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燕燕于飞,远送于南 > 第三百零二章 别院家宴
    他们的车驾到别院时,明月清泉已在门口等候了。

    在马车上,楚瞻已向兰茝言明今日要带她来见魏缨。下了马车之后,兰茝有些紧张的拽住了楚瞻的衣袖道“现在我的样貌是乔装过的,以这副模样去见长辈是否不妥?”

    楚瞻反手握住兰茝的手对她道“无事的,母亲早已知晓你的身份,天下谁人不知燕兰茝第一贵女之名,你能去探望她,她定然是欣喜万分的。”

    明月与清泉见到三人前来,恭敬的问侯道“陛下。”清泉早已得知楚瞻身边的人就是兰茝,更收到了楚瞻说这两人是他的妻儿的消息,十分配合的对兰茝颔首道“见过夫人和小公子。”

    明月还对兰茝的武功大有精进,已经能伤了他一事耿耿于怀,见到她时,像赌气的孩童一般侧过头去,小声嗫嚅道“夫人,小公子。”

    楚瞻对二人道”今日我前来拜访一事可告知夫人了?”

    清泉点头道”夫人已知悉,如今正在园中大摆宴席,为……”清泉看了兰茝一眼,这才发现两人都叫夫人有些不妥,但如今魏缨隐居别院,不愿为太后身份,兰茝更是没有任何名分,让他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

    兰茝看出了她的难处,笑道“你就如从前一般叫我楚酒好了。“现在兰茝这个名字也不方便叫。

    兰茝同他们的关系教好,清泉也不同她客套,继续方才的话道”夫人已在院中摆了宴席,为你接风洗尘。”

    清泉的话让兰茝受宠若惊,转头对楚瞻道”既如此我们快进去吧,不要让夫人久等了。”

    三人进入内院,便闻到一阵饭菜的香味。魏缨听到他们的脚步声,赶紧出来迎接,“陛下。”

    楚瞻见到魏缨这般客气,眉头微皱,“母亲,今日只是家宴,无需多礼。“

    魏缨笑道”瞻儿如今是一国之君,在楚国臣民眼中,你的母亲另有其人,今日你带着女子前来已是高调,你我再以母子相称,只怕我在这院中也没有清净日子过了。”

    听了她的解释楚瞻的面色才和缓了一些,又正式对魏缨介绍道”母后这是我的妻兰茝,这是我的孩子银川。”

    魏缨听到楚瞻介绍银川笑意一下凝在了唇边,惊讶的说道“瞻儿,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从来未同我说起过啊。”

    ”夫人……”兰茝本欲向魏缨打招呼,听到她这么问,那些客套的问候之话一下子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楚瞻正饶有兴致的观察兰茝的反应,没有任何要与魏缨解释的意思。

    虽然嵇子仪总称呼他们为“腹黑夫妇”,但是兰茝这道行和楚瞻相比,还相差甚远。

    最后,还是清泉笑着向魏缨解释缘由。听了银川的遭遇,魏缨一下子就伸出了恻隐之心,摸了摸银川的头,对他笑得温和“既然你称呼他们为父母,那应该叫我什么?”

    ”祖母。”银川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这孩子真不错。”银川的这一声祖母让魏缨笑逐颜开。她与楚瞻分别十多年,再相逢时楚瞻已经长大成人,再不像孩童一般依赖她,让她心中十分遗憾。

    如今,他带回了心爱的女子,还附带一个懂事的孩子,让魏缨知道了何谓天伦之乐,她对几人道“快进室内吧,饭菜都快凉了。”

    众人这才一齐进了室内。室内并无布菜的侍女,只有他们几人,桌上摆放着几十盘的菜肴,几乎占据了每一个角落,显然魏缨对兰茝这位儿媳妇是万分满意的。

    明月与清泉守在室外,兰茝、楚瞻、魏缨、银川等四人各坐在桌子的一边。

    兰茝坐下来后,这才发现魏缨气质极佳,举手投足都是一番风致,是一位岁月沉淀出的美人。

    兰茝现在的模样与楚瞻给魏缨看得画像相差太多,她便猜到她是伪装了自己的样子,就如当日楚瞻在北魏时一样,心中对兰茝多了一份疼惜之意,给她的碗中添了许多菜,“听瞻儿说你喜欢北地的食物,我特地命人做了一些,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多谢夫人。”兰茝见魏缨这般随和,心中的紧张感退了不少。

    魏缨又开始询问他们在军营中的一些事,兰茝都拣着有趣的同她说了,比如嵇子仪为了刺探敌情而做女子装扮一事。

    当魏缨听说银川五岁时就随着兰茝入军营时,对他们两人更是夸赞不已“一个女子,一个孩童能够在战争中生存下来,其中的艰难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兰茝轻笑,看了楚瞻一眼道“楚瞻更为不易。”

    魏缨听完楚瞻的话感慨良多,“如今天下未定,你与她要在一起只怕是难。尤其你父皇要你攻打梁国,如今她是梁军主将,若是出手,你二人恐生嫌隙,若是不出手,你父皇那边要如何交代?他定会出手逼你出战。”

    楚瞻知道魏缨聪慧,不似一般的闺中妇人,这才同她商议此事“我归国后虽迅速掌握西楚政权,但为了废奴制的大计,这几年一直在外奔走,也合了父皇的心思。我若攻打南梁无论成败,于父皇而言皆是好事,胜了,西楚便可从梁齐一战中分一杯羹,若是败了我在朝中威望便不再如从前。”

    魏缨瞬间明白了楚瞻的意思,即便楚瞻再能力出众,惊才绝艳,也没有一位君王能容忍自己还在位时,旁人的地位已超过自己,即使那人是自己的孩子。

    若不是现楚皇后陷害了宫中多位妃嫔的子嗣,这皇后又无所出,导致楚如今除了楚瞻之外无人可继承大统,楚王早就将他暗中处决了。

    “瞻儿,如今我身子已大好,你我于西门一族而言终究是外人,是时候可以离去了。”魏缨突然说道。

    楚瞻听了魏缨的话,思索了一番,觉得并不任何不妥之意,这才点了点头道“依母后之言。只是不知母后要回何处,您的本家……”

    “你我分开后,你一直找了我十多年,这十多年来,从一个罪奴成为当今天下第一公子,其间所受的苦,非常人所能忍受,我心中有愧。如今你胸有丘壑,心有所爱,我也该为你的后半生做些什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