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61章 停飞
    李战的请假条一递上去,被以最快的速度批准了。上级巴不得他回家散散心什么的,免得窝在宿舍里想不通搞出毛病来。

    师团两级领导也是有苦衷的。

    把其他的都抛到一年不说,接二连三的险情下来,心理素质再强大的人也扛不住劲,哪怕李战的心理报告完全正常,也是让人不能放心的了。

    当然,领导们不得不承认李战运气差这个事实。一次两次还不好说什么,三次了,而且时间间隔如此之近,再不相信运气的人也会动摇。

    对是否让李战停飞,师里团里是有争议的。一方当然是站在李战这边的,以团里为主,眼下的局面是客观原因造成的,因此不应该让李战停飞,另一方则是主要是师领导这边,没很有力的理由,就是觉得这么搞下去对部队对李战个人都没有好处——再来一次怎么办?

    “让他休息休息也好,这半年他飞得够多的了。”

    齐宏一句话决定了下来,暂时休息,而不是书面停飞。

    所以李战不得不空闲下来,除了飞行,其他工作和活动他都是要参加的,可是对于飞行员来说,如果不能飞行,哪还有什么意义呢?

    有多郁闷是可想而知的。

    最关键的是!

    “得损失多少拉杆费!”

    李战咬牙切齿地对陈飞说,这会儿他们在前往县城的通勤车上。

    “你得了吧,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还想着拉杆费。再说了,师里不是对你有意见,恰恰是为了你好。这么说吧,到年底年终总结,一等功跑不了。”陈飞安慰道。

    李战存疑道,“应该不可能了,我已经得了两个一等功,不可能再给我一等功。”

    陈飞揉了揉鼻子,摇头说,“这要看上级怎么考虑了。一般来说,你遇到的这些险情,单独一个拿出来,绝对是一等功。你运气好,呃,或者说运气差,也不对,唉,反正你都遇上了,给你记两次一等功没毛病。”

    说到这里他就苦笑摇头了,“可是谁知道你小子又来一次,又成功了,肯定是一等功的,总不能因为立功太多不给记功吧?”

    记功是有严格标准要求的,说句难听的,就算死人了,如果情节没有达到标准条件,你就评不了该级的功劳。反之,只要你达到了相应的标准条件,就一定能记该级功劳。

    陈飞说得没错,总不能因为立功太多不给记或者降功劳等级吧?到哪也没有这样的情况的。

    不过李战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他无奈地说道,“记不记功我真的无所谓了,对我爸我妈来说,只要我能安全落地,全须全尾的飞完每一个起落,比得了特等功都要高兴。对我来说,只要能飞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不怀疑,但是你要知道,给你记功或者给其他立功的战友记功,很大程度上是给绝大部分没有立功表现的官兵看的。部队的奖惩有多严格你是知道的。你忘了,于副团长那件事情,于副团长立功了,他的机务组挨处分了。奖惩分明,不一个人意志为转移。”陈飞严肃地说。

    摆了摆手,李战不愿意在这些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上纠结了,换话题说,“不讲这个,停飞了我是相当的烦躁。你回家干什么去,也是相亲?前面那些事情都切割清楚了吧?”

    陈飞一下萎了,说,“手起刀落,早切割清楚了。向你通报一下吧,林定茂给立案调查了,王刚也被拘了,但是那块地的情况,我打听过,据说县里铁了心要建高楼,事情还比较复杂。”

    此时通勤车到了国贸大厦,李战拍了拍驾驶员的座椅,“班长,前面靠边停,我们各自回家,你就不用再送了。”

    “是,一哥。”驾驶员回答,咧了咧嘴笑。

    李战看了陈飞一眼,无语摇头,后者摊手耸肩忍不住笑。

    下了车,拍了拍迷彩豹的车门示意驾驶员回去,李战举步往国贸大厦边上的小巷子里走去,陈飞默契跟上。又走进这条熟悉的小巷子,李战心跳加速,想起了上中学时的青葱岁月。

    如今时过境迁,小巷子变得安静了,随着城区管理日趋严格,两侧的地摊不见了踪影,他甚至清楚地记得卖臭豆腐的那一家的具体位置,如今连一块让人追思的污迹也没有留下。

    “以前这条街都是卖小吃的摊,也有卖衣物的,十块钱五双袜子,出口转内销,质量没得说,上中学的时候懒,一买就是二十块钱,都穿了一遍再洗,我记得到了冬天袜子都能立起来。这条街尽头有一家网吧,当年是我们这帮学生的据点,不过你可别以为我中学时代是混过来的,我能考上华清大学已经很说明问题了。那家网吧不在了,房东自己搞了茶室,我知道的县城唯一只是喝茶聊天的茶室,咱们到那坐会儿,把事情聊一下子。”

    李战领着陈飞往里走,一边指着小巷子两侧介绍着,满满全是回忆。陈飞是在镇上读的中学,对县城是不太了解的。从镇中学考上军校成功招飞,他当年也是个风云人物。

    跟一大早就瞌睡震天的老板打了个招呼,两人寻了最偏的位置坐下来。穿背心短裤踩着拖鞋的老板小心翼翼的烫好了茶具,娴熟地给泡上红茶,倒了第一泡,给两人倒了第二泡,这才笑着摆摆手转身直接上楼去了。

    偌大的茶室就李战和陈飞二人。

    “具体什么情况?”李战喝了口茶,声音放得很低,问。

    陈飞说,“我直接把你给我的信封给了郑若琳,一句话也没多说,她发来信息说对不起,然后就再没有联系过。她是聪明人,不会自讨没趣的。”

    顿了顿,他的声音更低了,叹着气,“当兵当傻了,挺明显的局,愣是看不出来。王刚和林定茂一直有肮脏交易。你猜得很对。”

    “王刚是司机和豪车之间的那一层手套?”李战笑了,说。

    “嗯,很明显了。他年纪轻轻坐拥那么庞大的资产,本身就很奇怪了。”陈飞说,看着李战,“你又救了我一命。”

    李战摇头,“如果我不阻止你,也会及时向组织报告。我不能看着自己兄弟掉坑里,组织也不会放着年轻有为的飞行员被引到歪路上去。”

    “想想都不寒而栗,那帮人为了达成目的,简直无所不用其极。”陈飞冷哼着说。

    李战淡淡说道,“一道墙隔开了部队和地方,隔开的是两个世界。更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实在是让人眼花缭乱。参军为什么,从最自私的角度看,参军是为了得到最后一片净土。”

    “说得跟真的一样。”陈飞笑。

    李战问,“百货大厦那块地是怎么回事,县里敢跟部队对着干?”

    “西县的经济情况你不是不知道,看看周围,都一天一个台阶,唯有西县半死不活,已经被认为是市区的后花园了,这话是好听的?是在讽刺你西县干啥啥不行吃喝最在行。县里给逼急了什么不敢干。总之一地鸡毛。”陈飞摇头说。

    李战皱眉说,“这么说以后起飞要大角度爬升或者立即转弯了。”

    “你脑子里就没有除了开飞机以外的思维?”

    “对不起,真没有。”

    “说来说去还是拉杆费。”

    “拉杆费怎么了,不偷不抢,一片丹心报家国的前提下多赚点钱怎么了,再说多飞行的最终目的是提高自身战斗力,更好地保家卫国,更多的为建设一支现代化军队做贡献,为国防建设献出更多的力量。”

    “说得好,李政委。”

    ……

    李战摆摆手又喝了口茶,唉声叹气地说,“停飞了,什么时候给恢复还不知道,已经够烦躁的了,结果家里让回来相亲。你说,有你这么一个前车之鉴,我敢相亲吗?”

    “你大爷的,跟我有什么关系。”陈飞低声骂道,随即觉得有意思,笑道,“看样子你也不是神啊,也是要食人间烟火的嘛。说说,对方是个什么情况,我给你参谋参谋。”

    李战摊手,“不知道,两眼一抹黑,我妈安排的。”

    “我大概能想象到了。”陈飞想起了他老娘一手给安排的几个相亲对象,“大骨架大屁股,好看不好看不是重点,五官算端正,最关键是好生养。”

    李战忍不住笑了,“有经验。”

    “你看着吧,绝对不离十。”

    一想到之前老妈偶尔提到了儿媳妇标准,李战顿时不寒而栗。倘若真如此的话……他下意识地说,“要不我回部队算了。”

    “别介啊,都回来了那就看看去,再说了,春节到现在你没回过家,也要回家看看。我可提醒你,下半年的训练任务更重,要出去驻训,你想回家是更困难的了。”陈飞连忙说。

    李战当然知道下半年的训练安排,可以说航油随便造了,这也是他被停飞后心情比较急的重要原因。现在的训练跟不上,一步落后后面会步步落后。同时也是他不那么羡慕参加阅兵的六团的原因,在没资格参加阅兵的情况下,下半年能够好好地烧几十吨航油,未尝不是很好的补偿。

    虽然在同一个团,但平时两人少有见面说话的机会,部队的管理就是如此,而且二师的管理是出了名的严格。因此两人好好的交流了一下意见,把最近的事情讨论了一下,吃过了午饭才各自打道回府。

    结果李战一到家就挨了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