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初唐大农枭 > 第五十八章 赚到了?
    于秋针对刘黑闼的计划其实并不算多复杂,在秋粮成熟之前,将他逼到绝路,让他不得不拿本土世家豪强开刀,在他将自己的计划分情况讲了几条出来之后,李世民便不由自主的点起了头,因为,他的策略,基本与房玄龄猜想的不谋而合,只是他已经具体实施了,而且,将其做成了一个无解的阳谋。

    如果后续一切顺利,那么,李世民将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一个只有草根,没有世家大族的河北。

    并且还能够接手刘黑闼现在带人种植出来的田地,用这些田地里的产出,去赈济百姓,从而很大程度的收获北地民心,将其经营成一块自己在长安城以外的根据地,可谓是一举多得。

    同时,他也在心里认可了于秋的才能,难怪房玄龄此前在得知了于秋的身份之后,特意叮嘱他,这位卢三公子乃是范阳卢氏真正的麒麟儿,在智计方面,绝对属于当世顶尖。

    至于房玄龄为什么对于秋这个素未谋面的人有这样的认知,这还得归功于他的夫人,作为范阳卢氏当代家主卢鸿的嫡妹,原主卢恒宇的亲姑姑,房夫人可是见证了原主十二岁以前的大部分生活,包括如何应对家族内部的争斗。

    “你说的方法很可行,所以对于你说的约法三章,我也没有意见,倒是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如果你的计划都能实现,那么,在我收复河北之后,你本人将会何去何从?”李世民在于秋讲完了一段之后提出疑问道。

    于秋答道,“范阳卢氏在河北的势力早已不是这个家族的部,甚至连一小半都没有,所以,清扫河北只是我的一个开始,至于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太远的事情,现在想了也是无用。”

    李世民又道,“范阳卢氏的门生故吏遍天下,又与各个名门望族相互联姻,想要将其连根拔除的话,除非你能在朝堂上掌握大权,至少做到相位,否则绝无可能,如果你想要出仕做官的话,我或许能给你一些帮助。”

    “我对出仕做官可没什么兴趣,而且,我这人最讨厌欠别人的人情,所以,只能辜负你的好意了。”李世民开的价码不可谓不高,宰相之位,但于秋却是很干脆的拒绝道。

    感受到了于秋有跟自己保持距离的想法,李世民皱了皱眉,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错误的以为,于秋是不看好自己与李建成的争斗,想要保持中立,目前来说,大部分人也都是这样的选择,像李靖,李绩,宇文士及等,比比皆是。

    他却不知,于秋只是单纯的不想将自己的自由,或者说生杀大权交给别人掌握而已。

    “你不留我们在这里吃顿便饭?”见到说完话的于秋开始让胯下的大黑起步返程,李世民看着他的背影问道。

    于秋转身朝他笑了笑道,“以你们伪装的身份,留下来也只能跟那些饥民一起吃野菜糊糊,趁着天还没黑,就有多远走多远吧!刘黑闼要是来了,你们可未必有那么好脱身。”

    摸了摸袖口里面自己刚来的时候李三娘给自己的一块丝帛,李世民最终转身向另一个方向大步走去,不多时,就走出了林子,上了一艘早就停靠在洺水边上的小乌篷船。

    “还要有劳马将军你继续在这村子周边潜伏,及时的将三姐以及卢恒宇想要传递给我的消息传送到卫州大营。”

    “公主在这里,末将自然也会在这里听候调遣,不过,此处终究属于敌营范围,殿下还是要想办法让公主尽快回转才好。”马三宝拱手道。

    “回转?我倒是觉得,三姐留在这里或许更好。”李世民笑了笑道。

    “留在这里?莫非,殿下觉得,公主有可能收服这位卢三公子到门下?”马三宝疑惑的道。

    “可别小看了我这位三姐,她当年孤身一人在关中,不是也收拢了几万义士在麾下么,这卢三公子乃是一个目的性极强的人,他想要颠覆整个卢氏,就必须要借用别人的力量,等某一日他发现了三姐的厉害的时候,或许会主动加入门墙,毕竟,三姐深得父皇宠爱,地位超然,不像我这般,与大哥四弟纠缠不休,让许多人望之怯步。”

    说到这里,李世民的面色不由有些暗淡,兄弟阖墙的局面导致了大唐十成的武力,最多只能使出七成,否则,自己哪里需要借助什么计谋来对付刘黑闼,连最鼎盛时期的王世充,窦建德,可都是他的手下败将而已。

    很快,几人乘坐的船只就靠到了对岸,李世民和秦琼快步上岸,房玄龄领着王君廓,李孟尝等人将其引入骑兵列队之后,他们才算松了口气,一边打马返程,李世民一边又与房玄龄说起了这次会面的事情。

    “卢氏子弟向来桀骜么?”首先说完了于秋口述的已经执行的几条计策,以及自己与他的约法三章之后,李世民再度向房玄龄问道。

    房玄龄摇了摇头道,“卢氏在北地立足已数百年之久,族中教育早已有了一整套体系,卢恒宇身为嫡子,从小接受的都是最严格的教育,学习的也是最高深的学问,断不会是一个桀骜之徒,如果他在您面前表现的桀骜不驯,那么,他一定是伪装的。”

    “那他伪装的目的是什么呢?这可是他主动邀本王合作的,是他在求本王帮助他办事情,难道不应该对本王表现的恭顺一些么?”

    李世民为人处世,一向随意和蔼,即便是身为亲王,也很少在别人面前拿架子,更不会在房玄龄这样亲近的人面前耍什么王爷威风,都是以‘我’自称,这会儿连本王这个自称都用上了,可见先前于秋对他的态度确实不怎么好。

    闻言,房玄龄却是摸着胡须笑了笑道,“这或许正是此子的聪明之处,越是有求于人的时候,越是摆出一副相互平等,甚至高人一等的架势,把前景描绘的很好,目的,就是为了让谈判对手感觉不到自己在合作中吃了亏,甚至,有种自己占了便宜的感觉,从而忽视了他其实是在求人做事的本质。”

    听了房玄龄的解读,李世民顿时恍然大悟,貌似所有计划,于秋都只是动了动嘴皮子,而自己,却是要因为他的想法,而做足很多准备,可以说,数万大军接下来都是在他的调配下运作,可偏偏,自己先前还感觉是自己占了大便宜,白捡一个海清河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河北。

    其实,自己是被他蛊惑去做了他想要做的事情,达到了他想要达到的目的。

    “倒是小看了此子。”感觉吃了大亏的李世民有些恼火的道。

    说完之后,他又想起了李三娘塞到自己袖口中的丝帛,便也顾不得马上颠簸,将其从袖口拿出,展开观看了起来。

    “这是,卢恒宇的制盐之法和那种叫做豆腐的新式军粮的制作之法。”李世民看完丝帛上书写的数百个小字之后道。

    “是么?这制盐之法既然被刘黑闼公然拿来换粮食,想来应该是有效可行的,如果朝廷掌握了此法,那么今后在盐这方面的收益,应该会大大增加,不过,臣下建议您将其传给长孙郎中一份,他得了此法,或许能帮王府聚敛许多钱财。

    至于这种叫做豆腐的军粮,若是试制成功,对我军的帮助,可比对刘黑闼强,刘黑闼有钱都买不到黄豆,而您,拿钱到临近的山东淮南等地,却是能大批量买到,这样就地供给,不仅节省了许多军费开支,也能去除了东宫对战场的肘制。”

    房玄龄说的长孙郎中,就是比部郎中长孙无忌,而所谓的比部郎中的职责,就是总管钱粮,作为一个拉山头争皇位的亲王,李世民太知道钱的重要性了。

    没有钱财利益,他就拉拢不了人手,没有足够多的人手,他就办不成事情,光是这两年给李渊乃至他的一些妃子的孝敬,就是秦王府一项巨大的开支,所以,长孙无忌实际负责的,其实是帮助秦王府做产业,捞钱。

    听了房玄龄的建议,李世民心里才稍稍好受一些,至少自己有一个三姐帮自己在于秋那里占回了一些便宜,只是以后再跟于秋打交道的话,得提防着点,别让那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把自己当傻子骗。

    而当他发现这张丝帛其实有两层,后面的一层上面是用毛笔画的一些比较复杂的图形的时候,顿时便有些欣喜若狂。

    因为,这些图形上,都有一两句描述它的作用的话语。

    比如,双犁头曲辕犁,一头牛或者三个人可拉动,一日可深耕田地十亩以上。

    四犁头曲辕犁耙车,两头犍牛或者六个人可拉动,一日可深耕细耙,播种二十亩田地以上。

    这个数据,别人的或许看不懂,但是精于政务,知晓农耕的李世民,却是一眼就看懂了。

    在关中,一个人,拉一架犁,一天最多也就能耕出两三亩地,这还是这个拉犁的人是青壮,并且下了死力气,而且耕出来的田地并不算深,因为犁头扎土太深,一个人根本拉不动。

    如果换成双头犁,由三个人拉,一天能深耕十亩的话,至少比原先提升了两三成的耕种效率。

    至于那个一日深耕二十亩,并且还能把耕出来的泥土耙碎,甚至把种都播好的犁耙车,更是将农耕效率提升了两倍以上,谓之神器也不为过。

    要知道,李唐现在人口少,根本不缺地,就算加上河北的人口,辖下的子民也不过二百多万户,一千多万人而已,在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很多田地的情况下,如果耕种效率提升几成都会有巨大的产出加成,何况是一两倍,这些犁如果真的能够得到推广,那么,天下百姓,将再没有粮食的危机。

    “赚到了,赚到了,三姐大功啊!速速回营,召工匠将这些犁耙打造出来。”狠抽了一下战马,率先跑到前面的李世民大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