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道门大门道 > 第31章 鏖战大一
    营造处众人兴奋过后就有人沉默有人沉思了,何大一如此强大,畏惧是谈不上,但战而胜之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小,好在是以二打一,未必没有夺冠的机会。

    就在何大一修整的时候,诸葛昀把大家叫到一起并找到慕倥偬,沉声说道“前三的比赛我决定弃权。”

    众人吃了一惊,易流年忍不住问道“肿么了,诸葛你害怕认怂了?”

    慕倥偬说“诸葛行事向来出人意表,把你的理由说来听听。”

    诸葛昀说“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害怕两个字,我自有理由。其一是我入门时就被评为第一,这次又进了前三,弃权了也不会有人小看于我,不如把机会让给澜庭,肥水又不流外人田。“

    ”其二是我心里有数,我和何大一半斤八两,打下来我胜不了他,他也奈何不了我,可以留待以后再分高低。“

    ”第三,我们四人当中就澜庭的功夫我摸不着底,他一直在进步,平日切磋已经很多了,兄弟间赛场上对上了也拼不出力,我希望他专心和何大一决赛实战一场的压力能够进一步压榨出潜力。“

    ”第四,就算澜庭输了,营造处前十占三也已经力压五大主峰了,另外昨晚他说还有底牌未出,我选择相信他。“

    ”最后,大比还多得很,想争第一的机会还有大把。”

    慕倥偬听了说“你们自己决定,我没意见。”

    众人相互看了看,最后华澜庭苦笑着说“难得诸葛你一次说这么多,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大话我不习惯说,但我会拼尽力的。”

    于是诸葛昀上报了他的决定,众弟子有些哗然,虽然认可华澜庭的实力,但对他靠抽签轮空和诸葛弃权就能坐二望一只觉得会让最终决赛的成色掺水,押宝了诸葛夺冠的弟子更是对他的决定有些腹诽。

    不提大家怎么想,自在万象门六十代弟子首度大比的一二名决战即将开始。

    午后,阳光正暖,微风不燥,两个少年立在高台之上。

    日头微斜,被拉长放大的影子纹丝不动,余光扫过台下,何大一有些感慨。

    他一直很小,矮小、弱小、渺小。

    他一直很努力,但别人总说他很二,做事不着四六。父母很小就告诉他,家里没有背景,凡事要靠自己。他听进去了,很早就出来闯荡,做过不少行当,也练过武,当过护院,但都一事无成,差点儿就要自暴自弃不三不四地混下去了,直到被选入门中。

    他很感激门派,在这里他如鱼得水,修炼后上手很快,人又刻苦,原来修真才是自己路,第一不再遥不可及,自己也可以被众人仰望。

    他也不傲娇,因为他懂得珍惜,他想走的更远,所以半个时辰的打坐没有使战意冷却,反而更加高涨,他期待华澜庭能够让他畅快地发泄一次,一舒多年压抑的郁闷,他不想先行试探,他决定抢攻、强攻和猛攻!

    华澜庭却有点儿走神儿,站在高台上,油然而生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怎么就从云龙府到了这里,以为自己一年来已经适应了,原来时空交错的影响还没完消散,这山水天空没怎么走样,下面黑压压的人群和对面名叫何大一的对手看着却像在做梦,而自己游离在这幅静止的画面之外。

    强自拉回到现实中,望向何大一,脑海中又突然浮现出戴安蓝老人给自己讲解庄子《徐无鬼》中“知大一”的情景

    “大”是一种道,世间万物是一个整体,品类虽纷繁不同,但都是“大”的不同侧面。

    所谓“世界大同”或者说“大一统”并不是说应该一个样子,而是彼此相互紧密联系,各有所持和各有因缘,配合起来成为“大”,所以“大一”真正的意思是“合一”。

    世界应该朝着一个相互咬合、相互克制又相互促进的逻辑去演化,彼此间如同榫卯结构、太极阴阳、钥匙与锁一样,连上了对上了配上了就稳定了,但还是会变,在动态中继续寻找下一个平衡。

    想到这里,华澜庭似有所悟,自己因为某些机缘变动到了这里,该做能做不得不做的就是知变与适变,寻求一个新的稳定,并不断迎接和达成下一个不变。落到具体的炼气修道和术夫上,就是各种能力自然生长又持续相互对接匹配的过程。

    想的虽多,起心动念不过瞬间,此时心有所感,脑中念头触动,灵识自然一起一张,扩散而出,立时发现对面何大一的气息开始迅速勃然拔升,两相接触,华澜庭悚然一惊,心绪彻底回到赛场,自身气势和灵力也是随之如涨潮般涌起。

    决战,一触即发!

    何大一率先出手,一上来就用上了和曲正则最后时刻的御紫气东来剑驱动紫霄神雷术的狂暴灵气攻击,道道灵气源源不绝上下错落前后相随箭雨般射向华澜庭。

    华澜庭毫不避让后退,双手以小自在拳的如封似闭接连发出团团纠缠咬合的灵气并间杂着掌心雷迎击,赛前所悟让他的防守能力又再提高少许。双方雷属性的气劲在半途空中不断对撞,颜色虽浅但肉眼可见的雷光一声声轰鸣炸响。

    观战弟子都没料到两人开场就是实打实的灵气猛烈对轰,诧异之下都兴奋躁动起来。

    这种打法毫无花俏,完考验双方灵力修炼层次和术法运用水平的功力高低,来不得半点虚假,就看谁先支持不住。

    只见两人忽远忽近,忽进忽退,忽攻忽守,互不相让。看到灵气攻击的距离后,弟子们至此都是明白双方都是进入到了一元复始境的入室期,或许加上诸葛昀,这是六十代中仅有的一年突破入室期的三人了。

    其实两人灵力相差无几,何大一是资质上佳,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华澜庭天赋不错也很努力,二次重修虽有所耽误但基础扎实,并且空天青烟玉吸收后回馈的灵气更加精纯,再有就是后几个月的夜晚依靠蛰龙睡丹功增加了修炼时间以及丹药辅助,如果不是空天青烟玉最近一次反馈后还是一直截留小半灵气提纯,他的功力还不止于此。

    对攻一段时间后两人平分秋色,遇到对手的何大一情绪更加亢奋,挡过华澜庭一轮疾攻后纵声长啸,随后剑交左手,右手自剑身中一抽,竟然是一把比小指还细、红中带紫的纤薄长剑,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紫气东来剑!

    此剑用一种名为红得发紫的矿石打造,成熟矿石呈现深紫色,不但柔韧并且传导性极佳,具有放大一倍灵气的功效,多用于高阶灵宝的制作。

    这把剑的材质年头不够,红紫相间,对灵气的增幅有限,但也非同小可了,何大一也是在进入入室期后才能使用并发挥出威力,在对曲正则的时候没舍得使用,就准备在决赛场上作为杀招。

    细剑在手,何大一气势再涨,抢身上前发起狂风暴雨般的攻势,灵气强度凭添一成。别小看这一成增幅,在势均力敌的对手间就可左右胜负,华澜庭马上就落到下风,连连后退。

    见势不妙,华澜庭迅速给出新的应对,一方面开始使出轻身功夫闪避,消耗对方的灵力,一方面不时用如意索发出掌心雷硬拼,抵消灵气攻击。见还不够,他又从青烟玉中取出了林弦惊的大盾,注入灵力以盾身的坚固抗击。

    这也是昨晚商量的结果之一,下品灵器灵宝不需要注入精血留下印记,故而谁都可以使用,只是属性不配的话效果有所打折。华澜庭的枪法一般,使不惯诸葛昀的大枪,但鸢形燕尾盾却可用来防守派上用场。

    华澜庭三管齐下方才逐渐扳回局面,但也是防多攻少。

    又顶过一轮灵气狂攻,不待华澜庭回气恢复,何大一凭借占得的先机强行逼近到华澜庭身前,施展大自在剑法和紫霄神雷术攻势再起,意图以灵气的优势一鼓作气拿下华澜庭。

    华澜庭仗着一人高的左手大盾防守,同时右手如意索时硬时软、时缠时卷、时放时收、时长时短,依靠灵活的步伐把软兵器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犹如一只暴风雨中的小船,虽然飘摇不定但就是不侧翻倾覆。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在开场之后的连续力打斗之下,二人的灵力已经快速消耗过半,华澜庭能够感觉到何大一的攻势开始减弱,而自己的灵力也出现运转不畅的迹象,心知双方都快撑不住这样的对攻了,需要放缓节奏回气等待下一回合交手。

    果不其然,何大一开始缓慢后退,华澜庭正要松一口气稳住身形调息固守,突然觉察到对方脚下略显虚浮。

    机会!追还是不追?他是示弱诱敌还是灵力真的不足?

    华澜庭也是消耗不小,灵识发不出太远仔细感受对方状况了,时机稍纵即逝,来不及细想,华澜庭决定留下两分力护身,跟进出击!

    运功调整一息,谨慎的华澜庭没有用如意索,而是挺大盾猛然前冲压向何大一。

    何大一灵力同样不足是真,但故意以步法示弱诱敌也是真!

    他主攻消耗虽大,但紫气东来剑自行增幅灵气,他尚有余力再发杀招改变胶着的战局。

    见华澜庭盾身似山如影随形跟上,他心头暗喜,弓步拧身,运功已毕的细剑力刺出,绝技“紫气东来”发动!

    灵气增幅两成!剑尖刺在盾身上,如穿鲁缟一透而过,刺向华澜庭前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