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三五章 铁甲阵
    巍峨绵延的大雪山并不会因为法王的过世而有所改变。

    大宗师固然是人间最为恐怖的存在,但是在天地之间,依然是一颗尘埃,法王在世的时候可以掌控数百里大雪山甚至是整个古象王国,但死后却也只是大雪山一座不起眼的冰雕。

    寒风迎面而来,齐宁虽然用大氅裹着身体,但刺骨的寒意还是从缝隙中渗透进来。

    他很想立刻下山,但此刻却是身不由己。

    本以为教主既然击败了法王,应该很快就会下山,但出人意料的是,教主却吩咐齐宁跟随他往大雪山更深处去。

    没有任何解释,齐宁也无法反抗教主的吩咐,在大宗师面前说不,那实在需要过人的勇气,最无奈的是,就算真的说了不,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齐宁是个聪明人,所以也不去多问。

    那件已经脱毛的黑色大氅依然裹在教主的身上,在积雪之中,教主行走却如履平地,齐宁不知道此人到底要走向何方,但渐渐却感觉到,教主对大雪山的路径似乎并不陌生,身处大雪山上,很容易就会迷失道路,可是教主脚步坚定,在这雪山深处越走越远。

    走了整整两天,齐宁已经是体力匮乏,教主却似乎越来越有精神,他的体力宛若用之不竭。

    齐宁无可奈何,整座大雪山时风时雪,齐宁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辰,忽见到前面不远的教主忽然停下脚步,齐宁正自奇怪,却见到教主忽然间一鹤冲天,竟然拔地而起,还没等齐宁反应过来,教主就如同纸屑飘在空中,附在边上的山壁上。

    齐宁知道教主这时候当然不是要给自己表演轻功,正想看明白教主所为何故,教主却已经如同黑色鹰隼般轻飘飘落了下来,右手一扬,一只白色物事向齐宁飞来,齐宁心下一凛,探手抓住,入手冰凉,仔细一看,却是一朵白色的花朵,这时候已经听到教主道“这是天山雪莲,可遇不可求,你即刻服下。”

    齐宁大是惊讶,仔细一看,见到那花朵晶莹剔透,这才知道竟是珍贵至极的天山雪莲。

    齐宁当然知道天山雪莲之珍贵,可是教主对这雪莲却是毫无兴趣,随意就丢给了自己,这天山雪莲刚刚采摘下来,新鲜至极,齐宁知道这宝物难觅,既然教主相赠,他也不客气,张口边吃,入口冰冷至极,教主也不停步,继续前行,齐宁跟在身后,边走边吃,心想将天山雪莲当做零食一般食用,普天之下恐怕也不多见。

    那雪莲入腹之后,却也是冰冷,若非知道这是世间罕见的宝物,齐宁还真不愿意在这酷寒之下食用。

    雪莲入肚之后,齐宁很快便感觉四肢百骸一阵清爽,本来十分疲乏,那清爽气血一流转,浑身上下竟是再无半点疲惫之感,似乎每一处毛细孔都有力量爆发出来,脚下的速度顿时也快了起来。

    一朵天山雪莲食用完,齐宁甚至也不觉得气候有多寒冷。

    没过多久,便感觉丹田之内那股寒冰真气忽然间反应起来,正在贪婪地将经脉之中那股清爽气息向丹田之内汲取过去,这种感觉竟然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齐宁感觉灵台清明,浑身上下有着前所未有的通透之感。

    教主一句话也不多解释,天色渐暗,忽见教主走到一处断崖边停下了脚步,齐宁走到教主身边,俯瞰下去,见到断崖之下是深深的雪谷,雪谷被一层厚厚积雪覆盖,高低不平,左右两边的山壁也都是参差不齐,不是其他山壁那般平整。

    教主背负双手,低头俯瞰雪谷,始终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教主却忽然间跪倒在地,显得虔诚而恭敬,脑袋贴在雪面上。

    齐宁睁大眼睛,不明所以,忽见到教主身体微微颤动,他更是诧异,探头再次向雪谷瞧过去,除了那皑皑白雪,看不到任何东西。

    教主身为五大宗师之一,性情孤高,齐宁实在想不通这样一位大人物,怎地会在这断崖跪伏在地,普天之下,又有谁能受得起大宗师一跪?

    他不敢吭声,教主跪地不起,天色黑下来,教主依然是一动不动。

    齐宁百思不得其解,本以为教主很快便会起来,却不料这一跪竟然是整整一夜,齐宁几次想伸手去拉教主,终是没敢伸手,他甚至怀疑教主是不是就此死去。

    直到黎明时分,教主终于抬起头,望向天幕,喃喃道“该做我自己的事了。”站起身来,竟是一言不发,转身回返。

    齐宁等教主走出十来步远,这才缓过神,急忙跟上前去,实在忍不住问道“教主,你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为何?”

    教主赫然停步,也不回头,只是冷声道“该知道的你会知道,不该问的,不要多一句话,从现在开始,你跟在我身边,直到我死的那一天。”

    齐宁张大嘴,教主却不废话,继续前行。

    齐宁却是心下一沉,追上去道“你你让我一直跟着你?这这怎么能成,我自己还有许多事情,我!”

    他话没说完,却感觉一股劲气迎面而来,还没来得及反应,那股劲气狠狠撞在齐宁身上,齐宁身体向后直飞出去,随即重重落在地上,他感觉身体就像是散了架一般难受,胸腔憋闷难受,挣扎坐起,却见黑影一闪,教主已经站在自己身边,居高临下用刀锋一般的眼睛盯着自己,声音更是冷酷异常“我只说一次,我没问话,你不用多话,我能杀逐日,自然能杀你。”

    齐宁顿时感觉一股寒意袭遍身。

    教主转身便走,齐宁站起身来,双手握拳,先前教主传授自己操控天地之气的法门,而且赠送天山雪莲,齐宁对他已经颇有好感,孰知此人说变就变,转瞬之间,却成了最为恐怖的存在。

    齐宁苦笑摇头,暗想若是遇上其他的状况,或智或力都可以摆脱困境,唯独面对这些怪物般的大宗师,自己实在是没有半点法子。

    即使是在夜里,教主在雪山中也依然是如履平地,齐宁服用了天山雪莲,体力和精力并不匮乏,远远跟在教主身后。

    如此走了整整三天,依然是从上山的那条路径下山,中途齐宁找到了西门无痕的遗体,背负下山,这日黄昏快到山脚,齐宁还是忍不住问道“我们下山之后要去哪里?”

    教主不回头,也不回话。

    眼见便要下山,这古象国境内本来气候颇为寒冷,但是经过大雪山的洗礼,到山脚处齐宁却感觉气候温暖的很,他居高俯瞰,心下却是一凛,显出惊骇之色。

    却只见到入口处,竟是黑压压的人头攒动,少说也有数百之众,其中有身着僧衣的神庙喇嘛,却还有无数身着皮甲的古象兵士,顿时就明白,阿西达拉下山之后,竟然是召集了人马,在出口布阵,瞧那阵势,竟是要阻止教主下山。

    齐宁皱起眉头,他居高俯瞰,自然看得清楚,对方竟然布下了十几道人墙,甲胄森严,最前面几道都是巨大的盾牌手,后面几排则是弓箭手,这些兵士个个都是人高马大孔武有力,一看就是精挑细选的精兵。

    齐宁知道大宗师都是怪物一般的存在,可是此刻面对近千人马,是否能够冲过去,他实在没有底。

    教主脚步未停,连速度也没有慢下来,近千铁甲在他面前,他却视若无物。

    “大雪山很久没有迎候客人。”从铁甲阵中传出声音“此番有大宗师大驾光临,还请大宗师进我神庙,贫僧也好尽地主之谊。”却正是阿西达拉的声音。

    齐宁知道法王被杀,逐日神庙定然是不甘心,只是没有想到阿西达拉竟然在此摆下如此大的阵势。

    阿西达拉在大雪山上不知教主身份,但此刻显然已经知道教主乃是一位大宗师。

    阿西达拉身为神庙的大呼图克图,而且是逐日法王座下首徒,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大宗师的恐怖,但他依然在此布阵,与大宗师正面为敌,显然也是希望做最后一搏,眼看着法王被害,神庙却放任凶手安然离去,若是传扬出去,逐日神庙在古象王国当然也就无法生存下去。

    齐宁正自寻思教主是不是要退回山上,另寻下山的道路,却猛地感觉身体一紧,一股吸力竟是将他扯向了教主那边,齐宁大吃一惊,却又无力反抗,只等到自己距离教主三四步之遥,那股吸力才消失,而教主依然没有停步,顺着石级一步步向下行,这时候距离铁甲阵最前面的那一道盾墙不过十来步之遥,随即听到铁甲阵中有人一身厉喝,弓箭手都已经是拉弓放箭,嗖嗖嗖之声大作,数百支利箭如同蝗虫一般飞到空中,又倾泻而下,直往教主和齐宁身上袭来。

    齐宁赫然变色,箭矢如雨下,也便在此时,齐宁却分明感觉到四周的空气扭曲起来,那些如同雨点般落下来的箭矢在扭曲的空气之中,瞬间便碎成了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