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 >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冤冤相报
    沈卿见唐喻斟如此,心中委屈更甚,便更是拿起一个茶壶就往地下摔,气势丝毫不亚于唐喻斟。更是将往日苦水全部倾诉出来。

    “我抓着不放?我喜欢了你七年,不惜和父母闹翻也要进宫找你,可你呢,立柳嫣儿为后,对她百般呵护,找了假死的理由为她开脱,我就被你丢在宫中不闻不问。我好不容易出来了,沈家不认我,除了你,我还能指望谁?”

    地上的碎瓷片看得人心烦意乱,唐喻斟也是不知该如何解释,便只得关了门出去躲清静。在花园中绕了一圈,却是被荣端抓了个正着。

    “唐公子好兴致,尚且有心赏花,我家侯爷可是为了侯府生意操碎了心呐尤其是这花了大本钱的无妄阁。侯爷正在找您,还请移步。”

    无妄阁原本就是刚刚建起,又因为荣钦的要求刁钻花了不少银子,而今忽如其来一场地震就这样毁了,实在是让人惋惜。

    唐喻斟也是生在王族少些见识,地震时只想着尽快护着人离开,阁中的物件字画等等都是来不及救下,就连现银也都是下人豁出命去带回来的。

    荣钦这会儿也是刚刚清点明白,想着让唐喻斟继续负责无妄阁的生意。走进书房,唐喻斟便是战战兢兢的开始道歉。

    “荣兄,实在是对不住,无妄阁中的名家字画只救回来一幅,这一场暴雨下来,被埋起来的怕是全都救不回来。当初是你将无妄阁交给我,我才得以安身立命,现下出了这样的事,实在是让人惋惜,至于损失,我也愿意悉数赔偿。”

    愿意赔偿固然是好事,只是唐喻斟出宫时并未带着什么家底,而今生活也是全靠着在无妄阁中的收入,若是再要他赔偿,怕是会让他心中烦闷,无心打理生意。给足了面子,倒不如让他欠下一个人情,继续立在无妄阁。

    再说,这唐姓在重南可是个护身符,纵使不是皇帝,也还是会有用处的。他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自是清楚得很,虚扶了唐喻斟的手臂随即低声说道。

    “我一人分身乏术,总要有人帮忙。再说殿下这些时日经营无妄阁,成本已经收回来了,到了殿下腰包里的银子,便不必再让了。只要殿下愿意继续管理无妄阁,便不必赔偿一分一毫。眼下天灾突降,还需殿下施以援手,无妄阁的情况殿下比我熟悉,还请前去修葺救援。”

    “多谢,侯爷宅心仁厚,只为这一声殿下,唐喻斟必定好生打理无妄阁。”

    唐喻斟道谢后当即离开,沈卿倒是又得了空当,想着再次整治一番顾灼华。

    此刻顾灼华房前是竹枝在守着,见沈卿到来便毫不客气的抬手拦下,正眼也不看便直接冷声开口。

    “我家姑娘需安心静养,沈姑娘请回。”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沈卿竟然双手托着托盘中的羹汤跪在门前,随即低了头朗声回答。

    “沈卿为昨日的冒失向柳姑娘请罪,这是我亲手做的燕窝,还请柳姑娘看在你我昔日情义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

    对于一个跪在地上而且还有身孕的女人,竹枝显然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得看向房间里的顾灼华。

    此刻顾灼华正在悠哉悠哉的吃点心,听声音便知道门外之人是谁,连眼睛也懒得抬、

    “我不记得昔日和你有什么情谊,滚。”

    “嫣儿!如果不是因为喜欢上同一个人,我们会是最好的姐妹,你忘了吗”

    顾灼华虽说心软,但对于看不惯的人却从来不会嘴软,尤其是沈卿这种人。

    “诶呀,还真忘了。我不管什么深情浅情,一个都不想看见。竹枝,送客。”

    “嫣儿,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是真心和你道歉的。你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一定会原谅我的,对不对?”

    说着,沈卿便站起身往房间里冲,双手更是将那碗燕窝一个劲儿的往前送,顾灼华何其聪明,从袖中取出玉箫便直接将那燕窝打翻,而后冷笑着步步逼近一脸无辜的沈卿。

    “不对,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燕窝颜色浅淡,温度高的很,是打算用来烫我吧?见到你我的心情就很不好,所以你最好不要逼我动手,即便是一只手,我也未必输给你。”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沈卿便是直接出手,顾灼华自是毫不示弱,亮出玉箫中的短刃直指沈卿。

    这一下,沈卿倒是真的慌了,她还不想死,一点也不想。

    看着慌乱逃走的沈卿,顾灼华便是笑了出来,拉着竹枝一同往荣钦的书房走去。

    “走,给荣钦送个惊喜。”

    书房内,荣钦正用简化数字计算着府内产业的支出和进账,顾灼华放轻脚步凑到近前,却还是被荣钦稳稳拥进怀中。

    “胆子不小,偷跑出来做什么?”

    “只是手受伤了,腿脚好得很,吓唬了一下沈卿,心情不错,过来看看你。这是账本?赤字不少啊,是因为这次地震?”

    果然还是他熟悉的那个顾灼华,吊打沈卿那样的小喽啰自是不成问题,丝毫不用担心她会吃亏。

    小心护住她袖中藏着的右手,指着账本上的赤字和她解释。

    “侯府的产业有一家酒楼,一家客栈,还有木材生意和布料丝绸生意的铺面,加上无妄阁,一共是五家。地震之后全都塌了,去世的人需要赔偿,下人的月钱需要结清,最重要的是,建筑需要重新修葺,锅碗瓢盆都要重新添置,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顾灼华一知半解的点点头,随即伸手指了指一旁的花名册。

    “找人好说,这地震之后肯定有不少人家日子不好过,不如我们就直接用这些人帮助我们重新修建,不给银子但管吃饭,这样一来,肯定会有人来的。咱们剩下一笔银子,还算是做了善事。若是需要机灵些的管事,竹枝你也带走。”

    顾灼华单手指了竹枝,却见荣钦忽然笑了起来。

    “她是保护你的,怎能带走?这些事有我处理,不必担心。”

    ——内容来自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邪王轻轻爱王妃带球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