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七八五章 弃暗投明
    nt    影耗子闭上眼睛,眼角抽动。

    齐宁摇了摇头,道“既然有人愿意慷慨赴死,我们也不必强人所难。”起身挥挥手“连夜将他送去神侯府,领了赏金,分给大伙儿。嘿嘿,那笔赏金应该能让大家过上两年好日子,这也都是拜这位仁兄所赐。”

    边上几人立时便拖动大网,有人过去打开了门,影耗子立刻睁开眼睛,叫道“且慢!”

    齐宁皱眉道“阁下还有话说?”

    “你说的你说的贵人是谁?”影耗子眼角抽动“神侯府既然知道知道这次行动,又何必何必找上我,直接布下陷阱让我们落进去不就是了?”

    “我也实话对你说,影耗子在京城活动,神侯府确实知道。”齐宁道“但是你们的目标是谁,还在调查中。”

    “其实其实我知道的并不多。”影耗子叹道“我就算说出我所知,你们也不会得到什么。”

    齐宁微笑道“如此说来,阁下是愿意弃暗投明?”在椅子上坐下,问道“那个下是否能先告知名字?”

    影耗子犹豫了一下,才道“我叫灰乌鸦。”

    “灰乌鸦?”齐宁笑道“这名字倒是不差。乌鸦兄,这次行动的影耗子,到底有多少人?”

    影耗子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我的牌号是一三,若是按照顺序我是最后一个,那至少也有十三个人。”

    “你自然不会是最后一位。”齐宁挥挥手,白圣浩心领神会,做了个手势,几名丐帮弟子立时退了出去,守卫在宅子四周,白圣浩也要离开,齐宁却是让他留下,等丐帮几位弟子出去,齐宁这才示意白圣浩解开了大网。

    灰乌鸦从大网之中出来,有些懊恼,齐宁见他冷冷看着自己,含笑道“乌鸦兄莫非还要动手?”

    灰乌鸦道“我既然开了口,就没有退路。只不过为人做事,讲的是诚心,说过的话便不能反悔。”他也不客气,走到桌边,在齐宁对面的椅子坐下,看了白圣浩一眼,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白圣浩和齐宁对了一个眼色,才道“白圣浩!”

    “白圣浩?”灰乌鸦略一思索,才点头道“你是鬼金羊分舵的舵主。”瞥了齐宁一眼,皱眉道“能让白舵主听你差遣,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迟早会知道。”齐宁肃然道“我问你,是谁雇你来京城?”

    灰乌鸦想了一下,才道“眼下他还算不上是我的雇主,只有收下了订金,才算是我的雇主。四天之后,若是到他那里拿了订金,才算接了这单生意。”冷哼一声,道“若是已经拿了订金,做了生意,你们今天就算是碎尸万段,也休想让我吐露一个字。”

    齐宁正色道“乌鸦兄信守承诺,倒是让人钦佩。”

    “不要说这些废话。”灰乌鸦道“你们可知道黑莲圣教?”

    齐宁听他陡然提到黑莲圣教,有些意外,皱眉道“难道你们前来京城,与黑莲圣教有关系?”心想难道上次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之后,黑莲圣教竟然想要在京城策划阴谋,若果真如此,自己难道判断错误,此前京城疫毒与黑莲圣教也有干系?

    “也谈不上和黑莲圣教有关系。”灰乌鸦道“据我所知,八帮十六派上次攻打朝雾岭,朝雾岭差点被踏平,后来江湖上有传言,朝雾岭出了内奸,才让八帮十六派攻了进去。”

    齐宁心下一凛,盯着灰乌鸦,并不说话。

    灰乌鸦压低声音道“这次找上我的就是黑莲圣教的那名内奸,当初是黑莲教四圣使之一的色使段清尘。”

    齐宁闻言,脸色骤变,失声道“是是他?”

    灰乌鸦见齐宁如此意外,倒也有些得意,道“黑莲教的人四处追拿段清尘的下落,而此人却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段清尘找上我的时候,我也很意外。”

    齐宁心思电转,暗想此事既然扯上了段清尘,必然不简单。

    他在朝雾岭的时候,已经确知黑莲色使段清尘出卖了黑莲教,而此人与陆商鹤定有关联,如果是此人召集影耗子潜入京城,那么陆商鹤未必没有卷入其中。

    如今黑莲教在找寻段清尘下落,丐帮却在找寻陆商鹤下落,恰恰这两人又有牵扯,丐帮卷入此事,倒也算是误打误撞。

    “如此说来,前来京城的这些影耗子,都是段清尘招揽过来?”齐宁神色严峻。

    灰乌鸦摇头道“别人是否如此,我并不知晓。段清尘找上我,让我七月十三在京城找他,到时候凭借牌号!”说到这里,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块极为细巧的竹片递过来,“有此为信物,七月十三晚上亥时三刻在庙堂巷西街口等人接应。”

    “七月十三?”

    “不错。”灰乌鸦道“必须要准时等待,早一刻晚一刻,都不会有人接应。到时候碰头时,必须拿出牌号,而对方的暗号,是手里提着一盏灯笼,灯笼上有暗号。”伸出一根手指在桌上虚画了符号,正是那蚯蚓般的图案。

    齐宁这时候明白了几分,问道“段清尘并没有告诉你们目标是谁?”

    “我也问过,他却并无回答。他告诉我说,只要出手,即使没能取到人头,也会有三千两银子,若是得手,便可有两万两银子的报酬。”灰乌鸦道“进京之后,才付订金,除此之外,便再无一言。”

    白圣浩道“你住在长庆客栈,就是为了到时候接头?”

    灰乌鸦点头道“不错。”顿了顿,才道“红蝎子和莽山三狼在京城附近做了买卖,这两拨人很少会在同一时间出手,听到这个消息,我便知道他们也必然会参与此事。据我所知,咱们这行能接到一万两银子的买卖已经是屈指可数,就算是八帮十六派的宗主,在我们这行也就一万两银子的价码,这一次对方的人头竟然值两万两,那必然是非同小可。”

    齐宁心知一万两银子对普通人来说固然是天文数字,即使对这些影耗子来说,那也是无法抗拒的数额,而两万两银子,足以让任何一名影耗子孤注一掷。

    “段清尘是何时找到你?”齐宁微一沉吟,才问道“影耗子分散在各地,要找寻你们的踪迹,并不容易。”

    灰乌鸦略想了想,才道“那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你说的不错,咱们这行各不相连,要一一找到实在不是容易的事情。”淡淡一笑,道“不过虾有虾路蟹有蟹道,熟悉我们的人,真要找寻我们倒也不算困难。”

    “半个月前?”

    灰乌鸦点头道“没有记错,确实是半个月前。段清尘找上我,我还以为他是要我去刺杀黑莲教主,他背叛黑莲教,如今藏头露尾,最畏惧的便是黑莲教主。不过黑莲教主是大宗师,就算给我十万两银子,我也不会去自寻死路。”

    齐宁心想莫说你区区一个影耗子,就算向百影和空藏大师此等武林名宿,那也是不敢招惹大宗师,问道“也就是说,四天之后,你可以再见到段清尘?”

    灰乌鸦摇头道“找上门的是段清尘,但到时候接头的是不是他,我便不能确定了。”反问道“你似乎对此人很感兴趣?”

    齐宁也不多言,从怀里取出一只瓷瓶子丢了过去,灰乌鸦探手接过,皱眉道“这是什么?”

    “投名状。”齐宁微笑道“你既然愿意弃暗投明,总该证明一下自己的诚意。这里面有一颗药丸,你吞下去之后,十天之内,安然无恙,但是十天之后如果没有解药,肝肠寸断,是什么后果,你该知道。”

    灰乌鸦豁然起身,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们过河拆桥。”

    “你不必误会。”齐宁从怀里取了一叠银票丢过去,“这是一千两银子,虽然不多,但至少够你在京城的花销。如果你按我说的做,此事过后,我不但还会给你两千两,而且会给你一份前途无量的差事。”

    灰乌鸦依然神情冷峻,白圣浩在旁道“其实你也没有什么选择。你现在要做的,不过是向我们证明你确实有价值,其实一个人如果有价值能够让别人去用,并不是一件坏事,许多碌碌无能之辈想为人用,那还不够资格。”

    齐宁也是含笑道“灰乌鸦,你是聪明人,心里也清楚,如果我们就这样让你离开,没有谁能保证你不会出卖我们。”

    “我灰乌鸦向来言出如山,承诺的事情,就算是死也不会违背。”灰乌鸦斩钉截铁道。

    齐宁起身道“如果是这样,那你更不必有任何的担心。你既然诚心弃暗投明,那么照着我的话去做,就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灰乌鸦心知齐宁所言不假,这种情况下,为了保密起见,谁也不会掉以轻心,自己想要毫无代价就这样从容离去,那是绝无可能,犹豫一下,才问道“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