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51章 妙不可言
    华澜庭进入洞口滑下,四周光华流转,眩晕刺目,他闭上双眼,等到脚踏实地,睁眼闪目观瞧。

    身处一个空旷的石室之内,只面前中间有物。正面墙上挂着一幅画,上画一个面容肃穆的道袍老者,这应该就是无著道人吧。画下是一张古旧的木质大型条案,条案下摆着一个蒲团。

    最引人注目的是条案上各色灵光熠熠生辉,摆满了形状不等的原生灵石。

    华澜庭仔细辨别了一下,最次也是上等品质的灵石,还有不少是极品的,超品的也有若干,居然还有一块是圣品的。要知道灵石的每个等级之间都是以百为换算单位的,这一条案灵石折算下来怕不是有百万左右下品灵石。

    没有人会嫌灵石多,华澜庭还从没见过如此之多数量的灵矿石,心下不由一阵火热。

    抬步走到蒲团跟前,眼前蓦然弹出一个光幕,上有字体闪动,是一段话

    任何持信物进入者,可叩拜领取灵石馈赠。凡我雾岚弟子、云仙门下,之后可凭四绝艺最后三式招法进入二层空间,四门齐开,可获雾锁云岚功高层功法……

    华澜庭默念几遍体会其意,开头说的是持信物者即可领取灵石,并没有言明必须是雾岚弟子。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以龙头索为引进入,自然可以当仁不让不矫情了,对方是数百年前高人,也当得自己一拜。

    想到这里,他弯腰屈膝于蒲团之上顿首三拜,心中谢过赠宝之恩,然后起身将灵脉矿石纳入储物空间之内。

    想到自己并不会所谓的绝艺招法,应该是无缘进入下一层空间了,于是华澜庭四下里走动想要看看有没有其他路径,可无论怎么观察试探都找不到任何出口入口的迹象。暗叹一声,华澜庭并非贪心之人,有此收获已然不虚此行了。

    想着还有一天之久阵法才会再度开启把自己送出去,既然只能困在这里,不如用修炼来打发时间吧,当即取出一块灵石,盘膝坐下运功。

    再说北侧曲流殇三人,也是来到一毛一样的石室之内,同样看到了灵石和那段话。

    向玺眼中光芒大盛,这实在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他偷眼看看跟随进来的商锦书,三人中曲流殇功力最低他并不在意,只是忌惮商锦书的结丹境修为。

    经商世家子弟都是玲珑剔透的心思,商锦书如何不晓得向玺的心眼。他微微一笑说道“无妨,你俩自便,我借光进来就是个打酱油的,财物我并不看重,等后面如果有其他机缘的话咱们三个再争不迟。”

    仙洲首富商家长孙的眼界果不一般,灵石虽多,他还真是没放在眼里,而且临来时商晨曦特意说过让他着重争取功法宝器资源,至于灵石嘛,反正自己修为最高,真没其他收获的话,自己那一份也跑不掉。

    向玺见商锦书如此说法,不由大喜,对曲流殇说“小子,灵石我二你一,没意见吧。”这还是他看在商锦书在侧的缘故,不然依着他早就一锅端了。

    曲流殇看出向玺比自己技高一筹,此时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暗自慨叹运气总是不在自己这边,好不容易得到线索跑来取宝,却不想还有旁人进来分一杯羹。

    当下他压下郁闷,恭恭敬敬跪拜后取了自己那一份。向玺可不讲究,直接过去把三分之二的灵石收入囊中。

    随后三人寻了一圈其他出路后不获后,却一起郁闷了。

    曲流殇说“我在机缘巧合之下取到信物出云戟,得以入阵,但是并不会戟法,打不开二层空间。”

    向玺说“我倒是会青云杖法,但手中没有青云杖,所以才到北峰碰运气,杖法和戟不配套,会也没用啊。”

    商锦书说“你们俩别看我,我是赶上了,什么杖什么戟的都傻傻分不清楚。”

    三人束手无策良久,最后还是商锦书脑筋灵活,说道“可能我们都想左了。你们看,这段话说的是凭四绝艺招式开启二层空间,并没指定兵器和招法必须一致啊。”

    一眼点醒梦中人,向玺喜道“对啊,可以试试。慢着,如果靠我的杖法进去了,这位商兄有指点之功,你个姓曲的凭什么再插一脚。”曲流殇呐呐地说“没我你们也进不来不是,再说出云戟进去还可能有用。”

    最后还是商锦书为曲流殇说话,三人商定好进去后各凭本事获取机缘。

    云仙峰东侧,流云剑一脉的余鲮鲤也是顺利进入阵中,她有师傅的指点,叩拜后很快就如愿得到了灵石,这时却在犹豫当中。

    师傅舒容说过第二层空间的功法只有四个方向都有人进入才能合作开启,但已经有三四百年没有聚齐四样信物了,进去也是无用,自己要不要去看看呢?

    正在迟疑,身后传来风声,一前一后、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迅捷无比地在石室中窜动,是进阵的斑袋貂在疯狂地追逐花斑大豹。

    大豹体型虽巨,但好像非常惧怕斑袋貂,在石室的上下四周迅速奔行却甩不开斑袋貂。

    没等余鲮鲤有所反应,花斑豹像是被追急了,口吐黄光就要冲进石墙。

    石墙有阵法保护,花斑豹有识破灵识和破开阵法的天赋神通,原想闯过石墙摆脱斑袋貂的追击,不料大阵的层级不是它现在的修为能够轻易突破的,结果被卡在当中,上半身是过去了,下半身屁股却露在外面动弹不得。

    斑袋貂见状,就要冲上去撕咬后门。

    余鲮鲤自幼喜欢灵兽,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来豢养,加上心地善良又是小姑娘心性,急忙过去挡在花斑豹身前,对斑袋貂说道“停,此地是我师门重地,不许你们在此打斗。现在都出不去,要不我带你们两个去里面玩耍,但你们不要再打了。”

    斑袋貂眨着小眼睛一副不甘心的样子。自之前一筠和廖殊光一战之后,此时它身体里的神魂有异并且受伤,但肉身修为还是原来斑袋貂的,目前还发挥不出实力,于是吱吱叫了两声算是暂且勉强同意。

    余鲮鲤把花斑豹从墙里拽了出来,然后她进入光幕施展出流云剑最后三式招法,带着两只灵兽进入二层空间。

    最后说到主峰西侧。

    楚没和钟断两人入阵后同样看到堆积的灵石,楚没大笑着也不跪拜,直接挥袖收了灵石,然后就要进入二层空间。

    钟断劝道“少宗,宗主命令取了灵石就等待出阵好了,没说过让进到里层。”

    楚没把眼一瞪“要你管,这回出来就没什么乐子,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好了,父亲可还说过阵里并没有危险的,说不定我运气好得到功法,那样我的功劳岂不是更大。”

    一直跟随楚没作为亲随的钟断听了只好不再言语,两人也是进入内阵。

    阵法里层是个更为广阔的巨大空间。楚没和钟断刚一现身,就看见对面光芒卷动,随即一人两兽显出身形。

    楚没乐了,果然进来是对的,居然能遇见个漂亮的小姑娘。

    他哈哈一笑“这位师妹,既然能够来到这里,想必也是雾岚云仙宗后人,在下凌云仙宗少主楚没,请问贵姓芳名啊,你我数百年前是一家,自该多亲多近。”

    余鲮鲤吃了一惊,没想到在这里能碰见其他人,有些戒备地说“我叫余鲮鲤,流云剑门下。你从西边进,那就是凌云枪传人了。鲮鲤见过楚师兄。”

    楚没笑容更盛“好说好说,看这样子,雾岚云仙宗只剩下你我两家还有后人了,左右凑不齐四支,功法宝库开启无望。既然如此,不如余师妹随我到凌云仙宗一聚,咱们好好叙叙前缘,你看如何啊?”

    余鲮鲤见楚没有些缠夹不清的样子,怯怯答道“我师傅还在东峰等我,仙宗四个分支之间很久都不曾来往了,还是等我禀过师傅再说吧。”

    楚没继续嬉皮笑脸地纠缠到“没关系啊,你师傅说来也是我的长辈,那我和你一同出去拜见好了。”说着就要上前拉手。

    余鲮鲤一直随师傅在深山修道,没见过这样的登徒子,有些害怕地退后两步说“还是不用了吧,我记下凌云仙宗的名字了,一切等出去让我师傅定夺吧。”

    楚没霸道惯了,并且好色风流,此次又没妻妾随行,大感寂寞,这时有些失了耐心,继续跟上去说“相约不如偶遇,先随我去见识下仙洲西部风物,再禀告你师傅也不迟啊。”

    余鲮鲤见他还是欺近,她虽年幼,但常年跟着舒容,早就被灌输了男人没有好东西的观念,也沾染了舒容高冷清冽的性子,此前看在同为一脉的份上已是忍让,这会儿却忍不住了“楚师兄自重,鲮鲤先行告退了。”说完返身就要出去。

    楚没也是笑容一收“好烈的性子,不过我喜欢,你不知道时辰未到回不去一层空间吗?钟断,给我拿下了。”

    他之所以这么大胆,也是因为有结丹境的钟断跟随,并且叔父也在外面。钟断知道楚没的尿性,这种事也不是头回做了,上前就要擒住余鲮鲤。

    余鲮鲤修道日短,功力只有筑基境,但一身轻身功夫着实不俗。她后退到墙边,双腿交互发力,倒着如壁虎般游上了石壁。

    钟断轻身功夫一般,但胜在修为,也是腾身追了上去。楚没轻松地在下面笑着说“钟断,不要着急,时间还早,让我看一出猫捉老鼠的游戏吧。”

    钟断明白少主的心意,并不过于迫近,而是满石室追着余鲮鲤的步伐。

    余鲮鲤可有些惶急了,自己孤身一人又打不过对方,两只灵兽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时间一长,自己灵力不继,这该如何是好?

    同一时间,身处南峰石室的华澜庭正感受到意外之喜。

    此间的灵石在形成过程中受到云仙峰天雷的影响,蕴含不少精纯的雷属性灵气,虽狂暴但与他的功法相合,加上灵石充足灵气浑厚,兼而刺激胸口的空天青烟玉逸出过滤过的高品质灵气,他已经隐隐摸到一元复始境造极期的瓶颈了。

    不行!慕总管说过基础打得越扎实破关后效果越好,自己进入登封期这才几个月,还不到升级的时候。华澜庭强自压下突破的和灵力涌动,停止了吸收灵石,只在体内行功加速灵气的周天运转。

    哪知道不加速还好,这一加速竟然好像引动了阵法的呼应,石室之内的灵气不请自来灌入头顶百会。

    华澜庭连忙再行压制,一次、两次、三次,猛然丹田和胸口同时一热,意识和意志再也控制不住灵力升腾之势,张口一道黑色淤血喷出,一阵眩晕后才恢复清明——冲过登峰期了,一举达到一元复始境造极期!下一关口就是再圆满之后升到二龙出水也就是得药境了。

    华澜庭哭笑不得,心道还有被动突破这一说啊,不过怎么说都是好事,否则这一步据说速度快的也要两三年时间。

    渐渐平复了心情,华澜庭感到突破后连带头脑似乎都灵动了不少。

    望着眼前仍在闪动的光幕,华澜庭脑海中莫名地灵机一动。字幕上说任何持信物进入者…凡我雾岚弟子…可获高层功法……

    前两句有问题!任何进入者并不等同于雾岚弟子,否则不用这么分开强调,意思是非雾岚弟子只要有信物就可以进来,那么外人能否也有机会获取功法呢?

    一般来说,话毕则止,为什么这段话的结尾好像余意未尽,留有省略的符号?凡我雾岚弟子,那不是雾岚弟子呢?难道是?华澜庭的目光顺着省略符号的指向看去。

    那个方向就是石室右侧的石壁,看不出有什么玄机来。

    华澜庭性子里不缺的就是沉稳耐心,突破后左右无事,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既然有了线索,他就转向右侧石壁在默运玄功的同时观察着。

    就这样过了大概一刻的时间,就在华澜庭要放弃的时候,中间一块石砖上光芒一闪随即消失。

    华澜庭一跃而起,来到石砖跟前,以如意索龙头一按,果然又是一片光幕弹了出来,显出一大段文字

    这样都被你找了出来,哈哈!老道我不过是被困在阵中日久,闲来无事,想着多年之后也许有非本宗之人会入山寻宝,所以临时起意做了个小机关留下因果。不过功法不要想了,概不外传,老道的法宝收存倒是可以遗留几件给你,进去后到大厅中间找吧。但老道自诩文武双,想要进入下层空间,还要再答一题,机会只有一次。

    看到此处,华澜庭也是无语,这老头还真是有意思,设下这么个游戏,要不是自己心血来潮又有颇多耐心,谁能发现这个秘密啊。

    正所谓缘,妙不可言!

    再往下看,却是一道诗文题。

    无著道人说他极其喜爱菊花,而雪夜扇掌花实际上就是菊花的异变之种,经过山中冰雾和天雷长期的催化所形成。

    题目是要求写出俗世界起义领袖兼诗人黄巢关于菊花的诗句,说此诗极具气势、极有气魄,且暗含不屈不平之意。

    这有何难?华澜庭心想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这是何其的傲娇,何等的霸气!

    伸手就要在光幕上书写,华澜庭陡然停住。

    不对,很不对头。此诗不说是人尽皆知也是耳熟能详,明明没有任何难度嘛?老道不会是挖坑埋人吧?

    缩回手,华澜庭仔细思索回忆片刻。

    不错,老道狡猾,太坏了,这就是个坑。黄巢另有一首题菊诗被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掩盖住了光芒。

    那一首才称得上极具气势、极有气魄,暗含不屈不平、睥睨天下之意,并且内嵌逆天之仙道追求如果我有一天成为上界主管春天的神仙,我就要让那菊花和桃花在春天一起开放!

    就是这首,华澜庭抬手疾书

    飒飒西风满院栽,

    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

    报与桃花一处开。

    写完收手,光幕张开一卷,华澜庭的身影,消失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