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贞观贤王 > 第184章谈崩了
    第184章

    秦怀道反问着裴律师,为何陛下要和他们世家作对,一下也把裴律师问住了。

    “哼!”裴律师冷哼了一声,不想作答了。

    其实他是知道的,只是他不能说。

    “我刚刚说过,其实不用走到那一步的,就看你们怎么选择,如果非要和陛下这样作对,那么死的肯定是你们,如果换个方式,也许还有补救的办法。”秦怀道看他这样,就笑了一下说道。

    “说的轻松,我们世家控制的那些东西,难道都要拱手让给陛下么?让给那些寒门子弟么?”裴律师不爽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嗯,确实是不能拱手相让,但是不让出来也不行吧?你们也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是彻底全部失去,还是说保留一部分更为明智?”秦怀道继续笑了一下对着裴律师说道。

    裴律师此刻完全是听不进去的,他感觉刚刚秦怀道羞辱了他。

    “既然胡国公不想帮忙,那我就先告辞了,希望胡国公不要后悔?”裴律师站在那里,对着秦怀道拱手说着。

    秦怀道一听,站起来,冷冷的盯着裴律师“你在威胁我么?是你个人威胁我,还是你们世家威胁我?”

    “你,我没有威胁你!”裴律师看到秦怀道这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知道秦怀道敢杀人,更加敢打人,惹火了他,也许在这里,自己就有可能被打。

    “最好别惹我,我秦怀道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秦怀道盯着裴律师说着。

    裴律师听到了,狠狠的说了一句“告辞!”

    说罢,就转身走了。

    马上,外面一个管事的,就在前面引路,带着他出去。

    “老爷,妾身刚刚实在忍不住,怕你上了他的当!”武媚说着就到了秦怀道面前,低着头。

    “上他的当,我可没有那么傻,不过你刚刚的那些反问,问的确实是很好!世家不想让出利益,那是不行的,面饼就这么大,他们把控着不让我们吃,能行吗?我现在就是想要咬一口!”秦怀道说着还冷笑了一下。

    武媚此刻意外的看着秦怀道。

    “没办法,老爷我不惹事,但是事情会惹我啊,书籍一出来,我就知道,会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秦怀道苦笑了一下说着。

    “所以老爷你一直拖着,但是禄东赞走了以后,实在是拖不住了,你才开始印刷的?”武媚试探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秦怀道点了点头。

    “老爷,那,世家可能会对你采取行动的。老爷你要小心才是!”武媚接着小心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嗯,我知道,行,去洗漱吧,老爷我今天出了不少汗!”秦怀道笑着站了起来,对着武媚说道。

    很快,武媚就去安排了。

    而差不多一刻钟后,裴律师去秦怀道府上拜访的消息,就出现在李世民的案头上。

    李世民看完了,皱着眉头。

    “宝琳!”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陛下!”尉迟宝琳马上从暗处站出来。

    “你看看这个!”李世民把刚刚那份报告,递给了尉迟宝琳。

    尉迟宝琳接过来看着。

    “陛下,这?魏国公找秦怀道所为何事?”尉迟宝琳有点不解的看着李世民问着。

    “还能为了什么事情?当然是书籍,他们八成是想要去说服秦怀道,让秦怀道少印刷书籍。”李世民冷笑了一下说道。

    “不可能,之前我们都还商议着扩大呢!伯平不可能会答应他的!”尉迟宝琳一听,立刻摇头对着李世民说道。

    “朕知道,所以,朕有事情要安排你去做,你呢,今天晚上,前往右武卫那边,调集五千士兵,秘密移动到印刷厂北面的密林当中。

    马匹不能出声,脚下要裹着布,潜伏在北面密林,同时和程处嗣商议好,让印刷厂那边的士兵,不要去北面密林视察!”李世民坐在那里,给尉迟宝琳说着。

    “啊?陛下,你的意思是,有宵小想要袭击我们的印刷厂不成?”尉迟宝琳震惊的看着李世民。

    “伯平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那么世家也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对印刷厂有所行动。

    记住了,千万要保密,到了右武卫,你直接调兵就走,那些世家的子弟,全部要控制住,不能让他们走漏风声。”李世民继续交待着尉迟宝琳。

    “是,臣领命,只是这里?”尉迟宝琳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抱拳,接着又问了起来。

    他要在这里当值的,晚上的时候,尉迟宝琳是要站在李世民的房门口到天亮的。

    “让程处亮过来,你就说,你还有事情,让他接替你吧!”李世民对着尉迟宝琳说道。

    程处亮是驸马都尉,也需要当值的。

    “是!臣马上就去!”尉迟宝琳拱手说着,接着李世民给了他一道圣旨和一个调兵符。

    尉迟宝琳拿着圣旨和调兵符,快速的离开了皇宫。

    “朕,巴不得你们行动呢!”李世民冷笑的说着。

    而在秦怀道这边,秦怀道坐在那里,让武媚给他擦背。

    “武媚,你说说,如果世家要阻止印刷厂,他们会采取什么行动,刺杀我?还是说烧毁印刷厂?”秦怀道坐在那里,脑子里面想的都是这个事情,毕竟世家刚刚威胁了自己。

    而晚上,武媚也和自己说过,世家可是蓄养了死士的,所以秦怀道想要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老爷,刺杀你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府上有这么多家兵和左武卫的士兵在,加上这里是长安城,大量的死士冲进来,是不可能的!

    但是暗杀的话,少爷你也是一个练武高手,他们手上也不一定有能与你匹敌的能人,所以,这个事情,也不大可能,妾身看来,还是会针对印刷厂的行动比较多。”武媚在后面帮着秦怀道擦背的时候,开口说道。

    “嗯,话是这么说,但是印刷厂,陛下已经布置了2000左武卫的士兵在,除非世家那边调动几千死士,调动这么多死士,陛下不可能不知道。”秦怀道也开口说了起来。

    他不怎么相信世家会对印刷厂动武,虽然说是有可能,但是世家不可能这么傻,冲击了印刷厂又能如何?烧了又能如何?自己还能继续建设。也不需要多长时间,一个月的时间足矣。

    一个月,又有什么用?犯不上让这么多死士去送死的。

    秦怀道洗漱完了以后,就回到了卧房,怎么睡也睡不着,脑海里面都在推演世家有可能采取的行动。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秦怀道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在京城的一处宅子里面,还坐着十多个中年人。

    “来了!”此刻,一个中年人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就站了起来,接着就听到了敲门声。

    其中的一个人过去开门了,正是裴律师,裴律师从秦怀道的府上出来以后,不敢直接到这里来,而是先回府了。

    直到夜深了,他才乔装打扮了一番,到了这个院子。

    裴律师刚刚进去,里面的那些中年人,就都看着裴律师。

    “没有谈妥,秦怀道这个竖子,根本就不会和我们合作,之前我就说了,没有必要找他谈,各位家里面的家主,就是不相信。

    秦怀道还说,我们给他两千贯钱,简直就是侮辱他,他说他愿意给我们四千贯钱,哼,简直就是羞辱我们。”裴律师往旁边的位置一座,愤愤不平的说着。

    “果真如此?”一个中年人开口问着。

    “难道我还能说假话不成?”裴律师反问了一句过去。

    “那就不好办了,非要走那一步吗?”另外一个人问了起来。

    “不走那一步,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明天早上,印刷厂的书籍就会开始售卖,公告贴的到处都是,而且很多书籍都已经运输到店铺来了!”裴律师反问着他们,问的他们都叹气了起来。

    “长远来看,我们是阻止不了这个事情的!”此刻,崔仁师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只要陛下不在了,我们不让李承乾登基大位,就有可能,当然,想要完全把控住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陛下想要用寒门子弟,完全替换我们,那就不成。”裴律师盯着崔仁师严厉的说着。

    “我知道,可是,哎,若是行动失败了,我们世家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人头落地,哪怕是成功了,也是如此!”崔仁师接着看着其他的人说道。

    那些人都是低着头,他们也在想,一旦行动了,他们将会丢掉多少官职?到底合不合算?

    “魏国公,我建议你,还是再次去拜访赵国公府上,听听他的意见为好!”其中一个中年人,抬头看着裴律师说道。

    “对,听听赵国公的见解为好,赵国公此人,最了解陛下,他的意见,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崔仁师也很赞同的说着。

    “去,我是会去的,本来就要告诉他各位家主的意思,但是行动我估计还是要行动,已经不可避免了,我们这些人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裴律师盯着他们问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