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66章 勾心用力
    艾晴柔和商家诸人的面色都极为凝重。

    大家听了后,也立刻收敛起喜悦,各个肃然起来。

    华澜庭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艾晴柔说“昨天晚间,海棠城梨花会伙同屠家大举攻山,如今尘封山已尽数落在他们手中。”

    众人皆惊。

    岳光寒急问“怎么会这样?伤亡怎么样”

    艾晴柔说“之前没有和你们细说,尘封山上发现了贵重的铼矿,秦五当家和我们商家协定共同开发,消息不知如何走漏了出去,这才引来了屠家。”

    “事发仓促,具体情况还不十分清楚,只知道敌方势大,我们的人见不可力敌,很快就撤了出来,伤亡倒不算大。”

    “商家虽然留人协防,只是秦五当家他们要保卫自己的老巢,死战不退,听说损伤严重。”

    “两边的人马现在正日夜兼程赶到这里和我们汇合,戴老已经领人出去接应了,等人到了,就知道详情了。”

    牛轲廉这时补充道“铼矿的价值太大,如果被其他势力知晓,必然会引起觊觎。所以我们在前期并没有大张旗鼓,只派了精干的勘查人员和工匠以及少量高手进驻,为的就是不引人注目,不然也不会轻易失守。”

    华澜庭问“现在要怎么办?这会不会导致商家和屠家的大战?”

    商晨曦接过来说道“商屠两家在商业上一直有摩擦,小范围的武斗也不是没有,但是这次要大发了。两家面开战是不太可能,可屠家如此公然挑衅,一场局部战事不可避免。”

    “这事已经上报回家里,如何定夺还要老爷子拿主意。但是我不能在这里坐等,必须要做点儿什么,我已经传令这一带的商家高手向尘封山集结了。”

    “问题是,短时间内能到位的人员有限,而对方有备而来,到底有多少人马,以及高手的实力与数量不明。”

    “如果能一战夺回尘封山还好。矿是我们先发现和开发的,地盘又在手里,那么不论是在道义上,还是在谈判桌上,哪怕是战事上,商家都可以占据主动。”

    “但是如果再次失败,局面就不利了,时间拖久了,等屠家大批人手赶到,造成既成事实,战事规模就会升级,后续如何发展会更加不可知。”

    林弦惊说道“所以目前的关键,在于尽快了解清楚对方在尘封山上的实力和部署对么?”

    艾晴柔答道“对。但是我们已经问过了,对方能攻下山寨,自然人数不少且实力不弱,但当晚过于混乱,没人说得清具体情况。”

    “如果清楚,我们就能决定是马上反攻,还是围山待援,或者围点打援,又或者是通过场外谈判解决问题。”

    林弦惊若有所思没再说话。

    这时,大门一开,出去接应的戴西归回来了,后面跟着进来的是商家和尘封山残兵败将中的主要人物。

    一行人的样子非常狼狈,尤其是尘封山的几位当家身上血迹斑斑,人人带伤,秦山隐竟然失了一条左手臂。

    岳光寒叫了一声,起身扑了过去。

    秦山隐先是冲大家点了点头,然后虎目含泪,对岳光寒说“小子,山寨没了,家没了,你二叔、三叔战死,七叔下落不明。你要记住,不论多久,有朝一日,必报此仇!”

    随后,秦山隐和商晨曦通报了当晚的情况,除了因为有人看见其人,因而知道是外请的老柳头向梨花会出卖了铼矿的情报以外,其他的并没有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等秦山隐等人被带下去疗伤休息后,商晨曦说“暂时别无他法,晚上我会继续调兵谴将,明天一早出发赶往尘封山,到了以后相机行事吧。”

    卢端烧说道“万象门和商家休戚相关,不能置身事外。这些弟子们在赛后大多有伤在身,预备队领队明日带他们回山,并向掌门请示派人增援,我和舒轮台留下,随二少前往尘封山,多少是个助力。”

    商晨曦拱手表示感谢,两家的关系确实也用不着说客气话。

    华澜庭几个师兄弟之间已经非常之默契,他在商晨曦和秦山隐说话的时候,发现林弦惊和岳光寒与胡飒沓在小声嘀咕,于是看向还在沉思的林弦惊问道“弦惊,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听听?”

    林弦惊抬起头说“嗯,澜庭不问我也是要说的,我是在考虑可行性和评估风险。我有个想法,大家参详一下,或可一试。”

    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他。

    林弦惊续道“澜庭那档子事后,我对我们四人当时所用来破解紫岳仙宗伪造影像的门道有了更多的感悟,岳光寒和胡飒沓也是如此。这些天我们三个没有比赛任务,所以一直都在讨论琢磨和试验。”

    “我们有个共同的奇想,这个方法不但可以改善预测之术,还有可能用于,空间传送。”

    一石激起千层浪,听了这话,连戴西归、抱剑伯和卢端烧这等高手都睁大眼睛吃了惊。

    在现今的仙洲修真界里,中远距离的传音方法种类繁多,应用的较为普遍,中远距离的传送就要难得多,只有开山立派的宗门才有足够的人力物力设置传送法阵。至于超远距离和跨洲以至跨位面的传送,更是只有少数传承久远、资源雄厚的大型宗门才能做到。

    就算这样,即便在自在万象门中,不管人多人少,距离远近,任何一次传送都是件需要提前报备,甚至是专门审批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大家听林弦惊说他有新方法可以做到空间传送,这可过于惊世骇俗了,才会这么吃惊。

    看到众人的表情,林弦惊连连摆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别急,听我慢慢说。”

    “这件事还基本停留在概念性设想阶段,我们是用小的物品做过微距离试验,也成功过几次,但距离实现稳定的真人传送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另外,经过计算,限制性条件那是相当的多。”

    “第一,人数不能多,撑死了一两个人。”

    “第二,被传送者的修为不能高,强者对空间撕扯之力有自然的反应,很容易导致传送失败。”

    “第三,距离不能太远。”

    “第四,必须事先知道目的地的详细坐标。”

    “第五,启动阵法的原始动力要足够,还要维持到人员落地。”

    “第六,从开始到结束不能受到任何干扰。”

    “第七,传送是单向的,送过去但带不回来。”

    “第八,真人在传送过程中是什么情况一概不知,比如身体是否承受的了,对精神和修为是不是有损害。”

    “第九,对意外完不可控,传丢了没办法,传偏了没办法,传伤了传死了更没办法。”

    “第十……”

    “我去。”易流年截住林弦惊的话头说“还有第十?你这也太不靠谱了,说出来也没用啊。”

    “别打断。”华澜庭说“弦惊既然说出来,肯定是有考虑的。”

    “弦惊,我猜的没错的话,你的意思是不是把人传送到尘封山里去侦察屠家实力,为确定下一步行动方案依据?”

    林弦惊点点头“不错,这是个非常非常大胆,简直匪夷所思的主意。刚想出来的时候,我们仨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但是,如果成功,那就是个前无古人的创举,迅可以为以后的完善一手的数据参考。”

    “要不是有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在现在说出来的,的确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敢说出来,还因为我们三个刚才商量后,虽说不确定性还是多的不能更多,但一致认为这是个老天赐予的绝佳试验机会。”

    “首先,这里离尘封山的远近将将好,在座的卢殿主等几名高手应该可以合力支撑阵法的驱动。”

    “其次,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岳光寒对尘封山了如指掌,他知道一个绝对安的地方,并且能够以大预言术感应到坐标,肯定不会被人发现。”

    “再有,胡飒沓正好也在,他的巫祝空间请神法会为传送加上一层保险。”

    “另外,我现在动用不了天机预测术,但用大衍天机术中的卦法能排卦,卦象显示为吉。”

    “最后,岳光寒参与了研究,他亲身试验有助于今后这一方法的修正改善。”

    “不行。”

    说话的是商晨曦“你们没看到秦山隐对岳光寒的态度吗?他对岳光寒寄望甚深,指望他成长起来,继承尘封山衣钵,他不会同意岳光寒冒险的。”

    岳光寒站起来说“我不,我等不了。等我修到能超越五当家的程度,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那时候仇人可能都老死了。我现在就要复仇,哪怕是先让他们付出利息也行。”

    “占我家园,杀我家人,抢我东西,我要让屠家知道,尘封山虽小,不可轻辱!”

    “后生可畏。”商晨曦说“那也要秦五点头。”

    “我会说服他的。”岳光寒倔强地说。

    “等等。”华澜庭也站了起来,说道“光寒一个人去肯定不成,先不说传送的事,以他得药境的修为,就算熟门熟路,那里现在高手如云,进去了他又能做什么?一旦有失,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林弦惊问道“你是想说?”

    华澜庭“我和他一起去。先别急,怎么实现主要是你去考虑,但我有我的理由。”

    “一是刚才说的,我刚入四象阴阳境,修为不高也不低,这次只是侦察不是动手,我自保能力强,还有隐身太极巾。此外,再怎么说,我总比光寒这个山里孩子经验丰富吧,周旋的余地要大的多。”

    “第二点,你们记得出尘封山的时候,我说过我有曾经来过的熟悉感觉吧。其实,当时我没说,我感觉到的是一种召唤。”

    “不是忽悠你们,就是召唤。”

    “理性与数据固然重要,但我辈修士,求的就是得窥天道,心神感应和觉悟直觉,尽管飘渺玄妙的不可捉摸,但我们都对此信之不疑,没错吧。”

    “第三,舍我其谁?弦惊四人透支,清隽六人受伤,而我一晚上就能恢复盛状态。流年和文茵?行,你要是能一次性传送四人,我愿意带上这一对。”

    林弦惊沉吟道“传送两个人,也不是不行,商二爷再连夜调来几名高手不是难事。但你要去,还得卢殿主首肯啊。”

    卢端烧面现挣扎之色,最终毅然道“我,同意。”

    “想我自在万象门,自一代老祖始,得以在仙洲立足和迅速崛起,其中一项重要的传统就是不断地创新和开拓。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牺牲,历代中为了探索和完善新旧功法术法而伤亡的人可不在少数。”

    “我这一代守成有余,本门的发扬光大,也该你们这一辈一步步承担起责任了。”

    “今天的决赛中,紫岳仙宗安排诸兑有那一击的内情我不清楚,但诸兑有此人无疑武勇可嘉,我很欣慰能看到你们的勇气,不输于他。”

    “什么是勇?勾心用力是为勇字。”

    “勾心不是斗角,是用心,是尽心,是使出身心之力去努力、去面对,去争取,去奉献,而无惧牺牲。”

    “因此,从你们都是我门中璞玉的角度来说,我不应该同意。然而,就是璞玉才需要打磨。所以,我同意,我来承担一切后果。”

    “但是话又说回来,本殿主的准许,是有先决条件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