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秣马南宋 > 第四百五十八章 破榆林
    第四百五十八章  破榆林

    前进的路上石斌并没有因为出了临安那可恶的牢笼而感到多么愉快,反而不断的感到沧桑和凄凉。被荒废的田地随处可见,空无一人的村庄也比比皆是。这让石斌有了一种早日把理宗赶下台自己取而代之的想法。

    反正他本就不是赵家的忠臣,这么干也不会有任何愧疚。何况这是为了让黎民百姓安居乐业,所以还有成就感。

    “大人在想什么?”许风见石斌脸色阴晴不定,以为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立刻过来询问。

    “没事,只是看到这荒芜的田地和颓败的村庄有些感触而已。”石斌笑着说道。

    听到这些许风立刻说石斌仁厚,但是又说石斌不该这时候花费精力感触山河破碎,而是应该快点北上结束战斗,尽量多的扩张地盘。在他石斌的地盘上施行仁政保护黎民百姓。

    经许风这么一提醒,石斌意识到自己本末倒置,没想处理问题却去感叹情况危急了。有些惭愧的他立刻下令急行军北上,必须十日内到达榆林。

    日行四百五十里是绝对的马不停蹄,就连埋锅造饭的时候都没有,饿了就在路边啃烧饼。也没有正式的扎营,困了就靠在树旁眯一眯,留下个人做明哨和暗哨而已。

    八日之内石斌便率手下五百精骑到了榆林城下。得知石斌到了陈岩与李庭芝立刻出营门迎接这个前来解围的常胜将军。二人如此客气石斌当然也很礼貌,不仅不摆统帅的架子,还不断的安慰明显惭愧不已的陈岩和李庭芝。

    “石大人,我和李大人这次给大宋丢脸了,整整一年都没攻下榆林这弹丸之城实在是太无能了。”陈岩惭愧的说道。

    数万人马围攻一个不到五千元人驻守的城池,整整一年都没破城确实丢脸,石斌腹诽道。不过为了凝聚人心保证进攻顺利,明面上则说道“其实这局面也不能完全怪二位大人,你们与元人交锋次数太少,不知他们的嗜血和狡诈。破不了城也不是什么大罪过,只要咱们同心同德让北伐成功就好。”

    “谢石大人体谅。”陈岩和李庭芝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愿供鞍前马后供大人差遣,也算是对你的感谢和交些学费。”

    “这些客套话就不多说了,我给二位一个承诺,即使是在赵宰辅定的日子之后破的榆林我石斌也会记二位一功,不会让你们白忙一场。至于赵宰辅那我去应付。”石斌笑道。

    这样的承诺让陈岩和李庭芝立刻不再颓丧,犹如打了鸡血一般精神振奋起来。连连感谢石斌的大气,并再次表示会坚决执行他的命令不打一丝一毫的折扣。

    石斌最希望得到的就是陈岩和李庭芝这样的态度,既然得到了,他就彻底放了心不必担心二人阳奉阴违,敢放开手脚去干了。

    长时间的急行军,人在马上一身骨头都快颠散架,所以在此之后石斌便表示自己要去休息,具体事宜第二天上午再谈。

    进了陈岩、李庭芝为自己搭好的营房,石斌开口道“许风,我看你有话要说。现在没人了,说吧。”

    “大人,你真的相信陈岩和李庭芝会完全遵照你命令行动吗?”许风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信。他二人能力虽然不强但是还是有信誉的。何况在此时言而无信对他们有百害而无一利,他们为何要对我阳奉阴违?”

    “李庭芝卑职不担心,但是陈岩···”许风说到此处皱起眉头来。

    算是明白了许风的担心,石斌笑道“原来你是怕陈岩对我说一套做一套啊。”

    “正是,毕竟是大人夺了他主帅之位,人心难测,难保他不是心口不一。”

    笑着看了看许风并道了声谢要他放心,还没等许风答话石斌便不再理会他,自己睡觉去了。石斌这么信心满满的样子许风知道自己不必担心,扛不住倦意也去休息了。

    日上三竿石斌还没起来,陈岩与李庭芝都有些焦急。因为如今是石斌做主帅,如果要发起进攻,应该由他这个主帅发令,他们不可以越权。但如今主帅没起来,命令不好发出。若是因为这给了元人喘息的机会导致攻城再次受阻就有些可笑了。

    在刚刚开始战斗时二人倒是敢进营房叫醒石斌,但如今却不敢。一是因为他们二人作战不利,二是因为石斌答应过他们会分他们一份功劳。若是打扰了主帅休息,惹得石斌不快收回承诺,那就糟了。

    这样憋着让陈岩和李庭芝太不爽,在就要爆发冲进营房叫醒石斌时,石斌却从营房之中走了出来伸懒腰了。

    见二人站在一旁脸色有些难看,石斌笑道“二位大人在这站着干什么,怎么不进来坐坐?”

    哪里还有心情坐?陈岩性格比较冲动,说道“石大人,我和李大人来这是想请你发攻城命令的,都知道你一路车马劳顿需要休息所以没让叫醒你,谁知你睡到现在。”

    李庭芝虽然没陈岩那么冲动只是缄口不言但也一脸的不快。

    “二位大人真是尽职尽责,原来是怕城中的元人缓过气来。石某在此可以很负责的说,这榆林城我肯定可以一鼓而下,元人不论缓多久的气也没用。”石斌笑道。

    缓再多的气也没用?若是旁人说这话陈岩二人绝不相信,只会认为那人在不知天高地厚的大放厥词,但是石斌说这话他们却不得不信,只是想不出石斌的自信来自何处,所以有些困惑。

    “二位大人是不是一直在找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石斌笑道。

    二人尴尬的笑了笑,表示的确如此,但是就是没找到。

    “二位,石某感觉其实早就有一把打开榆林城门的钥匙摆在你们面前只是你们没有发现而已。”

    早就有一把打开榆林城门的钥匙摆在他们的面前只是他们没有发现?陈岩与李庭芝听后感觉不可思议,偷袭、强攻、劝降、佯装撤退,把能想到办法几乎都用到了却还是没攻破榆林,怎么还会有钥匙摆在面前?

    “二位大人是不是感觉不可思议?”

    当然不能承认不可思议,因为这样太尴尬,陈岩与李庭芝只是不言语,看着石斌等他给出答案。

    “你们错就错在不该一开始将榆林围得如铁桶一般,让城中元人没看到丝毫生的希望起了死战之心,即使其中有劝降和佯退也没用了。元人不是我们宋人,他们以投降为耻。一旦有了死战之心,更是别想其投降,何况你们还围了近一年。”

    死战之心?陈岩和李庭芝当初就是要全歼榆林元军所以才将榆林围得水泄不通,却没想过元人不仅没因此被压垮反而起了死战之心,导致战斗不利。

    “大人的意思是要我们让出一条路来让元人逃走?”陈岩试探道。

    “不是逃走而是逃出城,咱们在城外做好埋伏歼灭他们就行了。”石斌笑眯眯的说道。

    原来是围三缺一的打法,真是老套得紧,但是恐怕又是对付榆林城元人最有效的办法。人都惜命,有了生的希望就没人会想死。到时候恐怕明知

    是个圈套元人都会闯一闯,想闯出一条生路来。

    所以石斌就下了来军营的第一条命令停止攻击一天,将南门的军队从三万改成五千,多出的两万五千人则埋伏在元人出逃的路上。

    看着城外宋军的调动城内元人感到困惑。宋人不继续增加兵力将榆林攻下却停止攻击且撤掉南门大多数的军队,这是干嘛方便自己逃离吗?

    不出石斌所料,城内的元人立刻分成两派,一派表示应该坚定守城,等黄河以北的元人前来支援。另一派则表示应该抓住这难得的机会迅速撤离榆林,进行‘战略转移’逃回北边去。

    不再铁板一块的元人战斗力自然下降不少,不到三天榆林东城门便被宋军占领,元人与宋军打起了巷战。

    众所周知巷战是最不利于进攻方的,伤亡甚至可能比攻城时候还要大。巷战不过一天,宋军便伤亡三千余人。由于石斌打仗从来就是低伤亡,所以在他看来只要出现了几千人的伤亡就是打了败仗。这是石斌不能容忍的,立刻下令停止攻击,只守住城东就好。

    这样一来,元人又有了喘息的机会和生的希望,越发想逃离榆林回到北边了。

    石斌不过来了五天榆林便被攻破,陈岩和李庭芝不得不从心底里佩服,在他面前更加谦卑了。

    “二位大人,如今榆林城已经破了,但是元人似乎还不是很想离开,应该是害怕在城外受埋伏,所以咱们还得想个办法让他们‘放心’的离开榆林。”石斌狡猾的笑道。

    “大帅说得是,是得想个办法让他们‘放心’离开。卑职以为得让他们感到一出城就肯定能活命。”陈岩说道。

    一出城就肯定能活命?这是个好想法,那如何才能让元人认为一出城就肯定能活命呢?

    如今榆林境内足足有八万宋军,就是出了城都有可能被缠上,所以让元人有这个想法并不容易。

    “大帅,我有一想法。”李庭芝说道。

    “但说无妨。”

    “我认为元人之所以宁可打巷战还是不敢出城是因为害怕出城被我军缠上不得脱身。关键的问题就是因为我军数量太多让他们心生怀疑。所以得想办法让元人认为我们的军队数量减少不足以缠住他们了。”

    数量减少不足以缠住元人?这的确是个好办法。骑兵只要不被太多的步兵围住就肯定能逃走,所以只要给元人一个宋军兵力不足的假象一切就可迎刃而解。

    于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宋军进攻的力度减小了,城外的营帐数量也明显少了很多。七日之后看上去八万宋军只剩下了一半不到。

    元人守将既然能孤军镇守榆林一年必定不是莽夫,立刻派了很多侦骑前去打探消息。带回来的消息是宋军在黄河渡口架浮桥准备渡河支援吕文德。

    吕文德那一路不是榆林的元人可以关心的,他们现在要关心的是怎么逃回去。既然城外宋军只剩一半而且都是步兵,元人自然不再恐惧,在得到消息的当天晚上就逃离了榆林城。

    但是元人不知道的是,榆林城外的宋军其实还有整整七万,渡口那宋军不过一万,只是扎了一个四万人用的营寨而已。

    从南城门逃出的一千多元人骑兵最终逃不过被全歼的命运,在城外三十里铺附近的一个小山沟里被全歼。至此,陕西被彻底收复。

    121205565525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