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级狂兵 >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天壤之别
    只有一个字,但却是丝毫不影响离剑断火的威力。

    作为刘展如今的最强杀招,离剑断火的威力,绝对不容小觑!

    以至于本来不断挥舞着长棍的黑皇见了,都是不住的停下了自己的攻势,随即在长棍里不断的注入力量。

    他也知道,若是自己这一击的威力不够的话,那可是会被离剑断火直接焚烧的连渣渣都不剩!

    单单是看着这一剑的前奏,黑皇便是相信,离剑断火绝对有这个能力!

    只见刘展歪了歪脑袋,眉头紧锁,一副不明白黑皇意思的模样,若单单只是看起来的话,那模样还真是有够逼真的。

    “你不用假装听不懂,我知道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的。”黑皇的话好像突然就多了起来,他藏在黑布之后的嘴巴依旧是挂着笑容。

    随后,便是见黑皇那一只满是黑色的手臂渐渐的挪到了他脸上的黑布之上,随后将其一把扯下。

    黑布之后,黑皇的面容倒并非也是黑色,反而是看得出一些人的模样。

    而在黑皇扯掉了他面容之上的黑布之后,他浑身上下的气势,也都是又增长了一番。

    那一块掉在地上的黑布上,似乎藏着一抹红色,眼尖的刘展很快便是捕捉到了,但因为没有看全,于是也是未曾看清秦那红布的模样。

    抬头一看,刘展看到了黑皇的面容,那面容说实话,刘展有些熟悉。

    “你……是黑无伤?”

    刘展皱了皱眉头,想了想,随即便是似乎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开口问道。

    而那黑皇闻言,更是嘴角一扬,笑了起来。

    “果真是帝君。”

    随即,黑皇便是双腿猛然一曲,身子跪了下来。

    刘展是君,而他是臣,礼不能乱。

    “在看到您佩剑的一瞬,在下便已经有所疑惑了,而后的试探以及您的胜利,更是证实了我的想法。”

    黑皇,不,应该说是黑无伤低着脑袋,对着刘展说道。

    “若是你的话,这皇名,倒是的确配得上了。”

    将黑无伤托起,刘展嘴角一扬,说道。

    黑无伤的真实实力,可是皇境强者,一尊武皇大能自称为皇,的确倒是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但……

    堂堂皇境强者,为什么实力看起来也不过只是……

    刘展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但不等刘展询问,黑无伤便是率先开口。

    “帝君,您为何……”

    黑无伤想要问的,自然是刘展的修为,但刘展还未回答,那黑无伤却是好似话痨了一般,突然一拍脑袋,说道“帝君,您的首徒费云柏,怕是已然叛变。”

    刘展闻言,撇了撇嘴,这事还用你说?爷早就知道了好吗?

    刘展心里想着,但却是也未曾多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而后,便是听黑无伤接着道“帝君,最近费云柏似乎是在寻找些什么东西,而像我这种您的残留部下,都是被他的人找到而后杀掉,我为了不被发现,这才掩藏了修为,但……这费云柏到底是要干什么!”

    黑无伤的声音不大,但却是可以听出他的怨念,而刘展闻言,也是猜到了些什么,甚至一抖,来到了掉下的黑布旁边,弯腰将其捡起,便是看到了黑布上的红色的完整面貌。

    那是一个阵法,一个抑制修为的阵法。

    而这阵法之前刘展未曾看到,显然这阵法是朝着里面的。

    “他想要爷手上的东西,而且爷已经遭到他的偷袭了。”刘展的言语没有过多感情波动,对于自己重生之事,他倒是未曾说出,但却是对自己修为大减的事情直接说出。

    事实上,就算是他不说黑无伤显然也是已经猜出来了,那倒是不如刘展自己说出来,还能够试探黑无伤一番。

    而听了刘展的话,黑无伤眉头一皱,随即便是问道“所以帝君才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的吗?”

    刘展如今的模样,和前世比起来,的确是有些天壤之别。

    而从黑无伤的言语之中,刘展也总算是有些相信了黑无伤。

    黑无伤的言语感情波动里,倒是的的确确是真心关心自己的,这种言语里的感情波动很难模仿,这也是刘展当时装傻之时为何不怎么说话的原因。

    若是这黑无伤真的能够连这感情波动都能够假装,那刘展就算是被骗了也无所谓了。

    “对了,爷倒是想要问问,你为何会被宰相府派来?”

    刘展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若是之前,黑无伤还是黑皇的时候,刘展自然不会疑惑。

    堂堂宰相府,差使一个武灵武者怎么了?

    但如今……

    黑皇不是黑皇,而是黑无伤。

    而黑无伤更是武皇境界的大能,和整个北萧帝国的国君都是一个境界的强者。

    这等强者,是区区一个宰相府驱使的动的?

    刘展有些疑惑。

    这宰相府虽说是如今一手遮住整个北萧帝国的天,但却也不至于能够使唤一个皇境强者吧?

    刘展正疑惑着,便是听到黑无伤开口了。

    “这宰相府……似乎和费云柏有关。”

    “什么!”黑无伤的话一说出来,刘展便是震惊了。

    这宰相府……居然和费云柏有关?

    看刘展的表情,黑无伤便知道刘展也是重视此事的,于是刘展还未言语,黑无伤便是接着道“数日前,我偶然看见费云柏的手下巴夏来到了宰相府,听说他好像是刚刚屠了一个宗门,随后便和这宰相府宰相攀谈起来,我为了打听费云柏的消息,便混入了宰相府之中。”

    “你说什么……”刘展听了黑无伤的话,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面色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屠了一个宗门?那个宗门是不是叫元门!”

    而在掌柜喊出之后,门后,露出了这次过来的人的面容。

    刘展。

    霎时间,掌柜可就不单单只是说话了,而是整个人都动了起来。

    身子猛然便是站起,随后甚至是动用了元力,掌柜走向了刘展,随即便是一作揖,这作揖的角度,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九十度了,可谓是极其的标准。

    “那……不知您这次来……有何贵干?”

    对于刘展,掌柜给的可是超级的待遇,毕竟刘展又是炼丹师,修为天赋又这般的高,前途可谓是无可限量,等到他发达了,从手指缝里掉出来的一点点东西,那可都是够他吃一辈子了。

    而且……

    他在刘展身上的投资,已然可以称得上是巨大了,若是此时突然和刘展搞坏了关系,那他可不是做了亏本买卖了。

    所以无论是要赚,还是仅仅的不要亏,掌柜都不会轻易搞坏他和刘展之间的关系。

    刘展嗤笑了一声,对于掌柜的想法,他又怎么可能没有洞悉,但话不需要说太慢,他知道掌柜看到是知道自己明白他意思的。

    掌柜是个聪明人,虽说利益至上,但不可否认,掌柜的经商头脑很强,否则恐怕也不会有这利益至上的性格了。

    和聪明人说话,会很轻松。

    所以刘展甚至连前奏都没有,在没有任何预兆和前提的情况之下,便是进入到了正戏之中。

    “爷来这也不是和你猜哑谜的,爷就直说了,爷要去一趟皇宫。”

    若是换做别人,此时心中想的定然是你要去皇宫与我何干,为何与我言语。

    但掌柜是聪明人,他已经明白了刘展的意思。

    那便是——你,带爷去皇宫之中。

    说实话,听到了刘展的这句言语,掌柜心中愣了愣,随后便是眉头一皱,显然是有一些些的犹豫不决。

    是,他的的确确是能够进入到皇宫之中,甚至就算是带上个人也没什么问题。

    但……

    如今的皇宫,虽说依旧是皇帝的皇宫,可里面却几乎全部都是宰相府的内应。

    刘展的面容,在宰相府之中根本就不是什么陌生之人,要知道,刘展的悬赏令,可是一天天的日益高涨呢。

    这才短短几日的时间,刘展就已经是身价二十万两黄金了。

    若非掌柜的很清秦刘展真正的投资价值,怕是也早就心动的透露刘展的消息了。

    在这个情况之下,若是见到了皇上还好,至少在皇上面前宰相府的人不敢太过嚣张,而后有了皇上做靠山,宰相府的那群杂碎也是不敢对刘展做些什么,同样的,自己有刘展这靠山,也算是能够横着走了。

    但若是没有遇到……

    恐怕刘展将会瞬间被宰相府的人抓走,随后以宰相府的力量,哪怕刘展的真实战斗力远超武灵一转,是堂堂武灵三转的强者,恐怕也是会必死无疑。

    而他,更是会因为成功刘展同伙的原因被一同杀死。

    宰相府的权势很大,在朝廷里,除了皇上以外,就属宰相府最为强大了。

    若是被宰相府抓住,恐怕就算是他的后台都帮不上掌柜。

    到时候等待掌柜的,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进入皇宫,有机会飞黄腾达,也有机会当即陨落……

    这看起来是二选一五五开的机会,但掌柜却是知道,以宰相府对皇宫的监视程度以及皇上对自己这区区一个药铺掌柜的重视程度,这其中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