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重生螭龙之我超凶的 > 第一百二十章 预备动手
    失落之地。

    剑白盘膝而坐,闭目一言不发,如老僧入定。

    苍穹剑也安静的立在那里,烛九阴似乎也没什么说话的兴趣。

    整个小石山顶都只有凌冽的阴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半晌,剑白突然伸手一挥,几道青色的光芒突然在他手中飞出。

    伴随着呼啸声,整齐的插在了苍穹剑周围。

    他睁开了双眼,灿若晨星的眸中带着丝丝冷笑。

    “果然,苍穹剑也压制不住你的残魂,你的力量恢复了很多啊!”

    苍穹剑身微微一震,从中传出烛九阴略微惊讶的声音“你居然能感受到?这么多年,我果然还是小瞧你了。”

    “彼此彼此,虽说天帝留在剑中的气息已经微弱不堪,但苍穹剑本身也还是属于仙器级别的存在。”

    剑白嘴角微翘“突破剑身的封锁,还能在我面前搞些幺蛾子,想必,离你预计复活的时间不远了吧?”

    烛九阴沉默半晌,突然开口道“我最后向你发出一次邀请,你真的不愿意与我合作吗?”

    剑白心中一动,皱了皱眉头“说起来,你说的那个狻猊的出现,对我的触动还蛮大的,既然你问了,我也想问你一句,你一定要借螭儿的神魂复活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因为她是我至今为止最完美的……”

    “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就可以不必再说了。”

    剑白挥了挥手“若是以前,这样的事情我还算是深信不疑的,但从饕餮和狻猊出现过之后,你觉得你这话,还有几分站的住脚?”

    “烛螭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更不是你创造出来的,她,是龙域的公主,也就是你曾经效忠的主子的女儿,对吧?”

    “呵呵,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苍穹剑的剧烈震动,烛九阴突然疯狂的笑了起来“主子?什么狗屁的主子!”

    “早就知道,既然蛛丝马迹都如此明显了,这件事本身也是瞒不过你了。”

    “没错,烛螭确实不是我的女儿,我出身于龙域,而她的父亲,就是龙域的龙皇!”

    “但是不要误会,我虽曾是他的臣子,却并不是他的奴才,我们是一起打的天下,虽然我最后拥他做了龙皇,但我并不觉得我真就低他一等。”

    “很多血脉不纯的龙族想要吞噬烛螭,是为了得到螭龙之魂和真龙之躯,但我不同。”

    “我烛龙一脉虽只余我一人了,但与螭龙一族是同属上位龙族的存在,我本身就是真龙之躯,对螭龙的身体并不感兴趣。”

    剑白眼神微微一凝“哦?既然如此,那为何你还如此执着于她?”

    烛九阴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剑白发问之后,突然沉默了下去。

    “呵呵,你不会认为,我如果知道了原因,也会对烛螭下手吧?”

    “龙域有许多老家伙的修为都达到了踏虚上三境甚至踏虚巅峰,然而他们明知道惹不起龙皇,知道内情的人,一样还是会打烛螭的主意,你知道为什么吗?”

    烛九阴幽幽的道“因为,无论是人,还是龙,世间万物,只要有灵智的东西,就会止不住贪婪这种。”

    剑白嗤声一笑“你太小看我了,没有什么东西能驱使我对烛螭动手的,即便是我的命,也不行!”

    “剑白,相处这么多年,我自然知道你是个意志坚定之人,但能修到踏虚上三境的人,哪一个不是意志坚定之人?”

    “也许,现在在你眼中,没有什么东西比烛螭更加重要,但你是个天才,修炼的天才。”

    “越到后面,你就会越发现修为的提升带给你的乐趣。”

    “直到,你对修为的,会完超越对烛螭的痴迷。”

    “到那时……”

    “好了,并没有到那时这个机会出现。”

    剑白淡淡的一笑“你说的这些,在我身上是永远不会出现的,烛九阴,这一百多年来,我居然没有发现,你居然还是个如此狂热之人。”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烛九阴的语气终于恢复了平静“哦?你终于要对我动手了吗?”

    “就像你说的,我对踏虚境能做到的事情一无所知。”

    剑白淡淡的看着他“虽不知你还有什么底牌,但总不能在这样放任你继续恢复下去了。”

    ……

    “我去,这死变态太会给我找事儿了吧?”

    花无月手握着玉简,读取完里面的讯息之后,禁不住满脸不满的抱怨道。

    “怎么了,怎么了?”

    “是啊,剑白给你发了什么讯息?”

    看着身边各色的美人莺莺燕燕的围过来。

    花无月不禁一脸便秘的表情,这特么刚回到温柔乡,居然又让他回去找那个杠精。

    脑壳疼。

    “这死变态,让我把烛螭带去幽冥界!”

    先不说他现在是在时不想在去给主角摆笑脸了。

    就算他笑眯眯的去劝说,以那婆娘的性格,肯定不会如愿跟他去幽冥的吧?

    再说这不是夜殇那女人的工作吗,凭什么让他去?

    “又回去找烛螭?”

    “哎呀,这不是正好趁机去把天书要回来吗?”

    “哼哼,就怕某些人,一见到人家腿都软了,别说天书了,没准儿这次人都回不来了!”

    “好了好了,都别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

    秦瑾儿大姐头的派头一摆,总算是把一群莺莺燕燕镇了下去。

    花无月不禁一阵感叹,这瑾儿一句话,可比他说一百句管用多了。

    秦瑾儿皱了皱眉“剑白突然传讯,就为了这件事?是不是烛九阴那里出什么事情了?”

    提到这,花无月脸上也不禁严肃起来“剑白的意思,似乎是烛九阴的能力已经脱离了他的预想,他怀疑烛螭身上还有烛九阴预留的什么后手,所以放在夜殇身边,才是最安的。”

    “要是早一天收到这块玉简,何至于我在重新跑一趟啊!”

    “唉,算了算了,我就是个跑腿的命,老婆们,你们亲爱的小花花又要去劳碌奔波了!”

    “呸,看你明明就挺开心的。”

    “就是就是。”

    “……”

    “我……我走还不行吗?”

    这帮醋坛子,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花无月逃也似得抢出了大厅,化作一道流光瞬间冲天而起。

    “哈哈哈,看到了没,我就说他猴急的很呢!”

    “林琳林琳,你是那个烛螭,是不是真的这么好看?”

    “那当然,我还能……”

    “你们啊,就不能消停点?”

    秦瑾儿摇了摇头。

    她当然知道姐妹们还是玩闹的心思居多。

    毕竟已经好久没有过这样调侃花无月的机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