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四三八章 忤逆
    齐宁这一刻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此前让他一直疑惑的谜题,在这时终于有了答案。

    白云岛主莫澜沧苦心积虑,令陌影潜伏在建邺京城,除了协助萧绍宗篡位,最紧要的事情便是找机会夺取凤凰琴,齐宁一直都想不明白,以莫澜沧的实力,想要什么会得不到,为何这样一位对音律并不是很感兴趣的大宗师,对凤凰琴却是势在必得。

    为何北宫连城要从自己手中拿走地藏曲。

    现在他终于明白,他们并非是对凤凰琴或者地藏曲有什么兴趣,而是为了引出玄武神兽,夺取玄武丹。

    “三者合一,方能得到玄武丹,所以那几头怪物必然会为了这三样东西明争暗斗,到最后大打出手。”北堂庆道:“凤凰琴在楚国皇宫,就是在北宫连城的手中,紫龙箫则是在汉宫宝库,北堂幻夜自然随时可以取走。大雪山那位下不了山,他在雪山之上无所不能,但只要不下山,对世间也就不存在威胁。黑莲教的那位,神秘莫测,我们对他的情报知之甚少,按照浮萍的计划,让三件宝物分落在三头怪物的手中,自然会引起他们的纷争,而黑莲教那位一旦知道此事,也必定会卷入进来。”

    齐宁微一沉吟,才道:“卓先生在十多年前就透过东海江家,让莫澜沧知道了地藏曲的下落,这自然也是计划中的一环。”

    北堂庆叹道:“中原三大宗师,北宫连城有了凤凰琴,北堂幻夜有紫龙箫,唯有莫澜沧手无长物,所以我们有心要让莫澜沧得到地藏曲,我们倒是愿意将地藏曲拱手奉上,但这些怪物精明过人,若是让莫澜沧轻易得到地藏曲,反而会受到他们的怀疑。莫澜沧知道地藏曲在卓青阳的手中,并没有轻易动手,你可知道缘故?”

    “他担心打草惊蛇。”齐宁道:“卓青阳手中有地藏曲,可是却不会随身携带,抢夺地藏曲的事情,莫澜沧自然不会亲自出手,若是派弟子抢夺,如果没能得手,就很可能会惊动到北宫连城,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莫澜沧不会轻易动手。”淡淡一笑,继续道:“而且莫澜沧觉得自己手中有一张牌可以利用,这张牌打出之后,获取地藏曲的可能性会更大,所以他才会按捺不动,毕竟在十几年前,距离玄武神兽再次出现还有很长的时间,莫澜沧有足够的时间等待。”

    “哦?”北堂庆似笑非笑。

    齐宁道:“陌影从江家口中洞悉了地藏曲的下落,莫澜沧知道后,自然要利用江家与卓青阳的关系。据我所知,这些年来,东海江家一直与卓青阳有书信往来,江漫天自视与卓青阳是知交,而陌影私下里与江漫天关系密切,自然要借助江漫天的手,从卓青阳手中获取地藏曲。”

    北堂庆微微颔首,唇角带着微笑。

    “江漫天之子江随云受过卓青阳的教诲,称卓青阳为老师,这些年江家与卓青阳保持良好的关系,也是希望江随云有朝一日能够进京。”齐宁道:“朝廷对东海世家一直很提防,东海世家子弟能入京为官的寥寥无几,可是有卓青阳这位鸿学大儒举荐,江随云自然能够入入京,事实上,江随云最后确实是在卓青阳的举荐下进京,江家这样做,一来是让东海世家的势力渗透进朝堂,另一个目的,自然是受陌影指使,让江随云接近卓青阳,从而找机会得到地藏曲。陌影他们自以为得计,但却想不到这一切都是卓青阳设下的圈套,卓青阳一直在等鱼儿上钩。”

    “既然如此,为何卓青阳没有让江随云得手?”北堂庆反问道:“为何反倒将地藏曲交到你手中?”

    北堂庆知道这些秘密,并不出乎齐宁的预料,既然是浮萍组织,那么卓青阳等人与北堂庆暗中一定有联络,浮萍组织的成员虽然在现实中身份各异,但唯独在对付大宗师这件事情上,却是配合默契。

    “因为要保护浮萍!”

    “保护浮萍?”

    “浮萍组织既要将地藏曲交到大宗师的手中,却又不能显出任何破绽。”齐宁叹道:“其实地藏曲交给哪一位大宗师都无关紧要,紧要的是三件宝物必须都要出现。说到底,最后事情发生变化,只因为江随云操之过急。”

    北堂庆笑道:“你继续说。”

    “江随云表现得太愚蠢,或者因为我的出现,在卓青阳面前就显得十分的无能。”齐宁叹道:“江随云本想着进京之后,与卓青阳越走越近,亲密无间,然后找寻机会从卓青阳口中套出地藏曲的下落,但他在卓青阳面前的表现实在很糟糕,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因为他存有目的接近卓青阳,却又害怕卓青阳看透,畏手畏脚,反而不敢轻易询问关于地藏曲的问题,他既然不说,卓青阳当然也不会主动提及。陌影受了莫澜沧的指示,必须要得到地藏曲,所以只能催促江随云尽快行动,江随云最后没有办法,只能铤而走险,派人袭击琼林书院,想要直接抢夺。”

    “你说的没有错,卓青阳也没有料到江随云会派人袭击抢夺。”北堂庆道:“不过江随云出手,正中卓青阳下怀,他故意受伤,等着江随云找到他时,便可以透露地藏曲的下落,重伤之下,留下嘱托,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齐宁道:“只是卓青阳没有料到,那天晚上我却突然出现了,这本不是在他的计划之中。”

    “确实是个意外。”北堂庆点头道:“那时候很多人都知道,卓青阳对你十分欣赏,甚至超过了对江随云这名弟子的赞赏。当时卓青阳使出苦肉计,重伤在身,没有等来江随云,却等来了你,那种情势下,他只能将地藏曲交给你。”

    “所以我得到地藏曲,并非是卓青阳有意安排,而是因为我比江随云早到一步?”

    “卓青阳临时改变主意,将地藏曲交到你手中,才会合情合理。”北堂庆道:“如果他继续向你隐瞒,反而等着找机会再告诉江随云,于情理之上就出现了问题,浮萍计划的每一个步骤,都不允许有任何的瑕疵和差错,一丝一毫也不允许。”

    齐宁道:“那么他当夜突然失踪,也是临时做出的决定?”

    “如果交给了江随云,地藏曲最后落在莫澜沧手中,卓青阳自然可以继续留在琼林书院养伤。”北堂庆道:“但交到你手中,他就不得不消失离开,因为交到你手里,就等若是交到北宫连城的手中,卓青阳担心北宫连城得到地藏曲之后,会找到他询问关于地藏曲的来龙去脉,对浮萍中人而言,尽量不要与那些怪物接触,以免被对方看出破绽,最好的方法,就是消失踪迹。”微微一笑,道:“如你所言,地藏曲落在谁的手中,已经不重要。”

    浮萍中人,自然都是精明过人之辈,卓青阳临时做出的决定,自然是让浮萍计划能够继续顺利进行下去。

    “不过事情的发展并不在你们的计划之中。”齐宁道:“北宫连城确实得到了地藏曲,但楚宫之内的凤凰琴,却落入了莫澜沧之手。”

    “所以大宗师不是神。”北堂庆道:“北宫连城自然没有料到,莫澜沧会派人进入楚宫盗取凤凰琴,北宫连城太过自信,反而让莫澜沧找到了机会。”笑道:“不过要与这些怪物做对手,本就不可能将一切掌握在手中,局面随时都会发生改变。”

    “那么接下来你们准备怎么做?”齐宁问道:“等着他们自相残杀,然后你们收拾残局?”

    北堂庆凝视齐宁,没有说话,他目光深邃,齐宁与他目光对视,竟有一种被他看穿一切的感觉,片刻之后,北堂庆才终于叹道:“你从见到我到现在,并没有叫我一声,你似乎对我们的关系很冷淡!”

    齐宁心想你是小貂儿和锦衣世子的亲生父亲,这确实没错,只可惜我却并不是小貂儿,也当然不可能将你当作父亲。

    “让我这么快接受这样的事实,并不容易。”齐宁犹豫了片刻,终于道:“我生于楚国,长于楚国,但转眼间却留着北汉的血脉,我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样的事实。”

    北堂庆淡淡一笑:“等到那几头怪物被铲除,你我父子攻略天下,你登基之后,依然坐镇建邺,那也并不是不可以。”

    “登基?”齐宁叹道:“你当真希望我当皇帝?”

    北堂庆摇头道:“不是希望,而是一定,不惜一切代价,我都要让你君临天下。”

    齐宁凝视北堂庆的眼睛,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北堂庆一怔,显然很是意外,片刻之后,神情才冷峻下来:“你是说你不想做皇帝?”

    “做一个皇帝,要能够让天下苍生衣食无忧,要有治理天下的才干,而我自问没有那样的才干。”齐宁摇头道:“所以你的希望,不是我的希望,你要送给我的天下,我也从来不需要。”

    北堂庆赫然起身,目中显出寒意,冷声道:“你要忤逆我的夙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