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98章 世事无常
    华澜庭“他母上的,总有刁民想害朕。清隽,抄家伙上。”

    然而两人左右顾盼,硬是看不到对手的影子。

    那人等得不耐烦了,发声道“兀那两个娃娃,你们倒是往上看啊。”

    两人抬头仰视,直到脖子都酸了,并且动用了灵识感应,这才能看清楚说话之物的貌。

    大,真的很大,极大的一只,大螃蟹,蜘蛛蟹。

    二人所在的气泡就像是一滴粘附在蟹腿上的水珠,怪不得看不到。

    蚍蜉撼树。这就是华澜庭此刻的想法。

    风清隽无语,华澜庭自语“我的天啊,千万别是蜘蛛蟹皇吧,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蟹皇肚腹上的两只巨眼转了两转,似乎是反应过来。随后,两人眼前一花,就已经换了环境。

    此处空间里无水,能够正常呼吸,包裹两人的气泡也不见了,面前站定一个大汉。

    哦,确切地说,是一只蟹人。

    这回倒是正常多了,其人身高丈二,圆面环眼,皮肤半青半白,两只手臂粗大,拳头壮如大号砂钵,扁扁的身躯上看不出有脖子的迹象。

    华澜庭壮着胆子问道“可是蟹皇大佬?可以这么称呼您么?”

    大汉瓮声回道“不错,正是本座,无肠公子解无常。”

    风清隽虽是紧张,却还是忍不住嘴角牵动,好容易忍住没笑出来。

    古人给蟹取“四名”以其横行,则曰螃蟹;以其行声,则曰郭索;以其外骨,则曰介士;以其内空,则曰无肠。”所以蟹便有了“横行介士”和“无肠公子”的称号。

    华澜庭换上笑脸,道“这位无肠大叔,咱们非亲非故,敢问何事要在此阻住我们的去路?”

    解无常跳脚大叫“你还有脸问我什么事?你干的好事!来呀,大闸,出列,你说,是不是这个小子带着虞化龙的手下攻击屠戮你们?”

    随着话音,一只硕大的蜘蛛蟹王爬了出来,摇头晃脑,两只大鳌不住地晃动,嘴里吐着一串串泡泡。

    解无常叫道“如今蟹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华澜庭忙狡辩道“误会,一场误会。我们当时路过贵宝地,只是想借道而过,由于言语不通,不得已起了冲突,得知蜘蛛蟹一族神通广大,只只可以死而复生,我们于是安排怪鱼一族和大闸蟹王它们展开了一场练兵演习,靠着数量优势这才险胜。”

    解无常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横着踱了几步,说道“算你还有几分见识,知道俺们神通广大,哈哈,你叫虞化龙怪鱼?本座爱听。”

    转而又道“不对,少来蒙骗忽悠于我,当本座弱智吗?你让本座手下在虞化龙那娘们儿的面前吃了亏,无常门下士,可杀不可辱,就是不行!大闸,去给本座杀了他们,吸光精血。”

    不等大闸蟹王有所行动,一声娇咤传来“蟹黄你就是个弱智,既然落入水域之内,这两个人,本座保定了。”

    声音之后,一道人影落入场中,是个身材曼妙的美颜少妇,美目流盼,但是华澜庭一眼就看出这必定是那群怪鱼的皇者。

    因为,来人上身如人,但下身无腿,而是一条鳞光闪闪的鱼尾。

    解无常一见来人,叫道“俺就知道是你,虞化龙,本座损失那么多手下,伤了元气,恢复起来又不知道要多少年。你还不是一样,这里比咱俩强大的存在不在少数,要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积攒够够元气得偿所愿?”

    名为虞化龙的少妇答道“你少来,你的蟹子蟹孙数以万计,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的影响?此子与我有渊源,你不能伤他。”

    解无常气结“好好好,你我沉睡数百年,这次醒来,还不知你修炼进境如何,那就来战上一场吧。”

    美妇毫不示弱“我正有此意,甘愿奉陪,不过咱们力动手动静太大,谁能在不影响这两人的情况下胜出才算英雄。”

    解无常并不在意“怕你不成,依你便如何!”说罢取出一对飞抓,隔空袭向对方。

    那美妇的兵器居然是个网兜,随手一抛,豁然变大,洒出如渔网,套向飞抓。

    两人一言不合动起手来,果然都控制住了力道,华澜庭和风清隽能够感到其中蕴含的劲力大的惊人,远非他们所及,但却无丝毫外泄,只在激战的圈子之内山呼海啸。

    没看数招,两人被解虞二皇者精妙的武技所吸引,以至浑然忘却了身处险地,都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前方,生怕错过一手。

    美人鱼虞化龙的身法如同她的身材一般曼妙无比,鱼尾摇动,如鱼在水一样转圜自如,手中网兜看似柔软飘忽,却不失刚猛,招法变幻无方,不知是什么宝物,解无常看似竟不敢让她的网兜罩住自己的飞抓。

    奇妙的是,虞化龙攻守之际的移动十分迅速鬼魅,但偏偏一招一式极其清晰,并无令人眼花缭乱之感,这种动慢协调的功夫显见是已经进入非常高明精深的境界了。

    她的对手蟹皇也不差,论速度是拍马赶不上虞化龙,但是他的兵器是一对,两只飞抓忽长忽短,变化随心,既可及远,亦可护身,纵横开阖,可圈可点,交相呼应,灵动至极,和他缓慢的身法相比呈现出两个极端。

    两人互有攻守,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了谁,打到酣处,各自发一声喊,齐齐现出了原形,都以本尊作战。

    幸亏二人刻意控制了身形,如果化作实际大小的本体,这处空间必然会被撑的崩塌。

    一鱼一蟹各有强横之处。

    鱼身仍旧灵活飞快,鱼嘴里一口上下两排锋利的牙齿似可切金断玉,专找蟹腿关节啃咬,而蜘蛛蟹皇的两只前鳌舞动如风,铿锵有力,狠往鱼腹薄弱之处招呼。

    鱼蟹本体时不时撞击到一起,虽无气机溢出,可气势让华澜庭和风清隽却不自觉地肝颤脸抽,肉眼看过去都能感受到战团里硬碰硬时那种地动山摇般的力道。

    很快,虞化龙的鳞片出现了掉落的情况,而解无常的六只小蟹钳也有了不举的情形,动作开始缓了下来。

    斗到最后,两人终于坚持不了了,又都化作人形,退后各自喘息。

    解无常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打了,不打了,咱两个斗了数千年,彼此熟悉,从来是不分伯仲,真没意思。”

    虞化龙咯咯笑道“那是现在,以后可就说不准了,今天最后一次试试你的斤两,再过些时日,说不定老娘就能挖出你的团脐蟹黄。”

    解无常瞪眼道“这么狠?难道这次这里提前开启,有什么说道不成,说来听听。”

    虞化龙摆摆尾巴“为什么提前开启我不知道,不过看在你我相交千年的份上,而且毕竟还需要你的协助,不妨讲给你听。”

    接下来,两人改为传音交谈,解无常听完后,朝华澜庭和风清隽处看了一眼“有这等事?卢大人真的是这么说的?”

    “骗你作甚,你就说干不干吧。”

    “既然有好处,干嘛不干。”解无常满口应承下来。

    “那你不要替蟹子蟹孙报仇了?”

    “它们在此地不死不灭,刚才本座只是想出一口气,现下我改主意了不成吗?”

    虞化龙转向华澜庭“姓华的小子,本来落入这里的人类都会化为精血,成为养分被吸收掉,但是你手中之鱼与本座很有渊源,而且有人替你们说话,所以你们不必害怕。”

    华澜庭一直在回味两人动手的招式,听后拱手问道“多谢两位,那我们是可以走了吗?”

    虞化龙说“走是可以走,不过这里进得出不得,回去殊玄仙洲是别想了,但我和老解可以联手帮你们打通水域下面的出口,只是出去后却是另一方世界,需要你们自己想办法找路回去,这个我们就帮不上忙了。”

    华澜庭追问“如此已是承情,敢问是何方高人为我们说话?日后也好报答。”

    “你就不必问了,那人也不让说,这就送你们上路吧。”

    虞化龙左右看看,又说道“咦?老解,你手脚不干净啊,把这两人带入此处时还捎带了五个人进来,还都是些女娃。”

    解无常回道“这几个也是落进来的,当时和他们离得近,顺手就都吸进来了,没事,反正都昏迷了,她们命好,避过了殒命之灾,那就一起送走好了,人多路上热闹。”

    虞化龙不再说话,双手结印施法,口中说道“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去吧。”

    解无常同时掐诀并念道“无肠横行,无常索命。走起。”

    华澜庭和风清隽只觉天旋地转,地下如有旋涡形成,两人身不由己被吸入其中。

    中央天井附近,一座深入地下极深的宫殿内,有一人正在盘膝端坐,脸上有不同色彩的水纹状气息荡漾波动,这时忽然睁开眼睛,自言自语道

    “有趣有趣,这是谁又插手?太初魔原,不妥不妥,和一帮子异兽打交道有什么意思,且让老身给他们换个去处吧。红尘炼心,也该让这孩子出去放放风了。死鬼,当日你给我受的,我再还到你弟子身上,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妙哉。”

    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身旁闭目跌坐的一个妙龄女子,此人双手圈转,一道光晕亮起,喃喃道

    “朝华夕拾,青川如梦。一寸相思一寸灰,一片冰心在玉壶。机缘已至,什么结果,你们自己去斟酌吧。”

    片刻之后,妙龄女子的身影逐渐虚化,淡然消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