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44章 多了两百
    华澜庭诸人知道商晨曦是在开玩笑,浑没在意。

    商晨曦见他们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作出痛心疾首的样子说“你们啊,出身大宗门,不知道小老百姓谋生养家赚钱的辛苦,而且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尤其是经商,更要锱铢必究。所谓夺泥燕口,削铁针头,刮金佛面细搜求,何处觅有。蚊子腹内剜脂油,鹭鸶脚上劈精肉。形容的是抠门吝啬之人,但其实不这样无以致富。”

    易流年不以为然地说“二爷,别人这样说可以,您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首富之子,可就涉嫌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商晨曦微微摇头“话不是这么说的。小商户固然要精打细算,但得失不过是一家一户的生计。大商家看似风光,动辄日进斗金,其实身处风口,高处不胜寒,时时需要如履薄冰,一个不慎就会被打入深渊、跌落尘埃,涉及的可是千百口人的身家,乃至性命。”

    “几块灵石确实可以不在乎,可商场如战场,任何小事和细节都不能疏忽。家财万贯不如日进斗金,点点滴滴的进出,积累起来就不得了了。”

    “家父平生喜好字画,但你们知道挂在他书房里唯一的一副字写的是什么吗?那句话是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

    “来,澜庭和弦惊,你们解释下其中的含义。”

    华澜庭说“胸怀远大志向,然只求中等福缘,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林弦惊说“做局要高瞻远瞩,做人应低调处世,做事须留有余地。”

    商晨曦颔首“纵观上中下,横览高平宽。居上时想到下,立高时寻找宽,该大气时宁可吃亏不气大,该小气时甘愿气人不松口。”

    易流年还是不太服气,说道“您的座驾空间比我家茅厕都要大上几倍,哪有什么过普通人的生活。”

    商晨曦被他气乐了“那是不得不有的排场和气势与实力的展示,你小孩子家家懂什么?再说了,二爷还没修到我家老爷子的地步,享受享受不可以吗?你是不服还是眼红?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听到这句话,易流年条件反射似的想起了王金莲操练他时的口号和他前几天卧床不起的惨状,马上蔫了下来。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说不过商晨曦,他就把矛头转向了牛轲廉,问道“牛哥,你们商人把便宜东西高价卖给别人时,心里就不会觉得歉疚吗?”

    牛轲廉笑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什么亏心的?再说哥哥我也是看人下菜碟儿,那几个公子哥小姐们是不会在意的。而且,我是看过的,披肩和围巾的手工针脚不错,质量一流,以前那姑娘是不敢喊价,卖少了。”

    “我跟你说,便宜的东西,只有你在买的那一刻是开心的,用的时候很快就烦心了。品质好的东西呢,给钱的那一刻是心疼的,用的时候每天都是快乐的,心上人满意就更觉得值得了。”

    这时文茵插口道“反正我觉得不值,有种被骗的感觉,那你们说怎么提防这种情况?”

    商晨曦说“好办,第一时间直接拒绝走人,他说破大天你就是不松口。千万别不好意思,那些不怀好意、好意思坑你的人,反正也都不是什么好人。”

    易流年叹道“经商还是算了,吃苦练功我行,让我动心眼太累了。”

    商晨曦“不然。我和你们说过,商业无非人性,琢磨不透人性,你修道也好不到哪去。那些得道之人和商业巨擘之所以能成功,除了极少数天才外,大多在辨识人性上有异于常人的思维。至于技巧,吃亏多了自然经验就丰富了。”

    华澜庭虚心请教道“有什么方法可以提升对人性的把握?”

    商晨曦说“方法就很多了。你比如说,有机会要和小孩子多接触,孩童的心灵还没有被世间环境沾染,他们的思维是单纯的、直线的,往往能够击打到最原始的人性,对于洞悉事情的本质很有启发和帮助。”

    “我前些天逗过一个小孩。我问他一个盒子有几个边儿啊?他还不完清楚上下左右前后的概念,小家伙很干脆地告诉我有两边儿,里边儿和外边儿。说得多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然后他又反过来考我,问我比蚂蚁还小的是什么,我说是灰尘和沙粒,结果人家说不对,正确答案是——比蚂蚁还小的是蚂蚁的儿子。多么简单直接穿透本质,我又一次哑口无言。”

    大家回味了一下商晨曦的话,易流年又对牛轲廉说“回不去娘胎了,童真这条路我放弃,多吃亏长见识这事我倒是同意。不过,话说牛哥你这么奸诈的人也会吃亏吗?”

    牛轲廉哈哈笑道“怎么不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不怕小兄弟你笑话,出来之前哥哥就刚刚吃过一个新鲜出炉的亏,这亏还是我老婆给我现做的,现下想起心头还热乎乎的——要吐血啊。”

    “我们家的钱财都归你大嫂管,最近我好不容易偷偷攒了八百块上品灵石放在储物袋里,可历史经验证明,搁哪儿都不踏实啊。于是我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我把袋子放在衣柜的旧衣服堆儿里,她不发现还则罢了,就怕她万一翻到不好交代,于是我就加了张纸条进去以防不测,上面写上攒够一千交给老婆。”

    “结果你猜怎么着?等我出门前拿出来的时候,居然发现多了两百块,变成特么的一千了……”

    “你让老牛我上哪儿说理?真真是好一招将欲取之必先予之啊,不愧是你牛哥我的媳妇儿,要不然哪里还用二爷帮我算计你们那点儿饭钱?哈哈哈……”

    一行人饭毕,出来继续沿街遛达,看见一处茶肆装饰的比较别致,店名咏月,生意也好,月亮这刚爬上屋角就已经快坐满了客人。他们进去上了二楼,在一间包间坐下喝茶,这里正好可以俯瞰下面的小院子和街道。

    十个人按照各自喜好分别叫了上好的普洱、铁观音和茉莉花茶,坐等上茶。

    这里说是包间,隔断也就是比较密实的竹帘。他们左边一间虽有人但悄无声息,右首一间正有两人在说话,没有特意以灵力压束声音,茶肆里又较为安静,话音随微风飘了进来。

    一人说道“五哥,没想到你跑到这里隐居,倒叫兄弟我好找。”

    另一个人咳嗽数声答道“这里有个远房亲戚,地方也清静,养养伤的同时也躲一躲宗门里的纷扰,我觉得挺好,你非来寻我做甚?”

    “也没什么急事,再说再说,先喝茶,我也好久连品茶的时间都找不出来了。那个,五哥你的伤怎么样了?”

    “还那样吧。有句话说得好,人生最好的三种生活,袋里有钱,手中有书,杯中有茶。人生最好的三种状态,不期而遇,不言而喻,不药而愈。”

    “最近的日子,天天一本书、一壶茶,咱也不缺钱,你这一来也算不期而遇,你的来意不说我也能猜到几分,只这不药而愈实在是不易,但六占其五,五哥我也知足了。”

    “五哥你这就猜差了,兄弟此来不为别事,正是为了这药……”

    两人说到这里,声音就低了下去,不可再与闻。

    华澜庭这些人正在闲聊着,打门口进来两个人,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一个是名眇了一目的中年人,脸有疤痕且皱纹深布已颇见老态,一只独眼却炯炯有神,其后跟着个眉目清秀的跛腿少年。两人衣衫倒是齐整利索,只明显带着赶路的仆仆风尘之态。

    两人进来后,寻了仅剩的院子里的一个大桌坐下,叫了些果品茶水。

    华澜庭等人本来看过便罢,唯牛轲廉盯着那眇目中年看了半晌,眼露惊喜之色,末了低头和商晨曦耳语了几句。

    商晨曦点头“噢,旧友?行,你去叙叙旧吧。”

    牛轲廉刚站起身,立在商晨曦背后的抱剑伯突然睁开半闭的双眼说“等一下,这人是易过容的,而且后面有尾巴。”

    果然,门外拥进来七八名汉子,当先一人面色凶厉目露精光,进来以后四下里打量一圈,然后就带人大马金刀围坐到了那中年与少年落座的桌旁。

    瞪视片刻,为首大汉笑了,对眇目中年说道“胡如远,不用再跑了,累我等兄弟辛苦跟了许久。你瞒得过别人,却骗不过我神眼庞狻,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你的事,自有债主和你算帐,和我无关,我也不过是受人之托追你回去,劝你不要让我们哥几个难做。”

    那眇目中年听后叹了口气,对清秀少年说“宵行者能无为奸,而不能令狗无吠也。”

    庞狻问道“你说什么?”

    清秀少年对他说“这位大爷,我爹的意思是说,走夜路的人,尽管可以恪守自律,不作奸犯科,却仍然没有办法让巷子里的狗不对着自己乱叫。”

    庞狻大怒“死到临头还嘴硬,你胡如远还敢说自己没有作奸犯科?敢骂我庞狻是走狗,好好好。”

    “本来金主说了,找到你活着带回去要比尸体的价钱多三倍。你大爷的,这钱咱不贪了,狻猊帮做事向来地道,今天你家庞爷管杀还管埋!老三,动手!杀了他。”

    眇目中年猛然双眼圆睁目光如电,盯视住那名被称作老三的汉子。

    他果真没有瞎,只是易了容,同时嘴里还不忘对那少年说道

    “记住,儿子,不是每句对不起都会换来没关系,但是每句你大爷都会换来你大爷。”

    话音一落,叫作老三的汉子身子一僵,脸色发直,眼光迷茫,嘴角流涎,回手一刀直劈,却不是斫向对面的胡如远,而是砍向了身边的自家大哥庞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