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66章 三山伴月
    春去冬走,寒来暑往,时间又过去了将近三年。

    这天,华澜庭四人正在营造处里吃午饭。

    经过在三玄五行天里四个月没有进食只靠灵气为生的日子后,华澜庭的胃口大涨,成为第六十代弟子里修为和食量都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如今四人都已经年过二十,身高都长了一大截,嘴角的茸毛胡须渐长,华澜庭变得更加玉树临风,林弦惊愈加沉稳老练,只易流年还是一如既往的飞扬跳脱,诸葛昀则是显得严肃老成。

    林弦惊和易流年这对活宝依然针尖对麦芒,这时林弦惊正在边吃边敲打易流年

    “我说小易啊,你看澜庭和清隽这几年下来都好的如胶似漆了,我对霏霏也不那么刻意疏远了,就你和文茵还不远不近的,眼看你都二十郎当岁了,怎么就不开窍呢?兄弟们真替你着急啊。”

    华澜庭也在旁边帮腔“是啊,我说小流啊,你就长点儿心吧。”

    诸葛昀接着说“我说小年啊,依我看要不你就放弃吧,学学我,一心向道好了。”

    易流年不屑一顾地说

    “我说你们三个怎么就这么肤浅呢?爱情,懂不懂?爱情的最高境界,了解不了解?爱情想要保鲜长久,如何不变成亲情和友情,让我这个过来人告诉你们秘诀吧,不多不少八个字——不即不离、若即若离!要的就时那种若有若无,心痒痒的,总吊着你的感觉,这才有意思。”

    易流年说完想了想,继续发挥道

    “我们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表征是含蓄,懂不。就象我,表面上看起来强大彪悍口无遮拦插科打诨,但我的内心其实是很柔弱的,不对,是非常柔软的。我和你们不同,我追求的是最含蓄最有意境的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才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精髓之一。你们以为然否?”

    华澜庭三人闻言皆惊。

    林弦惊说道“可以啊,流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这三年书真没白念。”

    “这样好了,我有个提议,不就是含蓄吗?我们四人就各自想一个最短小精干的句子,不许提到爱字,但要传递出情意,然后传音发给对方,如何?诸葛你配合一下,就把章晗蕴当作假想情人好了。什么我不想陪你睡觉,只想陪你起床醒来的已经用滥了,就不要说了。”

    华澜庭说“这个好,本来有一个慕总说过的现成的,叫做——对你,何止一句喜欢。不过不能拾人牙慧,容我想一想先。”

    易流年说这有何难,本公子情意满怀,都要溢出来了,所以张口既来,你们听好——一生陪你,才叫将来;换作别人,那叫将就。”

    林弦惊“太庸俗了,你这句只能说是将就,看我的吧——我目光短浅,只看得见你;我心胸狭窄,只容得下你。”

    华澜庭“太浅白了,你这句充其量及格,还是我来——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

    诸葛昀“太平凡了,你们都闪开,免得误伤,且听我的——你的名字,是我见过最短的情诗。

    其他三人听了尽皆叹服,这句称得上轻短散却又情意绵,当下推为第一佳句。

    四人正在嬉闹,有人过来说慕倥偬饭后让他们到大殿相会。

    四人饭后来到无梁殿,里面除了慕倥偬,还坐有一人,看岁数不小了,书生打扮,身材板正,坐姿端正,一脸肃正。

    慕倥偬招手让几人过来,说道“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大大大大有名,是我自在万象门第三峰天玑峰掌峰峰主,名为云轶奇,也就是云袖春那丫头的老爹了,也是我偶吐的对象之一,你等还不过来拜见。”

    四人见礼,云轶奇面无笑容地点点头。

    慕倥偬接着说道“你们都听说过了,澜庭由于雾岚山的贡献,门中决定在他达到二龙出水境登峰期后助他一举破关进入三山伴月境,你们不要嫉妒,抓紧努力追赶。”

    “你们这代弟子进境都快,其他各峰弟子也都陆续进入三玄五行天历练过了,所以资源都会逐步开放给你们,怎么用好用足还要靠你们自己。”

    “掌门派云峰主和本座负责帮助澜庭进阶,他今天来就是先了解下情况,为明天做准备,峰主会讲到作为修炼关键期的三山伴月的有关问题,我也会说说升级之后每名弟子都会面对的一次机遇,因此让你们都过来听听。下面,请云峰主示下。”

    云轶奇的目光自从华澜庭进来后就在一直在打量他,这时颔首说道“我听袖春说过你,还算不错,虽然在二龙出水境登峰期上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不过有丹药和我与倥偬之助,可以尝试破关了。”

    “三山伴月境在外面又称结丹境。这丹么,最早指的是用矿物质依方精制的丹砂,火药就是这么顺带着产生的,这种可外敷可内服的丹药道家称之为外丹,但是真正有价值的是内丹。”

    “扼要地说,内丹就是道门借用烧制外丹的经验、理论、术语等来炼养自我生命。他们以人体为丹房,以心肾为炉鼎,以精气神为药物,以意念呼吸为火候,假名借象,在人的身体内部炼丹,以求长生不死、得道升仙。你们已经处在二龙出水也就是得药境上,多少对此有所体会,现在你们是在结丹的前期准备阶段。”

    “对于内丹的描述,各家各派不尽相同,有说类似佛门的舍利,有形有质;有气团之说,元神精气凝照,先天一炁凝结成象,伴有发热发光;还有光团说,圆坨坨、光灼灼,还有性圆说、液态说等等。诸家各有明证,其实只是法门路径不同,都有价值,但在我看来有的是正道,有的却是外道、旁门乃至邪道,例如导引、辟谷、采补之法。”

    “本门丹法自一代老祖以来,推崇循序渐进的三乘丹说,从养命、延生直到安乐至真之妙。”

    “首先是以身心为炉鼎,精气为药物,心肾为水火,五脏为五行,肝肺为龙虎,心神为种子,五行混合为丹之初成。”

    “其次以乾坤为鼎器,坎离为水火,日月为药物,精神魂魄意为五行,身心为龙虎,炁为种子,精神混合为丹成,可以做到长生久视。”

    “最后,是以天地为鼎,日月为水火,阴阳为药物,性情为龙虎,念为种子,以心炼念为火候,息念含光养火固济,降服内魔,身心意相合后的情来归性为丹成,始终如一后可证仙道。”

    “本门的三山伴月境作为结丹的初期阶段,遵循前三三,后三三,收拾起,一担担的原则,即以双眉之间的山根上丹田、膻中之上中丹田、关元气海下丹田的任脉一线为前三三,作为一山;以督脉尾闾、夹脊、玉枕一线为后三三,作为另一山;以头顶百会及会阴形成的上下中垂的中脉为第三山;以灵台方寸之心为月,构建三山伴月格局,最先炼制下乘的五行混合之丹。”

    “丹成的最初迹象是丹华显现,丹光先大后小,其色光明而不刺目,四射而祥和。多数人先看到如雾的白光,间或有各色亮点,然后是五色光华次第出现,并分为不足的虚光、增长的正光的和有余的实光三个层次。”

    “例如苍青色蒙尘为不足,天青色为正,翠绿色为有余,其他或赤如落霞、黄如鹅黄、白如满月、黑如发漆等等为正色,焰火、黄沙、白霜、黑烟则为有余,红若闪焰将熄、黄若败土、白若云雾、黑潮退逝则为不足。多次循环之后,等内丹凝实则结丹成功,可进一步巩固后提升至四象阴阳境,真正完成炼精化气,步入炼气化神。”

    说完这些,云轶奇又仔细讲了具体的行功路线和穴窍部位并回答了几人的问题。

    接下来慕倥偬讲的内容着实吸引了营造处四子。

    门中神器天地万象炉的第一层作用是低阶下层位面传送,第二层功能是低阶功法装备宝库,第三层功效就是异度位面空间历练。

    门中弟子在达到三山伴月境之后到正式选择修行主峰和方向及正式拜师之前,都要经过位面空间的历练。

    历练弟子会被随机传送到天地万象炉有能力连接的其他位面的空间世界之中。空间世界的数量不知,但肯定不是殊玄仙洲和其他大陆,历练世界在进化程度上应该是不如这里,可能也有修真,也可能只是凡人界,也可能是生物种群不同的异世界。

    按照慕倥偬的说法,这一过程类似穿越或者重生,历练者会附身在新世界里其中一人之体内,保有本体和附身之人的部思想。

    历练者不会真的死亡,历练者要做的就是以新的身份去经历和体验。

    历练者在新世界里是不能使用本界的灵器法宝的,修为和武技情况也因人而异,可能手无缚鸡之力,也可能是绝顶高手。

    历练最不重要的目标是修为的提升,这个在进化较低的层面很难实现。其次的作用是武技的提高,这个要靠个人的机缘。

    历练最重要的目的是对性格和心性的磨练——通过以新的身份在新的世界里经历和体验新的人生片段,来丰富和磨砺修道之心。

    由于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在仙洲内计算的历练时间一般是半年到一年,至于新世界内的长短就难以确认了,可能是很短的几月几年,也可能长达几十年。

    所有弟子在历练结束后都是失去这段记忆场景的,只有得到锻炼成长后的心智和修为武技可以保留下来,但是以前也有极少数弟子归来后受到刺激变得痴傻或者道心消失的案例。

    林弦惊三人听了都是兴奋雀跃,恨不得早一天破关去历练,唯有华澜庭面无表情,心道这还真是个神奇的炉子啊,自己还要再经历一次穿越重生?这事儿哥经验丰富啊。

    云轶奇走后,好奇心重的易流年问慕倥偬“云峰主是不是不好打交道啊,不然为什么一副别人都欠他三百吊钱的样子?一下午了都没见他笑过一次。”

    慕倥偬连忙捂住他的嘴,低声说道“小祖宗你小点儿声。这位峰主可是个性情中人,他的夫人在一次和他一起外出历险时失踪了,他的脸也受了伤,肌肉僵硬不能牵动。本来以他功力完可以修复,但他心伤若死,为了怀恋和纪念,他一直就这个样子。这是人家伤心事,记住以后不要提起。”

    第二天,云轶奇如约又来到玄戈峰营造处,合两大高手之力顺利将华澜庭的修为提升至三山伴月境升堂期,华澜庭之后又巩固修为半个月,终于等到了历练的日子。

    他随着慕倥偬来到后山一处幽暗偏殿外,大殿门口两侧各有牌匾,左方写着世事一场大梦,右侧刻着人间几度秋凉,上方横匾上四个大字热烈欢迎。

    进去以后,有人为他开启了第三层异度位面空间的入口,只见高大厚重的青铜大门滑向两旁,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扑面而来,向里望去却什么都看不清楚,像是一座无底的深渊匍匐在脚下。

    华澜庭深吸一口气,还想着要和慕倥偬告别一下,谁知慕倥偬说了句祝你好运,就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华澜庭猝不及防一下子跌落进去。

    随后的感觉如同坠落山崖,耳边风声呼呼,眼前一片黑暗,急速下降的失重不适感让华澜庭的意识渐渐模糊,终于,失去了知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