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97章 乐极生悲
    第097章乐极生悲

    厂家的技术代表看着散成了零部件的101号歼-fr瘫在维修车间里,欲哭无泪。这才几个飞行小时,是谁说那小子开飞机只费发动机的?他左右想就是记不起谁说的,否则绝对一口吐沫过去。

    呸!

    战机解体的原因也找到了,首先是单位小时内使用的强度超过了设计冗余量,包括俯冲姿态、速度、过载机动等等一系列动作,其次是在使用过程中战机受到了多方面的外力挤压打击。

    比如冰雹,当时楼以望还特意检查过机身,发现的确有很不少轻微的凹处,但是不会影响正常使用,技术人员分析是在落地的冲击力作用下产生共振,在瞬间把许多铆钉给震了出来。当时战机也的确是在主轮着地后弹起来了一次。

    不过也只是分析了,因为类似的情况谁也没有遇到过,没有先例可供参考。说来说去只能归结于李战特殊的“狗屎运”体质。

    方成河好言相劝并且信誓旦旦保证另外一架歼-fr战术侦察机绝对不会有事,厂家技术代表这才叹息着拿了飞参的数据,在内保人员的保护下离开西县场站返回工厂。

    李战在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他开的歼-fr是还没付款的!是厂家先提供给部队试用,然后进行多轮改进达到部队提出的指标要求后,部队才会正式下订单进行购买!

    震惊!

    这套路太牛了。

    李战对空军肃然起敬,然后感到庆幸,好在不是部队资产,不然又是几个亿没了。

    飞参的数据出来之后,师部马上组织人员进行了研判。最后的结论让众人震惊。李战当时的操作动作每一个都堪称完美,使用精确弹药和普通航弹轰炸这个过程堪称教范。

    尤其是普通航弹轰炸,在当时的复杂气象条件下,他居然做到了全部命中,弹着点居然控制在了百平方米之内……

    先前还有些怀疑李战对地攻击技术不过关所以导致第一次轰炸失败的悄悄话瞬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李战再一次给二师甚至全空军部队树立了新的标准,竖起了新的典范。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通过分析飞参数据总结出来的经验和标准,一定会用在二师的相关训练科目中。

    一直被追赶,从未被超越。

    跑过来一个参谋,对方成河耳语几句,方成河急急忙忙的离开了机库。

    这是抗洪回来的第三天,三河流域的洪水灾害已经被控制住,后续的工作用不上部队了,所以不但李战等人,其他部队也在陆续撤离灾区。

    聂剑锋和唐磊磊嘿嘿笑着走过来,看了看李战又看了看按照部件位置摆在地上整整齐齐的101号歼-fr,就都忍不住笑抽了嘴角。那一边,楼以望、牛耀扬等机务人员也在哈哈大笑。

    叹了口气,李战说,“不明白你们笑什么,我差点光荣了知道不知道?”

    聂剑锋拍着李战的肩膀,说,“知道麻木是什么意思吗?就是搞得多了就没感觉了。你这是第几次了,每一次不都全须全尾回来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小子不是灾星,你是幸运星啊!”

    “一哥,万米高空没了座舱盖还能把飞机开回来,你绝对是这个。”唐磊磊竖起大拇指,眼里早把李战奉为最高榜样了。

    李战看了看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冻伤了的手,说,“幸好当时戴了劳保手套,不然手该冻僵了的。”

    “问题在于,以后我怎么办?我没飞机了。”

    看见李战十分失落,聂剑锋决定说点开心的,“肯定不会少了你的飞机。抗洪归来,你是首功,前面还有一个事迹没落实,按照标准,理应是一等功。如果这一次抗洪表彰再给你来个一等功……”

    聂剑锋比划着李战左胸处挂勋章的位置,感慨着说道,“这里该没位置挂勋章了。”

    “四个一等功……”唐磊磊已经不太能思考了。

    李战笃定地说道,“不会的,如果有,那么只会表彰一个,相信我没错。”

    “三个一等功也很匪夷所思了好不好……”聂剑锋翻着眼睛说。

    李战摊手扬眉——我也很无奈啊——不断扬眉。

    “巧了,今天是周六啊,更巧的是,现在离午饭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最巧的是,副团让我带你外出转转放松一下心情。”聂剑锋笑呵呵地说,一副你懂的神情。

    李战凝眉,神情严肃,若有所思。

    聂剑锋反而尴尬,连忙道,“是让你请客吃大餐,别想歪了。”

    “是你思想不纯正。”李战道,“走,咱们仨搓一顿狠的,回头再请机务的弟兄们来一顿劲抽的。抗洪四天赚了不少拉杆费,听说标准是平时的三倍。”

    聂剑锋啧啧道,“还挺押韵。”

    处得时间长了,又是夜鹰中队的兵,唐磊磊也敢说话了,他略显不满地说,“一哥,你就是太看重物质,其他什么都好。”

    三人往外走去,外面空气一片清爽。

    台风过后,整个世界像是被狠狠洗漱了一把,焕发着小清新,连跑道都似乎干净了一些。场务连的官兵们在远处的场站边缘清理着断指断木,各个单位也在加紧对各自的设备系统进行检修再检修,为早日恢复飞行训练做准备。

    李战瞪着唐磊磊数落,“说我一身铜臭味啊,对啊,没钱怎么办,家里老的小的要吃要喝要生活,地方生活成本越来越高,难道凭一腔报国热血就能扛得住饥饿吗?你小子是没看透事情本质。部队为什么要加工资,上次开会的时候副团传达上级会议精神为什么提到现役军人待遇要略高于地方?归根结底是要让咱们当兵的没有后顾之忧,这样才能更好的专心的把全副身心投入到训练和工作当中去。说我一身铜臭味,肤浅!”

    唐磊磊耷拉着脑袋,“一哥,我错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以后啊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要学会透过表面看本质,更要学会一分为二地思考问题。”李战很享受教授的感觉。

    聂剑锋一针见血地说,“别扯淡了,你小子就是买房了欠一屁股债着急要还清,扯那么高大上干什么。”

    唐磊磊嘿嘿笑着,想起个事情来,低声说,“我听陈副大队长说,咱们团不改装歼七g型了,直接改装歼十。”

    “什么?”李战猛地顿住脚步,诧异地看着唐磊磊。

    相近几个战友都知道李战最念念不忘的是歼-10战斗机,苏霍伊根本引不起李战心里哪怕一点波澜。

    “真的?”李战问。

    聂剑锋很淡定地说,“是真的,而且文件已经下来了,台风登陆的那天下来的。别奇怪,咱们二师是风向标,上头有个什么变化,肯定会直接反应在咱们师身上。”

    “可,可这也太儿戏了吧,一会儿说要改歼十一b型,一会儿说先改歼七g型用着,现在又变了,之前信誓旦旦说不会装备歼十,说是出于后勤保障统一的考虑,现在不但要改装歼十,连文件都下来了……”李战瞪着眼睛说。

    他不是不高兴,而是不敢相信了。放眼望去哪个部队会像二师这样“朝令夕改”,而且是反复多次。

    聂剑锋昂着下巴笑道,“现在你知道二师有多牛了吧,南霸天不是叫着玩的。你抗洪这几天我一直跟着新来的参谋长搞抗台,知道一些消息。空军的保障体系要大改,就比如咱们现在的机务大队,咱们团的只能保障歼七,六团的只能保障苏两七,相关设备完全不通用。未来不是了,全部通用,综合起来,要具备多机型保障能力。你说,改装歼十最大的障碍不就消失了吗?”

    李战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喃喃道,“这是要动大手术啊,牵一发而动全身,恐怕不止后勤保障体系,整个作战体系都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以啊,我的兄弟,你的梦想战机要来了,激动吗?”聂剑锋拍着李战的肩膀,眼里闪着光说。

    李战重重松了口气,望着台风过后特别蓝的天空,道,“老子终于等到了!”

    ……

    一辆勇士通勤车疾驰而来,于成林坐在副驾驶上。勇士通勤车嘎吱刹住,李战三人连忙立正敬礼问好。于成林没还礼,面无表情地说,“李战,上车。”

    李战连忙跳上后座,勇士通勤车疾驰向师部机关楼那边去了。李战沉浸在即将驾驶歼-10b“恶棍”多用途战斗机驰骋蓝天的畅想中,没有注意到于成林的情绪不太好。

    但是聂剑锋和唐磊磊注意到了,唐磊磊说,“副团情绪好像不太好啊。”

    “脸色是有点难看,不过能有什么事,李战是大功臣,还能给他处分不成。”聂剑锋笑道,招呼唐磊磊走人,“大餐吃不成了,回吧。”

    李战想向于成林求证,又不好当着驾驶员的面问,一直熬到师部机关楼下下了车,小跑两步追上于成林,低声问,“副团,咱们团不改歼七g型了,而是改歼十,这是真的吗?”

    继续往前走了几步,于成林猛地站住脚步看向李战,神情十分的复杂。

    “改装的事情回头再说,师长和政委找你谈话。”于成林的语气乍一听没感彩,实则蕴含着复杂的情感。

    李战略感意外,疑惑地看着于成林。

    “你自己上去吧,我在楼下等你。”于成林说。

    目送李战上楼,于成林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点起了香烟。

    师长办公室里头,气氛十分压抑。齐宏和方成河一个坐长沙发一个坐单人沙发,站在他们面前的是陈飞。

    齐宏脸色铁青,强忍着怒火。

    方成河盯着陈飞,再一次问道,“陈飞,你要保证你所说的是事实,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

    目不斜视的陈飞咬牙切齿地说道,“政委,我会为自己的话负责到底!我以党员身份保证以上所讲绝无半点假话!”

    方成河盯着陈飞看了好一阵子,望向齐宏。

    齐宏吐出几个字,“没你事了。”

    “师长!”

    “滚回去!”齐宏发火了。

    陈飞死死咬着牙齿,“是!”

    转体齐步走走向门口。

    “等等!”齐宏忽然叫住他。

    陈飞立正转体面朝过来。

    齐宏对方成河说,“政委,你把张威叫过来。”

    方成河立马起身走到办公桌那里拿起内线电话打给张威。齐宏一向对方成河很敬重,像现在这样吩咐他做杂事从来没有过。由此可见齐宏此时此刻有多么的生气,部队长的气势完全的放了出来。他就是二师的唯一号令员。

    张威很快过来,嗅到了异常严肃的味道,他揣了十二万个小心。

    “把他带到小会议室去,没我的命令不得和任何人接触!”齐宏指着陈飞给张威下命令。

    张威一个激灵,犹豫一下,敬礼,“是!”

    陈飞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痛苦地闭了闭眼睛,失魂落魄地跟着张威离开。

    此时,方成河心里也万分遗憾地叹着气,齐宏这是防止陈飞给李战通风报信统一口径,同时也意味着齐宏要严肃处理李战的这件事情。

    这第一把火到底烧起来了吗?

    还是这就是李战的劫数?

    他终于还是要为摔掉的飞机付出代价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