就算是放了一个屁都不能漏掉!”

    “是!”

    曹兴上前一步,声线在颤抖,“我组按照计划领取了工具,清点没有问题,协理员确认过后双方签字交接。进场后和往常一样直接来到停机坪,随即展开工作。整个工作过程无人离开现场,也无他人进入现场。确认工作完成后,我组像往常一样对工具进行了清点,发现少了一把螺丝刀。我当时就叫停了准备撤离的保障连。随即我组重新清点工具,确实少了一把螺丝刀。这个时候我组开始按照标准程序回顾整个流程寻找,前后三遍,确实找不到了我就第一时间报告了团部值班室……”

    可以想象他们当时的心情。

    发现不见螺丝刀时,应当是抱有侥幸心理的,也许在某个工位忘了归位,也许在某个口袋,又或者遗忘在了战机的某个部位。随即进行寻找,越找那颗心就越往下沉,一直到沉到底心如死灰。

    曹兴机务组的工作流程没有问题,进场前的每一个环节都是有据可查的,进场后也没人再离开,发生问题的时间只能是他们在对战机维保这个时间段里。甚至在发现少了一把螺丝刀后,曹兴没有忘记把保障连的七名官兵叫住。出了事谁也不能走。

    “把你们的活动范围指出来!”薛向东冷冷命令道。

    “是!”

    曹兴走路都飘飘的根本走不利索,把他们机务组在现场的活动范围给指了出来。紧跟着薛向东的一干参谋干事们把这个范围划成了几块,每个人在各自负责的区块那站定,哪怕那是一块一览无遗连颗沙子都没有的水泥地板!

    团参谋长马风亲自带其他机务大队的士官进入现场,按照区块分组,由干部指挥进行地毯式搜索,哪怕一眼望去是干净得没灰尘的水泥地板!

    最重要的位置是战机。

    杨锦山、马风两位亲自带着服役五年以上的机务士官对战机进行全方位的反查。此举说明,薛向东已经不打算给曹兴机务组弥补错误的机会了。

    平常大家认为团长是个好说话的人,尤其对普通战士很好对干部很严厉,那是生活。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人为事故,那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101团安逸了太久,以至于许多人忘了薛向东是如何从普通飞行员干到团长的。

    从严治军是他身上最明显的标签!

    他薛向东曾是手起刀落不讲丝毫人情的冷血参谋长!

    几十号人以战机为中心展开了密集的搜索反查,这样的阵仗吓坏了场站的官兵,他们哪来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尤其是一贯稳如泰山的站长面寒如霜地站在那里神情焦急而担忧,更让今天负责送货的保障连官兵心惊胆战了。有入伍不久的新兵干脆被吓得脸色铁青目光呆滞。

    曹兴机务组成了看客,李战也什么都做不了。区区飞行大队长,连担责的资格都没有。人为事故事关飞行安全,一把手是第一责任人,除了当事人,其他人一律靠边站,甭管你功臣还是标兵。只是事后吃药是绝对免不了的,大整顿也绝对是要搞上一两周的。

    空勤人员遇到险情坠毁,那是意外事故,只要操作合规,不是烈士就是因公。人为事故导致飞机坠毁那是犯罪,因此被调职的部队长不是没有先例!

    总得做点什么。

    李战走到曹兴机务组那边,打量着紧张万分又后悔不迭的他们,沉声说道,“冷静冷静,把事情的经过从头到尾再想想,每一个细节都不要遗漏。在找到螺丝刀之前,如果你们能回忆起有用的线索,事情还有挽回的可能。”

    “怎么挽回,团长不会留情的。”丛大为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曹兴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平时再三讲一定要规范操作一定要规范操作,你们哪一回当回事了?现在出事了,哭有用吗?”

    他却是忘了方才他先有眼泪出来的。

    “进场前讲,晚点名讲,天天讲,脑子里那根弦你们就是绷不紧,真他妈的……”

    李战无从安慰,如果真是因为操作不规范导致出现的事故,他也不会安慰。只是,以李战对丛大为带的这队专门为狂魔大队提供保障的机务分队的了解,不太可能出现这种低级错误。

    可是一想到韩红军曾做过在三转弯放减速伞的蠢事,他就又不确定了。恰恰是在给韩红军座机维保的时候出的事,难道韩红军也是霉运体质吗?

    这他妈的就够头疼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