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115章 山路十八
    说干就干。

    华澜庭和贾小纯这种初入峰的弟子还没有自己专属定制的锻炉和高品质矿石,但空间装置里的普通炉子和精铁足够他们炼制再简单不过的高跷了。

    贾小纯快速勾画了一个草图,没多时两人就做出了十四根带脚撑和把手的高跷杆。

    众小高手操控这大筷子似的玩艺儿也没什么难度,练习几下就可行走自如了。

    果然,大家立于两丈之上的空中都表示毫无压力感,七人如七只人立的蜈蚣般风驰电掣沿山道上行。

    华澜庭一马当先,一口气上到法克峰约三分之一处,心里默数到接近三百六十级台阶时才停了下来。

    前面就要进入慢十八的部分了,前方台阶不再陡峭,变得平缓宽大。

    灵识扫描过去,大家都发现这下一段的空中两丈之上出现了威压,高跷法不再适用了,好的地方是强度也下降到他们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田净沙说“看来这段要硬闯了,以当前强度看,如果压力不变的话,三百六十阶就算我也要在途中休息几次才能勉强通过。”

    华澜庭眼望前方,若有所思。

    袁更问他“澜庭,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两男的一前一后和女的好了,这两人神马关系?”

    “前后任。”田净沙说。

    “同情兄。”贾小纯答。

    “燕双飞。”罗思雨道“品箫弄笛加老汉推车。”

    “华澜庭,你腌臜!”霍徽晓怒道。

    “罗思雨,你龌龊!”顾辰枫骂道。

    华澜庭一拍脑门“刚才走神了,不好意思哈。我的意思是说,我想问的是,两个男子分别娶了一对姐妹花,不是两对啊。唉呀,费劲,是分别、各自娶了姐姐和她的妹妹,亲姐妹,那么他们是什么关系?”

    “连襟。”

    “连桥。”

    “还有呢?”

    “一担挑儿!”

    “对喽。”

    华澜庭说“既然上天无路,不妨左右逢源。你们看,我们不能落到山道两旁的草地上,但是悬着总可以吧,两侧是没有灵压的。”

    贾小纯眯着小眼“你的意思是做根长扁担,一个人挑着两个人走,那两人垂到山道两旁,所以是不必承受压力的。”

    “对喽,然后大家换班来,这样轮流休息,岂不是事半功倍,多快好省。”

    说干就干。

    华澜庭和贾小纯又开始开炉挥锤炼了两根大粗扁担,之前那十四根高跷杆都被回炉,因为经过紧十八段的高威压摧残,看上去如常的精铁内部已经有所脆化了。

    这样一来就轻松多了,除了霍徽晓和顾辰枫二女受到照顾,程浮空观光兜风外,五名男弟子轮流挑担,期间还展开了开车飙车竞赛。

    兴致浓处,有人唱起家乡的山歌助兴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

    “这里的套路九连环。”

    “这里的扑街抱成团。”

    “这里的咸鱼晒成干儿。”

    不知不觉中,挑山夫们来到了慢十八段的终点。

    在这里,看到前方不紧不慢又十八段山道的情况,大家都有些傻眼了,这次华澜庭也是蹙眉不语。

    前两段山道两侧都是低矮的高山草甸,山势盘旋但不很陡峭,这第三段却一下子拔起,坡度大增,也没了台阶,是坑洼的土路,两旁没有了缓冲带,树林灌木怪石交错。

    陡峭没有所谓,费些气力罢了,要命的是威压在山道周围部存在,强度上又恢复了第一段中后的高压,之前两种取巧的方法都不管用了。

    华澜庭说“紧十人,慢十八,不紧不慢又十八。现在我明白了,应该是不仅不慢又十八——反而更紧的意思。”

    袁更看看天色“太阳已西斜了,远处峰上已有雾气涌现,虽然我们能一定程度上在夜里视物,但也会受到影响。”

    “如果傍晚前不能抵达周赏亭,就要野外露营了,这倒也好说,就怕耽误了时间。”

    一边说着,他转头观察周围,边看边说“你们注意到没有,两侧稍远的草地上是没有灵压的。”

    华澜庭说“但是不能落地,草上飞也就是一段,靠高跷我们是翻不上这么远这么陡的高山的,而且途中仍避不过盘旋的高压山道。”

    贾小纯说“可惜我们没有护身套装,靠丹药暂时提升功力强行闯上去不知行不行?”

    田净沙回道“可以一试,只是我和袁更的这种存货都不多,就看值不值了,另外也不敢保证能撑到亭子那里。”

    袁更说“丹药尽量留到后面再用吧。我在考虑一件事,澜庭,你看到了什么吗?”

    华澜庭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会儿,摇摇头说

    “看到不等于看见。”

    “看见不等于看清。”

    “看清不等于看懂。”

    “看懂不等于看透。”

    “看透不等于看破。”

    “看破不等于看开。”

    “你说话总是要这么有哲理么?”袁更问。

    “也不是啦,只是,哲理的山路十八弯嘛……兄弟,你这么问,一定是有了什么发现和想法,说出来听听。”

    袁更指了指前面说“你们看,这里的草地往里就没有灵压了,而且零零星星多出了几棵高大的胡杨。”

    “我是在想,能不能利用它们从空中借道,以避开山道直达周赏亭?”

    众人闻言都是一喜,这倒是个可以尝试的办法。

    华澜庭想想说“是个大胆的好主意,但有几个困难和风险。”

    “一是这里到最近一棵树和远处几棵树之间的距离不等,目测靠我们的能力直接是到不了的。”

    三山伴月境弟子如果有准备的时间和助跑的距离,一个飞身跃出个十丈勉强可以做到,再远就只有少数长于轻身功法的能行了。

    这里看过去,有的树与树之间明显有接近百丈,肯定没人能凌空不落飞渡过去。

    “第二点。”华澜庭又说“我们现在只能看到这一侧,环山过去是不是还有树能接力续上就难说了,没有的话可就进退维谷了。”

    “第三,树是挺高,就是不知道跨越山道时有没有高压阻拦。”

    “嗯,你考虑的对,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克服吧,实在不行我们再硬闯。你们谁还有更好的建议吗?”

    见大家都摇头,袁更继续说“澜庭说的后两点只能碰运气,到时候再说,第一条首先需要我们集思广议,看看有什么办法做到,你们谁有绳子?”

    罗思雨说道“我和辰枫有,是我们平时练习驾驭走兽时用的,是软质钢索,很结实的,一条有二三十丈长吧,可以几条接起来。”

    顾辰枫说“以玉衡峰阳关三叠身法,我大概能飞跃七八十丈,再多就不行了。”

    华澜庭说“我可以用暗器再助你一臂之力,你留下些余力就好,这样百丈应该可以。”

    罗思雨又接口道“那我也不藏私了,百丈以上,我有办法把钢索送过去。”

    “那好。”袁更也不多问,让大家打坐调息,恢复刚才在两段山路行走中的消耗,做到神完气足。

    等到大家准备好了,顾辰枫身背接好的软索,一头系在这边的岩石上,第一棵树距此并不到五十丈,她纵身而出,如大鸟展翅,身形曼妙,在空中两次翻身换气,再落下时已站在胡杨枝桠之上。

    系紧了软索,第二个过去的是贾小纯,这厮说自己恐高,只敢吊住软索蹭过去。

    剩下五人都是脚踏崩紧的软索站在上面凌空奔行过去的。

    人都过来后,顾辰枫一抖腕,软索被她收了回来。

    如此这般又过了两棵树,下一棵的距离就有些远了。

    顾辰枫在调息恢复。

    华澜庭几人在短途冲刺变向闪躲上的速度也许强过顾辰枫,但对这种一口气凌空长距离跃行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冲华澜庭点点头,顾辰枫长身而起一冲而出,这次跃行的高度较低,两次轻盈漂亮的旋转后,一足踏下。

    华澜庭提前拋出的一片下脚料钢片洽到好处地飞临到她的脚下,借力一点,身子一沉一浮再度腾空,将将伸手勾住一段树枝,轻巧地翻身站上树干。

    成了,众人轻声欢呼。

    转过山来,运气不错,胡杨树间距都在可达范围内,可选的路线也能避开有威压的山道或从高空掠过,只顾辰枫后力不继,因为坡度越来越陡难度加大,不得已吃了一枚回气的丹药。

    等攀上能够望见周赏亭的一棵胡杨后,终于再无捷径可走,落脚处隔着山道和亭子之间足有小二百丈距离。

    “看你的了。”顾辰枫脸色潮红,娇喘着对罗思雨言道。

    罗思雨洒然一笑,从怀中取出一物。

    除了顾辰枫和霍徽晓外的四人闪目观瞧,都是面带讶异之色。

    罗思雨的灵兽居然是一只蝉!

    是的,不是一指禅,是一只蝉。

    虽然大了些,有人的拳头大小。

    虽然颜色怪了些,黑中带着金纹,双目火红,蝉翼翠绿,

    虽然口器吸管大了些,有手指粗细。

    虽然两只凸起的眼睛见了四人后,鼓了出来,瞪圆了滴溜乱转,貌似凶猛中带着点儿色厉内荏、贼头贼脑的呆萌和滑稽。

    但它,确实是一只蝉。

    罗思雨似乎很满意大家的反应,说道“开眼了吧。我和辰枫的灵兽虽说眼下等级不高,但好歹不是俗品,并且都有不差的成长性。”

    “我这只学名赤目鸣夏蝉,我叫它馋馋。”

    “你们要知道,当烈日当头,第一声蝉鸣响彻大地的时候,才能确定地说——夏天,真的来了。”

    “蝉是最能代表夏天的动物。甲骨卜辞上的夏字就是一只蝉的模样。”

    “有人说,蝉之鸣叫,仿佛久远劫来,微尘与世间都如此发声。”

    好像听懂了罗思雨的话急于证明似的,馋谗猛然“知了”地叫了一声,声音高昂躁动、热烈而绵长。

    重点是,声若牛吼,音若洪钟,把没有防备的四人吓了个措手不及。

    贾小纯问道“罗哥,此物除了会叫,还能干什么?”

    “那可多了,先公开一条,就是短途飞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