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 > 第三十一章 灵龟破天狗!
    永基大厦天台。

    湿润的风轻轻吹拂,昨天半夜乌云打了一晚上闪可滴雨未落,到今天早上反而一片云彩也看不见了。

    “五叔,你要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开坛?”

    杨狰在天台立了一张枣红色的八仙桌子,正对明珠大厦,桌子上摆着黄铜香炉,鲜果蜜饯和三杯茶酒,两边是大红蜡烛,一摞巴掌大的纸马,还有倒扣的海碗,以及黄纸若干。一只刚出水的活龟,桌子上还架着一个熊熊燃烧的炭火盆。

    钱五洗干净双手,冲杨狰温和地笑了笑“不要着急。”

    说完,钱五把乌龟摆在桌上,在龟背上轻轻一敲,龟缩在壳腔里的乌龟倏地弹出了脑袋。

    砰!

    钱五干净利落地砍下了乌龟的脑袋,盛了半碗龟血以后,把死掉的乌龟扔进了旁边的炭火盆里。然后抽出一张压在香炉底下的黄符,拿起朱砂笔蘸上龟血在符纸上刷刷点点,捏起黄符一端到火盆上点燃,掐了个手印,嘴里念念有词

    “太阴化生,水位之精,虚危上应,灵龟化形。”

    随后手腕一抖,符纸上的火焰无风自灭,一股青烟袅袅升起,在空气中聚拢成栩栩如生的乌龟模样,好一会才消散。

    钱五把这张烧焦的符纸从中间裁开两截,叠成两个三角形的护身符,把其中一个吞进嘴里,用眼神示意李阎上前。

    李阎下意识咽了口唾沫,但还是硬着头皮向前迈了两步。

    但是钱五并没有让李阎吞下护身符,而是把护身符放进了李阎的胸口的口袋,也不说话,比划了一个ok的姿势。

    李阎和查小刀对视一眼,转身下楼。

    貘忍不住发问“五叔,赖布衣都破解不了霸王卸甲,你一道符就能搞定?”

    钱五鼓着腮帮子直摇头,一语不发。

    李阎和查小刀再次进入千古传记,金光才包裹住两人全身,李阎就感觉盛放护身符的口袋滚烫无比,他一低头,一只鲜活的乌龟探出了口袋,这小颅一扬,口吐人言,居然是钱五的声音“往正西走,那是风水局的兑位,其他方位都有嗔物埋伏,会引起异像的攻击。”

    吼!

    可惜地是,骷髅大将没有给李查喘息的机会,它见到千古传记金光的一刹那就红了眼睛,拔起黑色军刀横扫过来!

    李阎和查小刀分别从两个方向高高跃起躲过这千军辟易的一击,李阎下意识要反击,被五叔阻止。

    “不要动手,往永基大厦的西面走!”

    李阎和查小刀依言行动,借助周遭复杂的地形闪转腾挪,几个闪身就绕到了永基大厦的西面,发觉这正是骷髅大将挥刀的死角。

    深陷在大地中的骷髅大将左右扭动脖子,可始终砍不到李阎的位置,它怒吼一声,刀柄上一道紫皮大狗闪身而出,居高临下向李阎扑击而来!

    李阎胸口的乌龟当即惊呼“当心,这便是天狗煞!镇凶驱邪,一旦被它咬中就是成了气候的鬼王也难以应对。”

    谁想到他话音刚落,李阎不进反退,赤手空拳和天狗煞撞成一团!

    那天狗煞张着血盆大口,成人拇指粗细的森森犬牙对准李阎的右手一口咬下,谁知道入嘴浑不受力,如同咬中一只装满水的气球,触手状的祸水立即到处炸开,击中天狗煞一头一脸,发生了恐怖的腐蚀性爆炸!

    李阎借势按住这畜生的脑袋,往地上狠狠一撞,膝把它最后一声哀鸣也憋进了喉咙。

    “……”

    李阎按住天狗煞的尸体,语气又轻又快“五叔,我之前试过,这畜生杀不死,该怎么做?”

    李阎刚说完,一道空白的罗盘在他脚下浮现出来,天狗煞的尸体下面同样浮现出一道黑色罗盘,两道罗盘彼此接近重合,最终双双消失不见。

    那天狗煞也彻底死透,不像上次一样化烟重生。

    李阎胸口的乌龟解释说“所谓风水的原理,无非就是用各种人为的方式阻碍和疏导地脉元气的自然流动,地气郁结不畅,才形成了万象龙头,托日天刀,抑或是骷髅大将,万军大帐等等的风水异像。碰到些寻常的风水局,郁结的地气被一旦暴力打破,风水局局自然化解。”

    “可霸王卸甲有三道煞命坐镇,地气并非郁结,而是依托命煞闭合流转,一旦试图使用暴力,非但不能破局,反而会引发元气动荡,异像更加狂暴,宛如直面天威,你越反抗,上天镇压你的劫数就越可怕。可天髓传人有办法直接夺取坐镇风水局的命煞,便是替天改命!”

    ————————————————

    永基大厦四层,招待前台。

    “阿珍啊,下班后有没有空?我请你喝咖啡啊?”

    被称作阿珍的女孩,正是上次为别人解释三栋大楼风水斗法的招待小姐。她正强笑着拒绝搭讪“恐怕不行,杜队长,我下班约了男朋友逛街。”

    她在“男朋友”三个字上加重语气,试图逼退眼前的不速之客。

    “喝杯咖啡而已嘛,能用多少时间?你男朋友什么时候来接你啊?我跟他说嘛。”

    狗腿泽姓杜,人生得又矮又胖,尤其一对肥厚的嘴唇引人注目,蓝黑色的保安服穿在他身上显得不伦不类,有种沐猴而冠的滑稽感觉。他一边说话,一边用色眯眯的眼光在阿珍的胸脯和大腿上来回游荡。

    “咸湿佬!”

    阿珍心里痛骂,可也不敢过分得罪狗腿泽,这名新来的保安队长是陈会长亲自招进来的,陈郎对狗腿泽的态度非常亲切,如果闹大,那倒霉的一定是自己这个小职员。

    “杜队长,我,我还有事,我先失陪。”

    说完,阿珍低头要走开。

    “诶,我问你你还没回答我,别急着走啊。”

    狗腿泽拉住阿珍的手腕,嬉皮笑脸地不撒手。

    “杜队长你放尊重一点,你放开我。”

    阿珍心里简直要气炸,要不是她很看重这份报酬还算丰厚的工作,她一定摘下高跟鞋砸过去。

    “死肥仔!香肠嘴!你老母生块叉烧好过生你!我祝你出门被车撞!讲话烂口舌,现在就发心脏病。”

    狗腿泽当然听不到外表柔柔弱弱的阿珍心里的咒骂,还油腔滑调,满腔搞怪“你叫我一声干哥哥我就放手咯,你……”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眼前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阿珍也用力甩脱了他的手。

    扑通!

    狗腿泽重重地摔在地上,双腿还不断抽搐。

    “真这么灵?”

    阿珍吓了一跳,轻轻捂住嘴,忍不住惊呼道“真这么灵?”

    狗腿泽突然昏厥倒地,引起了一阵不小骚乱,陈郎匆匆忙忙度来到现场,喝问阿珍“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他突然就自己倒在地上了。”

    阿珍委屈地说。

    “遭了!”

    陈郎倒抽一口凉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