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剑墟 >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 尊主是谁
    大山中当当地响起悠扬的钟声,不知有多少人迎了出来,好奇而敬畏地侯在迎客亭那边远远眺望着,山路两侧站了一排排的灰衣弟子,恭敬的样子让沈放和洛依凝都有些不适应。

    一路到了主峰的山腰处,那片山间缓台上,已经站着十几个人等在那里,或是中年或是老者,无不气息深沉浩淼,气度威不可及。

    最前的老妇人容颜间竟然与银月婆婆有八分相似,和蔼地冲沈放与洛依凝微笑着。

    “是金月婆婆,金月婆婆可是咱们神仆门的门主,还有十二位长老。”

    慕容晓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上域宗门出动了这么大的阵仗迎接,她都胆怯了,低声给沈放介绍后,鼻尖都微微冒汗。

    那位金月婆婆笑着迎了上来,与银月婆婆对视了一眼,冲她微微点头,然后冲沈放和洛依凝道“走吧,尊主就在峰上,已经等你们多时了。”

    转过身,这次她亲自带路,率先走在前边,可以看出对这次见面是有多重视。

    沈放和洛依凝知道,上域的一门之主其身份是有多高,人家亲自带路,两人又是诧异又有些压抑,对于即将见到的那位尊主更好奇了,不知尊主到底和他们有什么渊源,会出动这么大阵仗,安排与他们相见。

    这一刻不便多问什么,带着满心的疑惑随着后边。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上主峰,远远地看到主峰山间平台处,青松如盖,松下一雅致的石桌石椅,石椅处,一中年美妇坐在那里,正抬头向山路上望过来。

    沈放和洛依凝也抬头,与那中年女人眼神看到一处,两人一时目瞪口呆,脚步顿住,仿佛再也不会动了一样。

    松下的中年美妇微笑着站了起来,向前迈出一步。

    “沈放,依凝,那就是尊主了。”

    金月婆婆低声说着,不过这个时候沈放和洛依凝谁也没有听到她的话。

    两人全都紧紧地盯着松边的那中年妇人。

    沈放眼中全是错愕难解,以手抚额,眼中带着震惊与不可思议,不敢相信,那位尊主原来竟然是这位长辈。

    这简直超出了他的想像范围,没见面之前,是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的。

    也直到这时,才明白尊主所说的与他们有莫大的渊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这位尊主要找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凝儿。

    可能是她知道凝儿一直和自己在一起,而自己身上有一些特征更明显,更适合寻找,所以才让下域的宗门将自己当做应天机之人全力寻找吧。

    这也能解释为何银月婆婆能一口说出她身边还有一个同行女孩这件事,也能解释,为何银月婆婆她们看自己客客气气的,对待凝儿才是发自内心的宠爱与亲昵。

    又转头看向自己的爱人。

    而这一刻,洛依凝眼中已经全是泪水,热泪盈眶,眼圈红着,双臂都在不自禁地颤抖,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站在那里想要扑过去,又怀疑自己在做梦一样。

    “凝儿。”

    中年美妇唤了一声,声音柔和亲切,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亲切与宠爱。

    “九姨,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中年美妇眼中也带着泪水,缓缓点头。

    洛依凝樱咛一声,飞扑过去,一头扑进中年美妇的怀里,她都不知道这是真实还是虚幻了,不管怎样都想牢牢抓住,不想再失去。

    沈放站在那里,仍然目瞪口呆着。

    那中年妇人,正是当年他在洛依凝的闺房中看到的她的九姨。

    在洛依凝小的时候,是九姨带着她历种种艰难,横穿星域,到达虚界,九姨一直待她如亲母,她头脑中传承下来的诸多奇术也都来自于九姨,不过由于在横穿星域过程中耗尽元力,九姨在她四岁的时候就去世了。

    当时沈放还曾见过九姨的尸身。

    哪里想到,那位神仆门大神通的尊主,竟然是洛依凝的九姨。

    无论形象与气息均一般无二,况且凝儿自己不会认错的,那就一定真是了。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九姨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是神仆门的尊主。

    沈放一头雾水。

    洛依凝哭的很委屈。

    自小她身边就没有了父母亲人,九姨也早早地去世,只剩下她一个人在虚界艰难地生存,一直孤独飘泊,内心凄苦,只有与沈放结伴而行这几年才体会到一点关爱与快乐。

    没想到走了这么远的路,到达了小神域之后,竟然能再见到九姨。

    原本她是想学会炼制生命元石之后再去复活九姨呢,九姨这一刻活生生地站在面前,她反而感觉那么不真实。

    “九姨,您修的也是分神术?”

    洛依凝哭了好一会儿,想到这个,眼圈红红的,抹着泪水问着。

    她的分神术是九姨传的,九姨也修行了这项奇术也说的过去啊。

    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九姨突然出现在面前这件事吧。

    中年美妇摸着洛依凝的头,宠溺地点头“凝儿,这些年让你一个人生活,真是苦了你了。

    这是我的本体,当年带着你去往凡域的那个是我的分身。

    分身去世后,我也就感应不到你的方位了,想要找你都无处去找,直到今天才又见到你。”

    洛依凝又泫然欲涕,方才知道果然是这样。

    不管是本体还是分身,那都是九姨,只要知道这些她的心也就踏实了。

    山间缓台处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这一幕。

    “凝儿,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其实现在的这个你也不是你的本尊,你也只是你本尊的分身。

    神凡之隔,凡域的生存物性与法则会让一个人的生命蜕化的,所以不可能让你的本尊亲自过去,你与我一样,都是分身去往凡域的。”

    洛依凝和沈放再次目瞪口呆。

    饶是他们两个一直接触分神术的概念,这一刻思路也有些转变不过来。

    眼前的洛依凝还不是本尊。

    她的本体另有其人?

    洛依凝毕竟长久以来一直有隐隐的感应,还不至少完全茫然无措,沈放却有些接受不了了。

    “凝儿,你再来见一个人。”

    中年美妇宠溺地摸着洛依凝的头,将她身体扳正,搂着她,两人看向后边的洞府出口方向。

    洞府的石门悄无声息地推开,一个一身蓝裙的女人款款行出。

    女人青春靓丽,眉眼如黛,眸若星空,双眉间有一抹惊艳的飞扬神采,行走间占尽了整座山的颜色,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洛依凝怔在了那里,身体仿佛不会动了一样。

    沈放也一下子茫然失神,胸中如被重物撞中,呼吸都不受控制地变得粗重。

    蓝裙女人身上有一种让他刻骨铭心的熟悉感,就像是初见宇文雪、洛依凝时一样,能一眼认出的那种熟悉,甚至都不用别人说,也能一下子知道她和凝儿是什么关系。

    更让他震惊的是,这女人和梁嫣在容貌上就已经像了八分,身上的气质与气息更是像个十足。

    宇文雪、洛依凝和梁嫣虽然都是一个灵魂的,但至少容貌还有那么大的差异,这个女人则比她们更接近梁嫣的样子。

    方才乍一见面下,他都差一点喊出“嫣儿。”

    看着蓝裙女人款款行来,沈放的头脑中一片空白,一时完全不知要怎样反应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