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此情无梦 > 第八十九章 花开花落,无可奈何
    楚思晴耐着性子,继续道“与宫主有关系的事情他向来都是亲力亲为,今天怎么转性了?难道是约了别的女人?”

    “你想听实话?”

    阿宇冷淡的目光直直地射进楚思晴少见的带有挑衅意味的眸子里,两个人互相盯着,眼神没有情感交流,只有气势上的互不相让和剑拔弩张。

    “你会说假话?”

    “哼。”阿宇冷笑着,上挑的嘴角里尽显不屑和轻蔑,“他说,你要是问起,就让我告诉你,他担心你累坏了,干脆就不来给你添麻烦了。”

    一字一句,转述得分毫不差。

    楚思晴到底还是与外面某些听惯见惯了的姑娘不一样,听到这些,双颊一下子就变得红起来,又气又羞,半天说不出话来。

    阿宇瞧着她泛红的脸蛋,还有衣领处没有完遮住的青紫,觉得十分可笑“在我眼里,你跟外面那群女人根本没什么不一样。他与你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他的生活还轮不到你来干涉。”

    “干涉?你以为我很喜欢管他的闲事?”楚思晴没有示弱,“我被搞得一身伤,还是拜他所赐。”

    “嗯?怎么,你连你自己想做什么都做不了主?”阿宇挑着眉,玩味地盯在楚思晴的领口,“独孤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如果随便哪一个都要他来承担责任,那他不是要忙死也要冤枉死了?”

    “你!”楚思晴哑口无言,她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是想打听独孤鹰扬的动向,结果反倒将矛头对准了自己,被阿宇明里暗里讽刺了好几回。

    “你别忘了,你姓楚,他喜欢你也不过是暂时的,图个新鲜而已。你的老子毁了独孤的一辈子,他现在怎么对你都是应该的。”

    “你的意思是,我还得谢谢他的不杀之恩咯?”

    楚思晴对他这句话嗤之以鼻,且不说她不是楚家人,就算她是,她也没有责任和义务为上一辈人的恩怨承担后果。

    她从来不认同什么父债子偿,从来也不喜欢所谓的株连,她认为所有打着报仇旗号搞得别人一家上下鸡犬不宁的,不过是害怕日后被报复想要斩草除根而找出的借口和说辞罢了。

    虽说冤冤相报是武林中司空见惯的事情,可她始终不愿意见到无辜的人被牵扯。

    楚思晴不是圣人,她不会轻易原谅伤害过自己的人,不过她的原则就是谁犯的错谁去承担,无关者就随他去吧。

    或许会有人不问前因后果、不讲理地来找她寻仇,她也不会后悔。

    互相的轻蔑,一下子令屋子里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他们本不该独处一室这么长时间,也本不该与对方说这么多的话。

    两个人就在房间里坐着,谁也不搭理谁,谁也不拿正眼瞧谁,谁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阿宇倒是无所谓,他习惯了等待,就算是让他干坐在一个地方几天几夜,他都可以一动不动一直坐着。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等下去是为什么,可他就是觉得这么走不太对劲。

    楚思晴可就不一样了,她早就疲惫不堪了,只是因为烦心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发生,令她不得不强打精神撑着,来回奔波,从而忽视了自己的困倦。

    而现在,她稍微松开了紧绷的弦,倦意便如冲出闸门的水一样,一波一波席卷而来。

    “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是想我帮你找个姑娘陪你,还是想要我陪你?”楚思晴打了个哈欠,说话的语气弱了下来。

    阿宇轻咳了几声,掩饰着内心的紧张。

    他自己有时候都会觉得奇怪,每当有人在他面前提起女人的时候,他可以很淡定、很平静地去听,偶尔会评论,可当有人将女人和他自己联系到一起的时候,他就会非常紧张,甚至有些抗拒。

    二十多年来,阿宇,从来没有过任何一个女人。

    “宫主呢?”阿宇总算是又提到了重点。

    楚思晴想着小梦伤势的严重,一时半刻是无法再来的,又不能透露她的伤情,于是说道“宫主有事要去处理,独孤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达。”

    阿宇迟疑了片刻,才道“门主已安排好人手,宫主打算何时动手?”

    “动手?”

    “青龙和凤舞。”

    楚思晴暗暗忧虑,小梦的确是打算提前对杭家和郗家出手,可是以她目前的情况而言,根本就无法与实力强劲的杭清川匹敌。

    如果告诉小梦,小梦必定不会等到痊愈,这样一来,就会导致她的处境更加危险;

    如果不说,独孤鹰扬那边必定会起疑,一旦他反水,小梦的情况同样不会乐观。

    “我会转告她的。宫主若是认为时机成熟了,自然就会去找他的,你且让独孤安心等着。”

    “嗯。”阿宇最后就从嗓子里这么震了一震,发出一个简单的字音。

    楚思晴捋了捋鬓角的头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先行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阿宇慢她几步,刻意与她保持着距离。

    两个人衣衫整整齐齐,就算有人瞧见,也不会想入非非的。

    “务必转达!”临走时阿宇还不忘多嘱咐一句。

    楚思晴认真地点了点头,在这种事情上,她是不会疏忽的。

    靠着栏杆打盹的伙计感受到身边有人走过,慌慌张张地从睡梦里挣扎出来,眼睛还没完睁开,嘴上跟得却及时“客官慢走!”

    楚思晴直到他走远,才放心回到自己的房里,一边关上房门,一边喃喃道“总算有一个走大门的正常人了。”

    是啊,小梦和独孤鹰扬十次有五次是从窗户跃进来,神不知鬼不觉的;剩下的五次里有三次是用轻功飞上来的,快到令人没有防备;还有两次才是一步一步,和寻常人一样走着进来,踩着楼梯上来的。

    房间里还弥漫着佳人醉残留下的淡淡幽香,闻到这气味,楚思晴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心里一紧,对于佳人醉的药性,她仍旧心有余悸。

    桌子上还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小梦给她分好的瓶瓶罐罐,楚思晴有些小感动,在小梦自己都无比慌乱之下还能为她想得如此周到,为她考虑了那么多,实在是不容易。

    她取出一些药酒,涂抹在自己的手臂上,她要快一点消除淤青,才能帮助小梦。

    对着镜子里的女人,她此刻在问你到底是楚思晴,还是冷舒窈?

    冷舒窈无疑是矛盾的,她一方面盼望着早一点摆脱“楚思晴”的身份,过回正常人的日子。到那时,她就可以做回自己,无所顾忌地接受洛其琛的责任,也可以潇潇洒洒地离开这令人伤心又温馨的地方,她有做花魁的姿色却没有勾引男人的天赋,梦兮芳名的远播,完依仗于小梦个人独特的魅力,她还可以选择回归平淡,嫁给一个真心疼自己的人,过回八年前她生活的模样。

    总之一句话,逃离不属于她的纷争,忘记不该认识的人。

    另一方面,她又不希望结束“楚思晴”的生活,因为一旦她不再是她,那么小梦就又成为了她。到了那个地步,就意味着所有的恩恩怨怨都已了结,也就意味着小梦的生命到了终点。

    她曾悉心照料重伤的小梦,亲眼见证过她的隐忍和坚强,初见时就莫名产生的亲切感,让她在日夜的相处中早就视她为亲人了。小梦也一直在用她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冷舒窈。哪怕小梦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可她为她努力的,都是她心底最温暖的感动。

    然而,眼前的一切,由不得她做主,也由不得她想与不想。

    该来的总是会来,该走的总是会走,该死的也一定会死,正如花开花落,从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不得不开,不得不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