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偏要宠我宠我 > 第956章:这个孩子不是你的
    严斐然理所当然地说:“因为这孩子是我的啊。”

    薇薇安问:“那如果没有这个孩子,还会有这些呵护和关爱吗?”

    这个问题,让严斐然愣了下。

    严斐然不太习惯考虑没发生过的事,所以薇薇安一问,严斐然脑子里空白一片。

    等他想到要说什么的时候,薇薇安已经转过身,睫毛轻轻眨了下,泪珠就掉了下来。

    薇薇安的反应,让严斐然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他便释然了,孕妇的心思本来就很脆弱,也许是自己刚刚的表现让她不满意。

    为了哄薇薇安开心,严斐然亲自去厨房为她熬汤,煮午饭。

    而他的勤快让佣人们震惊不已,在各色的注视下,严斐然将煮好的饭菜端到薇薇安的房门前,并轻轻敲了敲门。

    “薇薇安,吃饭吧。”

    “没胃口。”

    “你现在不能饿肚子,这是我亲手为你做的,吃一点好不好?”

    多么温柔的声音啊,可惜,不是给自己的。

    房间里的薇薇安流着眼泪,心里很痛,她轻轻闭了下眼,说:“放在餐厅吧,我饿的话,就会吃的。”

    “等你想聊的时候,也来找我,我会一直都在。”

    “好。”

    然而,严斐然并没有等到薇薇安,她饿了,也是自己偷偷溜到厨房拿东西吃,等严斐然赶过来的时候,薇薇安已经回了房间。

    扑了个空,严斐然轻轻叹气,心想这女人究竟是多生气啊,躲自己跟躲什么似的。

    他决定再给薇薇安一晚的时间,若是睡一觉之后,她还是无法释怀,他就不再让她逃避,两个人必须面对面谈谈。

    到了第二天,薇薇安主动走出了房间,而且,打扮得很整齐,似乎要出门。

    看到他这样,严斐然忙问:“干嘛去?”

    “见宁子卿。”

    这个回答让宁子卿皱起眉,以命令的语气说:“不许去。”

    现在,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还不稳定,薇薇安这个时候去见宁子卿,肯定会被那家伙钻空子,趁机挑拨两人的关系。

    严斐然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但他的反对并没有起任何作用,薇薇安冷笑着说:“你不是不干涉我的自由吗,难道要说话不算数?”

    “我的大度,也是要看对象的。

    宁子卿一直对你心怀不轨,我不喜欢你们见面。”

    美眸直视着严斐然,薇薇安毫不客气地说:“你不喜欢的事,我就不能做了吗?

    凭什么!”

    发现薇薇安在赌气说话,严斐然没和她针锋相对,而是放柔了语气,说:“我知道,你是对我昨天的表现不满意。

    那我们重新聊一聊,怎么样?”

    以严斐然的性格,能做出这样的让步,已经是不容易。

    但薇薇安根本不稀罕,因为那份恩宠不是给她的,而是肚子里的孩子。

    如果没有这个孩子,那薇薇安在严斐然面前,依旧一文不值。

    薇薇安承认,就算到现在,她心里也是喜欢严斐然的,面对严斐然的温柔,她会沦陷。

    可这不代表她就没有尊严,要依靠孩子来向严斐然争宠。

    之前那段死皮赖脸博存在感的日子,薇薇安已经过够了,她觉得既然不喜欢,就不要勉强在一起,让两个人都难受。

    况且,薇薇安的身上也是有婚约的,宁子卿一直在等她呢。

    那个男人相信她,总在她最难受的时候给她安慰,薇薇安不能在订婚之后,就将他抛弃。

    所以,这段畸形的关系势必要结束的,为了干脆地了结,薇薇安不介意用一些非常手段。

    深呼吸了下,薇薇安说:“我知道你想聊什么,正巧,我也想和你聊聊。

    那么,我们就一起出发吧。”

    “想聊什么,我们现在就可以聊。”

    “不行,这里没有宁子卿,少了个关键人物,怎么聊?”

    眉头微微蹙起,严斐然问:“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想知道的话,就和我来。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然后继续做你的胆小鬼。”

    这种激将法,对严斐然没有用,他也没有动怒。

    但是,既然薇薇安想让自己跟过去,严斐然便义无反顾地和薇薇安一起出发。

    如薇薇安所愿,她和严斐然在公园的长椅上,见到了宁子卿。

    清晨的公园里,人不多,空气很好。

    但是两个男人一见面,气氛就变得很紧张,空气中都弥漫着火药味。

    薇薇安对此视而不见,对宁子卿伸出了手,问:“我要的东西呢?”

    “在车上。”

    “我和你去取。”

    见薇薇安要跟宁子卿走,严斐然立刻拦住了她,皱眉道:“想要什么,让宁子卿去拿来就好,干嘛要跟过去?”

    “你是怕我跑掉吗,放心,你的保镖那么多,就算我坐上宁子卿的车,你也有办法把我拖下来。

    我都已经习惯了,因为,这就是你严斐然给我的自由。”

    薇薇安的嘲讽,让严斐然心凉,怔忪的片刻,薇薇安便摆脱了他的桎梏,然后跟着宁子卿穿过一条小路,走到他的车子旁。

    他们和严斐然相隔的距离并不远,但是严斐然却突然觉得,薇薇安似乎有意将自己划出她的世界。

    严斐然希望着是自己的错觉,可如果不是错觉……    捏了捏双拳,严斐然有些克制不住身体里的躁动。

    他不想再强装大度,他就是要控制薇薇安,要她远离宁子卿!    在严斐然快要爆炸的时候,薇薇安伸手接过宁子卿递过来的报告,眼神忽明忽暗。

    宁子卿很亢奋的样子,并说:“只要让严斐然看过,一切闹剧就都可以结束了。”

    是啊,一切都可以结束了,再也不用胆战心惊,也不用揣测别人的心思,她可以做回原来的薇薇安,和严斐然不再有缠扯。

    只是……真的可以结束吗?

    发现薇薇安在发呆,宁子卿有些不安地问:“还在犹豫什么呢,是心里还对他存有希望吗?”

    薇薇安立刻否定道:“当然不是。”

    “那就把这个给他看,如果他喜欢的是你,那么他将对这份报告不屑一顾,就像我一样。

    可如果他大发雷霆,就只能说明……他在意的不过是孩子。”

    薇薇安垂下眸子,说:“他在意不在意,和我都没有关系。

    我只是想借着这次机会,和他划清界限,让他别再缠着我。”

    “放心,今天一定会让你心满意足的。”

    说着,宁子卿牵着薇薇安的手,光明正大地走向严斐然。

    看到他们相握的手,严斐然的眸子都快冒火了,对宁子卿怒斥道:“你想死吗,放开她!”

    宁子卿笑容得意,反问道:“我们是订过婚的,牵牵手,需要向尹少汇报吗?”

    “告诉过你,她是我的女人!脑子这么不好,干脆别要算了!”

    严斐然说着,抬手就想教训宁子卿。

    可是薇薇安牢牢抓住严斐然的手腕,神色冷漠:“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教训他,他在占你便宜!”

    “我是心甘情愿的,怎么算是占便宜?”

    严斐然耐性告罄,语气危险地斥道:“生气也要有个限度吧,拿这种事来和我怄气,是不是太幼稚了?”

    “恐怕幼稚的人是尹少,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我应该知道什么?”

    薇薇安语气停顿了片刻,然后狠着心,说着违背意愿的话:“我猜,你应该也知道我怀孕了,然后因为这个原因,对我各种嘘寒问暖。”

    严斐然觉得这话不完全对,开口便要说什么。

    可是薇薇安打断了他,开口嘲讽道:“严斐然竟然喜欢孩子,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更难以想象的是,你竟然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

    这话让严斐然立刻皱起眉头,斥道:“你在胡说什么!”

    “有没有胡说,看这张检查报告单就知道了。”

    薇薇安将报告单塞到严斐然的怀里,然后闭了闭眼,等着他的爆发。

    报告单上的数据,让严斐然的表情慢慢僵了,最后狰狞地开口:“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报告在这,难道还能造假吗?

    而且我为什么要骗你呢?”

    “是啊,你为什么不继续骗我?”

    严斐然的话让薇薇安呆住,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薇薇安准备的腹稿中,严斐然会质问,会愤怒,但不论他如何说,都不会委曲求全。

    “因为薇薇安爱我,”见薇薇安呆住,宁子卿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以一种守护者的姿态,说,“开始的时候,她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她嘘寒问暖,所以什么都不敢说。

    在她发现,你竟然误以为这个孩子是你的,便坐不住了,她受不了我们的骨肉被别人冒领,所以决定和你摊牌。”

    严斐然觉得这个理由很可笑,反驳道:“如果她真的喜欢你,为什么你们认识那么多年,都没有在一起,偏偏我和薇薇安的感情出现了问题,你便趁虚而入了?

    很明显,你就是薇薇安的备胎。

    现在这里不需要你,请你别出现在我们的感情中!”

    “最起码他安慰我了,你又在做什么?”

    薇薇安回过神来,和宁子卿统一了战线,“你刚刚问我,我为什么不继续骗你,现在我告诉你答案。

    我喜欢宁子卿,他是我想携手走过一生的人,请你,不要破坏我们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