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五五章 锦衣候爷
    秦大人向动手打人的年轻人行礼!

    秦大人还称呼他为侯爷!!!

    在场所有人都蒙住,脑子一片空白,就连方才痛苦大叫的陈琨一时间也是忘了疼痛,长大了嘴,双目大睁,很快,瞳孔便开始收缩,脸上显出了骇然之色。

    齐宁却是微微一笑,起身来,道“秦法曹来得及时,本侯正想派人去找你。本侯此行东海,奉了圣上旨意,是要替圣上调查一下东海的民情,顺便瞧瞧这东海地面上是否有横行霸道的败类,今日参加这年会,还真是让本侯见识了!”

    秦月歌见到四周众人呆若木鸡,沉声道“锦衣候在此,还不拜见!”

    众人这时候终于回过神来。

    锦衣候之威名,在大楚可说是人尽皆知,作为大楚第一军功世家,无论朝野,都有锦衣齐家的风闻,乡野村夫也会知道守卫在楚国最前线的秦淮军团是由锦衣齐家统帅。

    立国至今,锦衣齐家在天下早已经是一个辉煌的名字。

    谁能想到,眼前此人竟然是楚国四大世袭候之一的锦衣候。

    四大世袭候俱都是帝国重臣,东海地处东南偏僻之处,朝廷虽然偶尔也有京官前来视察,但达到尚书级别的已经是顶天,在东海人的眼中,金刀澹台家已经是灼目的存在,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就算是东海刺史,见到东海水师大都督,那也是要矮上三分。

    而锦衣齐家与金刀澹台家爵位相同,俱都是世袭侯爵,更为重要的是,世人皆知锦衣齐家统帅的秦淮军团,其实力远超过金刀澹台家。

    东海四大家族虽然都是世家大族,除了韩族之外,其他三族如今在东海依然有着根深蒂固的强大实力,但这几大家族在朝廷的眼中,实在是算不得什么,而且自从当年东海王被金刀老侯爷剿灭之后,朝廷就已经对东海进行了整顿,虽然为了安抚人心,并没有对剩下的三大家族动刀,但在东海本地,却并不允许三大家族的人出仕,三大家族的人就算可以为官,也必须在天子脚下,担任京官,随时受到朝廷的监控。

    三大家族财力却是雄厚,但在官府眼中,却也不过是一家财万贯的商人而已。

    在世袭侯爵的眼中,三大家族宛若草芥一般,不值一晒。

    先前还觉得齐宁无法活着走出东海的众人,此时却都已经在为三大家族的前途担忧,卢子恒和陈琨今日激怒了锦衣候,这挨了一顿毒打已经算不得什么,只怕会因此牵累整个家族。

    陈琨如何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魂飞魄散,脚下一软,已经是跪倒在了地上,在场众人见状,再不犹豫,纷纷跪伏在地上。

    齐宁瞥见苗梓逸也已经跪下,径自走过去,扶起苗梓逸,含笑道“苗会长不必如此,今日本侯奉旨体察民情,在观潮楼发生的一切,是看的明明白白。苗会长为人是磊落的,而且心中存有百姓,知道经营药行还要肩负济世救民的道理,只此一条,就足以让人心生敬佩。”

    他口口声声说是奉旨体察民情,只不过小皇帝并没有给他这样的旨意,他这也算是假传圣旨,但齐宁知道就算这话传到向皇帝那边,小皇帝也不会因此为难自己。

    苗梓逸忙道“侯爷,草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侯爷真容,这!”

    “若都知道本侯真容,东海商会的真正面目,本侯还瞧不见。”齐宁淡淡一笑,扫视一圈,见得众人一个个跪伏在地上,他也不让众人起身,只是道“你们都是经营药材生意,药材生意的目的,本就是为民解除病疼,可是今日诸位的表现,实在让人失望,一个个都只知唯利是图,却没有几个人为百姓着想。田家药行不顾路途遥远,携药前来东海,只是想着消除东海百姓为肠游症困扰的痛苦,在场的诸位倒好,却都想着田家药行一旦过来,会坏了你们的生意,因此联手刁难甚至是误入田东家,看来东海这边的药行,朝廷还是有必要要好好管一管了。”

    众人哪里敢说一句,额头贴地,寂无声息。

    “秦法曹,正好你在这里,你通晓刑律,本侯想问一句,造谣诽谤毁人清誉,不知该如何惩处?”齐宁瞥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陈琨一眼。

    秦月歌道“若当真是无中生有造谣诽谤,给人带去极大伤害,按照律法,可杖责二十!”

    “看来咱们大楚的律法倒还健。”齐宁微微一笑,指着陈琨道“你可以将他带回去,细细审问,到底发生什么,众目睽睽,大家都很清楚的。”也不废话,向田夫人道“田东家,咱们先走吧!”

    田雪蓉其实也不想在这里多留,听齐宁招呼,这才走过去,向苗梓逸行了一礼,这才跟着齐宁往楼下去,秦月歌跟到楼梯口,拱手道“卑职恭送侯爷!”

    齐宁很清楚,自己今日在这里亮明了身份,接下来的事情不用自己去处理,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找上门,锦衣齐家的招牌在京城就足够管用,更不消说区区东海。

    撇下观潮楼一群人,齐宁径自出了门,田雪蓉跟在齐宁身后,看着齐宁的背影,先前受的委屈,这时候已经是烟消云散,内心深处从没有像现在这般踏实。

    齐宁走到马车边,这才回过头,见田雪蓉正看着自己,见齐宁回过头来,田雪蓉急忙低头,齐宁哈哈一笑,柔声道“别难过,这事儿还没完,他们欺负了你,我总要好好收拾他们,给你出口气。”

    “不要不要。”田雪蓉咬了一下嘴唇,风韵动人,这才轻声道“侯爷,你你身份尊贵,没必要因为我,而自降身份,和他们和他们一般计较!”

    齐宁笑道“为你出气是一个原因,但也不是因为如此。这东海药行的人一个个自私自利,无人为百姓想一点,也该敲打敲打了。”站在马车边,伸出一只手臂,含笑道“东家,请上车!”

    田雪蓉一怔,见齐宁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眨了眨眼睛,轻声道“你还要赶车吗?”

    “当然。”齐宁道“我将你带来,自然要将你带回去。怎么,觉得我赶车技术不好?”

    “不是的,不是的。”田雪蓉急忙摆手,“只是只是你堂堂一个侯爷,为我赶车,要是被人知道,那!”

    “知道又如何?”齐宁伸手过去,已经牵住田雪蓉上臂,“来,先上车。”不由分说送了田雪蓉进到车厢,自己先解开拴好的缰绳,这才跳上马车,坐下之后,扯过马缰绳,用力一抖,“吁”了一声,便即赶着马车离开。

    田雪蓉透过帘子的缝隙,从后面瞧着齐宁赶车的背影,痴痴入迷。

    齐宁并没有赶着马车往东海商会会馆过去,而是直接往驿馆方向行去,田雪蓉回过神来时,发现路径不对,忙道“侯爷,咱们走错路了。”

    “没有错。”齐宁道“先和我去一趟驿馆,在那边等人,待会儿应该有人会登门给你道歉,你不是要在东海设号吗?总不会想着半途而废吧?咱们既然要做,自然要将事情办的圆满,今天这事儿也一并给你解决了。”

    “啊?”田雪蓉蹙眉道“可是!”

    “你别担心,一切有我。”齐宁赶着马车道“不过有件事情你可千万别忘记了。”

    田夫人一愣,疑惑道“事情?什么事情?”

    齐宁叹道“我该说你是贵人多忘事,还是说你故意装糊涂呢?前天晚上,咱们可是说好的,我要是让田家药行在东海能够顺利设号,你可就!”齐宁后面的话并没有说出口,田夫人俏脸上已经是瞬间布满红霞,低头呢喃道“我我都没有想好!”

    “不急不急。”齐宁洋洋得意道“我这边的事情也没办好,药行不还没有设号吗?你还有时间想,等事情办好了,你再给我答复不迟。”又道“你别有什么压力,我可不是要强迫你做什么,就看你自己的心思,无论答复是什么,我都会顺你心思。”

    田夫人咬着嘴唇,两只纤纤玉手揪着群裾,脸上布满红霞,艳若桃李,妩媚娇艳,低着头也不说话。

    用不了多时,齐宁已经赶着马车到了驿馆前,翻身下马,田夫人出了车厢,左右看了看,见驿馆正门前有四名佩刀护卫,顿时有些拘谨,下了马车,才轻声道“侯爷,我我这样跟你进去,会不会会不会让你为难?”

    “无妨。”齐宁摇头道“正好你也到驿馆里面瞧瞧。”抬头看看天色,笑道“都已经过了饭点,咱们先吃些东西,其实这驿馆里面安排的酒菜,味道也还可以。”转身往驿馆里去,守门护卫认出是齐宁,早已经上前去,上车将马车赶到一边。

    田夫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跟了上去,同齐宁一起进了驿馆。

    齐宁带着田夫人进到驿馆内,驿馆之内的人瞧见,恭敬立在一旁,自然也不敢多看田夫人一眼,齐宁径自带着田夫人到了自家的院子外,忽然想到什么,一拍脑袋道“我都忘记了,该让你先在客厅歇着,怎么将你带到这里来了,要不我先送你去客厅?”

    田夫人忍不住瞟了齐宁一眼,心想你要是真想让我在客厅歇着,方才经过的时候就该说,如今将我带到你院里,还故意说是忘记了,又好气又好笑,只能道“侯爷要是方便,我我进院子看看也可以的。”

    “没问题。”齐宁一副豁达模样“来,东家,请!”

    s:今日第三更,第二更没有如约更新,实在对不住,这第三更就当是道歉的诚意,今天还有一更,原定三更因为补偿改成四更,继续努力,也期望诸君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