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67章 扭了腰了
    话说到这里,卢端烧却停了下来。

    原来是风清隽听到卢端烧同意华澜庭去冒险,不由担忧之色溢于言表,坐到华澜庭身边低语起来,还在桌下塞给了他一个东西。

    卢端烧有心缓解会场紧张的气氛,笑道“两个人整什么悄悄话呢?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风清隽不好意思地说“没,没什么。”

    华澜庭倒是大方,配合卢端烧说道“一首小诗而已——千看千意密,一见一怜深,但当把手子,寸斩亦甘心。”

    卢端烧又笑着说“寸斩亦甘心?放心,没那么严重。本殿主虽说不擅天机术,但好歹活了这一大把年纪,观人之术倒练成几分,澜庭的面相,怎么看都不是短寿之人。”

    “我记得有位名人说过一句话,怎么说来着?瞧我这脑子,上了岁数,记性真是差了。对了,叫做人世间除了死亡,一切都是擦伤。”

    “澜庭既然不短命,那么在他死之前,他就是一定不会死的。”

    “换言之,如果说死亡、归仙是不可改变的,那么在这发生之前,所有时间内都是安的。如果是安的,那你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大家听得心说这是什么理论?

    “好了,我来说说我的先决条件。”

    “头一个,今天晚上,我们几个老家伙都不睡觉了,陪着你们做试验,把空间传送的试验距离加大,并争取提高传送的稳定性,多试验几次。假如效果不好,达不到我的期望值,那此次行动立即终止作废。”

    “第二个,澜庭你要答应我,到了之后不要莽撞行事,一切以自身安为第一要务。你二十多岁能达到四象阴阳境,是足以自傲。但是,这个修为放到门派家族之争里,实在是翻不起几朵小浪花。记住,你的任务是侦察,不是火力侦察,是悄咪咪地摸清情况。”

    华澜庭郑重答应后,商晨曦接着说道“澜庭和光寒此行是为商家冒险,试验、传送、侦查所需,都由我来,只要你们的储物空间装得下,会把你们武装到牙齿的。”

    “另外,我这里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件依靠灵力就可激发,但是不需要很高修为支撑的高阶保命法宝,你们都拿去。再有,带上商家最新研制出来,还没有量产的一套传音设备,一旦有确切消息,不用你们下山,在山里就能和山下的我们随时联络。”

    安排完毕后,有关人等连夜进行了数次长距离的空间传送试验,并达到了卢端烧认可的程度。

    第二天上午,经过两个时辰的调息恢复,在正午之前,最终集合了八名高手之力,正式开启了前往尘封山的空间传送法阵。

    带着众人的期望与担心,华澜庭和岳光寒在光芒闪耀中消失。

    华澜庭之前有过多次大小远近不同的异度空间的穿梭经历,每一次都让他对空间转换之力有了更深一步的感知和认识。

    虽然这种感觉总是那么不真实,真想够到的时候,偏偏就如手中流沙、镜花水月一样溜走逝去,但他已经能够比较从容地抵御那种扯动带来的远近与慢快颠倒的失重感。

    等到一切重新静止停顿下来,他缓缓睁开双眼。

    这里是一个阴暗潮湿的山洞,不远处隐隐有水流之音传来,近处有倒悬的石钟乳上不时滴下来的水珠砸下溅开的微小噼啪声。

    他试着挪动脚步,脚下碰到了碎石,发出的声音在山洞里引起了回声。

    回声水声之外,再无其他响动。周围光滑的洞壁上偶有磷光闪现,让能够勉强看清四周。

    慢着,岳光寒呢?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

    轻轻呼唤了几声,没有人回答。华澜庭使劲摇摇头,彻底摆脱了传送引起的眩晕感。

    仔细想了想,两个人应该是失散了。

    他知道岳光寒在来之前定位的,是那处他儿时跌进去的地下暗河的位置,而他在传送中,心里总是不可抑制地升起来那种召唤他的感觉。

    想是这个原因,造成了他们俩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

    刚想到这里,那种召唤的感觉突然就强烈起来。

    没错,来源就在前方!

    华澜庭犹豫了一下,在心里暂时放弃了先去寻找岳光寒的想法。

    一是因为在出发之前,他和岳光寒与林弦惊讨论了到达后可能的几种侦察方法,其中也包括约定了如果失联后的见面地点,所以他还比较放心让岳光寒先独自等候。

    二是这种召唤的力量实在太过真切和强烈,让他有种错过就会后悔的异样反应。

    华澜庭顺路前行,不一会儿来到了一条地下暗河的旁边。

    到了这里,他才发现,水声是从一条蜿蜒的地缝里传出来的,地下暗河还在缝隙下很深的地方。

    探头进去,看不清下面的情况,但里面的水声磅礴,寒气逼人,竟然十分巨大湍急,可不是一条小河。

    岳光寒所说的暗河不大,且在地表可见,那是不是说只要顺流而下,就能找到他说的地方。

    华澜庭抬头环顾,记住了此处的地貌方位,继续沿着地缝下行。

    又走了很久,似乎一路下到了地底深处的感觉。

    到了最后,前面已经无路,只听到轰鸣的水声。

    华澜庭转了个弯,一下子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前方豁然开朗,仍在地洞之内,但此地空间宽广之极。

    在他的面前,一道足有数十丈高、十几丈宽的大瀑布自洞顶垂下,水声轰鸣,不绝于耳。

    上方有天光漏下,瀑布直如银色匹炼,倒悬而下,简直是巧夺天工,鬼斧神工!

    呆看半晌,华澜庭才收摄心神,左右观察,发现了瀑布一侧的石壁上,刻着四行二十二个红色的大字

    山河不载万物,

    借天地落座。

    风云不参逝水,

    贯生歌。

    字体张扬遒劲,铁画朱钩,如神兵书就一般。

    字迹并不会动,但只瞧上一眼,一股睥睨天下的鲜活又浩大的气势似要破壁飞出,真好气魄!

    华澜庭心中赞叹。

    略微闭目感受,不错,召唤感就是从瀑布之内发出来的。

    这一动念不打紧,华澜庭胸口的空天青烟玉在沉寂很久后,在这里有了动静!

    玉之内,灵气如滚水一般沸腾起来,分明是如幼儿见母般的欢呼雀跃。

    华澜庭身舒畅,刚进阶已经基本稳固下来的修为也开始蠢蠢欲动。

    进瀑!

    没有丝毫踌躇,华澜庭一跃而起,灵力贯身。

    人在半空,瀑布突然自中间开了一道口子,一股气机冲出,接在了空天青烟玉之内,就像被一根绳子拽着,华澜庭被拖进瀑布之内。

    穿过瀑布的刹那,震耳的水声之中,华澜庭似乎听到一个生硬飘渺的声音说道“天地万象一念牵,归一。”

    华澜庭不明其意,也不能肯定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发声,恍惚了一瞬,就落到了地面。

    里面十分干燥,地方不大,四周空空,正面是一道石门,正中嵌着一个圆盘。

    确定无人,华澜庭走近一看,此盘极为精巧,应是青铜所铸,风格质朴浑厚,造型典雅,做工精良,浅腹平底,内底中央有一对雕刻精美的平面双龙盘绕。双龙中间,有一只凸起的拉环。

    双龙之外,还有若干立体的浮雕动物,有水鸟,有乌龟,还有青蛙和金鱼,或站、或蹲、或游,栩栩如生。

    盘壁左右两侧各有一对宽厚的附耳高耸,外侧装饰云纹,而上下两端各攀有一条小巧的立体蛟龙,龙头探出盘沿,曲体卷尾,做探水状。

    这两条小龙活灵活现,好像两条探起身来眼巴巴往盘中望着在偷窥的样子,又像是想跳进盘中而不能,还像是被盘里面自在游动的小动物们晾在一边,那种神态雕刻的非常传神。

    华澜庭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摸盘子里的小兽,无意中发现这些小动物竟然可以原地左右任意扭动,毫无滞涩之感。

    转动之下,还有水流自鸟嘴、龟嘴、蛙嘴和鱼嘴中流出。

    好巧妙的设计!

    华澜庭再试几下,转而去拉动中间的拉环。

    一拉之下,有水流自石门上方流出,流到盘内小兽身上时,冲击的小兽自行部旋转起来。

    他这时突然想起,他最早在俗世界时,在日月王朝滇西州云龙府老虎坡村里,曾在老师戴安蓝的藏书中见过此物的图本,名为晋公盘。

    这类盘子是古时贵族人家净手的青铜器皿。倒水洗手时,水从手上流下,盘中小兽转动,非常的奇妙和赏心悦目。

    正想着,华澜庭感到盘中传来轻微的吸力,引动他体内丹田灵力发动。他不自觉地运起自在无极功相抗。

    抗击之下,吸力却越来越大,他不得不加大功力,而盘中小兽的旋转越来越快,华澜庭渐渐目眩神迷。

    他感觉加力之下,石门正在一点点打开。

    此时脑海中又有刚才飘渺生硬的声音响起“自在无极功,确认自在万象门弟子,进!”

    轰然一声巨响,石门洞开。

    迎面而来的是深邃浩然的星空,华澜庭神智模糊,只知道应该是又进入了空间传送。

    再次醒来,人如在半空,窗外有白云飘荡,而周围景物十分陌生,似乎还是桌椅,但与往常所见大不相同。

    随着洪水般的信息涌入,华澜庭的头脑炸裂般剧痛,眼前发黑,不由双眼一闭。

    等再睁眼,缓过神儿后,他一时莫名惊诧。

    他渐渐清楚了这里是哪里,他身在何处,自己是谁,却目光呆滞,不敢置信。

    因为,在他的意识里,此时是公元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上午,他正坐在世界贸易中心大厦北塔楼九十四层咖啡厅靠窗的座位上。

    这里是个城市,名叫纽约。

    华澜庭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在晋公盘里进了水了,而且还扭了腰了,不然怎么到了,扭腰这个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