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117章 起飞容易降落难
    从一万五千米的高空俯冲下来,不开加力的情况下也能轻而易举地超过音速。李战享受着加速度的快感,密切关注着空速和高度。底下的北库山脉山脊高度三千米以上,最高峰海拔为四千三百多米。

    实际上北库山脉最高峰和次高峰是重要的地标,李战很清楚主峰的位置。模拟目标就是该山峰,模拟攻击该山峰即完成对地攻击,随即脱离。那么明显的目标,非要挑出挑战性来的话,只能说如果蠢到极点,也许会撞山。

    没有什么悬念,干脆利落的攻击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左转拉起脱离,李战压着高度在北库山脉之中低空飞行返航。

    高高度攻击,低高度返航,标准的奔袭对地打击模式。如果换成su-27、su-30、歼-11或者歼10,玩这一手显然是舒适不过了。对强调高空高速灵活轻巧的专为近距空战而生的歼-7来说,多少有些力不从心。

    空军飞行员该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的,歼-7ii战斗机是首个具备了夜间作战能力的歼-7改型,也是第一款具备了打霹雳弹、火箭弹的改型,尽管很多时候不知道把霹雳弹打到哪里去。

    既然有这个能力,那就要把对应的战斗力挖出来。

    诚然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01号战机从雷达上面消失,薛向东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高高吊了起来。

    他叹口气说,“要是有预警机就好了。”

    李战按照计划在群山之中低空飞行,利用山脉的遮挡和地球曲率来掩护自己返航,意味着会脱离雷达的探测范围。因为地球存在曲率,雷达难以探测低空目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人们把雷达搬到了飞机上,提高了雷达的基准高度,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距离大大增加,也更加的缜密,于是有了预警机。

    “那玩意儿有,但配到咱们这边不知猴年马月。”杨锦山说,“三河抗洪他多次在山区里低空飞行,而且当时的天气比现在的还要恶劣,不会有问题的。”

    “他当时开的歼侦八是怎么散架的?”薛向东皱眉问。

    杨锦山说,“根据通报的调查报告,是使用强度超标了。八爷还是蛮结实的,可惜也耐不住那样高频率超负荷使用。满挂载开加力超音速飞行,还做大过载机动,当时那样的天气,总之什么都可能发生吧。”

    “不到半年的新飞机就这么没了,还真是个败家子。”薛向东无奈摇头。

    “团长,可他立了大功了。”杨锦山笑道,“当时三河的抗洪形势非常危急,中下游流域数千万人民群众面临着威胁。他飞了两个架次,冒着大风大雨对上游的自然湖进行了反复多次的精准轰炸,炸开了一段山,把洪水给导引走了,中下游的抗洪压力一下子骤减。”

    薛向东缓缓点头,“也是,人啊,果真是没有十全十美的。话说回来,要立大功,不付出点什么怎么行。相对于数千万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区区一架歼侦八还真不算什么了。”

    杨锦山忍不住笑道,“我听说那架歼侦八是厂家提供给二师试验的,一共提供了两架,部队并没有付款。”

    愣了一下,薛向东哈哈大笑,“看来这小子有的不全是霉运嘛!”

    尽管二人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紧张的气氛,但不仅他们依然内心紧张以至于说话的时候显得漫不经心,塔台其余值班人员也是神情凝重目不斜视,尤其是雷达员,死死盯着显示屏都恨不得瞬移到李战身边替他拉杆上高度了。

    可能最淡定的要算张源了吧。

    为保障此次复杂气象条件下作战训练,他以技术副台长的身份来到塔台亲自值班,密切关注天气变化。他很清楚,就算有事李战也会安然无恙地飞回来,因此没什么可担心的。

    想到这里,张源下意识的微微要笑了笑,这一幕恰好被薛向东看见,于是薛向东走过来,纳闷问道,“小张,天气怎么样了,你看起来很放松,是不是有好消息?”

    正团喊副团小张,多少显得不合适。不过薛向东比张源大了十岁左右,叫张源小张似乎也没有不合适。总之在场的人听来没有谁觉得不合适的,张源自己也没有觉得不合适。

    薛向东在101团乃至北库场站的威望太高了。

    张源连忙回答,说,“天气会持续转好,不过今天差不多是维持不变的,不知道算不算好消息。”

    “嗯,很好,你们气象部门的工作很重要的,能不能飞怎样飞,全看你们。”薛向东微微颌首道。

    张源略苦涩笑,道,“薛团长,你不用担心,这种天气对李战来说真没有什么的。他在比这还要恶劣的气象条件下飞行过,而且是多次,很有经验。”

    “我是相信他的,否则不会支持他搞复杂气象作训。”薛向东言不由衷的样子很是憋屈。

    “报告!洞幺出现了!”雷达员一声报告给所有人打入了振奋剂。

    薛向东风一般过来站在了雷达员身后,杨锦山拿起送话器递给薛向东,后者呼叫李战,“洞幺洞幺,塔台呼叫,收到回答。”

    “嗞嗞”的电磁干扰声中,李战的声音满镇定,道,“洞幺收到,雷达确认下我位置和姿态,我地平仪受干扰了,完毕。”

    直读式陀螺地平仪在仪表台最显眼的中间位置,飞行员睁开眼睛就能看到那么直观。地平仪是指示机身俯仰和侧倾状态的仪表,极其重要。不管是二代机三代机乃至四代机,或者民航多么先进的客机,地平仪都是极其重要的指示装置。

    不过,该装置的传感元件受到强电磁干扰的情况下,是会产生较大误差值的。更何况,歼-7ii所装备的地平仪其性能和可靠性已经不能和现在三代机上所装载的相比。

    山区中磁场混乱,受到一些干扰很正常。

    雷达员马上确认了01号战机的具体方位和姿态,薛向东向李战通报了相关的数据之后,指令道,“洞幺,保持航向高度,按计划返航,完毕。”

    确认地平仪的确受到干扰出现了较大误差和滞后,李战不敢掉以轻心了。

    他两侧看,能见度很低,这可不是好征兆了,他道,“塔台,我遭遇了大雾,申请上高度,完毕。”

    “洞幺,上六千保持,到三十公里叫,完毕。”薛向东果然指令,他太高兴李战做了正确选择而不是一意孤行继续低空飞行。

    “明白,上六千保持,三十公里好叫。”李战马上拉杆爬升。

    山区大雾是战机杀手,能见度不足一公里,战机被团团雾气笼罩着,飞行员什么都看不见,可比乱流威胁多了。再加上地平仪因受到干扰而存在较大误差,一头扎山上去的几率直线飙升。

    李战艺高人胆大不代表他脑子抽筋活得不耐烦。

    再一次向上穿过云层上到六千,几乎是贴着云层的顶端飞行了,他四处看,没有看到三十公里地标小北库峰。所谓三十公里地标,是指当你到达该地标上空,距离北库场站为约三十公里。小北库峰是北库主峰东北方向的第二高峰次主峰,海拔高度四千米出头,也就是说,小北库峰的峰顶应该是冒出云层一些才对。

    云层又发生了变化,遮盖住了小北库峰。

    无奈之下,李战只能报告塔台后重新下高度,好在当他回到云层之下的时候,已经过了大雾区域。李战不断地和塔台沟通,确认自己的位置确认场站的位置。饶是他对本地区的地表地形滚瓜烂熟,在如此气象如此能见度下,也是近乎抓瞎的份。

    李战不由的暗暗想着,一定要想办法搞个便携式定位装置,实在不行就买民用的gps定位仪!

    他根本没有办法知道自己的具体方位,有地标或者能看见地标的时候还好,可除此之外就是睁眼瞎了。

    不是有北斗卫星定位装置吗?

    未来什么都会有的,可不是现在。至少开过歼-7和歼-的李战很清楚,这两款机型上并无搭载北斗卫星定位终端,包括歼-fr战术侦察机。必须要通过地面雷达来确认自己的方位,无论是前往作战空域还是返场,都离不开地面指挥所的引导。

    可以这么说,上了天的歼-7ii一旦失去和地面失去联系,那就是瞎了眼睛的苍蝇,只能乱几把飞。这就是雷达失去01号战机的踪迹后,薛向东等人如此紧张的原因。

    进入了2010年的中国空军一些部队过得比常人想象中艰难。

    看见了小北库峰后,李战马上进行了报告,接下来就是一马平川的盆地,地平仪恢复如常后,也就不担心会撞山了,哪怕他再一次进入了能见度极低的小雪天气之中。

    李战足足转了三圈才看到跑道,好在气象台上安装的大功率探照灯的穿透力足够强,不然李战要找到机场还是要费一番工夫的。此时在云层之下,放眼望去一片灰蒙蒙,尽管已经不复起飞时的黑暗,能见度却依然的非常差。

    “塔台,我下起落架了,准备三转弯。”李战报告道。

    塔台里,薛向东看向观察员,那上等兵举着望远镜急急忙忙地找呀找,哆嗦着大声报告,“报告!我看不到起落架啊!”

    薛向东猛地朝外看去,能见度估计一公里不到,能看见三转弯的01号战机航灯在闪烁,但是根本看不清楚起落架的状态。

    “洞幺,我看不到你起落架,通场一次,注意高度速度。”薛向东果断下达了新的指令。

    李战回答,“明白,通场一次。”

    通场是为了让塔台确认的他起落架正常放下,这方面李战是不敢逞能的。或者说他心里多少有了一些阴影。

    很稳当的通场,而且是尽量的靠近塔台,于是整架战机一览无遗了。

    前后起落架都已经正常放下,薛向东松了口气,给李战下达了可以降落的指令,李战稍稍上了一点高度,掉个头回来,稳稳当当的着落。

    夜航和低能见度气象下的训练,降落都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尤其对这些二代老机来说。只要你找到机场看到跑道,一定程度上这个科目就算是及格的了。

    舰载战斗机上舰有两大门槛,第一是从甲板上起飞,第二是降落在甲板上,在此基础上再加上一个夜航,难度系数直线飙升。简单地说,能随心所欲在飞行甲板上起降的飞行员,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全军航空兵部队的一等一的王牌。

    一路有惊无险,李战亲自操刀的雨雪大雾天气下的作战训练宣告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