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白华之什 > 第二百七十章 云星移
    那老者声音因为生气更加颤抖了些,“你莫要与我争论,这一次,你不嫁也得给我嫁!”

    吕欢没有再说话,她咬着牙,攥紧了拳头。

    云星移低声道,“前辈,莫要再比她了,让她们离开吧。”

    “星移,莫要惯着她。大婚之日闹出这样一出,是我们赤霞族对不住你。”

    “前辈,我无事的,让她们走吧。”

    “不行,今天说什么,也得把这个婚给完成了!”

    赤霞族族长吕凝秋仍然是一脸坚决,他手一摆,那些佩戴匕首的人便又冲了过来。

    我来不及反应,忙一把抽出长剑,抵御着匕首的进攻。

    刚开始只是短匕首,我们还可以好好地防守。

    可突然间,那些人摁下了匕首上的一个按钮,那匕首的刀刃忽然延长,所有人都短匕首在那一瞬间都变成了一柄长剑。

    我心头一惊,怎么还这样。

    这样一来,我们更难以招架了。

    单凭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安然无恙地冲出重围。

    我禁不住这么多人的进攻,退到了涟城王爷身旁,我低声问道,“怎么这样,赤霞族族长都不会顾及一下你们两个吗?”

    毕竟这两个人,可都是一方之主啊。

    毕竟司法阁阁主,和曦和殿殿主都在这里。

    涟城王爷道,“我们两个有什么可顾及的,毕竟他们位于九幽域的东面,我一个西面的人,和吕凝秋本来就没有什么交集。而你师父呢,本来就脾气好,也没什么好顾及的。”

    若再打下去,恐怕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了。

    场面越来越混乱,我们的体力也逐渐消逝。

    我的右肩突然被一个长剑划伤,有鲜血染红了我右肩膀的衣衫。

    “嘶……”

    真的很疼很疼……

    江逸行看到了我肩膀上的鲜血,慌张地问道,“衣儿,没事吧,没事吧……”

    我咬着牙忍着疼痛道,“没事,小心!”

    江逸行用长剑挡住了即将要刺向他的剑,我们不愿意伤害这些人,只是一味地防卫。

    许之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前面,他眼眸冷漠,浑身透漏着杀气,对着我低声喝道,“躲后面。”

    我被他这一声低喝吓了一大跳,他怎么像是很生气很生气……

    我忍着疼痛,问涟城王爷,“怎么办,我们快招架不住了……”

    涟城王爷不语,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随着攻向我们的长剑越来越多,突然间,师父被长剑围了起来。

    那些长剑直直地对着他,仿佛每一个都要将他刺穿。

    吕欢望见之后急忙喝道,“住手!住手!”

    可那些人却没有回应,眼看着那些长剑就要刺向师父,我们所有人都心都紧紧地揪成了一团。

    吕欢眼角迸发出了泪水,她怒喊道,“都住手!我嫁!我嫁……”

    听到她这句话,吕凝秋淡淡地抬起手,低声喝道,“住手。”

    他们终于,将长剑收回。

    我只觉眼前一黑,不知跌进了谁的怀里。

    没有淡淡的药香味道,不是江逸行的怀抱。

    我强撑着睁开了眼睛,望见了一双好看的眸。

    是我爱的那个少年接住了我。

    本是十分疼痛的感觉,可我的心却洋溢出甜蜜的味道。

    是甜蜜的味道。

    我的嘴角,都在那不知不觉间弯了起来。

    许之什的怀抱,真的很温暖。

    我想要留恋他的怀抱留恋一辈子。

    许之什眼眸里有关切,他问道,“怎么样了,你怎么又笑起来了?”

    他在关心我。

    瞧瞧呀,我喜欢的那个少年,终有一天,将我放进了他的眼眸里。

    我不愿回答,只想多贪恋他的怀抱,多贪恋一分一秒也好,“我没事……”

    他将我扶直了身,低声道,“那就好。”

    仿佛身上犹存来自许之什的温暖。

    江逸行问道,“衣儿,没事吧。”

    “没事,放心吧。”

    我们站到了师父身旁,紧紧地望着吕欢。

    吕欢忽然间眼神变得空洞,“我嫁,你别伤害他……”

    吕凝秋听到吕欢这样说语气也有了一些缓和,“这才对,乖乖回到你的轿子里去,不要再闹了。”

    吕欢似是要朝轿子走去,可突然间,她抢过了身旁一个随从手里的长剑。

    她将那把长剑直直地对向了自己。

    那锋利的剑刃,似乎已经划伤了她脖颈之间的肌肤。

    师父惊声道,“阿欢!”

    吕凝秋神色一变,满脸的皱纹都拧成了一团,他急声道,“你这是做什么!快把剑放下!”

    吕欢眼眸空洞,冷声道,“让他们离开,不然,我就死在这里。”

    吕凝秋咳出了一口血,怒道,“你闹什么!”

    吕欢冷声道,“父亲,你在闹些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是你们口中我的成婚之日!真是可笑,你快来看看你自己设的这一局,这九幽域的百姓们,可都在笑话你呢!”

    吕凝秋更加生气了一些,他虽是生气,但眉头也紧紧地锁着,他很担心自己的女儿,“住口!”

    吕欢仍道,“让他们走,这里面的人,一个是鸣凤阁的人,一个人司法阁的阁主,应该是曦和殿的殿主,你今日若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死在了这里,你以为赤霞族从此以后还会有安定吗?”

    吕凝秋语气沉重,“走!”

    师父直直地站在原地,眼神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吕欢。

    师父沉声道,“阿欢,跟我走。”

    他朝吕欢伸出了手,那手上沾上了鲜血,吕欢迟迟没有将自己的手搭上去。

    那泪水自她眼中似水一样流了下来,她静静地站在那,一只手仍然是将长剑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明白,她想让我们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

    可是我们走了,她一个人又该怎么办?

    师父他,原本就不打算离开的呀。

    吕欢没有回应,师父又问了一遍,“跟我走。”

    吕欢的声音很低很低,她似乎不敢去看师父的眼睛,她怕看了那一眼,便会舍不得让他离开了,“你们走吧……”

    师父声音嘶哑,“我怎么会丢下你,放下剑吧,别伤到自己了,好不好?”

    吕欢抽泣一声,喊道,“走啊……”

    师父仍旧是站在那里。

    我知道,她不会放下那柄长剑,因为她想看到我们安然无恙离开,安然无恙地走下去。

    我也知道,师父绝对不会丢下她一个人离开的。

    他愿意和她一起去面对所有的艰苦,他愿意与她一同去面对死亡。

    吕凝秋冷声道,“只给你们一次机会,若再不离开,就休怪我不给你们面子了。”

    师父凝眸问道,“前辈,究竟为何如此?”

    吕凝秋冷哼一声,“五十年前,你分明答应过我,永远永远不再踏入九幽域。你如今又哪里来的资格问我为什么?”

    。