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清穿的日子 > 第三百五十六听说,年羹尧有个如花似玉的妹妹
    自己一个人跟着王府侍卫往里面走,院子里并没有点多少灯,因而有些昏暗。

    年羹尧只觉得自己左转右转,转了不知道多少门才进到原来来过的院子里。

    这里看样子大概是四爷的书房。

    不对,这里真的会是王府书房吗。

    不一定,说不定只是找了个长的一样的院子而已。

    刚刚路过一片竹林的时候,自己总觉得里面有无限恐怖,当时自己还吐槽说自己这是疑神疑鬼了。

    现在想想,还真不一定是疑神疑鬼。

    林子里肯定是藏着不少侍卫,枕戈待旦,要是自己但凡有一点不敬的行为,大概那些人都能把自己留在当场。

    而且不止那一个地方,这是有好几个地方都有这种感觉,越是靠近这个院子,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还有刚进门的时候,一个老太监看似是跟自己行礼,却一不小心栽倒在自己身上。

    现在想想,四爷府上怎么会有这么不小心的奴才。

    刚刚那个老太监八成是在摸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危险物品吧。

    真够谨慎的,不怪这么多皇子阿哥,只剩下四爷还坚挺。

    年羹尧现在心里有些担心,自己原本是想要跟着四爷的,毕竟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四爷门下的奴才,跟着四爷才是正确的。

    结果现在这么一整,四爷对自己这么大的戒心

    也是自己当初不地道,上任川陕总督的时候用的是八爷的人脉,现在再想回头,四爷这边会不会接纳自己就是个问题了。

    可是无论如何这次自己都得有个结果,毕竟今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回京述职,下次再回京就不一定是什么时候。

    到那个时候再想跟上四爷可就更难了。

    虽然把自己晾在书房里,看似是在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可是年羹尧明白,这些上位者想要用你才会重视你,才会想着怎么折服你。

    四爷现在这个表现不正好是说明四爷还是想用自己的吗。

    只要自己这次表现得可以,四爷就不会真的把自己拒之门外。

    书房里放着冰山,手边还有画本子可看。

    饿了渴了也都有人伺候,并不难过,不就是等着么,等就是了。

    胤禛是吃完了饭,又在静娴那里喝了一盏茶才去的。

    一进门就冲年羹尧摆摆手,“坐,不用多礼。”

    年羹尧并没有拿大,依着规矩行了礼才起来。

    胤禛等他坐下才对后面的苏培盛说,“去给亮工上一杯解暑的茶来。”

    其实年羹尧在书房里坐了这么久,身上哪里还有什么暑气。

    书房里可是一直放着冰山的。

    再加上之前他自己想的那些东西,这身上可都是吓出一身的汗来,哪里用的着什么解暑的茶。

    不过主子赏赐的,那就是主子给你的荣耀,哪里有做奴才的推辞的道理。

    年羹尧赶紧站起来又谢了恩,这才接过解暑的茶来,小口的喝着。

    再者,这个时候四爷叫上一杯凉茶,明显的就是在给个甜枣。

    年羹尧这时候才放松下来。

    刚刚一通下马威,现在又给一颗甜枣,真是没把自己吓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胤禛心里有数,这个年羹尧就是个投机者,哪头好他就往哪边倾斜。

    现在这是看着自己这边又好了,所以才想着过来投靠吧。

    胤禛半点都不着急,就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喝着豆浆?

    可是胤禛不急,年羹尧不可能不急啊。

    他这是来投靠了,现在四爷已经算是起来了,而且四爷还从隆科多那里知道,老爷子心中的人选就是自己。

    不管老爷子是真这么想,还是放出来的烟雾弹,至少胤禛现在是占了上风的。

    年羹尧思虑再三才开口说道,“四爷,奴才这里有个东西。”

    胤禛不急,只是冲他点头示意。

    年羹尧这才说道,“奴才之前潜入八爷那边,知道了关于八爷的一个秘密。”

    说到这里,年羹尧定了定神,觉得自己稳了,“八爷手里握着一份,里面囊括了许多朝中大臣的秘密,奴才知道这份东西藏在哪里。”

    胤禛这回才真是有些惊讶了。

    这个年羹尧真是个人才啊。

    他跟着老八的时候最短,可是却能知道老八最大的秘密,可见这样的人心里也是有成算的。

    这样的人用好了可以顶大用,用不好说不得就得被反噬。

    胤禛虽然惊讶,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他端起桌上的豆浆轻轻喝了一口,“嗯,亮工是个有心人。”

    年羹尧听他这么说心里才真正放下来。

    最后这句话虽然没有明着表露出什么来,可是四爷本来就不能明着表露什么,那是大忌。

    他能说句话,那就表示人家知道了,想听自己继续往下说,不然只要什么话都不说,自己就没办法继续往下唱这戏。

    因而年羹尧神情激动的上前两步,道,“就藏在赵家当铺里。”

    胤禛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个赵家当铺胤禛是知道的,就在京城西南边,一家小小的当铺,当然不能叫胤禛多去关注。

    因此也就知道有这么一家,具体是谁在背后撑着他还真没去了解过。

    现在听年羹尧这么一说,他就知道了。

    一家当铺要在京城闹市中稳稳当当的,身后肯定得有人。

    而且这家当铺平日里货物的出入量明显不同,自己当初没留意,现在想想确实有问题。

    年羹尧一直被礼送出门,心里还美得冒泡。

    四爷府上的门可不好进,自己不仅进去了,还成功的跟四爷又搭上了关系。

    能不美吗。

    胤禛回后边的时候,静娴还没睡着。

    一见他回来,静娴就赶紧吩咐秋叶去打水。

    “怎么还没睡。”胤禛进来就问她。

    静娴笑着说到,“睡不着,听说年羹尧来了,我不是没见过吗。”

    胤禛就笑,“怎么,你还想见见不成。”

    静娴翻了个白眼说道,“听说这个年羹尧可是有个如花似玉的妹妹。”

    胤禛这才了然,原来是吃飞醋。

    胤禛就笑着点静娴的头,“你呀,怎么就生了个醋坛子的性子,这么多年了,你见爷什么时候有过旁人。”

    俩人又笑闹了半天才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