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九五章 阎王登门
    夜色之中,一群人跑过来,当先一人正是白圣浩,看到神侯府众人,却没有意外,反倒是向众人拱手道:“多谢拔刀相助。”瞥见朱雀正坐在地上,忙上前去,看到他腹间流血,急道:“长老,你?”情急之下,也顾不得称呼。

    朱雀摇头道:“不妨事,幸亏神侯府的诸位出手相救。”

    白圣浩道:“王府之中早就设下了埋伏,咱们都中了陷阱,弟兄们损失惨重,如果如果不是神侯府相助,后果不堪设想。”

    朱雀微微颔首,这和他猜想的并无区别,问道:“还剩多少人?”

    “损失好几十名弟兄,不过神侯府的人相助,目下已将那帮伏兵清理的差不多。”白圣浩道:“不过那人在什么地方,咱们还是不知。”

    韩天啸却已经道:“丐帮的人去西苑那边,其他地方交给我们神侯府,大家一起搜找,若是看到皇上,发出讯号便是。”

    百圣浩一听,知道神侯府已经知晓丐帮要找什么人,他知道时间紧迫,来不及耽搁,向朱雀道:“长老在这里疗伤,属下立刻带人找寻皇上。”起身来,向韩天啸拱了拱手,并不耽搁,领着手下众人匆匆而去。

    淮南王府一场恶战之际,旭日镖局却也是气氛严峻。

    丁易图盯着对面那中年人,眸中生寒,但忽然展颜笑道:“承蒙如此瞧得上旭日镖局,既然阁下坚持要走这一趟镖,阁下总该告知真实的身份,否则弟兄们给谁卖命都不知道,实在是说不过去。”

    那中年人含笑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手里这件东西必须送出去。”

    “阁下藏头露尾,今次前来,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丁易图抬手摸着胡须:“其实要知道阁下的来路,倒也不难。”拍了拍手,便即从门外冲进来数人,丁易图含笑道:“这几位投身镖局之前,都是江湖上成名的好汉,对于各加门派的功夫,也是略知一二,阁下既然不愿意自己说,就让他们试试阁下的身手。”

    那中年人叹道:“世风日下,旭日镖局是要对登门的客人下手吗?”

    丁易图目露杀意,冷笑道:“若当真是好朋友,自然是好好款待,可若是要上门找事,那就是另一番说辞了。”使了个眼色,冲进来的三名汉子都不犹豫,挥刀便向那中年人砍了过去。

    中年人双足一蹬,已经从椅子上拔地而起,身在空中,足下一踢,那把椅子便朝当先一人直飞过去。

    这是红木椅子,十分沉重,飞出之时,呼呼带风,当先那人一刀劈下,“咔嚓”一声响,已经将那红木椅子劈成了两半,但去势不减,大刀斜撩,向半空中的中年人划了过去。

    中年人哈哈一声笑,身在空中一个半旋,那大刀撩过来,中年人这一旋身躲过,落下之时,足尖点在刀刃上,不等那人收刀,一脚踢出去,正中那人面门,那人惨叫一声,已经是被踢飞出去。

    他身后两名同伴一左一右两刀斜砍过来,中年人却已经借着那一踢之力,身形后跃,落在了大厅中堂的桌子上,笑道:“丁总镖头,看来贵镖局的镖师武艺实在是稀松平常,我倒是担心这趟镖要是交给你们,还顺不顺利?”

    “果然是来闹事的。”副总镖头白离低喝一声,便要冲过去,便在此时,却听到门外传来骚动,随即有人在门外禀道:“总镖头,外面外面有官差!”

    丁易图一怔,心想这个时候怎会有官差过来,心下起疑,却已经听到镖局正门被重重敲打,更听到门外有人大声道:“快开门,京都府办差,快开门!”

    白离也是诧异,与丁易图对视一眼,丁易图沉声道:“开门!”

    外面立刻传下去,很快便见到外面一阵嘈乱,随即便见到一群京都府的衙差簇拥着一人来到大厅,丁易图见那人一身官袍,不看面容,只看那人的衣襟,正是京都府府尹铁铮。

    丁易图万没有想到这种时候铁铮会带人找上门来,心下很是吃惊,却还是上前拱手道:“可是京都府铁大人?”

    铁铮扫了大厅一眼,道:“丁总镖头,你们这是做什么?”

    白离却已经道:“铁大人,这几人上门托镖,却故意找茬,心术不正,还请铁大人将这几人抓回京都府,好好审问。”

    那中年人已经从桌上跳下来,苦着脸道:“铁大人,你莫听他们冤枉我们。我们听说旭日镖局人脉广,所以想请他们护镖,可是他们非但要据镖,还诬陷我们登门闹事,这这实在是天大的冤枉,还求铁大人明察。”

    铁铮皱起眉头,问丁易图道:“丁总镖头,不做这单生意到也罢了,登门是客,何必要与他们为难?”

    丁易图何等人物,先是这中年人登门闹事,眼下铁铮竟然又带着大批京都府的人在这个时候登门,他立时就知道事情不大对劲,含笑道:“铁大人说的是。”向中年人道:“实在对不住阁下,这趟镖我们接不了,若是阁下觉得怠慢,我向你赔个礼,还请不要责怪。”

    铁铮颔首道:“这事儿就不要再纠缠了。”

    丁易图道:“铁大人亲自登门,不知有何贵干?”

    “丁总镖头,你现在就和我们走一趟,咱们去京都府说话。”铁铮自始至终都是淡定自若。

    丁易图皱眉道:“去京都府?大人,这在下实在不明白,莫非在下有官司在身?”

    “丁总镖头,你可还记得两年前,你有一支镖队从会泽城返京途中,突然被人劫掠,镖队上下尽数被杀,货物也被洗劫一空?”铁铮道:“今晚让你过去,就是此事。本来这事儿派个人过来就能请你过去,不过刚好本官方才带人从这边路过,就顺便带你一起回去。”

    丁易图诧异道:“两年前的事情?”

    “不错。”铁铮道:“此事我们得到了一些线索,不过还要你配合一起。”抬手道:“请吧!”

    丁易图微一沉吟,摇头道:“铁大人,并非草民冒犯,不过今晚草民还有事在身,明日一早,草民定会亲自前往京都府,大人想知道什么,草民到时候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丁总镖头,大人给你脸,你可要兜着。”铁铮身后一名京都府捕头沉声道:“大人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今晚好不容易有时间过问此事,你还推三阻四,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丁易图道:“着实是因为有事在身。大人,这事儿过了两年,就算要继续追查,也不必急在一时,等大人抽出空暇,再查不迟。”

    那捕头冷笑道:“杀人命案,要什么时候查,难道由你说了算?”

    铁铮却是冷着脸,并不说话。

    白离忽然道:“铁大人,那支镖队当时是草民派出,前后事情,草民都是清楚,草民这就和你们去衙门,总镖头知道的我都知道,他不知道的,我也都知道,若是为了调查此案,草民却是最佳问询人选。”

    丁易图也颔首道:“不错,白镖头对当年的事情十分了解,所以!”

    “丁易图,可不只是这些事。”铁铮冷冷道:“调查当年命案固然是一桩事,可还有一桩事情,你必须要和我们回京都府协助调查。”他一双眼睛盯着丁易图:“听说旭日镖局打着护镖的幌子,偷运兵器,可有此事?”

    丁易图脸色骤变,立刻道:“大人,有些话可不能随意说出口。”

    “听说秦淮军团有些将官胆大包天,暗中将军中的兵器偷出营地,而且利用镖队将兵器运送回京。”铁铮缓缓道:“此事不但涉及到秦淮军团的将官,还有驻守城门的虎神营将校,你们旭日镖局卷入其中,自然要将此事说明白。”

    丁易图脸色也冷下来,道:“大人若是这般说,尽管拿出证据来,若是能证明旭日镖局做过这样的事情,丁某甘愿伏法,否则!”目中寒光凛然:“大人还是收回这些话。”

    “要证据的话,就和本官去京都府。”铁铮道:“到了京都府,本官自然会将证据给你看。”

    丁易图却是转过身,走到椅边,一屁股坐下,冷笑道:“若是丁某不去呢?”

    他话声落后,京都府的捕头“呛”的一声拔出刀来,随行而来的二十多名捕快也都按住刀柄,丁易图冷哼一声,沉声道:“来人啊!”一时间从四周窜出一大帮子人,俱都是旭日镖局的镖师和趟子手们,呼啦啦一大群人,少说也有四五十人之众。

    铁铮扫了一眼,却是笑道:“丁易图,你要谋反?”

    “铁大人没有证据,竟然污蔑旭日镖局偷运兵器。”丁易图端坐在椅子上,气定神闲:“丁某军人出身,不受冤屈,若是铁大人执意要逼迫,大可以现在就取了丁某的项上人头。”瞥了铁铮一眼,意味深长道:“铁大人,丁某劝你还是先回京都府想一想,到了明天,如果你觉得丁某有罪,到时候不要你来请,只要派一个人过来,丁某就会登门自证清白,今晚丁某什么地方也不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